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一条狗而已/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什么意思,你不是说过,在落英王国沒人动得了我吗,”

龟蛋太子被这种冷漠吓着了,情急之下出言威胁:

“你别忘了,我是贾本国的太子殿下,你跟犬养二宝的约定,只有我们才有能力让你得到你想要的,”

“住嘴,在我面前别摆什么臭架子,太子,狗屁,我一个指头就能碾死你,”

东方昱此刻沒有了相爷应该有的沉稳,如同市井泼皮一般,有的只是一股怨气:

“我受够了,你们害得我十几年都见不到儿子,今天我也要让贾本国的国王陛下尝尝,失去儿子的滋味,”

“东方昱你想干什么,……你,你,说到底,你只不过我们贾本国的一条狗而已,要是对本太子不利,父王必将你碎尸万段,”

看到东方昱满目凶残的样子,龟蛋太子几乎乱了方寸,说起话來更是口不择言,

虽然自己被抓,但龟蛋太子还是有依仗的,

首先小公主在犬养二宝手里,穆梓应该不会轻举妄动,

还有就是东方昱乃落英王国最大的奸细,跟犬养二宝合作多年,他的儿子至今还在贾本国,不可能袖手旁观,

但是,东野良身为穆梓钦定的主审,也只不过想逼供而已,并沒有真正威胁到自己的生命,

反倒是东方昱咄咄逼人,这一点让龟蛋太子大感意外,突然间觉得心里充满恐惧,

“哼,说得轻巧,一条狗而已,谁是谁的狗还不一定呢,”

东方昱完全撕去了伪装,狞笑道:

“说你蠢你真蠢,你以为我是为你们办事,笑话,”

其实,东方昱不过是利用,贾本国觊觎落英王国的财富,鼓动两国交战而已,

这么多年,他委曲求全,等的就是这场战争,犬养二宝以为,贾本国必胜,未必,

穆梓看起來屈服于贾本国的淫威,处处唯唯诺诺,小心谨慎,甚至不惜编造小公主失踪的谎言,

实际上,他只不过是拖延时间罢了,

虽然东方昱并不知道,穆梓的凭仗具体是什么,

但是有一点很清楚,那就是那些表面上依附于贾本国的势力,至少一半是想浑水摸鱼的,

一旦真打起來,犬养二宝一定会吃亏,而且领兵的是武宫太郎,那个草包只能逞匹夫之勇,根本不会指挥,

到时候,犬养二宝一看不行,以他的精明自然会保存实力,逃之夭夭,顺便把东方昱给出卖了,

这样一來,最后倒楣的只能是东方昱,

“所以,要想让犬养二宝与穆梓死磕,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你,”

东方昱双眼发出两道阴寒的光芒,直刺得龟蛋太子瑟瑟发抖,

“我,”

东方昱要是用龟蛋太子做人质,逼迫犬养二宝强攻王城,然后趁着两败俱伤,坐收渔翁之利,

收拾残局,顺利的登上落英王国国王的宝座,

龟蛋太子一番推理后发现,东方昱深藏不露,却是另有阴谋,

“可是,你有沒有想过,你的儿子在贾本国,你就不怕父王知道后杀了他吗,”

穆梓在看到小公主的影像后,都抑制不住眼泪,你东方昱难道就不想父子团聚,

“成就霸业,必须付出牺牲,区区一个儿子,我岂能被他牵制,之前我不过将计就计,让你们认为我是为了儿子,才低声下气的,”

东方昱脸上充满了不屑,

岛国之人就是孤陋寡闻,目光短浅,就凭犬养二宝也想霸占落英王国,简直是做梦,

如果按照约定,只让东方昱做一个傀儡国王,他不可能甘心,

当然,犬养二宝是永远不会知道东方昱想法的,因为龟蛋太子已经沒有机会了,

龟蛋太子对先前东方昱的话理解错误,真正的意思是,只有龟蛋太子死在落英王国,犬养二宝才会拼死一战,

那样穆梓不可能得到活着的小公主,恼羞成怒之下,定然也会玩命,

果真如此,东方昱的机会就來了,

“所以今天,你必死无疑,为了我的千秋大计,你做出了贡献,也算死得其所了,……在此,东方昱先行谢过了,”

“不,不,东方昱……你不能杀我,我会让犬养二宝和武宫太郎将军杀了穆梓,让你顺利登基,而且以后绝不会再來侵犯,”

豆大的汗珠从龟蛋太子的额头滴下,死亡的阴影已经笼罩了他,只要能活命,再委屈都沒关系,

自被抓的那一刻起,龟蛋太子虽然惧怕,却深信自己会安然无恙,因为有东方昱这根救命稻草,

然而,一直的盟友,合作的伙伴,如今却变成了索命的无常,

这一变故,让龟蛋太子无所适从,情急之下,一股脑的说出一些自己都不相信的话來,

“不杀你,我留着一个巨大的隐患,时刻提心吊胆,你也太幼稚了吧,”

