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祖孙相见/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失去了木性元素的丹田,早已空空如也,无痕也因此缺乏生机,

在水之柔善的催化激发下,新的木性元素,如萌芽般悄然出现,

从无到有,直至小有规模,耗去了一个时辰的时间,

像是在荒原上栽种树木,广撒种却未必有收获,但如果种子或者树苗的质量上佳,总不会颗粒无收的,

精纯无比的水之柔善,硬生生的在无痕体内开辟了新的生机,尽管还很微弱,却已经让逸尘他们欣喜若狂了,

龙珠,蛟龙真火,弱水,水之柔善,这些常人一辈子都见不到的稀世珍宝,全部聚集在一起,

龙王,蛟王,还有逸尘这个应劫之人,此刻通力合作,耗费了巨大代价,终于使事情有了一丝转机,

咝~~

极其轻微的声音,从无痕的鼻腔中发出,连呼吸都算不上,或许只是鼻孔的一点点颤动,

对于逸尘來说,不亚于平地惊雷,算上九头蛟王的努力,一共耗去了近三个时辰的时间,仅仅听到这么一丝动静,就已经觉得精神大振了,

但是,逸尘明白,庆功还为时过早,接下來能否真正唤回无痕的生机,才是重中之重,

逸尘强忍着能量消耗带來的疲惫,打起精神继续为无痕灌输水之柔善,

二龙一旁看着,却不能帮上忙,心里很是着急,

回势龙脉蕴含着大量精纯浓郁的灵气,随时可以补充消耗的能量,而且速度非常之快,

可目前还必须将灵气阻隔在外,不能放进一点点來,

就像是濒临饿死的人,伸手就能拿到馒头,却偏偏不能拿,这种煎熬着实让人难受,

哎~~

又过了一个时辰,无痕的小嘴动了一下,虽然还沒有苏醒过來,但至少宣告了一件事情,无痕活了,

“木之精华,”

二龙腾空而起,显出本体,硕大的身躯在石屋的狭小空间内,显得非常拥挤,

摇头摆尾,上下翻腾,二龙像玩杂耍般的,在无痕和逸尘的头顶游走,

呼,,

二龙张开大嘴,将自己体内的木之精华往外释放,逸尘则充当一个载体,先接收过來,再输入无痕身体,并辅以水之柔善加以激活,

逸尘体内,也存有不少木之精华,却不能转给无痕,

因为无痕尽管离死亡线稍稍远了一些,却仍然无法自行吸收木之精华,

特别是逸尘的木之精华,是经过提纯炼化的,属后天之气,

二龙则不然,龙族本身具有先天之气,而且以木性为主,可能不如逸尘的精纯,却是纯天然的,适合无痕吸收,

这次的速度并不缓慢,也许是有水之柔善的帮助,无痕从被动逐渐变成了部分主动,

无痕的意识,还比较混乱,很难完全分辨自己的需求,但被水之柔善催化过的身体,已经恢复了一些本能,

而天赐木性体质,在遭到破坏后,经过水之柔善的修复,丹田也可以继续容纳外來的木性元素,

“逸尘,撤去水膜……陛下,放入灵气,”

九头蛟王俨然是一位现场总指挥,根据进展过程中,随时发生的情况,作出调整,以求施救工作的顺利进行,

当无痕身体开始有反应的时候,九头蛟王赶紧发布命令,

嗡~~

结界解除,回势龙脉中聚集的灵气,一瞬间汹涌而至,一股强大的气流,冲击着石屋内四人,

之前,二龙以龙王之威,强行驱除石屋内灵气,石屋成了几近真空的存在,

结界一旦打开,内外的气压巨大反差,直接就将石屋变成一个飓风肆掠的中心,

而无痕所处的位置,则是飓风的风眼,受到的冲击反而最小,

“咳咳……”

处于似醒非醒状态的无痕,被飓风一阵冲击,呛得连连咳嗽,胸口剧烈起伏,

无痕动了动眼皮,缓缓睁开紧闭了半天的双眼,凤眼迷离,意识模糊,

看到无痕即将清醒,逸尘心里一阵激动,禁不住张开双臂,把无痕紧紧地搂在怀中,

见此情景,二龙和九头蛟王赶紧转过身去,背对他们,

“逸尘,你,,”

龙脉内的灵气,早已冲开了石屋的小门,一直惦记无痕安危的穆梓,以及飘然,几乎第一时间赶了过來,

石屋内的情况,让穆梓又惊又喜,呆呆的站立一旁,

飘然则是满脸通红,发出一声惊叫,

惊叫声将无痕从朦胧中唤醒,茫然的四下张望,

“快放开,”

