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对我胃口/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彩魅的变化出乎大家的意料,只见她柳眉倒竖,面目狰狞,浑身颤抖,

如同遭遇到极大的伤害,情绪非常激动,

一时间,将原本喜气洋洋的气氛,一下子打回到低点,

整个龙脉内,充满了压抑,让大家觉得浑身不自在,

逸尘二龙,包括古云,都已经从古梵天的怀里出來,飘然则怯怯的依偎在逸尘身边,

熊壮更是一脸严肃的关注着,并用眼色暗示杏老,最好不要招惹彩魅,

仅凭彩魅在跟帕隆王者纠缠时,发出的气息,大家就知道,按照人类的修为,彩魅至少达到战王强者级别,而且高过杏老和古梵天,

况且彩魅是友非敌,都已经答应帮助落英王国,应该以礼相待才是,

杏老一贯为人厚道,善解人意,又明知道在帕隆王者提到高巨时,彩魅那种咬牙切齿的样子,他干嘛要跑去刺激人家呢,

“你怎么知道我认识高巨,”

彩魅满脸痛苦,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那个负心汉,你为什么要提他,”

“这个……”杏老也沒想到,彩魅对高巨这个名字如此敏感,甚至极力抵触,

彩魅在纠缠帕隆王者的时候,提到过高巨,与杏老记忆中的那个高人名字相同,

而彩魅口中的高巨,似乎与她有很多恩怨纠葛,这更加印证了杏老的猜测,

“彩魅姑娘,杏叟过于唐突,请见谅,”

尽管彩魅此时的情绪非常不好,整个人接近于疯狂甚至奔溃的边缘,

但杏老却沒有丝毫退让的表示,反而更加执着的穷追猛打,仿佛要在彩魅的伤口上,再洒上一把盐,

“我不知道你对高巨的恨意有多深,但是我想说的是,高巨绝不是负心汉,”

杏老心中的高巨,和彩魅口中的高巨,似乎是同一人,又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他坚持,是因为要证实,或者想要解开彩魅心底的死结,

既然已经说出來,那就必须弄清楚,高巨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你跟他什么关系,凭什么说他不负心……我……”

面对杏老刻意揭开自己身上的伤疤,彩魅气急之下,一时语塞,

那个人让彩魅痛苦了几十年,却永远无法将之从记忆中抹去,

更难以接受的是,彩魅竟然时不时回忆起曾经的点点滴滴,居然打心里又有着一种莫名的思念和牵挂,

这种爱恨交织的感情,时刻煎熬着彩魅,让她非常痛苦,唯有通过其他方法,逼迫自己暂时忘记,才能得到片刻安宁,

想到这些年的纠结,自己的生不如死,彩魅根本无法平静,

高巨这个人,甚至这个名字,早已经成为彩魅心里的逆鳞,

好在落英王国沒有人认识高巨,也不会在彩魅面前提到这个名字,

昨天,为了守护龙脉,正巧又碰上帕隆王者,情急之下,不得不旧事重提,否则彩魅这辈子恐怕再也不会提及高巨,

“杏叟有幸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结识了高巨前辈,他不仅在一夜之间,将我的修为从战督八品,直接提升到战将九品,而且还告诉我一些有关他本人的一些事情,”

杏老并不理会彩魅的失态,依然固执的说道:“也许,等我说完后,你会改变对他的看法,”

杏老的态度,让众人心里一阵揪紧,彩魅已经歇斯底里,明智的应该赶紧道歉,把话題岔开,了结纷争,岂不是皆大欢喜,

但是,面对熊壮的暗示,杏老装着沒看见,依然故我的坚持己见,强行的撕开彩魅心灵上的伤口,

这样的局面,让大家始料未及,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劝解,

回势龙脉的浓郁灵气,此刻仿佛消失不见,众人随着气氛的压抑,心里都装了一块大石头,场面沉闷至极,

说起高巨,杏老却是一脸的崇敬之情,神情肃然,似乎有一种膜拜的冲动,

当初在落英山脉,杏老还是二十多岁的青年,

虽然战督八品的修为,在同龄人中也算高手了,但杏老对自己在修练上的成就非常不满,

他希望自己能够在医术和修为上,都可以超出常人,所以经常去深山老林里历练,与一些实力强过自己的魔兽较量,以激发潜能,

一次,杏老见到一位胳膊上血肉模糊的巨人,身高超过三丈,虽然看起來伤势比较严重,但他却根本沒有一点像要疗伤的样子,只是呆呆的坐在地上,目光望向山林深处,

所谓医者父母心,杏老顾不得与对方是陌路之人,跑过去为巨人包扎伤口,并敷上草药,

巨人对杏老的行为,沒有任何反应,默默的坐着一言不发,

杏老查看之下,知道巨人被蛇咬伤,伤口不是特别深,但面积不小,似乎不是一次所为,而是连续咬了好几次,

每次下口都十分凶狠,将巨人胳膊咬得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前辈,伤口已经包扎好,药也敷好了,不是毒蛇咬伤,休息两天就行了,”

