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龙脉钥匙/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穆仁即是现任国王穆梓的祖父,是落英王国的一个富豪,为人忠厚心系百姓,

在战乱中拿出自家结余的粮食接济难民,并开设避难所,使颠沛流离的难民们暂时有个栖身之处,

但是对于三大家族,无论是谁,只要是打战,穆仁都不会捐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甚至连一斤粮食,也不愿拿出來,

开始差点被灭族,到后來三大家族的兴衰更替,大家突然发现,其实穆仁保持中立,反而是最好的,

由此穆仁得到百姓们的爱戴,就连三大家族战斗之时,都尽可能的避开穆仁设置的避难所,以免百姓受到再次伤害,

如果说给穆仁高官厚禄,相信沒有一个人反对,但是让他作为一国之君,不少人难以接受,

不仅东方东木家族,就连东野家族内部,也曾出现分歧,

觉得几辈人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打下了江山,却拱手送给别人,于情于理都有点说不过去,

但是,东野家族族长的一番话,让三大家族的所有人都心悦诚服,

以目前态势,东野族长就是登基成为国王,大家也沒有理由反对,

可是心里都憋着一股劲,回去之后厉兵秣马,暗中积攒力量,收刮财宝,

只待时机成熟,便东山再起,与东野家族一较短长,

东野家族虽不惧怕常年征战,也未必输个精光,但是无论谁取得胜利,最后都是三败俱伤,真正遭殃的唯有落英王国的黎民百姓,

老百姓是最无辜的,也是三大家族最应该保护的,

却在战争中,被三大家族,亲手推进深深的苦难之中,

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饿殍遍地,尸骨成山,

“百姓需要的是安居乐业,国泰民安,……而我们争夺权力的最后目的,不也同样是为了这一点吗,如果百姓苦难深重,当权者又如何心安,”

东野家族族长鹰一般的眼神,锐利的扫向面前的众人,

言辞不算犀利,语调也不够嚣张,

但此刻众人却是如芒在背,如鲠在喉,

只因为族长说得全是真话,哪一次征战不是劳命伤财损兵折将,弄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

更为重要的是,不管哪个家族胜利,都只能维持十数年,甚至几年的时间,

然后又是一片混战,重新陷入一个恶性循环,

老百姓从逃难中,暂停下來,还來不及休养生息,又陷入颠沛流离之中,

而且还要时不时的,被抓去打战,死伤无数,

此乃死结,任凭哪个家族再强,也不可能将另外两大家族彻底消灭,做到一家独大,

这个道理谁都知道,却谁也无法解开死结,

原因很简单,谁都不愿意放弃,自己好不容易才得來的胜利,谁都不希望别人來坐享其成,

唯有今天东野家族的族长,宁可放弃自己的国王之位,做一名普通的臣子,也要由此终结延续千年之久的三家混战,

只有让三大家族以外的贤能出任国王之位,方可消弭三家之争,

若是从此化干戈为玉帛,携手同心共同辅佐国王陛下,既是三大家族的幸事,也是落英王国的幸事,

胜者都能有如此胸怀,我们战败一方难道还不能接受吗,

你东野家族要是言行一致,沒有异心,我们自然举双手赞成,而且一定效仿,

于是,在三大家族的拥簇之下,以仁德著称的穆仁成为了落英王国新一任国王,

虽然穆仁坐上国王宝座,也算得上是众望所归,但他明白自己肩上的重担,和接受三大家族的监督,

所以穆仁励精图治一心为民,并昭告天下,有能力者可以自荐,经过考察后担任相应的官职,享受较高的俸禄,但决不允许假公济私营私舞弊,

而且穆仁自己也以身作则,从未以国王之职谋取过一毫私利,

数十年的君臣努力,终将落英王国建设成为天罗大陆上最为富庶的王国,穆仁因此得到所以国人的交口称赞,

三大家族的精英们,虽然位高权重,却也严于自律,从心底放弃了谋权篡位的想法,

就连一些已经独立的边远小国,也都争相依附,成为落英王国的附属势力,以求在大国的庇护下,国富民强,不受外敌侵犯,

穆梓就位的时候,觉得自己能力有限,未必能担当重任,曾经想过禅位于东野家族,却遭到一致反对,

而东野良,东木崖,以及东方昱,当时都信誓旦旦的保证,倾全族之力支持并辅佐穆梓,不计较个人得失,只求国家兴盛,

可现在,东方昱却说不公平,这大出穆梓的意料之外,

“即使你有篡位之意,也沒有必要杀害我那可怜的孩子,东方家族历來行事光明磊落,怎么会出了你这样的败类,”

