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大战爆发/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每年都是客客气气,今天居然把咱们撂在外面喝西北风,真他妈的窝囊,”

“可不是吗,这个邬成仁被降职,把火都撒到我们头上了,”

东巴寨的兵士们,有不少老油条,看见邬成仁不买魏大成的账,一个个都是牢骚满腹,

魏大成恼羞成怒之下,将闹腾最凶的几个老油条拉出來,狠狠地揍了一顿,才使得众将士闭嘴,

这一切被犬养二宝看在眼里,不经意间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王城外,东北角,人质交换正在进行,

当花飘零与龟蛋太子,各自接近己方的三位兵士时,人质交换基本接近尾声,

欻~~

欻~~

突然贾本国三位押送的兵士中,有一人急窜而出,目标直取花飘零,

与此同时,落英王国也有一名兵士,飞向龟蛋太子,

双方看似不起眼的普通兵士,各有一名居然达到战王强者级别,

由于人质身份的特殊,双方都不想失去机会,待己方相对安全的时候,突然发难,以雷霆出击般强行抢回人质,

一旦成功,一个人质的价值,足以抵得上数十万大军,甚至有左右战局的可能,

轰~~~

一道火光冲天而起,整个东北角一带,笼罩在一片火光之中,

目的一致,目标相反的两位战王强者,不可避免的空中相遇,

两股强悍无比的战气,提前发生碰撞,巨大的能量涟漪,使得虚空震裂,大地颤抖,

地面上,龟蛋太子已经被另两位兵士接到,与随后过來的援兵即将汇合,

花飘零这边,却只有三人,其余的兵士,都在城墙之上,沒有人接应,

三人正欲转身,却听见后面异声响起,原來是贾本国押送花飘零的另两位兵士,呼啸着追了过來,

“來得好,”

花飘零等三人,反身面对贾本国兵士,沒有丝毫退缩,以硬碰硬的迎了上去,

花飘零由着身边两位战帅强者,与同样修为的对方纠缠,自己却如离弦之箭,直窜向龟蛋太子那一群人,

所谓人质交换,无非是一种斗智斗勇的游戏,犬养二宝以一位王者和两位战帅强者,充作普通兵士,意欲寻机抢回‘小公主’,取得战略上的主动权,

穆梓当然也不愿放过这个机会,由古梵天祖孙俩,加上侯长老,扮作押送兵士,并提前通知花飘零,以便配合,

这样的安排,双方其实都是心知肚明,谈不上多新鲜的事,

但犬养二宝的胜算在于,己方百万大军都在城外,可以派一队人马接应龟蛋太子,而落英王国无法派小股部队出城,

这一点,首先保证了龟蛋太子的安全,一旦接应成功,两位战帅强者立马反身回追‘小公主’,

即使双方势均力敌,犬养二宝也是占尽优势,因为进攻远比防守主动,

无痕被抓之前,徐伟就已经把无痕的修为实力,都告诉了一叶堂,后來殷老三也确认了,无痕不过是刚刚晋升到战将,不足为惧,

由此看來,犬养二宝似乎稳稳立于不败之地,

但饶是犬养二宝诡计多端,却沒有算到逸尘早已偷梁换柱,将战帅修为的花飘零变成了‘小公主’,

计谋一旦被利用,势必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看到花飘零返身冲向贾本国阵营,犬养二宝还沒來得及高兴,就被眼前一幕惊呆了,

战帅强者,

花飘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掠既至,

贾本国这批接应部队,大多是战将以下的兵士,根本不足以阻挡花飘零,

落叶飞花,,

花飘零纤手轻轻一撒,片片如同花瓣的光芒,在空中绽放,五颜六色,星星点点,远观之下,煞是好看,

噗呲~~

哎呦~~

一片片细小的柳叶般暗器,疾风骤雨似洒落,

瞬息之间,已有二十多名贾本国兵士,应声倒地,

虽然犬养二宝派出的接应人员,数量达到百人,但在战帅强者花飘零眼里,只不过是一群蝼蚁,

纤纤玉手,挥动之间,杀敌于无形,几息时间,这批接应人员,活着的不足十人,

花飘零的目标其实是龟蛋太子,杀这些人只是嫌他们碍事,她不愿意近距离斩杀,以免身上沾满血迹,有损花木堡堡主的形象,

伸手一探,花飘零就将吓得瑟瑟发抖的龟蛋太子,拎起來,

“留下太子,”

随着一声断喝,贾本国阵营中飞出一位副将,在花飘零抓到龟蛋太子的同时,已然赶到,

大海波澜,,

一股滔天战气汹涌而至,來者修为不在花飘零之下,

随时奔袭而來,却是攻其必守,直取花飘零,

面对海啸般的攻势,花飘零最稳妥的应对方式,就是立刻放下龟蛋太子,避其锋芒,方可一战,

但是,花飘零深知,放下容易,若要再行擒住龟蛋太子,凭自己的能力恐怕力有不逮,

到手的猎物,这么可能轻易放弃,这不符合花木堡堡主的做派,

如果不放,在对方副将的强势攻击下,要想全身而退,似乎也是妄想,

“來吧,”

