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高巨的使命/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晋升战将,到战将二品,只有短短的一刻钟,而且中间几乎沒有停顿,更沒有给杏老巩固修为的时间,

不要说常人,就算一般人眼中的修练天才,也不太可能有如此令人恐怖的连续晋级,

杏老心里突然觉得,自己今天遇到了一场大造化,不管巨人前辈是何方神圣,至少他为自己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机会,

这样的机会,从來沒有期盼过,甚至连想都沒有想过,

杏老充满了激动,简直不知道要对巨人说点什么,再动听的感谢之类,都无法表达出他内心的感激,

欻,,

晋升到战将二品后,其他的还來不及检验,但身体敏捷度是明显提高了,

只是意念一动,杏老整个人便如脱兔般一蹦三尺高,

來到巨人面前,杏老纳头就拜,

既然说话表达不了,那就用实际行动证明吧,

咦,怎么回事,

杏老兴冲冲的对着巨人叩头,想以此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哪怕是叩上个三天三夜,叩得头破血流,杏老也心甘情愿,

但是,杏老一个头也沒叩成,不是他不想,而是他根本叩不了,

当杏老躬身而下,即将以头触地的时候,忽的飘过一丝微风,若有若无无声无息,

杏老的脑袋离地面不到二寸,只要稍微再下去一点点,就可以表示自己的谢意了,

然而,任凭他如何努力,即使将刚刚达到的战将二品所有功力,全部用出來,竟然无法突破这短短的两寸距离,

不仅如此,微风从杏老的胸口吹过,像是伸出了一只手,将他的身体轻轻托起,让他保持端坐的姿势,

这期间,杏老偷偷窥视了巨人,发现他连眼皮都沒动过一下,仿佛处在沉睡之中,

“果然是他,那是意念,连我都抗拒不了,何况你当时才是战将二品,”

彩魅听杏老说起往事,也在不知不觉中平复了心态,而且还忍不住打断了杏老的回忆:“他那是假清高,”

意念,逸尘想起第一次见到彩魅,她的魅惑大法用的也是意念,要不是脑袋里的帝尊灵魂提醒,自己根本就无法抵御,

意念每个人都有,只是控制力不同,修为越高,对别人的控制能力越大,

“彩魅姑娘,确实是意念,但不是假清高,”

杏老发现,彩魅虽然痛恨高巨,但心底里还是很在意他,于是更坚定了继续说下去的决心,

当时,巨人用意念阻止杏老的叩拜,其实是为了帮助他,

杏老被逼无奈,只好坐在地上调息,想先稳固一下修为,再找机会感谢,

很快,杏老就知道巨人不让他叩拜的原因了,

也就一刻钟左右的时间,杏老体内的灵气,又开始泛滥,如开闸的潮水一般,汹涌澎湃,

有了前两次经验,杏老此刻不再慌乱,而是尽可能的调整气息,顺着灵气的运行方向配合着,

战将三品……

当突破变得简单,次数频繁之后,杏老已经能够稳住心神,冷静的面对不断提升的修为,

战将四品……

战将五品……

……

战将八品,

两个多时辰时间过去,惊喜不断发生,

杏老的修为节节攀升,及至战将八品,比半天前的战督八品,整整提高了一个大级别,九个小层次,

修武者之中,确实有不少人能够突破战将级别,但绝非一朝一夕,就可以一蹴而就的,

从战将开始,每晋升一个层次,都是非常困难,花上一年半载,晋升一品,那都属于修练天才,

大多数修武者,三年五载都未必能够晋升,即使耗费晶币买來丹药,好不容易提升一个层次,往往受到全家庆贺,家族重视,

还有不少人,终其一生,也不能跨越战将级别的一个层次,这些人绝不能算是废材级别,只能说机缘不够,或者资质平凡,

但在一天之内,却能超越别人一辈子,即使天才也不可能做到,

杏老做到了,机缘也好,资质也罢,别人怎么说已经不重要了,关键是战将八品的修为,实实在在属于杏老,

幸福來得太突然了,杏老有点懵懵懂懂,手足无措,

甚至不知道接下來,自己该做点啥,或者说点啥,

当时的落英王国,三十岁以下的修武者,极少数能够拥有战将五品以上的修为,

若是达到战将七品或者八品,往往都是五十岁以上的中年人,

这些人经过多年打拼,有的成为一方霸主,有的成为江湖门派的顶梁柱,最不济的也是大门派的长老,

花木堡的花飘零,当时的修为只不过是战将六品,却已经是落英王国的年轻一代佼佼者,未來的花木堡堡主,

“别动,”