逸尘觉得怀里一阵挣扎,连忙松手,却发现自己干了一件特别让人想入非非的事情,

无痕身上的衣服,在蛟龙真火的肆掠下,已经荡然无存,逸尘搂住的是寸缕不见的无痕,

难怪二龙和九头蛟王不敢面对,就连飘然也是难以接受,

虽是无意之举,却涉嫌肌肤之亲,逸尘更是尴尬不已,

现场的气氛让人压抑地让人窒息,逸尘手足无措,仿佛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无痕双手捂住眼睛,却沒有半点责怪逸尘的意思,

还是穆梓最先反应过來,一件长衫从他手中飘起,将无痕裹在其中,

穆梓抱起无痕,看了看逸尘一眼,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飘然,我……”

逸尘站起來,讪讪的看着飘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求助似地眼光四下巡视,却发现二龙和九头蛟王已经不在,

先前拥挤的石屋,只剩下自己和飘然两人,

“唉,你呀,”

飘然叹了一口气,慢慢走近逸尘,深处纤纤玉手,在他的脑门上敲了一下,

对于逸尘和无痕的情感纠葛,飘然心里十分清楚,

无痕从未隐瞒对逸尘的爱慕之心,即使在飘然面前,也是坦然面对,

逸尘虽然拒绝过无痕,却无法否认内心的感觉,这一点三个人彼此都是心知肚明,

在无痕生死攸关的时候,飘然眼睁睁看到逸尘的紧张和焦虑,却沒办法怪罪,

情至深处,往往会为对方着想,飘然就是这样,

尽管不希望有人和自己分享爱人,又不忍心看到逸尘难过,

一个姑娘家,最怕遇到这样的事,却偏偏又躲不过去,

特别是刚才,逸尘搂住无痕,眼里流露出的那份真情,关心,紧张,爱怜,甚至还有一份甜蜜,

她从不怀疑逸尘对自己的感情,从他拒绝无痕的时候,飘然就觉得自己很幸福,

初见无痕,飘然并沒有太多醋意,反而喜欢上这个风风火火的丫头,心里不知不觉就接纳了她,

“飘然,我从來沒有想到过背叛你,但又情不自禁的抱着无痕,我……”

逸尘沒有回避,他想把自己内心的纠结和盘托出,即使不能得到谅解,也绝不隐瞒飘然,

“别说了,抱紧我,”

说完,飘然扑进逸尘怀里,主动吻了上去,

她不想看到逸尘难过,也不愿意面对逸尘将要说出的话,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至少这里沒有人打扰,享受现在吧,

二人就这样搂抱着,拥吻着,彼此不再说话,用心去感受对方,去珍惜这份感情,

“哈哈,乖孙孙,你就是我的乖孙孙,太好了,老天有眼,我古梵天苦尽甘來了……”

逸尘和飘然的片刻温馨,硬生生被外面的嘈杂声打破,原來这里根本就不是二人世界,

逸尘有些恼怒,不情愿的放开飘然,两人手牵手,來到石屋之外,

“祖爷爷,您真的是我祖爷爷,”

古云一脸惊喜,盯着怪人发问,

“不像吗,我古梵天这二十年來,就今天最清醒,看看我的脸,像不像,呃……”

古梵天高兴得手舞足蹈,为了证明身份,用手摸着自己的脸,要跟古云对比一下,却发现找不着自己的脸了,

二十年的山野丛林生活,与魔兽野兽为伍,过着连自己都不知道是谁的日子,

古梵天那张老脸,早已被枯枝烂叶包裹,岁月的痕迹倒看不见,可外面那一层厚厚的包装,实在是让人想象不出他的模样,

呲啦~~

古梵天一急,顺手一把,将陪伴他二十年的枯枝烂叶撕下,

情急之间,用力过猛,居然连皮带肉撕下一大片,满脸血糊糊的,更是分辨不出,

呼,,

好在古梵天是战王强者,稍一运功,脸上的皮肉之伤瞬间痊愈,

“像,太像了,”

古梵天将脸凑到古云旁边,杏老一看就叫出了声,

两张脸放在一块,简直就是一样,除了古梵天的脸上显得老成,略有皱纹,其他的跟古云沒什么差别,

“祖爷爷,古家找了你二十年,我终于见着您了,”

古云确认眼前这位老人,就是自己的祖爷爷,天云城古家家主,

当下扑到古梵天怀里,失声痛哭,

想到自己幼年时期,古家乃天云城第一家族,出门时前呼后拥,好不威风,即使其他三个家族见了,也要退避三舍,

而古家又从不仗势欺人,在民众中享有极高的威望,古梵天更是四大家族的最强者,

就连天云城城主公孙宏,也十分敬佩古梵天,对于古家的联姻要求,也沒有直接拒绝,并曾经暗示过,可以考虑将独女公孙雅许配给古云,

虽然公孙宏对古云的要求比较苛刻,沒有正式允婚,但已经造成了另外三大家族,特别是陈家的恐慌,

就在此时,古家家主古梵天却意外失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