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玲珑袖剑/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轰~~~~~

突然失去目标的东方昱,收手不及,一掌拍在坚硬的石壁上,硬生生的将厚达五尺的石壁打出一个深深的凹坑,

虽然石壁沒有神魂,不能被血魂掌干扰,但这一掌的能量依然十分巨大,

经此一击,偌大的囚室顶部,窸窸窣窣落下一堆碎石尘土,坚硬牢固的石壁也被砸开一条裂缝,使整个囚室摇摇欲坠,

砰、砰、砰……

在东方昱错愕的当口,后背传來三声震天巨响,却是逸尘遁形后绕至背面,向东方昱的后脊连击三拳,

沒有花招沒有变化,就是雷劈恶鬼连续使用三次,招招命中目标,简单而又实用,平常却又致命,

噗、噗噗……

与逸尘配合得十分密切的东方昱,接连喷出三口鲜血,呼应那三拳连击,

先前的那些血,尽管也是东方昱自身流出的,不过那只是为了造成一种恐怖的气氛,从身体的表皮层放出一点点,就可以形成效果,

但这一次不同,喷出的是心口内脏储存的精血,身体的支撑,循环的根本,

并不是东方昱过于轻敌,他已经将自己的血魂掌发挥到极致,若是击中则逸尘必受重创,

在不愿过多纠缠的情况下,东方昱的选择无疑是正确的,以雷霆之击重创逸尘,自己迅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做应对之策,

然而,他沒有想到逸尘在被血魂掌干扰过的情况下,居然还能隐形逃遁,

一个十多岁的孩子,修为达到妖孽般的存在,这已经是见所未见了,怎么可能还有五行之术,

东方昱沒有轻敌,但也沒有摸清逸尘的真正实力,本以为逸尘不敢睁眼正面对抗,只能被动招架,根本沒有还手之力,

当然,如果逸尘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强者,经验丰富,东方昱一定更加谨慎,

事实上,东方昱判断错了,错了就得付出代价,特别是强者过招,代价自然不小,

在实力差距不大的时候,心态,判断,都成了胜负的变数,

要是平时,东方昱小心应对,逸尘得手的机会,并不是太多,

局势,处境,焦虑,自信,意外,叠加在一起,足以扰乱东方昱的心境,

但逸尘不同,可以隐匿部分气息,麻痹对方,还拥有一些超出常人的手段,

加上穆梓暗中指点,更是如虎添翼,

两相比较,东方昱吃亏,还不算太冤枉,

逸尘的三拳,结结实实的击中东方昱的后心,已将他的五脏震碎,吐出的血中还可以看到一些脏器的碎末,

东方昱一个踉跄,晃了两下,终是稳住了身体,但身形却急剧缩小,

只在几息之间,又回归到原先的瘦削清矍,温文尔雅,

胸口激烈的起伏,呼吸急促,不经意间‘呲溜’一声,掉下一柄玲珑精致的袖剑,

东方昱连忙低头伸手去捡,却赫然发现,袖剑之上踏了一只大脚,

及至抬头一看,立刻吓得魂飞魄散,

“陛下,”东方昱收手叩头,匍匐在地,

“东方昱,相爷大人,我的百官之首,众臣的楷模,”

穆梓一脸铁青,盯着掉落在地上的袖剑:

“这柄袖剑小巧玲珑,委实漂亮,不知相爷大人从何处觅得,”

“这……是老臣朋友所赠,陛下如果喜欢,老臣双手奉上即是,”

东方昱轻声慢语,说得非常随意,

但他的心里,却是震撼莫名,

先前逸尘无声无息进入囚室,他虽惊诧,后來得知他有土遁之术,倒也不觉得奇怪,

而穆梓明明是从外面攻破结界阵法,强行闯入,这就有悖常理了,

不久前,穆梓闭关出來,在东方昱面前显示的气息,似乎比起闭关前的帅级巅峰,反而有所减弱,至多也就战帅高阶的实力,

以东方昱的结界之术,王者以下是无法撼动的,

不可能在这短短的几天,穆梓的修为就一下子突飞猛进,窜入王者行列,难道自己的结界沒有布置稳妥,

“陛下怎能亲自进入囚室这种地方,审问犯人的事交给老臣就行了,”

东方昱强行镇定下來,希望穆梓沒有听到之前的对话,

眼下之计,能糊弄就糊弄,能拖就拖,先稳住穆梓,再作计较,

“果然沉得住气,都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跟我捉迷藏,”

穆梓此刻对东方昱除了极度的厌恶,就剩下刻骨的仇恨了:

“这些年來,我自认对你不薄,沒想到毁我落英王国根基的,却偏偏是你东方昱,”

“在我沒有动手之前,尽可能的还保留着你的相爷风度,说吧,为什么要对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痛下杀手,不要跟我说,凶手不是你,”

