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内奸/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方昱承认,自己杀死了穆梓唯一的儿子,

但是,他同样也失去一个儿子,而且,这十几年來,一直被贾本国的犬养二宝钳制,

“你为失去独子伤心欲绝,我难道就是铁石心肠吗,我也委屈无奈,我也悲愤莫名,但我同样也是受害者,饱尝骨肉分离的痛楚,”

东方昱杀死小王子,将玲珑袖剑据为己有,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

哪知道第二天自己的小儿子就被犬养二宝派人掳去,并约东方昱密谈,

“你身为落英王国的首席大臣,隐瞒修为以一介书生自居,是为欺君;残杀无辜小王子,是为弑君,”

犬养二宝开门见山,对东方昱的行为了若指掌,

按照犬养二宝的说法,是相爷大人位高权重,怕请不动大驾,只好接小公子到府中暂住几日,

谁料小公子玉雕粉琢十分伶俐,看了几幅贾本国风景画轴之后,主动提出愿去实地一游,

难得小公子有这份心境,犬养二宝当然不好拒绝,所以今早已派人护送他去贾本国,

……至于安全问題,请相爷大人放心,犬养二宝可以保证,一定让小公子吃好穿好玩好,

这些都沒有提前禀报,还希望相爷大人大量,原谅犬养二宝的自作主张,

请东方昱到府中一叙,出于仰慕之心,并沒有任何恶意,

不仅不会阻止东方昱的窃国大计,反而在必要的时候,愿意助他一臂之力,

适当的时候,将东方昱送上落英王国国王陛下的宝座,

所以,相爷大人不必惊慌,更无须对犬养大加指责,

毕竟大家有很多地方可以合作,最终的目标是双赢,于双方都有莫大的好处,

不如大家开诚布公,敞开心扉,做一次推心置腹的详谈,如何,

犬养二宝的态度,非常恭谦,处处替东方昱着想,

抢了人家的儿子,还要表功,觊觎落英王国,却口口声声为了配合东方昱,

你可以说,犬养二宝是无耻之徒,但他把阴谋直接摊到桌面上,而且振振有辞,这不得不让人佩服,

一番话说得东方昱心惊肉跳,饶是他见过大风大浪,此刻却也只好暂时隐忍,先试探一下虚实:

“犬养特使,以如此下三滥手段对待老夫,要是传出去,恐怕会引起麻烦,能否离开落英王国,老夫都不敢保证,”

在落英王国,东方昱确实有办法,让犬养二宝从人间蒸发,甚至不留痕迹,

这一点,沒有任何疑问,就算是犬养二宝,也心知肚明,

虽是威胁之言,东方昱却说得冠冕堂皇,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彼此彼此,相爷大人的手段比我高明不了多少,如果公之于众,你的幽阴门长老身份自然会暴露,邪教长老,加上窃国之罪,你想全身而退,更是不太可能,”

犬养二宝不紧不慢,像是调戏东方昱的神经,但说出來的,却都是东方昱极力隐藏,不可告人的秘密,

尽管手中握有东方昱小儿子这张王牌,但犬养二宝对于东方昱的手段,依然十分忌惮,

敢于在东方昱的眼皮底下,提条件谈判,乃是掌握了可以置他于死地的证据,

哪怕你东方昱一手遮天,也不可能将犬养二宝手下的所有人,一网打尽,

更重要的是,东方昱根本就不知道,朝廷中隐藏了多少犬养二宝的眼线,

“哼,我的底细都被你们查得清清楚楚,又将犬子掳走,逼我就范,想必早已拟好方案,东方昱唯有服从便是,……合作二字,恐怕是安慰老夫而已,”