一不做二不休,花飘零索性抓住龟蛋太子的双脚,将他整个人当做兵器,直接迎向那位副将,

不仅如此,花飘零还暗暗将内力灌输到龟蛋太子的身上,力度掌握得恰到好处,既不会要了他的命,又可以把他变成真正的兵器,

副将攻击花飘零的目的,无非是为了夺回龟蛋太子,若是顺手牵羊,擒住花飘零,那就是意外之喜了,

呼~~

副将倾力一击,逼花飘零应对,心里却已经盘算过,无论花飘零如何化解危机,都必须放下龟蛋太子,全力应付才行,

却沒想到,花飘零居然抡起龟蛋太子,就冲了过來,

龟蛋乃陛下的心头肉,绝不能受到伤害,副将无奈之下,只好强行收回战气,

哪怕拼着放走花飘零,只要救回太子就行,

看到龟蛋太子的身体靠近,副将一伸手,准备饶过龟蛋,偷袭花飘零,以便抢回太子,

花飘零早已料到,佯装不察,依旧将龟蛋的身体横着抡出去,

一阵能量涟漪激荡,副将暗叫上当,若被太子的身体扫到,相当于承受战帅强者的猛烈一击,而自己已经收回战气,实在难以抵抗,

情急之中,副将根据花飘零的來势,凝聚了相应的战气,以求在不伤害太子的前提下,弹开龟蛋的身体,

然而,就在龟蛋身体即将接触副将的时候,花飘零突然收回大部分内力,凝聚于左掌,

嘭~~

副将自以为得计,正在沾沾自喜,却惊恐的发现,自己接触到的太子身体,居然软绵绵的,原來的战气此刻忽然沒了踪影,

这时,副将需要撤回战气,已然为时已晚,

战帅强者的凛冽战气,并沒有砸向花飘零,而是结结实实地打在龟蛋太子身上,一点都沒有浪费,

战帅强者的战气,果然威力巨大,只见龟蛋太子的身体,瞬间变成一堆碎肉,伴随着鲜血,飘飘洒洒,在空中形成了一蓬血雾,

啊,,

可怜这位副将,为了救下龟蛋太子,立功心切,却眼睁睁看着陛下的心肝宝贝,在自己的手里变成齑粉,连尸骨都沒有留下一星半点,

是自己亲手杀死了龟蛋太子,这样的罪过,不要说陛下,就是自己也无法容忍,

不成功便成仁,那位副将面对着军中犬养二宝的方向,惨然一笑,一掌拍向自己的脑袋,

啪~~

这位对贾本国陛下忠心耿耿的副将,还沒來得及上阵杀敌,勇立战功,就犯下滔天大错,以死谢罪了,

放箭,,

在城墙上,邬成仁一直密切关注着这一切,见到龟蛋太子身死,人质已经不存在,就果断下令,

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战不可避免,只是沒想到,会以龟蛋太子的死,來点燃战火,

唰唰唰~~~

无数支箭黑压压,铺天盖地射向贾本国大军,

与此同时,犬养二宝同样采取了措施,

命人把花木堡弟子徐伟带过來,犬养二宝亲自赏了他一掌,将徐伟拍成肉泥,

为了一己私欲,徐伟不惜委身一叶堂,并出卖无痕,最终却什么也沒得到,反倒死在犬养二宝手上,了结了自己可悲的一生,

轰隆隆~~~

一阵阵猛烈的轰炸声,在王城响起,一股股浓烈的黑烟袅袅升起,

犬养二宝启动了天雷炸,

在正式攻城之前,先以远程轰炸摧毁王城的防御,更重要的是,通过天雷炸的巨大杀伤力,震慑人心,

藏在樱花客栈的木箱,只不过是部分天雷炸,当时故意暴露,一是为了钓鱼,二是为了麻痹穆梓,

实际上,犬养二宝偷偷运抵落英王国的天雷炸,数量之多,足以摧毁三座王城,

武宫太郎并沒有告诉犬养二宝,回势龙脉已经在花木堡附近出现,

而犬养二宝怕殃及龙脉,并不敢过度使用天雷炸,

即使这样,王城之内也是鬼哭狼嚎,哀鸿遍野,

箭弩虽然厉害,却抵不过天雷炸的杀伤力,

而且,天雷炸存放在贾本国百万大军的大阵之中,根本无法进去,要想阻止对方发射,非常困难,

“不怕,天雷炸由我对付,”

逸尘充满自信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