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王者之器/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玲珑袖剑,乃龙脉钥匙,本身就属于王者之器,加上拥有龙王真血,又处在龙脉上空,

像是一个漂泊已久的游子,重新回到家中,面对入侵者,必然全力以赴,

而回势龙脉,似乎也感应到玲珑袖剑的龙血气息,鼓动着灵气,充斥整个空间,

为玲珑袖剑提供最精纯的营养,以助它一击制胜,

嗷~~

不可一世的灰色巨蟒,还沒有接触到青龙,就发出一声怪叫,

声音中有兴奋,有恐惧,甚至还流露出想要逃遁的意思,

吟,,

青龙却快如闪电,急蹿而出,对着灰色巨蟒,便是一爪挠将过去,

灰色巨蟒,正是帕隆王者的王者之器,一般很少使用,即使先前以一敌二,也只是显示了一下,并沒有发挥威力,

主要是因为,帕隆王者对自己的修为实力,十分自负,來到落英王国,连王者级别的对手都沒有遇到,

贾本国大将军武宫太郎,也是堂堂王者,在他面前都必须唯唯诺诺,毕恭毕敬,

使得帕隆王者,不仅沒有机会使用王者之器,就连完全展示修为的时机,都沒有找到,

与杏老怪人一战,最多是热热身,活动一下筋骨,

他恼怒于穆梓的态度,便祭出王者之器,旨在一击成功,免去纠缠,

却不曾想,穆梓也有王者之器,而且占有地利,威势之强居然超过了自己的灰色巨蟒,

呜嗷,,

青龙一挠之下,并未触及灰色巨蟒,却从爪尖释放出一道流光,呼啸着刺入对方身体,

灰色巨蟒一声悲鸣,显然已经吃亏,

王者之器,在低于战王级别的修武者手中,可以发挥一定的威力,远超普通兵器,却不能真正显示王者之器的威能,

就如同苍木剑,随着逸尘修为的提升而增加威力,但到目前为止,逸尘最多只能催动苍木剑五成的威力,而不是全部,

所谓王者之器,之所以强大,不仅仅表现在锐利,或者坚韧,更重要的是,它能够化为实体,脱离主人自行作战,

灰色巨蟒在长时间不用的情况下,战意明显不足,抵敌不过在家门口作战的玲珑袖剑,也在情理之中,

但帕隆王者非常郁闷,他小瞧了穆梓,更沒有想到会出现玲珑袖剑这样的王者之器,

要知道,即使在天罗大陆,王者之器也是极为少见,落英王国根本就沒见过,

灰色巨蟒放到西泽帝国,在王者之器中,都算得上颇有名气,

帕隆王者心高气傲,低估穆梓的同时,战意不强,灰色巨蟒也随着主人战意不足,

“混账,”

帕隆王者遭此羞辱,战意大盛,重新催动灰色巨蟒,再次与玲珑袖剑战在一处,

刚才一回合,赢得有些侥幸,穆梓的修为实力,与帕隆王者相比,相差甚远,况且又不是玲珑袖剑的真正主人,

帕隆王者只需一个意念,就足以催动灰色巨蟒,

即使穆梓劲力催动玲珑袖剑,也难以做到配合默契,按理说根本不是灰色巨蟒的对手,

玲珑袖剑真正的战意,來自于地下的回势龙脉,

龙脉具有灵性,在遭遇危机之时,突然感应到玲珑袖剑的龙血,便极力催动,使玲珑袖剑超水平发挥,

然而,回势龙脉毕竟沒有人的缜密思维,面对战局的变化,无法调整,

穆梓祭出玲珑袖剑之后,更是掌控不了,只有眼睁睁看着两大王者之器,在空中争斗,

虚空之中的帕隆王者,却是不断催动王者之器,掌握主动,

玲珑袖剑在失去支援的情况下,很快落入下风,

稍过片刻,风云突变,青龙长啸一声,身体急速缩小,直至变回小巧的玲珑袖剑,

而灰色巨蟒却如跗骨之蛆,紧追不舍,

欻,,

穆梓一看不妙,急忙飞起抢回玲珑袖剑,

他已经知道,玲珑袖剑是龙脉钥匙,万一落入帕隆王者之手,加以利用,则会让回势龙脉遭受极大的损失,

嗡~~~

灰色巨蟒与穆梓几乎同时接近玲珑袖剑,为争夺归属,不可避免的遭遇,

单凭灰色巨蟒,毕竟只是王者之器,沒有人的灵智,自然不是穆梓的对手,

穆梓单掌拍出,击退灰色巨蟒,拿到玲珑袖剑,

“留下王者之器,”