几乎所有的主动权,都在犬养二宝的手里,东方昱除了气咻咻的发发牢骚,其他的也只好随机应变了,

东方昱心里十分震惊,自认为神不知鬼不觉的,怎么就被犬养二宝调查得一清二楚,

要是犬养二宝,从背后耍点花招,陷自己于险地,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

遇到这样的对手,硬抗无效,唯有以计谋胜出,才是东方昱的真正想法,

犬养二宝言辞凿凿,似乎已经掌握了所有情况,

而一旦秘密泄露出去,东方昱将不可避免的成为,整个落英王国的公敌,结果一定是死无葬身之地,

虽然东方昱从來都看不起贾本国的各种掠夺行径,根本不齿与这些人为伍,

但被人抓了把柄,又抢了儿子,不得已只好就范,勉为其难的考虑犬养二宝开出的条件,

其实条件很简单,东方昱必须向犬养二宝提供落英王国的一切有价值的消息,

包括穆梓的动向,高层官员的任免,粮食的收成,各种矿藏的开采情况,以及附属势力的动态等等,

在贾本国特殊活动人员遇到险情时,提供必要的帮助,

犬养二宝则保证在适当的时机,帮助东方昱登上落英王国国王的位置,

当然,作为回报,东方昱必须臣服于贾本国,并将落英王国所有收成的三成,交给贾本国,

海岸线上的所有港口,均无条件向贾本国开放……

说到底,只要东方昱成为国王,那么落英王国就会成为贾本国的附属,而东方昱也只是一个傀儡而已,

犬养二宝更是提出要求,一旦发现有关龙脉的消息,东方昱一定要在第一时间通知贾本国,

并尽可能的保证现场的秩序安全,不得擅自进入龙脉内部,

如果说这是双方的合作,那只能是东方昱无条件无底线的配合犬养二宝,即便最终得到国王宝座,也仍然是为贾本国卖命,

以东方昱的性格和野心,应该不甘于受到犬养二宝的胁迫,就算因此失去儿子,也在所不惜,

但事实上,他‘非常愉快’的接受了这份‘双赢’的合作条件,甚至‘爽气’得让犬养二宝都感到意外,

原本还有相互讨价还价的准备,东方昱可以‘享受’到更多的优惠和便利,

而东方昱却在犬养二宝,还沒有说出附加优惠的时候,就已经放弃了,

传说中的东方昱,睿智,沉稳,低调,老谋深算,乃落英王国百官之首,众臣楷模,

犬养二宝认为这是一次艰苦卓绝的谈判,曾经想过多种威逼利诱的方法,要逼其就范,为此花了不少心思,

现在看來,完全是高估了东方昱,他只不过是一个沽名钓誉之徒,虚有其表而已,

在危机面前毫无一国之相的风度威严,甚至连起码的自尊都似乎已经缺失,

一个人往往对于努力追求所得到的成果,加倍珍惜,若是轻易到手的东西,哪怕其珍贵无比,也得不到认可,甚至毫不在意,

也正以为此,犬养二宝对东方昱的态度,由先前的仰望变成了鄙视,

以至于十多年來,对东方昱如同猪狗般的使唤,从沒有给过他面子,

不过,在东方昱眼里,犬养二宝只是偏居一隅的岛国之人,鼠目寸光,却自以为是,那种颐指气使的傲然,更让东方昱觉得可笑,

可笑的不仅仅是犬养二宝的态度,还有贾本国对自己的判断,

认为东方昱为了保住自己和儿子的性命,不惜委身为奴,替贾本国卖命,只不过是贱人一个,不值得尊重,

而这恰恰是东方昱值得骄傲的地方,不露声色的将计就计,只要浪费一点表情,就足以让对方信以为真,

殊不知,东方昱答应得如此爽快,乃是另有玄机,

“我要知道,你为什么杀死我的独子,快说,”

虽然承认杀死小王子,但东方昱却沒有说出真正的动机,

穆梓此时并不在意东方昱,是怎样与犬养二宝勾结,因为所有的一切终究要以一战作为了结,

他现在想知道的是,究竟小王子为何被杀,

“别急嘛,我既然说了,就一定会让你听个明白,”

东方昱淡淡一笑,说话的同时,暗地里加紧运功疗伤:

“原因有二,首先他虽然年幼,但毕竟是唯一的王子,落英王国未來国王的不二人选;其次,他手里握有玲珑袖剑,”

按说以东方昱的修为,逸尘那三掌不足以对他造成致命,但掌力之中夹杂的杀气,却将伤势加重数倍,所以他尽量先吊一吊穆梓的胃口,以便拖延时间,

“落英王国一直以來,都以东方,东野,东木家族为名门望族,却偏偏被穆家抢了江山,这本身就是不公平,”

东方昱冷声说道,

的确,东方,东野,东木三大家族,屹立于落英王国已有超过千年的历史,虽彼此明争暗斗,却往往是难分轩轾,

三家轮流主宰落英王国,由于实力非常接近,国王如走马灯般更换,百姓在连年征战中流离失所,苦不堪言,

直到两百年前,东野家族终于占得明显优势,一时风头远超东方以及东木家族,

以实力而论,本有可能取得较长时间的王位,也可以让百姓休养生息,暂时缓解一下因战火带來的苦难,

但他们的族长却宣布了一个令人意外的决定:

这一任国王的位置交给穆家,由素有仁德之名的穆仁公子接位,希望他能带领落英王国走向强大,

而三大家族则各出精英辅佐穆仁,以天下苍生为重,相互配合,不得自立为王,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