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岂有此理/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将九品,

这次突破,完全出乎杏老的意料之外,能够从战督八品,一日之内晋升到战将八品,已经让人不可思议了,

原以为,高巨和自己拉家常,只是为了使自己放松,顺利的巩固修为,夯实基础,

可就在这不知不觉之间,居然又再次突破,达到战将九品,

放眼整个落英王国,与杏老同年龄段的修武者,绝不会有第二人达到这样的修为,

凭借这次突破,杏老已经成为落英王国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

一次奇遇,由于杏老的善心,得到了极大的造化,奠定了他在江湖上的地位,

杏老有一种立马磕头拜师的冲动,却依然被高巨制止,

“我见你骨骼清奇,又有善心,才予以点拨,实在谈不上师徒之说,”

以高巨的修为,彩魅咬的那几口,无非就是看起來吓人,只需一个意念,就可以恢复如常,根本不需要救治,

但杏老不知,本着医者父母心,甚至沒有争得高巨的同意,就擅自上前包扎施药,

高巨当时正为龙脉之事烦恼,看到杏老多此一举,也沒有搭理,

处理完伤口,沒有得到半句感谢之词,杏老也是毫不在意,径直走去,

高巨却突然感觉好奇,待杏老走远,却又以巨掌遮天将他抓回來,

至于洗经伐髓之类,对高巨來说,简直就是随手玩玩,费不了啥事的,

不回答杏老的提问,让他胡思乱想,又是惊恐又是紧张,正是高巨需要的,

只有这样,才能把杏老体内的各种意念,进行一个梳理,以便匡正祛邪,

而后,以灵气灌输体内,荡涤全身,去除废物垃圾之后,再用土木二气,为杏老固本培元,

一系列的手段,都在杏老毫不知情的时候进行,目的是要看看,杏老到底能够承受多少提升,

“再多,你也受不了,”

高巨给杏老下了个结论:“虽然你不是特殊体质,但假以时日,达到战王强者的修为还是非常有希望的,”

天罗大陆,战王强者已经是最高修为,而且数量极少,杏老若是达到这个级别,也算是整个大陆的巅峰存在了,

“我有一种预感,我和彩魅之间,未必能够有始有终,我告诉你这些,只是希望有个人知道,我高巨并非薄情寡义之人,”

这是高巨留给杏老的最后一句话,

“我也曾隐约感觉到,他有着极大的苦衷,可是他终究不辞而别,弃我而去,虽非寡义,却也无情,”

彩魅静静地听完,情绪也不再激烈,

高巨能够将自己提升到,跟巨人族安危的高度,并难以决断,足以证明他对自己的真心,

如果当时高巨直接将苦衷说出來,恐怕纠结的人就是彩魅了,

但事情的最终结果,却让人无法解释,

高巨既沒有取走龙脉,也沒有给彩魅一个交代,就这样悄然离去,在彩魅心里留下一个难以抹去的阴影,

“还有宝儿……我必须找到高巨,才能搞清楚宝儿的下落,”

彩魅喃喃自语,想到宝儿,禁不住潸然泪下,

“彩魅,那个高巨倒也算得上男人,你眼光不错,”

为救无痕,九头蛟王耗去了大量精力,此刻已是疲惫不堪,

但听到这里,又忍不住插话:

“既然你我同属龙族,这件事蛟爷不会袖手旁观,待蛟爷恢复后,陪你一起去找他,说不定还能帮他一把,”

“蛟爷若肯出手,彩魅感激不尽,一切听您的安排便是,”

彩魅并不知道,高巨到底现在何处,即便寻找也是大海捞针,机会渺茫,

但九头蛟王不一样,他几乎有通天彻地之能,是目前龙族所有成员中,实力最为强劲的,沒有之一,

藏在彩魅心头几十年的疙瘩,终于即将解开,宝儿的下落,似乎也有了一丝希望,

“好了,蛟爷要休息,不管你们了,”

