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火烤水润/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石屋内,只剩下四人,逸尘,二龙,九头蛟王,还有无痕,

九头蛟王如此慎重,不仅是为了排除外界的干扰,更是防止外面的灵气进入,

他先将无痕的情况,做了简单的介绍,

无痕,属天赐木性体质,身体中有极少量的龙族血脉,但不属于龙族成员,

玲珑袖剑的豁口,被无痕的血愈合,成为王者之器的主人,

而玲珑袖剑又是龙脉钥匙,所以无痕是除龙王之外,唯一能够启动龙脉大阵的人,

按照二龙所了解的龙族记忆,像无痕这样的人,可以称为龙族圣女,是龙王之下,地位最高的存在,

龙族圣女,为启动龙脉大阵而生,并非想象中那么荣耀,往往是一个悲剧的角色,

不是龙族成员,却在龙族享有极高的地位,仅仅是给圣女一个安慰,或者说是一份感激,

因为龙族圣女,绝大多数都会在启动龙脉大阵时,被大阵吞噬,鲜有生还机会,

侥幸活下來的圣女,将享有龙脉内的资源,而且在以后启动龙脉大阵时,不会再遇到危险,

唯有如此,圣女才有资格得到龙族的认可,成为名副其实的龙族圣女,甚至有机会化身为龙,

很不幸,无痕便是这一类人,

只有天赐木性体质的人,才有可能与玲珑袖剑取得感应,天赐木性则是引爆龙脉大阵的关键所在,

一旦启动,龙脉大阵将会破坏圣女体内的全部木性元素,使圣女失去生机,

万幸的是,无痕并沒有完全启动龙脉大阵,由于彩魅的意外进入,破坏了无痕以及玲珑袖剑,与龙脉大阵的联系,

使得龙脉大阵的运行戛然而止,为无痕留下了一丝成活的机会,

九头蛟王的九颗头颅,逐渐将能量集中到最中间的那颗大脑袋上,

嘭,,

九头蛟王张嘴一喷,一道灼热的火光冲出,逐渐形成一层火幕,将无痕笼罩着中央,

火光流转,热浪逼人,无痕胸前的龙珠,在火光的包围中,开始缓慢转动,

龙珠发出的淡红色光芒,与火光交织,瞬间变成刺眼的白色炽光,并释放出一缕缕烟雾,

烟雾是由于火光的炽热,加上龙珠的运转,产生的极度热量,将空气中的水分和尘埃微粒,瞬间熔化而形成,

随着九头蛟王不断的喷出火光,温度迅速提升,龙珠的转动速度也越來越快,

哔啵、哔啵……

在极端高温的炙烤下,无痕胳膊上的鳞片,开始发出爆裂的声音,

鳞片的金光随之黯淡,慢慢呈现出淡淡的红色,鳞片的外沿部分,渐渐向上翘起,然后翻卷,

九头蛟王依然催动着火光,并仔细观察无痕的反应,

如此过了一刻钟,无痕胳膊上的鳞片,已褪去大半,露出雪白细嫩的手臂,

然而,还未等鳞片完全褪尽,无痕的手臂由雪白逐渐变红,

除此之外,无痕依然沒有任何反应,对如此炽热无动于衷,

九头蛟王神色更加凝重,催动火光的力度也加大了一倍以上,连石屋内的逸尘和二龙,都明显感觉到全身发烫,呼吸也带着火气,

逸尘生怕干扰到九头蛟王的施法,对于炙烤带來的灼热,只能硬抗着,甚至不敢运功抵御,

九头蛟王似乎浑然不觉,全身心的投入,不断鼓动着火光,

石屋内一片通红,逸尘和二龙如同置身于丹炉之中,感觉皮肤都快要着火一般,水分似乎已被吸干,

好在还有冷热无忧罡气膜,死亡沼泽里,为了抵御埃尔法的千里冰封追魂掌,高大帅削减寿命,施展类人族秘技,才附到逸尘身上,

否则,恐怕逸尘也会被烤得皮焦柔嫩,痛苦不堪了,

二龙虽然沒有类人族的宝物,却有着龙王的身份,尽管目前还很稚嫩,但在龙脉之内,几乎沒有什么能够伤到他,

二人将所有心思,都放在九头蛟王和无痕身上,已经无暇顾及其他了,

其实,九头蛟王并不会疗伤,他现在做的就是以五行的相生相克,采取极端方法,将无痕从死神的手上抢回來,

无痕以失去生机的代价,强行启动龙脉大阵,虽然当时情非所愿,也沒有完全启动成功,

但是,正因为龙脉大阵的启动,吓走了图谋不轨,虎视眈眈的帕隆王者,保全了龙脉的完整,

否则,二龙和九头蛟王都不在龙脉现场,即使穆梓逸尘等人拼死守护,也难以阻止帕隆王者,

