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血魂掌/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得了,相爷大人,我虽然年轻,但还沒那么笨,

逸尘微微一笑,讥讽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麻痹我的神经,然后趁我松懈一击毙命,”

其实也沒那么容易,就算东方昱使出浑身解数,也未必奈何得了逸尘,

逸尘也反过來劝导东方昱,还是省省吧,乖乖的到国王陛下那里,

把自己的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老老实实的说出來,让陛下帮他清醒清醒,

“哦,果然少年老成,不过就凭你,恐怕一样拿我沒办法,”

东方昱见逸尘软硬不吃,怕夜长梦多,不准备再耗下去了:

“你要知道囚室外边有多少我的人,你已经错过了机会,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莫怪我不客气了,”

呼,,

话音未落,一股浓烈凌厉的杀气,自东方昱的身体内汹涌而出,

夜长梦多,毕竟这是落英王国的囚室,虽然自己在附近布置了一些助力,但结界之内,却只有孤家寡人一个,

趁着东野良还沒有察觉什么,速战速决,拿下逸尘,将龟蛋太子的死讯公布,便是大功告成,

一般而言,杀气无形无色,听不见看不见,唯有感觉得到,多是以威压震慑碾压对方,

而东方昱所释放的杀气,却有淡淡的黑气产生,将整个囚室笼罩在一片死亡的气息之中,

同时原本瘦削的东方昱,在这浓浓杀气的鼓动下,发生了巨大变化,

身体突兀暴涨,身形拔高足有一丈,连容貌也变得狰狞,仿佛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一双肉掌大如伞盖,掌心黑气更盛,整个人凶神恶煞般的向逸尘逼來,大有一掌将他神形俱灭的态势,

面对气势汹汹的东方昱,逸尘却是冷冷一笑,并沒有祭出皇者之器苍木剑,

而是将身纵起悬于空中,居高临下挥出一拳,

雷劈恶鬼,,

金之肃杀,,

此乃玄阶上品拳法霹雳拳的一招,

并非逸尘托大,放弃使用苍木剑,实在是由于近段时间修为大进,单凭感觉应是足够应付王者以下的强者,

但毕竟沒有在实战中检验,到底威力如何,尚且未知,

如今碰上东方昱这样的对手,即便不能奏效,至少也不会有生命之忧,何不趁此机会完善自己的霹雳拳法,

所以逸尘将金收强行输给自己的金之肃杀,与霹雳拳法融合一起,用來应对东方昱变态的邪门功法,

轰~~~~~

双方身体尚未接触,只是两股杀气激荡交汇,便发出一声巨响,整个囚室剧烈震荡,摇晃不已,

龟蛋太子也在这种强横的能量涟漪肆掠下,闷哼一声昏死过去,

“原來是玄天宗弟子,难得难得,玄若要是还活着,应该知足了,”

逸尘的表现,赢得了东方昱的赞叹,

赞叹之余,不免心生凄凉,自己怎么就沒这样的弟子,未进弱冠,便已达到如此境界,

假以时日,此子必能搅动天罗大陆风云,甚至纵横天下睥睨苍生,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而这样的人才,却不能为己所用,实为遗憾,

既然这样,趁着他羽翼未丰,不如使出杀手锏将之杀灭,也为以后清除障碍,

“我虽然擒不住你,但杀你还是易如反掌,”

面对逸尘这样的少年才俊,偏偏又是对手,东方昱不禁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一双肉掌只是在两股杀气的激荡下,稍微顿了顿,便又缓缓推了出去,

虽然缓慢至极,却又与先前不同,不仅黑气变得浓郁,

东方昱的光亮的上身,以及头部,忽然间涨得通红,紧接着浑身的毛孔,竟然‘呲呲’的射出一条条血线,

整个面部除了眼睛以外,都是鲜血淋漓,

皮肤也开始爆裂开來,白色的肌肉向外翻出,混杂着殷红的鲜血,更显得恐怖可憎,

一双眼睛,更是散发出一种迷离恍惚的光芒,仿佛有无数的哀愁,又似诉不尽的委屈可怜,

这种深闺怨妇的神情,与铁塔般的高大身躯完全不协调,但却足以扰乱别人心智,

“嘶……”见此情景,逸尘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在修练方面,逸尘实属天才,小小年纪便可跻身顶尖行列,同阶之内几无敌手,即使对手远远强过自己,他也沒有怵过,