帕隆王者自认稳操胜券,只待玲珑袖剑落下之时,收入囊中,

他早已看出,穆梓非玲珑袖剑的主人,也就是说,该王者之器尚是无主之物,若能得到,让它认主,则是如虎添翼,

此刻穆梓为了抢夺玲珑袖剑,已将自己置身于危险的境地,

一股劲风从身后袭來,带着尖锐的破空声,瞬间到了脑后,

穆梓想要避让,已经來不及,

刚才一心扑在玲珑袖剑上,竟然忽略了修为实力远强于自己的帕隆王者,

即使正面迎敌,穆梓也不是帕隆王者的对手,何况这次还是背后袭击,

穆梓意念一动,将全身修为迅速聚集一处,化成一个能量团,附于脑后,

受伤已是难免,但至少得保护脑袋,把伤势减轻到最低,

满地风雷,,

寒光闪过,一道身影从穆梓身旁掠过,迎向帕隆王者,

“逸尘兄弟……”

穆梓心里一急,失声叫道,

王者之战,战帅强者是插不上手的,这个道理谁都知道,

见形势危急,逸尘不顾自身安危,出手相救,让穆梓非常感激,

感激之余,穆梓不免又叹息起來,帕隆王者的这一掌,必定是全力出击,连王者初阶都难以招架,你一个战帅强者,除了送死,根本于事无补,

穆梓一辈子,还是第一次看到逸尘这样的修武奇才,不到弱冠之年,就已经接近战王级别,

放眼整个天罗大陆,同年龄段的天才,恐怕沒有人能胜过逸尘,

前几天,还在暗暗自喜,逸尘有可能成为自己的乘龙快婿,

无痕喜欢逸尘,谁都看得出來,穆梓甚至感觉到,逸尘心里其实很在意无痕,只不过有了飘然,才强行克制而已,

若是在一起时间长了,慢慢的或许三个人都会彼此接受,那就是皆大欢喜了,

但是现在看來,一起都是水中花镜中月,逸尘将会就此陨落,不复存在,

在战王初阶高层的倾力一击之下,逸尘绝无侥幸之理,

就算穆梓拼死相救,也根本來不及了,

嘭,,

随着一声闷响,穆梓的心猛地一沉,悲痛之情油然而生,

只见逸尘如同断线风筝,整个人以极快的速度,从空中坠落,

而空中则有一朵血花,悄然开放,

鲜血散开,如雾般飘洒,逸尘重重的摔落地上,

“可恶,”

悬于虚空的帕隆王者,并沒有追击逸尘,而是呆在那里,咬牙切齿地骂道,

穆梓有些不解,帕隆王者的强势一击,应该不仅仅击落逸尘这么简单,

但穆梓却沒有任何受伤的感觉,仿佛逸尘一个人就能全盘接受所有的能量冲击,

这不可能,

除非帕隆王者沒有使出全力,否则穆梓必遭重创,

但帕隆王者怎么会有如此善良,居然轻易放过二人,

事实正如穆梓所想,帕隆王者在最后关头,卸去了六成力量,

可有一点穆梓沒有想到,帕隆王者收手,还是良心发现,而是迫不得已,

逸尘不足以威胁到帕隆王者,但苍木剑可以,

帕隆王者在即将得手之际,突然发现,逸尘手中拿的竟然是神兵利器,

从苍木剑散发出的凌厉战气,可以看出,此剑已经超越王者之器,

若不是及时收手,逸尘固然难逃一死,穆梓也将遭到重创,

但是帕隆王者自己,却未必能全身而退,

逸尘催动的苍木剑,威力已达五成以上,绝非在死亡沼泽遇到埃尔法时可以比拟,

一旦被剑气伤到,生机必然受损,若不及时修复,修为会大幅降低,

在龙脉即将到手的时候,帕隆王者当然不会轻易涉险,

心念电动之间,帕隆王者硬生生将大部份力量收回,

饶是如此,逸尘依然被轰落尘埃,

“皇者之器,”

帕隆王者喃喃自语,心里似乎在权衡着,

逸尘已经受伤,但临近地面时,已将苍木剑收入日月空间,

要是下去寻找,势必耽误获取龙脉,

权衡之后,帕隆王者当机立断,身形一动,直接掠向龙脉裂缝,

龙脉最重要,皇者之器在逸尘身上,随时可以杀人夺剑,

穆梓不明所以,只是以最快的速度,将逸尘抱起查看,

发现逸尘的伤势,居然不是非常严重,只要稍加救治,很快即可复原,

“不好,”

看见帕隆王者掠向龙脉,穆梓暗叫一声,赶紧放下逸尘,急速追将过去,

他要竭尽所能,阻止龙脉被毁,即使力有不逮,拖也要拖住帕隆王者,

“哈哈,想阻止本座,你不配……”

穆梓不足为惧,杏老和怪人,被武宫太郎和骷髅老者缠住,

玄天宗的众长老,基本失去战斗力,

要挡住帕隆王者,目前还真沒有谁能做到,

“红毛老怪,还我宝儿……”

就在帕隆王者将要踏入龙脉的时候,空中飘來一句若有若无的声音,

声音不大,也沒有威压传來,如同怨妇的哭诉,随风飘过,

“大嫂,”

帕隆王者闻听,如遭重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