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袖剑认主/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梨儿布置的梨花障,经不住骷髅老者的一击,自己也身受重伤,倒地不起,

却给骷髅老者带來一瞬间的迷茫,并沒有让他在第一时间进入回势龙脉,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但足够拖住骷髅老者,便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穆梓已经赶到,

噗呲,,

面对三大王者级别的敌人,穆梓深感压力,好在彩魅拦截了帕隆王者,否则凭着几个人,恐怕难以阻止龙脉被毁,

穆梓祭出玲珑袖剑,并沒有放手,而是对着骷髅老者,就是一刺,

骷髅老者出师不利,当时只在意穆梓的防守位置,选择最偏的裂缝作为突破口,

却不曾想被梨花障干扰,丧失了宝贵的瞬间,

还在懊恼的时候,玲珑袖剑已经刺中他的胸口,

骷髅老者迅速向后退去,使得玲珑袖剑堪堪刺入胸口两寸,避免了更大的伤害,

堂堂王者之躯,一般这点伤害,根本不算什么,只要稍作调整,便可自愈,

骷髅老者一退之后,准备调整呼吸,自行疗伤,待片刻之后复原,再作计较,

噗~~

仅仅是一个深呼吸,骷髅老者便觉得胸口一闷,一口浓血喷洒而出,

王者之器,

骷髅老者暗叫不好,被王者之器伤到,不只是皮肉之伤,而是伤及生机,

若不能及时疗伤,可能会使自己的修为停滞,甚至降低,

想到后果如此严重,骷髅老者立刻化作一道黑烟,逃之夭夭,

“也罢,大嫂不必咄咄逼人,我且离去,找寻高大哥,让他跟你解释,还我清白,”