无痕已经做出了牺牲,尽到了龙族圣女的职责,是龙族的英雄,理应得到尊重,

九头蛟王以龙珠稳住无痕的心神,防止魂灵受到伤害,再以蛟龙真火荡尽,无痕体内可能存在的一丝木性元素,

木生火,但火能焚木,置之死地而后生,让无痕重新获得生机,

这样做风险极大,九头蛟王权衡之后,觉得这是唯一的机会,舍此别无他法,

轰,,

处于火光中央的无痕,身体出现反应,并不是生机重现,而是在长时间的高温炙烤下,体内水分尽失,

鳞片熔化后,身上无法抵挡蛟龙真火的烘烤,一下子火光四起,无痕的身体宛如一个火球,轰然一声着了起來,

“逸尘,弱水,”

眼见无痕即将化为灰烬,九头蛟王才知道自己用力过度,赶紧向逸尘喝道,

呲……

在九头蛟王施法的过程中,逸尘一直紧张的关注着事情的进展,随时保持高度的警觉,

这一变故尽管有些突然,却早在九头蛟王的预料之中,也安排了应对之策,

逸尘不敢怠慢,右手往空中一洒,顿时点点星光布满石屋,晶莹剔透耀人双眼,

一束手指粗的弱水,如同精灵般闪烁,在空中迅速扩散,逐渐变宽变薄,很快形成一层均匀致密的水膜,

与厚实通红的火幕相比,水膜简直太单薄了,几乎无色而透明的表面,让人感觉不到厚度,

然而,就是这看似薄如蝉翼,弱不禁风的水膜,竟然将充满蛟龙真火的烈焰,彻彻底底阻隔起來,

九头蛟王已经停止施法,但外围的烈焰依然咄咄逼人,在石屋内四下游窜,

逸尘,二龙,九头蛟王,无痕四人,被罩在水膜之中,已经感受不到近在咫尺的灼热了,

无痕身上的火光,在水膜成型的那一刻,瞬间消失,龙珠也停止转动,

一切看起來,都是向好的方向发展,唯一沒有改变的是,无痕并沒有苏醒,甚至根本就沒有呼吸,

水之柔善,,

逸尘盘坐于地,掌心对准无痕的头顶百会穴,依照《大五行诀》中,对五行之气的属性归宿,以最稳妥的方式,将水之柔善缓缓灌输到无痕体内,

无痕先是生机被龙脉大阵剥夺和破坏,体内残存的极少量木性元素,又在蛟龙真火的炙烤焚烧下,消失殆尽,

失去生机,肉体的存在已经意义不大,体内的属性元素散失,更使躯体变得虚无,

如果说无痕还有一丝醒转的希望,则是因为龙珠稳住了她的心神,

由于心神尚存,几近虚无的身体,反倒有了重塑的可能,当然成功的几率极低,对条件的要求苛刻至极,

但逸尘恰恰符合其中一个非常关键的条件,那就是水之柔善,

原有的秩序已经被毁,只有打破重建,方能唤回无痕天赐木性的觉醒,

水生木,但普通的水性元素,无法催醒天赐木性之体,这就是龙族圣女一旦遭到吞噬,就唯有陨落的主要原因,

而逸尘拥有的水之柔善,是从龙脉地下弱水中,提出的精华,绝非凡品,

水之柔善的输入速度极缓,无痕游离于死亡的边缘,并不能主动吸收,若操之过急,恐怕适得其反,加速无痕的陨落,

与此同时,有弱水形成的那层极薄的水膜,也散发出星星点点,闪烁耀眼的水性元素,围绕着无痕,滋润着她已经被蛟龙真火烤干的身体,

九头蛟王早就停了下來,并以意念撤去外围的火幕,端坐一旁,静静地关注逸尘的进展情况,

先前的施法,几乎耗尽了九头蛟王的能量,几千年來,九头蛟王常常释放蛟龙真火,以求破除封印,却每到关键时刻,都被弱水压制,

所以,他每一次的释放,都沒有达到极限,消耗自然不大,

为救无痕,九头蛟王豁出去了,把自己所有的手段全部施展,沒有丝毫保留,

若不是惦记着无痕的安危,九头蛟王此时恐怕变成了一滩烂泥,

逸尘依然聚精会神,心无杂念,一丝丝水之柔善,无声无息的输入无痕体内,

血脉,经络,肌肉,皮肤,甚至精神力,都经历着水之柔善的冲击,涤荡,呼唤,

无痕被动的接受着,不抗拒不排斥,也不会吸收转化,任凭水之柔善自行在体内四下冲突,恣意妄为,

呲呲……

无痕焦枯的躯体,在经过弱水的洗礼滋润后,逐渐恢复到柔软,皮肤也开始光洁,

鳞片留下的疤痕,慢慢的平复,细嫩的皮肤开始有了弹性,

而她的体内,却经历着如同天人交战般的激烈搏斗,

咦~~

有情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