第二百三十一章 相爷出马/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不要放箭,……请陛下不要为难太子殿下,我等即刻回去,三天后,定将小公主送回这里,”

事已至此,已再无讨价还价的余地,又见弓箭手跃跃欲试,犬养二宝赶紧率兵撤退,

犬养二宝心有不甘,手中握有绝对可靠的王牌,就算不能让穆梓就范,至少也可以进行牵制,

却被逸尘突如其來的一掳,打乱了原有的计划,

想想贾本国百万大军,在王城之外虎视眈眈,四周皆布有哨兵,若有外人进入,即使阻拦不住,也会及时报警,

这逸尘怎么就凭空冒了出來,看修为觉不到王级强者,不可能撕裂空间瞬间必达,

如此众多的贾本国将士,居然无人发觉,待他出手擒住龟蛋太子时,想要扭转局势,已是为时过晚,

犬养二宝不禁恨恨然的暗骂武宫太郎,关键时刻掉链子,否则以堂堂王者修为,随时可以从逸尘手中夺回太子,

看來山下夜塚手下将领所言非虚,武宫太郎果然不是大将之才,

好在,犬养二宝手中还有小公主,三天后走马换将,应该能够确保龟蛋太子的安全,

“逸尘兄弟,你说天雷炸怕水,还有毒,但是据我了解,他们在天雷炸的外面包上由油纸做成的韧性防水层,如果强行剥开油纸,很容易引起爆炸,”

“而且数位帅级强者带兵看守天雷炸,一般很难得手,为此江湖侠士们已经牺牲了不下千人,除了确认隐藏地点以外,根本就沒办法破坏,”

在落英王国的王宫,穆梓款待了逸尘,并根据逸尘提供的情况,做了一些分析,

按照正常情况,贾本国大军中,除了武宫太郎为王级强者,应该还有一到两位低阶王者,或者是准王者,

而落英王国这边,穆梓,加上刚晋升的杏老,至少有两位王者,另外怪人也已经晋级,如果他愿意帮忙,那么王者数量大家持平,

在接近王者的这一块,熊侯二位长老,逸尘,二龙,玄道,都达到或者接近战帅大圆满,还有原本落英王国的几位,数量应该不会少于贾本国,

总兵力的数量更是超出对方将近一倍,而且是以逸待劳,自是略胜一筹,

但是,天雷炸对于落英王国的军队和老百姓來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如果不能有效控制,恐怕伤亡将是非常惨重,

这一点,还要尽快找出应对之策,时间已经不多了,三天后,其实也就是大战的开始,

“陛下,刚才我经过大殿的时候,看到门外立了一块丈余的大镜子,是做什么用的,”逸尘冷不丁问道,

“镜子,”穆梓一愣,不防逸尘突然问出这个不相干的问題,真是个孩子,思维太活跃了,

不过,打战毕竟是自己国家的事,沒理由让他太过操心,于是释然道:

“那是正冠镜,百官入朝前在此理正衣冠,方才上朝,也是提醒大家注意身份,注重举止,”

“那为什么还要用厚厚的帷幔罩住,怕碰碎吗,”逸尘似乎來了兴趣,打破砂锅问到底,

“朝堂附近禁止喧哗,不会碰碎的,罩住是为了对面那些花草亭阁的安全,”

面对逸尘的追问,穆梓唯有苦笑着解释,

此镜乃万年寒冰石做成,表面晶莹光滑,照人是毫发毕现,实属世间罕见的宝贝,

但有一弊端,若经阳光照射时间过长,它就能让对面的亭阁起火,

连同花草,长廊,凳椅,凡是竹木之类的物件,全都被烧个精光,

先前以为是天灾,只好让园丁们重新栽花种草,还要修缮亭阁,

但往往是刚刚修整完毕,很快又遭到毁坏,如此反复数次,后來才知道由正冠镜引起,

只要用帷幔挡住正冠镜,花草亭阁便安然无恙,

想必此镜隐含某种魔障,才会造成燃烧,却又舍不得毁去总感觉,

所以只有早晨百官正冠时,才拿去帷幔,平时都是罩住,

“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但正冠镜肯定有魔障作怪,我又舍不得扔掉这镇殿之宝,就只好这样了,……如果逸尘兄弟看中此镜,尽管拿去就是,”

话虽如此,穆梓心里仍有不舍,从他闪烁的目光中就可以看出,

“多谢陛下,既然是镇殿之宝,逸尘岂敢染指,”

逸尘知道穆梓误会,便微微一笑,说道:

“我已经想到对付天雷炸的办法了,……只是到时还要借用您这镇殿之宝,”

“你是说……利用它的魔障……妙,”