穆梓尽量克制住内心的痛苦和愤怒,他要知道事情的真相,而真相只有东方昱这个当事人才清楚,

在弄明白事情原委之前,他得留着东方昱的性命,

“哼,原來陛下也是一个倚墙偷听的小人,既然都知道了,我也就不再隐瞒,索性说出來,满足你的要求,”

如果穆梓追究的,是杀龟蛋太子的事,东方昱可以有多种理由,为自己开脱,

甚至,和逸尘交手,都能够尽力搪塞过去,

东方昱的脑子转得飞快,电光火石之间,已经想好了各种应对之策,

但是,他听到的却是,穆梓说出‘孩子’和‘凶手’,并沒有纠缠于龟蛋太子,

东方昱心里猛地咯噔一下,脸上也失去了刚才的平静,

一时间,觉得身上的伤势愈发严重了,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往下直滚,

东方昱不再心存侥幸,他知道,今日不能善了,必有鱼死网破之拼,只要穆梓沒有达到王级,自己脱逃还是非常有希望的,

他愿意说,并不是想要忏悔,而是要以此刺激穆梓,只有在穆梓情绪失控的时候,东方昱才更有机会,

同时他利用语速的缓慢,争取时间运功疗伤,以争取主动,

一个隐藏了十几年的秘密,终于从东方昱的身上揭开:

穆梓虽然贵为国王,后宫佳丽无数,但子嗣方面却是不尽如意,数十年的耕耘只收获了一子一女,

为了给嫔妃们一个继续努力的机会,他尽管十分疼爱唯一的王子,却并沒有立独子为太子,

而是希望以后在可能出现的众多王子中,挑选一位出类拔萃的,作为自己的接班人,

然而事与愿违,又是十年过去,十岁的王子除了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妹妹以外,并沒有等到弟弟的出现,

不仅如此,穆梓在一个阴冷的早晨,得到了令他终生不能介怀的噩耗,

膝下唯一的王子,活泼可爱天真无邪的十岁孩童,被人斩杀于王宫的一个偏僻处,

而凶器则是穆梓亲手送给王子的一柄王者之器,,玲珑袖剑,

穆梓年轻时,在落英山脉深处历练,无意中救了一位萨特王国的剑师,这柄袖剑则是剑师为了报答而赠送,

此剑削铁如泥吹发立断,唯一缺憾则是剑刃处有一细小豁口,

据剑师所言,传说此剑即将炼成时遭遇杀戮,一滴苍龙之血溅入炉膛,将正处于高温之中的袖剑崩开一个细微缺口,

这个缺口既是袖剑的标识,也是一个近乎诅咒的存在,

若是有缘人得之,滴血于缺口处,缺口自动闭合,成为一柄完美的王者之器,反之则得剑者易遭杀身之祸,

而且,玲珑袖剑的有缘者,必须是具有东方本属的天赐木性体质,只有在激活潜能之后,方可拥有,

一旦认主,终身相随,

而剑师不是天赐木性体质之人,不可能得到玲珑袖剑的认主,又怕遭到诅咒,故而转赠穆梓,

当时穆梓认为,自己乃堂堂一国之君,是落英王国身份最高贵的人,理应得到玲珑袖剑,也只有如此,才能相得益彰,

于是回赠剑师大量的天材地宝,此后将玲珑袖剑随身携带,连身边最好的朋友东野良,都沒有告诉,

穆梓偶尔闲时,拿出玲珑袖剑把玩,也曾滴血试剑,却未能成功,

有一日,小王子闯入王宫内室,窥得此剑十分欢喜,便向穆梓索要,

穆梓中年得子,而且小王子是至今为止的唯一子嗣,疼爱宠溺自是不在话下,

纠缠不过,只得将玲珑袖剑作为小王子十岁的生日礼物,赠送与他,

却不料,小王子并非玲珑袖剑的有缘之人,正应了‘得剑者易遭杀身之祸’那句咒语,

自己最喜欢的袖剑,杀死了最心爱的儿子,

穆梓伤心之余,着东野良秘密查到行凶者,并找寻玲珑袖剑的下落,

东野良并未亲眼见过玲珑袖剑,只是照穆梓的描述按图索骥,加上凶手沒有留下任何线索,最终一无所获,

前些天,东野良手下有人死于类似玲珑袖剑之下,而持剑者为落英王国王城甚至王宫的高层人物,这让穆梓有了为儿子报仇的机会,

谁曾想到,此剑居然在东方昱手里,穆梓震惊的同时,也清楚的想到,小王子之死,东方昱必逃不了干系,

“不错,小王子是我所杀,但这不能完全怪我,”

东方昱满脸悲愤,咬牙切齿,脸上的青筋暴起,甚至流下几滴浊泪,

言辞之中,似有无限愤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