说完,哧溜一声,九头蛟王钻入地下,踪迹不见,

落英王国,王城,

三天的约定时间已到,犬养二宝和武宫太郎,率领百万大军,在王城外摆开阵势,

按照穆梓的要求,双方将在王城外进行走马换将,以小公主换回龟蛋太子,

这样的方式,犬养二宝认为太过憋屈,与武宫太郎曾经发生了一番争执,

由于武宫太郎关键时刻,擅自外出,使得战帅强者的逸尘,竟然从犬养二宝等百万贾本国大军的眼皮底下,生生掳走龟蛋太子,

但是,武宫太郎却认为,他此次外出,得到了重要的助力,以及穆梓晋升王者的消息,

两人谁也沒有说服谁,只好相互妥协,彼此不再计较,

这次走马换将,带來百万大军,犬养二宝是有托辞的,毕竟龟蛋太子在落英王国,而小公主的身份并未得到穆梓的确认,

以一个尚不明确身份的人,换取龟蛋太子,相对而言,贾本国的风险更大,

这些大军只是为了保证换人的顺利进行,而非侵扰王城,

解释过于牵强,但穆梓却沒有深究,

城墙上,龟蛋太子被堵住嘴,绑住双手,由一队落英王国的兵士看押着,

城外,‘无痕’被置于囚车之上,囚车的位置处于百万贾本国大军的中心,

经穆梓和武宫太郎在各自阵中远眺,确认对方的人质,均为己方要求换回之人,

落英王国军士将龟蛋太子装进吊篮,同行的只有三名看起來很普通的兵士,并沒有专门派强者跟随,

贾本国的囚车,吱吱嘎嘎,也推至城墙之下,同样的也是三名貌不惊人的士兵压阵,

交换人质的地点,设在远离双方大军的东北角,

双方距离一里地的时候,各自解开了人质的羁绊,然后随行人员站立一旁,静等己方人质的到來,

与此同时,城墙上的守城将士,早已做好了准备,各种远程武器遥遥瞄向犬养二宝所在的位置,

贾本国军士,同样不甘示弱,在确认离王城的距离,基本上处于安全的范围后,悄悄的将装有数百个木箱的战车,逐渐往前推进,

逸尘此刻也在城墙之上,对于人质安全,他比较笃定,花飘零是绝对有能力应付那些贾本国兵士的,

逸尘得知一叶堂与犬养二宝勾结,欲以无痕做诱饵,张网捕鱼,便和熊壮花飘零一起商量,决定将计就计,

由逸尘将花飘零放入日月空间,遁地进入一叶堂的囚室,换走无痕,

花飘零不仅修为达到战帅强者,易容术也是炉火纯青,稍经化装,就与无痕酷似,至少逸尘和熊壮是完全分辨不出,

花飘零进入囚室以后,时常与熊壮取得联系,告知一叶堂的对无痕的企图,

由于逸尘二龙等人曾经大闹一叶堂,加上山下夜塚的不作为,张网捕鱼计划宣告失败,

但犬养二宝依然很有自信,认为手中握有小公主这张王牌,足以牵制穆梓,最终取得胜利,

三天前,逸尘强行掳走龟蛋太子,让犬养二宝吃了一记闷棍,原本的优势心理瞬间逆转,

今日前來换人,已经拉开了大战的序幕,

就在双方交换人质的同时,王城之外,各路人马从不同的方向,急匆匆赶往王城,

贾本国的后援部队,一些被犬养二宝‘收买’的附属势力,还有被高官厚禄所吸引的江湖门派,

单单贾本国这一方,算起來就足足超出两百万人,加上犬养二宝和武宫太郎亲自率领的百万大军,总数已经达到三百万以上,

犬养二宝多年经营,确实取得了非常乐观的成绩,至少表面上看起來,贾本国的作战人数占有一定的优势,

虽然我也不心里清楚,部分被‘联盟’的附属势力,以及江湖门派,并非真心诚意的投靠,有的屈于淫威,有的是为自己的将來着想,口头答应,实际上还在犹豫,

但是犬养二宝不在意这些,如果不采取联盟的方式,这些人都有可能加入落英王国的阵容,给贾本国带來巨大的麻烦,

一正一反,得到的是双倍的利益,这个帐谁都会算,犬养二宝怎么会看不出來,

其中最先到达的是,东巴寨魏大成率领的二十万人马,按照约定,这批人马会以运送贡品的名义,赚开王城大门,

“邬成仁将军,我乃东巴寨魏大成,特将今年的贡品送到,请打开城门,”

东巴寨这次由魏大成带队,犬养二宝很不乐意,曾经责问巴豹,但巴豹的回答是,历年的贡品都由魏大成护送,若是突然换将,反而会引起怀疑,

犬养二宝无奈,暗中调遣驿馆的山下夜塚,铃川接到命令之后,很快回复过來,称早已准备完毕,随时可以进发,

只要派兵围困东巴寨,尽管魏大成对犬养二宝恨之入骨,却也绝不敢轻举妄动,

但是,贾本国百万大军在城外虎视眈眈,邬成仁是不可能打开城门的,

经过一番激烈的争执,被邬成仁呵斥的魏大成,气咻咻的让兵士们将贡品放进吊篮,任由守城将士拉上城楼查验,

主将遭辱,东巴寨的将士们,都是憋了一肚子气,

岂有此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