东方昱讥笑道:“只有死人才能永远保守秘密,而且犬养二宝根本也不会想到你是我杀的,”

东方昱右手一探,一柄不到二尺长,小巧玲珑的袖箭出现在掌心:

“我会将你的舌头搅烂,然后造成你嚼舌自尽的死法,不会有人怀疑到我的头上,因为我是相爷,是文官,沒有修为……”

“你……”

龟蛋太子张口欲喊,却赫然发现,自己已经被东方昱完全禁锢,嘴张得很大,却连半点声音都发不出來,

这时他才知道,原來东方昱绝不是文弱书生,而是修为高深的强者,

“龟蛋,傻瓜,不要怪我,好好上路吧,相信不久,在黄泉路上你会遇到穆梓,到时候有什么冤屈,你就跟他去伸,沒我什么事,”

东方昱手持袖剑,对着龟蛋太子张开的大嘴,伸手就搅,

“住手,”

冷不丁一声断喝,在东方昱耳边炸开,

“谁,”

这声断喝,不啻于在囚室内响起一声炸雷,大出意料之外,

东方昱不由得手一颤,接下來就听见‘嗷’的一声,龟蛋太子的舌头瞬间被割断,同时禁锢被消除,

以东方昱的修为实力,在囚室内布置了一个小型的结界阵法,一般人从外面根本解除不了,

而囚室内的一切,包括声音,都不会传出去一丁半点,

也正因如此,他才肆无忌惮的将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告诉了龟蛋太子,

虽然有些得意忘形,但重要的是,他对自己的结界阵法非常相信,

即便是初阶王者,也不可能在不惊动他的情况下,听到里面的半点声响,

也是东方昱这些年憋得太难受了,无处宣泄,隐忍多年一旦爆发,自然难以把握分寸,

在这个关键时刻,居然有人轻易闯入囚室,想必已经知道自己的阴谋,一时间东方昱显得非常紧张,

“我,逸尘,怎么才见面就不认识了,相爷大人好健忘啊,”

逸尘笑嘻嘻的现身,见东方昱一脸戒备,禁不住出言调侃,

“你……怎么进來的,”

不愧见多识广深藏不露,待看清是逸尘后,东方昱立马稳住情绪,和颜悦色的问道,

逸尘出手生擒龟蛋太子,让百万贾本国将士目瞪口呆,所有守城将士更是有目共睹,

东方昱当时就在穆梓的身边,岂会不知道,

只不过,在东方昱看來,逸尘善于隐身,并非以修为实力取胜,多少有点偷袭的味道,

至于逸尘的真正实力,东方昱判断,不到战帅高阶,对自己还构不成威胁,

而且,逸尘是只身來此,并无其他助力,

“你不应该问我怎么进來的,而是要问我什么时候进來的,相爷大人,”

逸尘伸手弹去身上的灰尘,仿佛面前的东方昱是自己的老朋友,沒有一丝的防备,说话也是语调轻松:

“告诉你吧,我比你早进來,你布置的结界阵法很厉害,如果从外边解除,可能还要费一番力气,那样的话,就不能欣赏相爷大人的精彩表演了,”

“你确认已经听到我和龟蛋太子的说话了,……沒有听错,”

东方昱平静得如同拉家常,

确认了逸尘是独自一人,东方昱的心里放松了许多,

“我确定,而且我的记忆力很好,要不要复述一遍,保证一字不漏,”

逸尘依然说得随意:

“相爷的表演真精彩,不愧为百官之首,深谋远虑,连修为都是战帅高阶,估计整个落英王国,都沒有人知道,温文尔雅的相爷大人,竟然是奸细,”

“嗬嗬,好说好说,逸尘兄弟年少有为,乃人中龙凤,以不到弱冠的年纪,就拥有战帅强者的实力,于百万敌军之中力擒龟蛋太子,东方昱实在佩服,”

东方昱眼里的厉色一闪而过,瞬间风轻云淡:

“不过,你实在不该趟这趟浑水,据我所知,逸尘兄弟并非落英王国人,何必介入此处纷争,不如置身事外,做个清闲飘逸的旁观者,岂不更好,”

东方昱不愧为落英王国的相爷,先是恭维一番,然后将逸尘推到一个事不关己的立场,

甚至想出來,和逸尘做个交易,事成之后东方昱封逸尘为国师,

这样,逸尘也算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了,

相信落英王国在这爷俩的治理之下,必然超越天罗王国,成为天罗大陆的第一王国,

“你考虑一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