但现在的状况,却让他心旌荡漾,难以自己,

东方昱根本沒有受伤,怎么就鲜血淋漓皮开肉绽了,这定是一种从未见过的邪门功法,

逸尘并不怕流血,也不怕死人,但这种触目惊心的残酷惨状,却让他一瞬间如同受到什么牵引一样,稳不下心神,精力也无法集中,

如果按照正常的比拼,同级强者的胜负,一般并不是立马分出的,至少要经过一些攻防转换,或者绝招的展示,

但一旦有一方心智精神受到影响,不能发挥全力的时候,另一方的胜机就已经出现了,

这也正是东方昱所希冀的,他那双血肉模糊的巨掌,缓缓的却如泰山压顶般的,一点一点逼近,他甚至已经看到逸尘的挣扎和无助,

逸尘明白眼前的处境,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恢复神智,那么自己的修为将无情的受到压制,结果虽然不至于毙命,但重伤却在所难免,

若是立马遁地逃走,倒可以全身而退,只是心有不甘,

“这是血魂掌,不要看他的眼睛,凝神静气自会不受干扰,”

细如蚊音的传音进入逸尘的耳中,却是穆梓在暗中提醒,

这一声提醒,來得非常及时,犹如醍醐灌顶,一下子让逸尘的大脑里澄明起來,

“原來如此,”

逸尘暗吸一口气,紧闭双目,依然将刚才的一招雷劈恶鬼施展开來,

其实逸尘的精神力,也相当强,缺少的是临场经验,有时不能及时展开,以至于出现被动,

嘭~~~

一阵血雾四溅,囚室处在一片红霞之中,

东方昱自以为抓住了稍纵即逝的机会,一举击溃逸尘,

却不知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逸尘在穆梓的帮助下,及时摆脱了血魂掌的束缚,而且趁势给予倾力一击,

聪明反被聪明误,东方昱这下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血魂掌沒有制服逸尘,反倒被雷劈恶鬼的拳风扫到,

轰,,

东方昱身体微微晃了一下,顿时血色光芒更盛,鲜红的迷雾随之升起,

由于逸尘心智受到干扰,霹雳拳的威力大打折扣,并沒有对东方昱造成多大的伤害,

不过尽管沒有大碍,却也让东方昱大感诧异,

血魂掌,以血为引扰人心智,特点在于伤及对方神魂,使之无法施展修为,

即便身体看起來安然无恙,但神魂之伤却是伤及根本,恢复起來难上加难,

中招者往往神智不清,妄言谵语,不知所云,

东方昱深知,斩杀逸尘并非易事,而且此处不宜久留,自己的秘密一旦泄露,将成为整个落英王国的公敌,

那么曾经所作的全部努力,也将付诸东流,

唯有出绝招让逸尘神智错乱,便可以暂时保住秘密,

所谓魂,乃是离开肉体而存在的精神,如思想,道德,精髓等抽象的生命,

一个人,只要魂受到伤害,即使躯体健全,四肢发达,却也只是行尸走肉,

沒有独立的思想,连表达一件事物都难以做到,自然不会泄漏秘密,

逸尘的精神力比之常人超出甚多,但仍沒有达到可以破解血魂掌的能力,

然而,却能够在千钧一发之际化险为夷,这已经超出东方昱的认知,

诧异归诧异,眼前的危机反而激发了东方昱的斗志,

哇~~

一声怪叫,东方昱吐出一口鲜血,随即催动杀气,将血魂掌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顿时囚室内阴风惨惨,隐约有鬼哭狼嚎之声,

在漫天飞舞的血雾之下,一股排山倒海的强势威压,以毁天灭地之势,由东方昱的掌心透出,直扑逸尘,

此刻的东方昱,披头散发,满脸血污,如同厉鬼,咆哮着,周遭的空气中充满了血腥味,

逸尘在穆梓的指点下,成功化解了东方昱的一式血魂掌,虽然闭着眼睛看不见对方,但囚室内压抑得令人窒息的气氛,仍然让他感觉危机还沒有解除,

硬拼不是最佳应对方案,毕竟自己看不见,不能使出全力,与东方昱的誓死一搏相比,气势上还是稍逊一筹,

但是逸尘同样有着必胜的信念,只要是王级以下,无论对手拥有何等实力或者绝技,自己都必须积极面对,因为这是检验自己实力的最佳时机,

切磋固然能提高实力,但那不过是点到为止的游戏,唯有正经八百的殊死一战,才能激发双方潜能,

使自己在极端的毫无退路的绝境中爆发,以巩固和完善自己的修为境界,

穆梓到现在还未露面,正是基于这点,

逸尘遁入囚室之前,就和穆梓达成一致,只要对手的修为达不到王级,就由自己出手擒拿,穆梓不得出手相助,

咦,坏了,人呢,

东方昱的全力一击如期而至,但预想中的强力碰撞却沒有出现,

不仅如此,东方昱面前除了囚室的墙壁以外,沒有半点逸尘的踪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