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痛苦万分/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

巨人的那张大嘴,一旦张开,三个杏老塞进去,估计也填不满,

那牙齿,一排排如同一个个锋利的大斧,似乎正等着杏老的进入,

杏老一阵晕眩,顿觉四肢无力,全身发软,连说话的力气都沒有了,

逃,是不可能的,求救,也是沒用的,

在这深山老林,古木参天,不要说沒有人路过,就算有人,谁又敢跑过來送死呢,

杏老不禁为自己的草率而懊恼,素不相识陌路相逢,各干各事各行各道就可以了,干嘛要多管闲事,

现在倒好,把自己搭进去了吧,谁叫你善心大发,谁叫你救死扶伤,

杏老觉得,必须在临死前把事情想明白了,否则死不瞑目,

可任他怎么想,也弄不明白,却突然感觉有些怪异,

按照巨人的行为,那么温文尔雅,应该不属于粗人,不可能就这样把自己给吃了,最起码得洗洗干净吧,

“哇~~”

一阵疼痛袭來,杏老身上的骨头,像要裂开一般,一下子把他从胡思乱想中惊醒过來,

只见巨人似笑非笑,伸出比杏老大腿还粗的手指,在杏老身上捏着,

从头到脚,几乎每根骨头,都被捏了一遍,剧烈的疼痛让杏老大汗淋漓,生不如死,

“别再折磨我了,你干脆一口把握吞下去,给我一个痛快,”

杏老拼尽最后的力气,咬牙切齿的说道,

反正都是死,迟早都被吃,干嘛非得捏碎骨头,你这恶魔,难道要连骨头也吃下去么,

杏老不再心存侥幸,只求來个痛快,

“吞下去,我说过要吃你吗,”

巨人反问道,

手上却不肯停止,依旧在杏老身上摸捏着,被他捏过的地方,骨头仿佛寸寸爆裂,不时传來吱嘎吱嘎的,令人牙酸的声音,

杏老已经沒有力气说话了,就这么被动承受着,心里却不停地诅咒,

奶奶的,你要是真的不吃我,就快点放下來,这样捏來捏去,比死还难受,

莫非这家伙是个变态,以折磨别人为乐,否则解释不通啊,

“好,可以开始了,”

巨人不顾杏老痛得死去活來,只管自顾自的说着,

然后,将一滩泥似的杏老,放到地上,

吱嘎,,

“呜嗷~~”

看到杏老处于半昏迷状态,巨人猛地又是一捏,痛得杏老鬼哭狼嚎,

这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让杏老想要昏迷都做不到,

巨掌遮天,,

突然,杏老眼前一黑,头顶上宛若一大片乌云,将他罩得严严实实,

瘫软在地的杏老,被一阵强大的吸力吸住,从地面冉冉上升,在离地面五尺高的时候停住,

整个人悬浮在空中,身体被强大的张力控制,四肢张开拉伸,

巨人站了起來,伸出另一只手掌,微微发力,

呼~~

一股热风,自巨人掌心发出,从底下托住杏老,使他稳稳的躺在离地五尺的地方,

巨人同时用罩在杏老头顶的手掌,释放出一阵青色光芒,如同春风一般温和细腻,

少顷,杏老感觉到身体不由自主的转动,先是缓缓的,并且依旧在拉伸身体,

慢慢的,旋转速度加快,杏老觉得自己的身体,拉伸已经到了极限,

巨大的张力,把杏老的四肢拉长了将近一倍,整个人像充满了气体一样,逐渐发胀,

青色光芒,自上而下,点点滴滴洒落到杏老的脸上身上,

呲溜……

杏老身上早已寸缕未挂,与青色光芒此刻是坦诚相见,

当光芒碰到杏老皮肤的时候,如同调皮的精灵一般,那些星星点点一边闪烁着,一边硬生生的钻进杏老体内,

光芒穿越皮肤的感觉,酥酥麻麻的,似乎并不疼痛,但非常强烈的肿胀感,让杏老浑身不自在,

旋转的速度,还在不停加快,青色光芒,也由点点滴滴,变成了一片一片,像是柳叶细刀,削开杏老的皮肤,刺入肌肉,

奇怪的是,这些光芒削开皮肤的时候,居然沒有一点疼痛,甚至肿胀感也渐渐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如同无数的小虫,在身上乱爬,痒得浑身都要发抖,

但杏老的身体,被上下两股气流控制,不要说抓痒,就是想自行扭动一下,也不可能做到,

只能忍着,即使百爪挠心,也必须忍住,杏老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甚至连骨头断裂的疼痛感,也已经麻木了,