杏老处理完毕,将伤情告诉了巨人,让他不用担心中毒,

令杏老意外的是,巨人对自己的话置若罔闻,根本不搭理,

素不相识便出手相救,不说感激涕零,至少也应该道谢一声才对呀,

不会是遇到一个疯子吧,杏老不禁害怕起來,不敢再和巨人搭话,收拾好药箱,匆匆离开,

嗡~~

杏老一口气跑出大约有两里地之后,正在暗自庆幸,沒有惹恼巨人,否则凭他那三丈高的身板,伸出一只手,估计就能把自己捏死,

总算跑到安全的地方了,杏老刚想放松一下,却发现双脚不能动弹,整个人也被禁锢了,

勉强可以扭转头,看到的却是一个令他恐怖的事实:

一张直径超过两米的巨掌,从树林的缝隙中伸出,仅仅是一个手掌,并沒有看到手掌的主人,

像是凭空而來,毫无征兆,速度似缓实快,瞬间便将杏老罩住,

树林中的光线,本來就比较昏暗,偶尔从树枝的空档处射过來一缕阳光,还有些刺眼,

巨掌到达杏老头顶的时候,天空突然一片黑暗,杏老更是觉得两眼模糊,几乎看不见任何东西,

连一点条件反射的动作,都沒有做出來,杏老就被巨掌吸进掌心,

待杏老的视力恢复正常时,发现自己又回到了两里之外的巨人身边,

“娃娃,你有一副好心肠,高某喜欢,”巨人依然端坐原处,不像有移动过的痕迹,

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将杏老放下,让杏老坐在自己身旁,

“晚辈好意出手相救,前辈不感谢倒也罢了,为何还要在两里之外把我抓回來,”

整个人端坐未动,却能伸手抓住两里外的杏老,而且精准至极,沒有丝毫偏差,

就凭这一手段,杏老判定,这个巨人的修为实力,一定是超出常人想象,不要说杏老沒有见过,简直听都沒听过,

难得见到一位战帅强者,在空中短暂飞行,就已经觉得自己大开眼界了,何况落英王国以医者居多,战将高手都属于高高在上的存在,

杏老连想逃的意念,都已经不复存在,在这样的强者面前,自己连个蚂蚁都不如,

如果巨人对自己不利,杏老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更有一个念头,在杏老的大脑中闪过,由于刚才救人心切,一时间忘了对方是个巨人,

很小的时候,就听大人们说过,在一个遥远的地方,生活着许多巨人,非常残忍,经常吃人,

只要不是巨人同族,其他的人类,他们都可以拿來当饭吃,吃法一点都不讲究,不需要精挑细选,更不需要煎炸煮焖,

斯文点的,抓到人后扒去衣服,拿到河水里來回摆几下再吃;更多巨人喜欢的吃法很简单,抓到人,拎起來塞到嘴里,咔吱咔吱直接來个亲密接触,

倒也不嫌别人脏,连皮带血狼吞虎咽,唯有剩下一些吞不下去的,比如比较大的骨头,还有衣服之类,随口吐掉,

甚至有人说,巨人会游弋于各个大陆,找一些孩童,掳回去圈养起來,据说那样营养更好,

这样的传说,再结合眼前的巨人,杏老心下不禁骇然,腿肚子已经开始哆嗦了,

出言质问,只是为自己争取一线生机,希望巨人看在自己曾经为他包扎伤口,为他敷药的份上,饶过自己,

“哈哈,要高某谢谢你,说不定到时候,你还要谢谢我呢,”

对于杏老的质问,巨人并不在意,却说出了让杏老莫名其妙的话來,

巨人说完,仔细的打量着,并顺手又将杏老抓起來,轻轻的扒开他的上衣,

“喂……你,你要干什么,”

巨人的举动,让杏老浑身寒毛直竖,舌头打转,话也说不利索了,

看來传说果然不假,巨人真的会吃人,而且这家伙好像还算有身份的斯文人,动作轻柔,一点也不粗鲁,

巨人很快将杏老的衣物剥得一干二净,随手在杏老的身上捏了几下,听到骨骼的吱嘎声,似乎非常满意,

然后,巨人把杏老举起來,放在眼前,张开大嘴,露出雪白的牙齿,说道:

“不错,对我胃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