杏老神神叨叨,却被巨人的一声断喝惊醒,

同时,杏老发现,自己体内似乎正在遭受折磨,由于连续晋升,从未进行过稳固,产生了修为和境界的脱节,

身体极度疲软,精神恍惚,刚刚属于自己的战将八品修为,还沒有站稳脚,就面临得而复失的危险,

一个人,如果通过外力,强行提升修为,一旦超过他本身承受的极限,将会遭到反噬,

轻者,修为骤降,回到晋升前的位置,再经过修练积累,耗去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才有可能正式晋级,

重者,修为报废,永远不能修练,成为废人,甚至陨落,

虽然,巨人将杏老的骨骼进行过处理,有以黄绿两种灵气,为他洗经伐髓,已经把杏老打造成,能够承受战将八品的肉身,

但是,如果不尽快巩固夯实,有可能会退回战将七品,甚至五品的修为,

呼~~

杏老深知其中利害,经巨人提醒,连忙凝神聚气,夯实修为,以期稳固战将八品带來的冲击,

这一调整,把杏老吓了一跳,

提升了这么多层次,灵气应该早已枯竭,可杏老的丹田内,并不是空空如也,

灵气好像一点都沒有减少,丹田依然满满装着灵气,甚至还要不少,游离于丹田之外,

难道自己突破不需要灵气的消耗,

不对呀,杏老分明感觉到,每一次都消耗了大量的灵气,莫非巨人为自己灌输的灵气太多,竟然无法吸收,

但杏老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了,剧烈的疼痛感突然袭來,浑身从皮肤到肌肉,像是被锻打,又像是被撕裂,沒有一处不痛,

杏老的骨骼被巨人捏碎的时候,痛得是死去活來,这一次,又痛得撕心裂肺,

一种强烈的紧绷感,从皮肤表面传來,紧接着,各个细小的毛孔,都变得殷红,一丝丝鲜血,从毛孔渗出,渐渐地染红了杏老整个身体,

嗡,,

光线一暗,杏老头顶有一股热气在酝酿蒸腾,不久,由蒸汽组成的细雾,慢慢将他包裹起來,

细雾随着杏老皮肤的毛孔,将深处的鲜血堵住,并有部分细雾进入皮肤,清洗肌肉内残存的血渍,

血已经止住,浑身的疼痛感也逐渐缓解,直至消失,

嘘~~

杏老终于感觉自己还活着,细雾滋润着身体,荡涤着污垢,让他全身舒畅,

唯有体内的灵气,依然波涛汹涌,狼奔豕突,大有冲开肉体之势,

“放松,不要抗拒,”

巨人的话,又在杏老耳边响起:“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也许是因为巨人寂寞,或者是为了转移杏老的注意力,巨人在杏老不知该如何控制灵气的时候,竟和他聊了起來,

巨人名叫高巨,來自于另外一个大陆的巨人族,是下一任族长的候选人,

巨人族被一个强大的势力威胁,随时会遭到灭族之灾,

以巨人族现有的实力,远不是对方的对手,即便倾全族之力,也不足以抗衡,

巨大的危机面前,巨人族为了生存,不得不采取自救措施,

经巨人族高层商量,命高巨前來天罗大陆,寻找传说中的龙脉,

希望有朝一日,得到龙脉资源,并启动龙脉大阵,或许能够与那个势力抗衡,以解巨人族之危,

高巨肩负着拯救巨人族的使命,一番辗转之后,到落英王国找寻龙脉,

虽然不知道龙脉的具体位置,但高巨确定,落英王国境内,一定存在龙脉,

从偌大的天罗大陆,将目标缩小到落英王国,高巨的一系列手段行之有效,

他觉得自己离龙脉越來越近,如果能够顺利得到龙脉,收服被封印的九头蛟王,那么巨人族的危机很快就能解除,

传说中的九头蛟王,乃万年前龙王麾下三大强者之一,对龙王忠心耿耿,只因触犯龙族族规,被封印于龙脉之内,

由于龙族的意外遭劫,九头蛟王倒是逃脱灭顶之灾,但也失去自由,

只要有机会启动龙脉大阵,便可以解除九头蛟王的封印,按照九头蛟王的性格,应该会听从高巨的指令,

以九头蛟王的修为实力,加上巨人族全族之力,应该足以对抗那个强大势力,至少能够免除巨人族的灭族之厄,

就在高巨踌躇满志,加紧寻找龙脉,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一个意外的邂逅,让他陷入深深的迷茫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