穆梓捡起玲珑袖剑,想起冤死的小王子,不禁悲从中來,

看着匍匐在地的东方昱,穆梓颤抖着用玲珑袖剑指着东方昱的眉心,心里是百感交集,同时又是疑窦丛生:

“你既是东方家族的子孙,怎么可能会使用幽阴门的血魂掌呢,而且东方昱从小就不愿修武,只是习文,就算偶尔修练,也不可能有如此高深的修为,……你,到底是谁,”

年少时,穆梓,东野良,东木崖,东方昱,大家经常一起玩耍,只要穆梓提到修武之事,东方昱就独自离开,

他的志向就是做一个为国为民的官员,至于职位大小毫不在乎,并说武能安邦文可治国,他既然选择了治国,那安邦的事就交由东木崖他们负责了,

及至后來,东方昱位居一国之相,果然将治国之才发挥得淋漓尽致,深受国民爱戴,也常为穆梓分忧,

虽然在二十多年前,一场大病过后,东方昱的行为举止有些改变,深居简出低调谨慎,

但穆梓认为那是东方昱年纪大了,久历官场,看透人情世故,心境淡泊,故而有隐世之意,

要把东方昱看成一个阴谋篡位的窃国大盗,穆梓根本沒办法接受,

可眼前的事实如此,又不由得穆梓怀疑,

从看到玲珑袖剑的时候起,他就觉得自己似乎不认识东方昱了,数十年的君臣相处,竟是如此陌生,

“哈哈……不错,我本就不是东方昱,只不过借了他的一副皮囊而已,”

东方昱见穆梓逼得紧,生怕一时失控,将自己杀了,他的伤势还沒有恢复到理想状态,暂时还要拖延一下,

“你说什么,”

果然,听闻此言,穆梓大惊,收回玲珑袖剑,怔怔的望着东方昱,眼里满是疑惑之色,

尽管怀疑过,但真的从东方昱嘴里说出來,穆梓却又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

“其实你已经怀疑过我了,否则就不会让东野良暗中调查到相爷府來,”

东方昱满脸嘲弄的神色,让穆梓见了更加有了一种陌生的感觉,

“既然到了这个份上,我也就不隐瞒了,东方昱在二十五年前就死在我胡幽的血魂掌下,……为了不引起怀疑,只好装病变声,连他的妻妾门都被我瞒过,”

胡幽忿忿不平的说道:

“要不是犬养二宝掳去我唯一的儿子,我怎么可能跟他们合作,我的目的只是落英王国的王位,和龙脉的资源,”

胡幽原本是幽阴门的长老,竞争副门主失败,寂寥之际,听一位剑师提起,玲珑袖剑在穆梓手里,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胡幽便跋山涉水进入落英王国,

他曾经想过暗杀穆梓,以夺取玲珑袖剑,然后探寻龙脉所在,

但自己修为比之穆梓远远不及,不敢贸然动手,

多方思量之后,把东方昱作为牺牲对象,

经过一段时间的跟踪和模仿,胡幽的言行举止已经非常接近东方昱了,

然后他找了一个机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了东方昱,

并通过幽阴门的特殊手段,进入东方昱躯体,

为了万无一失,躺在相爷府装病三个多月,终于合法进入落英王国的最高权力机构,行使相爷之权,

而且全盘接收了东方昱的所有财产和女人,并生下一子,

刚开始,胡幽只是单纯惦记玲珑袖剑,想方设法从穆梓口中套出宝贝所在,但从未如愿,不由得怨恨顿生,

不曾想在无意之中,发现了小王子手上的玲珑袖剑,便心生恶念,杀人夺剑,

以他的修为,即使只夺剑而留下小王子性命,也不会被人知道,

但胡幽却突然想起在幽阴门的失意,就想让穆梓失去唯一的继承人,或许自己有机会争夺王位,

这个念头,把胡幽自己都吓了一跳,当时心里非常紧张,然后又觉得刺激,

以东方昱的身份和影响,好好经营一番,说不定会有惊喜发生呢,

特别是被犬养二宝掳去儿子以后,他反而坚定了这个想法,

堂堂落英王国相爷,儿子都保不住,让他对权力产生了更大的渴望,

只要登上落英王国国王的宝座,对付犬养二宝应该不成问題,就连幽阴门也不敢轻看自己,

更重要的是,可以明目张胆地寻找龙脉,

而龙脉的钥匙便是玲珑袖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