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曾经的沧桑/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古梵天的意外失踪,如日中天的古家,遭到了陈家的强势打压,

陈家家主陈凤秋,不仅通过各种方式,夺走了原本属于古家的大部分生意,还屡屡找机会要吞并古家,

好在有公孙宏暗中帮忙,以及卡特家族和尤利家族牵制,才得以保全古家,

即便如此,古家的势力还是一落千丈,在四大家族中忝陪末座,

二十年的屈辱,让古云养成了倔强的性格,凭自己的努力,挫败陈凤秋之子陈自泰,进入玄天宗,

从一名玄天宗外门弟子,打入内门,后又成为核心弟子,得到玄天宗高层的特别关注和大力培养,

期间与逸尘成为兄弟,被公孙宏任命为特卫营副统领,得到公孙雅的芳心,

但是,古梵天的失踪,一直是古家的一块心病,古家倾全族之力,找寻二十年,均是无功而返,

古云竟然在遥远的落英王国,与祖爷爷意外重逢,这种感觉,让他如坠梦中,

古梵天也是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二十年前的噩梦,让他记忆犹新,

古梵天也热衷于寻找龙脉,经常到落英王国转悠,

有一次与陈凤秋不期而遇,大打出手,古梵天重挫陈凤秋,

半年之后,在落英山脉深处,陈凤秋找來帮手,堵住古梵天,

古梵天以一对二,本就不敌,勉力坚持了一个时辰,准备找机会逃走,

却不料,陈凤秋找來的帮手,突然使出幽阴门的邪门秘法,干扰古梵天的神智,

在陈凤秋的纠缠下,对方终于成功将古梵天的神智扰乱,使古梵天几乎变成废人和傻瓜,

好在神智不清的古梵天,反而显示出更强的战斗力,苦战之后,虽身负重伤,却依然逃脱,藏身于深山密林之中,

陈凤秋纠集了一班人马,在落英山脉附近搜索了很长一段时间,一无所获,才悻悻然离去,

也许古梵天对于陈凤秋的恨意太重,每次将要暴露藏身之所的时候,他总会产生一种本能,尽快离开是非之地,

从此以后,古梵天从天云城的最强者,变成了一个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疯子,

饿了,随便抓个野兽什么的,开始还知道生火烤一烤,慢慢的神智越來越混乱,茹毛饮血也是常事,

但古梵天的修为并沒有退缩,与各种魔兽的生存竞争中,反倒磨练了他的韧劲,学会了在艰难环境中活下去的本领,

曾经跟杏老有过数次相遇,每次都是古梵天一味强攻,屡屡稳占优势,逼得杏老节节败退,却又在关键时刻,神智错乱,使杏老反败为胜,或者从容逃走,

杏老也从古梵天的行为举止中,判断出他可能被幽阴门的邪门秘技所惑,曾经尝试着帮古梵天驱除邪气,

但古梵天居无定所,行踪不定,偶尔找到,又是大战一场,根本不会配合杏老,

近些年,杏老更是无法觅得古梵天的行踪,驱除邪气的尝试,终究沒有成功,

古梵天神智虽然混乱,可对于古云的印象却始终沒有忘记,儿时的古云,深受古梵天的喜爱,圆圆的脸蛋,胖乎乎的样子,满脸憨态可掬,

二十年來,古云从懵懂孩童,变成了潇洒帅气的青年,一表人才玉树临风,但在古梵天的记忆中,依然天真烂漫,

以至于,初遇逸尘和二龙的时候,古梵天凭着感觉,将二人逐一检查,最后确认,二龙便是他疼爱的乖孙孙,

当二龙在一叶堂遇险时,古梵天毫不犹豫的出手相救,并将稻田的王者之器圆月弯刀抢來,送给二龙做玩具,

当日,与玄道杏老大战,玄天宗的百帅千将之中,就有一个身影,引起了古梵天的注意,

他想去看个究竟,却被杏老误以为他要纠缠玄道,出手拦截,错失了祖孙团聚的一个机会,

也就是那一次,杏老第一次击败古梵天,把他带回回势龙脉,

在逸尘杏老等人的帮助下,又受惠于回势龙脉的灵气,加上二龙这位龙王本体现身,让古梵天摆脱了困境,

不仅体内的阴邪之气被驱除,神智恢复正常,而且还突破了桎梏已久的修为瓶颈,晋升王者,

“我古梵天能有今日,全仗各位鼎力相助,”

古梵天双手抱拳,面对逸尘杏老以及二龙,一躬到底,以示感谢,

“各位若有差遣,我即便豁出这把老骨头,也决不后退半步,”

“古家主言重了,杏叟也就直说了,目前落英王国面临大战,确实需要你的帮助……”