穆梓豁然开朗,暗叹逸尘小小年纪,心思如此缜密,亏自己还想歪了,于是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倒是有些小人之心了,”

还有一个隐患,就是落英王国的朝中大臣们,其中藏有贾本国的奸细,若是不揪出來,也会造成变数,

经过东野良的暗中调查,穆梓已经基本确定了对象,只待实际成熟,便可收网,

“逸尘兄弟,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逸尘曾经几次出入一叶堂牢房,隐身功夫了得,在穆梓的计划中,就需要这样的人才,

“陛下,您的意思是……,行,沒问題,”

逸尘已经猜出穆梓的打算,当下就爽快的答应了,

落英王国王城,一个墨绿色建筑群内,

“龟蛋太子,上次观城楼与你密会的是谁,”

东野良和东方昱一起,正在审问龟蛋太子,

“你先放了我,我就告诉你们,”

龟蛋太子进入这间特殊的囚室后,就已经被解开了绳索,只是穆梓禁锢了他,

在囚室内,龟蛋太子几乎是自由的,但是沒有外力的情况下,他根本走不出这里,

“既然进來了,就不要心存侥幸,如果不说出点让我们感兴趣的东西,这三天你的吃喝拉撒都在这里,一个从小锦衣玉食颐指气使的太子爷,应该沒有尝过失去自由的滋味吧,”

东野良慢慢悠悠,像是拉家常一样气定神闲:“我不急,你也不要急,咱们就这样耗着,看看有沒有人來救你,”

“龟蛋太子,你就说了吧,只要你说了,马上让你住进王宫的贵客殿,照样山珍海味伺候着,三天后等小公主回來,你们就可以风风光光的大办婚礼了,……怎么样,”

东方昱也在一旁催促,希望从中套出点什么,

“哼,我要是说了,就不能回贾本国了,更做不成太子,你们当本太子傻呀,”

阴暗潮湿的四壁,令人作呕的霉味,蠢蠢欲动的蠕虫,让龟蛋太子紧皱眉头,呼吸也都小心翼翼,生怕把那些讨厌的东西吸进去,

要他在这里待上三天,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可是他又不敢乱说话,怕误了犬养二宝以及他父王的掠夺大计,

无奈之下,龟蛋太子咬紧牙关,任凭东方昱和东野良如何诱导,就是一言不发,

只要熬过三天,犬养二宝一定会用小公主换回自己,到时候,哼,你们就等着瞧吧,

双方就这样僵持着,度过了半天时间,

“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想摆太子的架子,我呸,你就是一个龟蛋,根本就不是太子,记住,这是落英王国,可不是贾本国,”

东野良似乎失去了耐心,脸上露出了狰狞之色:“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废了你,”

“别……别,我……”

看到东野良目露凶光,龟蛋太子吓得浑身发抖,话也说不清楚了,

“总管大人,不如这样,”东方昱见状,连忙打圆场:

“依老夫看,你先出去,让我一个人慢慢劝导,相信龟蛋太子是聪明伶俐之人,一定会审时度势,做出正确的选择,”

“那就有劳相爷了,龟蛋,你给我听着,要是在相爷大人面前放肆,我定不饶你,”

东野良气咻咻的说道,有些不情愿的离开囚室,

龟蛋太子从小娇生惯养,虽然处处颐指气使,但一直都是高高在上,哪里受过牢狱之灾,

只是稍微凶一点,就吓得够呛,算了,还是慢慢來吧,

“东方昱救我,”待东野良走远,龟蛋太子颤声说道,

“轻点,你找死啊,”

东方昱低喝一声,转而说道:“刚才要不是我支走东野良,你就死定了,”

“但是,我并沒有供出你來,你得救我,否则咱俩一起完蛋,”

龟蛋太子惊魂未定,把希望交给东方昱,

“愚蠢,供出我,谁会信,”

东方昱面色一寒,沉声教训道:

“想我堂堂落英王国相爷,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岂会是贾本国奸细,你真傻,实话告诉你,这三天你是熬不过去的,更别指望跟小公主洞房花烛了,”

“有你在,我还怕什么,你看本太子多镇定,根本就不是东野良能够威胁得了的,”

在东方昱面前,龟蛋太子不知不觉的挺了挺腰杆子,

心里想着,你东方昱明明知道,本太子一定不愿意在这个鬼地方呆三天,那怎么还罗哩罗嗦的,

难道还要趁机附加什么额外的条件,

“你还好意思说,脸都吓白了,估计裤裆里也湿了吧,”

东方昱毫不掩饰对他的鄙视,冷冷的说道:

“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所以你必须,,”

“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