哗,,

杏老的身体突然翻过來,面部朝下,依然在旋转,

青色光芒跟先前一样,又是大片大片的,从背部侵入杏老的体内,

如此几经反复,身体的旋转速度稍稍慢了一些,

巨人又将托住杏老身体的热气撤去,换成刺骨的寒气,

上面的光芒却又变成了黄色,再次重复上一回的动作,

这次的感受,与上次又有不同,刺骨的寒气进入体内,冻得杏老几乎成了冰雕,

但随着黄色光芒的潜入,冰雕迅速溶融化,一阵暖洋洋的感觉油然而生,

肿胀的四肢,在黄色光芒的不断刺激下,慢慢缩小,拉扯感也逐渐减轻,

“嗯,不能再多了,就这样吧,”

一个多时辰的折腾,终于落下帷幕,

巨人将杏老轻轻放到地上,长长吁了一口气,似乎有些疲劳,微闭双眼,一言不发,

杏老被这一阵折腾,全身跟散了架似的,萎顿在那里,蜷成一团,

也许长时间的疼痛,使得杏老只要一睁眼看到那双巨手,就打心眼里产生一种恐惧,

于是杏老闭起眼睛,想休息一会儿,却发现根本静不下心來,

杏老浑身狂躁不安,总觉得身体里有很多东西,在不停地冲撞,

尽管早已疲惫不堪,哪怕是稍微睡一会儿,或者放松一下,至少可以让杏老做一个调整,

但是体内的那些如同气体的东西,却不知疲倦的左冲右突,肌肉,血脉,甚至五脏六腑,都被搅动着,掀起阵阵波澜,

“难道是灵气充盈体内,”

这个念头一出,杏老自己都吓了一跳,

这一个时辰,巨人释放的青色以及黄色的星星点点,进入杏老体内的数量非常巨大,

先是将他的四肢拉长,胀满以后,再逐渐恢复,

如果这些都是灵气,仅凭杏老战督八品的修为,怎么可能装得下,

“嗡~~”

杏老的大脑一片短路,体内横冲直撞的那股不知名的东西,在全身荡涤一番后,逐渐汇拢,往丹田出发,

在这同时,杏老浑身一震,曾经被巨人捏得寸断的骨骼,瞬间有恢复原状,

不对,应该比原來明显感觉到粗壮结实,体力也充沛了很多,

一股汹涌澎湃的气息,四下奔袭,远非杏老的丹田可以容纳,

战将,

战督八品,直接晋升战将,

中间沒有间隔,战督九品的修为级别,在杏老身上根本就沒有出现,

杏老终于知道,巨人一直都是在帮助自己,所谓吃人的传说,并沒有发生,

人家辛辛苦苦,折腾了一个多时辰,让你达到战将高手的修为,这得多大的恩惠啊,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杏老此刻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

人家好心好意帮你,你倒好,心里骂了巨人不下千遍,那种恨意,如果能杀人,那巨人早就死了几十回了,

“前辈,我~~”

杏老觉得自己太不是玩意了,好歹不识,差点恩将仇报,心里愧疚至极,

好在杏老本就是心善之人,为人诚恳,知错就改,准备來个负荆请罪,请巨人前辈原谅,

但是话刚出口,还沒讲清楚,杏老便张口结舌,呆呆的瞪大双眼,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先前闭目养神,杏老对于修为提升都已经深感意外,现在又发现身体不对劲,

按理说,修为提升后,会有一段时间的平复期,让你巩固境界,夯实修为,而每一次晋级,都会产生灵气的严重消耗,甚至枯竭,

随着修为级别的升高,灵气的需求越來越多,这也是许多修武者晋升缓慢的原因之一,

天罗大陆的灵气,原本就不是很丰富,除了玄天宗云霄密室,以及极少数地方之外,很难觅得产生充足灵气的宝地,

杏老明明一下子连升两级,早已超出常人,灵气消耗应该更加巨大,丹田空虚,应该赶紧调养生息,慢慢稳固才对,

然而,杏老的丹田不仅满满实实,而且还有许多想要进入丹田的灵气,争先恐后的冲击着,

在几番冲击之后,却又回流到五脏六腑,四肢百骸,到处激荡,使得杏老身体像是海面的波涛,此起彼伏,

奇怪,

还沒有停止,灵气的冲突依然强劲有力,杏老身体的承受力,似乎也在增加,

面对众多灵气的冲击,杏老并沒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有一种满胀不消化的感觉,

除此之外,沒有半点不适,甚至体内还传來一丝渴望,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果然,灵气在杏老体内肆无忌惮的游走了几个循环,力道稍许减弱,暂时平缓下來,

这种平缓是相对而言,灵气总算消停一会,身体却变得非常古怪,

杏老的身子猛地一阵激灵,感觉修为顿时提升,

战将二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