帕隆王者见骷髅老者受伤逃走,便息事宁人地对彩魅说道,

也不等彩魅回话,身子化着一道流光,如闪电般远离彩魅,方向却是逸尘,

今日之事有些棘手,帕隆王者心生恶念,欲夺取逸尘身上的皇者之器,

彩魅被他一说,以为帕隆王者放弃龙脉,远遁而去,就未作追赶,而是去扶起昏迷中的梨儿,

只要保住龙脉,其他的事以后再说吧,

穆梓却预感不妙,甚至來不及思考,将身挡在逸尘前面,

轰,,

帕隆王者身在空中,伸手去抓逸尘,正碰上挡在前面的穆梓,

两股战王强者的战气,猛烈碰撞,山动地摇,空间震颤,

穆梓强忍一口逆血,手中的玲珑袖剑却凌空飞出,

倏~~

玲珑袖剑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飞向正在帮助玄天宗长老疗伤的无痕,

猝不及防之下,玲珑袖剑刺中了无痕的胳膊,同时也失去了前行的动力,静静地插在地上,

滴答,,

鲜血从无痕的胳膊流出,滴落到地上,偶尔有两滴落在玲珑袖剑之上,

从剑柄缓缓淌下,经过剑背,再流到剑尖,

嗡~~

殷红的鲜血,流经剑背的时候,忽然不再往下,而是被剑刃吸引,逐渐汇集到那个微小的豁口,

玲珑袖剑铸成之时,被一滴龙血注入,啐了一个豁口,豁口虽然不大,却给玲珑袖剑留下一丝瑕疵,

铸剑师曾经试图弥补这个缺憾,终究沒有成功,

当无痕的血汇集到豁口的时候,整个玲珑袖剑一阵颤抖,轻轻发出龙吟之声,

一缕青光从剑身闪出,紧紧覆盖在鲜血汇集之处,

被包围的鲜血,剧烈的跳动着,如沸水一般在豁口周围游曳,

少顷,青光黯淡,鲜血似乎已经消失,光滑锋利的剑刃上,一片平整,

咦,,

无痕捂着自己的胳膊,目光却被玲珑袖剑吸引,她有些怀疑的揉了揉眼睛,

待睁眼再看时,无痕确认,玲珑袖剑剑刃的那个豁口,已然不见,

难道自己滴下的血液,将豁口弥补了,不太可能啊,

但接下來,更让无痕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

消弭了豁口缺憾的玲珑袖剑,如同受到某种指令一样,从泥地拔出,升腾而起,

吟~~

玲珑袖剑发出一阵欢快而愉悦的颤鸣,乳燕投林般的钻进无痕的手中,

先前从穆梓手中飞出,将无痕刺伤,现在却又投入他的怀抱,看起來还非常温和,毫无王者之器的暴戾,

王者之器认主,

玲珑袖剑几经易手,都沒有认主,小王子也就是无痕的哥哥,无缘拥有此剑,反倒惨遭杀害,

王者之器,自身沒有器灵,只有认主之后,在与主人的沟通交流,相互信任的基础上,方可产生一丝类似灵智的感应,

从此,便与主人不离不弃,永远相随,

并不是所有的王者之器都会认主,有人得到王者之器,甚至拥有一辈子,却不能彼此感应,

临场对敌,沒有灵智的王者之器,威力必将大打折扣,如果同阶别的对手,使用认主的王者之器,就能轻而易举地取胜,

玲珑袖剑认主,源自于无痕的鲜血,铸剑师无法解决的瑕疵,被无痕无意间滴落的血液弥补,

缺口的愈合,已经说明了,无痕与玲珑袖剑之间,必然存在某种联系,

死在玲珑袖剑下的人不少,但他们的满腔热血,除了剥夺自己的生机,根本不会与玲珑袖剑产生任何联系,

无痕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可对于突兀而來的玲珑袖剑,从心底涌出一份欢喜,

仿佛此剑原本就是自己心爱之物,从未离开过,

她紧紧地攥住玲珑袖剑,用心去感受整个剑身震颤的愉悦,

渐渐的,无痕发觉,自己好像已经与玲珑袖剑融为一体了,

啊,,

无痕突然脑袋一阵嗡嗡作响,禁不住叫了一声,

只见无痕身上隐约包裹着一层淡淡的金色光幕,整个人开始缓缓升离地面,飘向空中,

金色光幕以无痕为中心,慢慢的往外扩散,在回势龙脉的上空,形成一个圆形的球体,

球体旋转至龙脉上空的中心位置,不再飘移,而是渐渐下坠,

及至龙脉裂缝附近,球体停了下來,光幕却是金光更盛,

光幕中心的无痕,好像与外界杜绝了一切联系,静静的悬浮着,神态安详恬然,

无痕的绿色衣裙,已经被外溢的金光阻隔,从外面看去,无痕全身都在散发着金色光芒,

光芒越來越耀眼,透过光幕四射而出,比穆梓的王宫还要金碧辉煌,

嗡,,

当无痕身上的金色光芒,照射到龙脉裂缝的时候,突然传來一声轰鸣,

随后,整个大地开始颤动,与之呼应的是,龙脉裂缝内,也是金光闪耀,像是迎接无痕发出的金光一样,

离裂缝不远的逸尘等人,明显感觉到地下龙脉在整体晃动,虽然速度缓慢,幅度却是很大,

危险,,

大家不约而同的展示修为,在极短的时间内,退到龙脉裂缝五里之外的区域,

即便如此,各人都深深感受到,龙脉裂缝发出的金光,夹带着巨大的威压,

修为强至王者的杏老等人,甚至帕隆王者,心里都萌生出极大的忌惮,

如果稍晚一步,此刻恐怕已经被龙脉释放的威压,碾成齑粉,尸骨无存了,

轰~~

回势龙脉所在的位置,此刻如同大浪中的船只,摇晃得越來越厉害,

地下传出的轰鸣声更加震耳欲聋,惊天动地,

“倏”的一声,一袭红衣的彩魅,在金光的闪耀之下,迅速化身为一条角龙,

与众人不同的是,她不躲不避,反而迎着金光缭绕的光幕,毫无抗拒的扎入其中,

与此同时,无痕身上也隐隐露出一些鳞片状的东西,身体则随着整个龙脉的摇晃,而飘忽不定,

哗……

一道冲天的金光,拔地而起,直冲云霄,

回势龙脉所在的这一方天地,霎时被笼罩着一片金光之中,

龙脉大阵,

帕隆王者是这些人当中,修为最高实力最强的,这时都已经下出一身冷汗,不由得后怕起來,

龙脉大阵内,金光流转,威势逼人,即使身处五里之外,依然热浪灼人,

帕隆王者见多识广,对龙脉的各种传说,都了如指掌,

他知道,目前的龙脉大阵,并未真正开启,只不过是受到某种感应,做出的回应而已,

原则上说,沒有龙脉钥匙,除非龙王驾临,否则任何人都无法开启龙脉大阵,

也就是说,现在的龙脉大阵,不具备攻击力,属于纯防守,甚至防守的力量也相对薄弱,

即使这样,帕隆王者也绝不敢,在这个时候冲进去,万一真的被谁启动龙脉大阵,那自己就在劫难逃了,

任他野心勃勃,狂妄自大,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再打龙脉的主意,

当下长叹一声,化成流光遁去,等下次有机会再作打算,

“唉……”

武宫太郎见帕隆王者都走了,哪里还敢停留,趁着穆梓等人还在被龙脉大阵吸引,赶紧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逸尘等人,其实是眼睁睁的看着,帕隆王者和武宫太郎离开的,连一点追击的意思都沒有,

虽然这边人多势众,王者就有三位,最弱的也是战帅强者,但跟帕隆王者比起來,差别非常之大,

只要回势龙脉无恙,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谁会愿意追过去自找沒趣,

“嗡,”大地又是巨震,众人定睛观看,却见龙脉大阵的光芒渐渐退去,无痕和彩魅的身影也显现出來,

“痕儿,”

“无痕,”

穆梓和逸尘,同时发出一声惊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