杏老沒有转弯抹角,把落英王国即将面对的恶劣局势,做了简单介绍,并引荐了熊壮与古梵天认识,

“祖爷爷,听大长老说,我们玄天宗百帅千将,此次前來落英王国,也是为助熊长老一臂之力,”

一番感慨过后,古云已经冷静下來:“如果您老乐意,孙儿愿与祖爷爷并肩作战,”

“哈哈,乖孙孙,你就是赶我,祖爷爷也绝不会走,不就打战么,干,”

古梵天豪爽的说道,给杏老和熊壮吃下一颗定心丸,

“好,小胖代表王兄,谢谢古老前辈,”

熊壮满脸的欣喜,腆着个大肚子,笑呵呵的说道,

虽然熊壮是落英王国的亲王,但却自称‘小胖’,并非客套,

亲王的身份,在落英王国享有极高的荣誉,都说熊壮是为了躲避王位的竞争,才远离王宫,

即使熊壮在古梵天面前称‘本王’,也不会引起任何人的不快,包括古梵天,

而称‘小胖’,则一下子拉近了大家的距离,

只有落英王国国王穆梓,和花木堡的杏老等极少数人,称呼熊壮为‘小胖’,既是一种昵称,也是兄弟的意思,

不以王亲国戚的身份,不以掌权上位者的态势,却以江湖上最流行的称呼,不仅仅是放低身段,更是把自己融入到大家一起,

“小胖,哈哈,好,我古梵天不认什么亲王,就认小胖,你这个朋友我认定了,刀山火海,我认了,”

一声小胖,让古梵天老怀大开,原有的一点拘束,此刻已经烟消云散,开心之余又说了一句:

“还有你俩,也是我的乖孙孙,”

大手一挥,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古梵天就将逸尘和二龙揽到身边,

逸尘二龙都已经是战帅最强的修为,却沒有丝毫的抗拒力,乖乖的和古云一起,依偎在古梵天的身旁,

本來,逸尘心里憋了一肚子气,好不容易和飘然相聚,想要温存一番,却被古梵天的一嗓子给破坏掉,

可见到古梵天与古云祖孙相认,抱头痛哭的时候,逸尘心里不禁唏嘘起來,

更多的是,为古云高兴,也为古梵天高兴,逸尘觉得肚子里的气,好像消失了,剩下的是被这对祖孙的幸福所感染,

特别是古梵天愿意交小胖这个‘朋友’,而不是兄弟,逸尘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且不说古云有何想法,就逸尘而言,万一古梵天称熊壮为兄弟,那自己该怎么称呼古梵天呢,

古云的祖爷爷,逸尘叫一声老爷爷,应该沒有问題,但要是跟着熊壮喊老哥,古云该不乐意了,

还好,这样的尴尬沒有出现,

二龙就沒有这么纠结了,他比较憨厚,思想也很简单,哪有逸尘那么多心眼,

只是为了上次赶走古梵天,心满了内疚感,总想找个机会补偿一番,看到现在其乐融融的场面,心里同样赶到释然,

“彩魅姑娘,杏叟有一句话,不知该不该问……”

整个回势龙脉的气氛,之前由于无痕的生机消失而压抑了太久,而后又被古梵天祖孙二人团聚,带來了一片温馨,

大家都被这样的气氛感染,嘻嘻哈哈开心了好一阵子,

杏老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着彩魅,说了这么一句沒头沒脑的话,

“您老不用问了,彩魅虽是龙族旁支,却也深受龙脉庇佑,看到你们拼死守护龙脉,我心存感激,”

彩魅已经将梨儿的伤治好,听杏老一问,笑吟吟的答道:“只要龙王陛下允许,彩魅也愿意为大家出一份力,”

尽管二龙年幼,修为也沒有达到王级,但既然得到方寸天地的认可,就是下一任龙王,

这一点,彩魅不会有任何异议,所以她把决定权交给二龙,也是对新任龙王的尊重,

龙族非常重视等级制度,九头蛟王在万年前,就已经是龙王麾下三大强者之一,为了一点小事,被封印了这么长时间,

虽然他一直试图破开封印,逃之夭夭,但得到二龙是新任龙王后,并沒有因为二龙的修为低,而看轻他,更沒有一丝要取而代之的想法,

“彩魅,我也是龙族旁支,而且现在还不能算是龙王,更不会干涉你的行动自由,”

二龙摇摇头,让彩魅决定自己的选择:“只要你不做危害龙族的事情,我就不会管你,”

“呃,彩魅姑娘,你误会了,”

杏老对于彩魅的回答,似乎有些异议:“我想问的是,你是不是认识一个叫高巨的人,”

“什么,高巨,”刚才还笑容可掬的彩魅,突然之间变得歇斯底里:

“你什么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