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天雷炸的威力/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争,分远战和近战,

两军对垒,拼实力拼计谋,在兵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有勇有谋的一方,往往能取得最后胜利,

以少胜多,利用天时地利,讲究的是谋略,近身肉搏,勇者无惧,凭的是兵力和实力,

但犬养二宝首先祭出的,是远程轰炸,天雷炸的威势巨大,不仅杀伤力远超普通兵器,而且,天雷炸还能够产生大量的毒气,将打击范围无限扩大,

如果不能有效的遏制天雷炸,任其随意发挥,恐怕等不到近战,落英王国就已经被摧毁,

自第一声轰鸣开始,王城瞭望哨就居高临下,紧张地寻找天雷炸的來源,

待基本掌握了天雷炸藏身的大致方向,邬成仁在城墙之上,做了一个收势,

杀,,

杀啊,,

城下喊杀声震天,在贾本国百万大军面前,一支二十万人的大军,从王城城墙之下,掩杀过來,

“魏大成,你,”

看着原本被邬成仁责骂,诸多将士牢骚满腹的东巴寨人马,此刻反戈一击,齐齐转身杀向贾本国大军,

犬养二宝大怒,虽然他对巴豹早有防范,并调遣驿馆的贾本国军队围困东巴寨,逼迫魏大成乖乖配合自己,

就算魏大成阳奉阴违,至少也不敢明目张胆与自己作对,

但是犬养二宝沒有想到,第一批向自己开战的,居然不是落英王国的正规军,而是东巴寨的人马,

“哈哈~~,犬养二宝,你这个狗娘养的,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想让东巴寨归顺于你,做梦,”

魏大成大手一挥,高声喊道:“兄弟们,跟我去杀这帮杂种,”

二十万东巴寨人马,作为落英王国的急先锋,直接就杀进贾本国的大军之中,

天雷炸的轰鸣声,宣告了大战的正式爆发,

贾本国的援兵,在听到天雷炸之后,迅速集结,往王城蜂拥而來,

同样的,在熊壮的调度下,各路江湖门派,佣兵团,以及了落英王国的部分附属势力,也从各个方向围拢过來,

在王城的外围,就有双方短兵相接的较量,以玄天宗为首的义军,截住了以一叶堂为主的贾本国援军,

碧连天则以偃月阵,阻击了一支从东王镇过來的援军,

天旭佣兵团团长周旭,率领十数万佣兵,居然对上了贾本国十万正规军,

……

为了阻止贾本国援军,与犬养二宝会合,各支义军均是竭尽所能,拖住对手,

王城开战,很快便将战火蔓延出去,贾本国和落英王国的战争全面打响,

嘭~~啪~~~

魏大成率领的东巴寨二十万人马,如猛虎下山般,面对贾本国百万大军,毫无惧色,一阵猛砍猛杀,居然在局部上取得了优势,

另一侧,城墙中间突然开了一条口,一股两万人的部队,悄然出城,

这股部队并不与大批的贾本国兵士交战,而是对准一个方向,死缠烂打,深入腹地,

“拦住他们,”

这股部队的非常规打法,引起了武宫太郎的注意,虽然他暂时好不明确对方的意图,但阻止是必须的,

在大将军的指挥下,这股仅仅两万人的部队,一下子就吸引了贾本国十五万人马的火力,

一番激战之后,落英王国的两万人马,被全部消灭,

虽然贾本国伤亡超过四万,但武宫太郎觉得很值,

“注意,他们的目标是天雷炸,”

就在武宫太郎得意的时候,犬养二宝炸雷般吼了一嗓子,

原來,在牵扯了武宫太郎十五万大军后,虽然牺牲了两万将士,却成功地破坏了贾本国局部兵力的层次与厚度,

又是一支两万人的队伍从王城出來,径直窜向贾本国兵力薄弱地带,

这是一支实力强劲的队伍,成员们修为最低的也达到战将八品,速度非常迅速,

根本不与贾本国兵士过多纠缠,直接由稍微薄弱的防守区域,插进中心地带,

目标很明确,就是针对天雷炸,

面对天雷炸的强力轰炸,王城守将以敢死队的方式,希望快速接近并消除天雷炸,

这些人做好了牺牲准备,只要有一人能够到达目的地,就会尽快设法引爆天雷炸,使王城避免遭受打击,

同时,逸尘也在城墙的某高点处,根据天雷炸的分布情况,考虑应对方案,

他已经掌握了破坏天雷炸的方法,不过还需要时间调整,实施,

但东木崖将军那边,提前就给邬成仁下达了命令,组织了五支共十万人的敢死队,不惜一切代价,处理掉天雷炸,

正在深入敌军腹地的,便是落英王国第二批敢死队,他们杀伐果断,动作迅捷,

兔起鹘落,快若闪电,几个起伏,就距离天雷炸的集中之地不到半里地,

嗡~~

敢死队成员们,面对近在咫尺,几乎唾手可得的天雷炸,心花怒放,

为了王城,为了亲人,为了身后千千万万百姓,他们豁出去了,准备使出自己的最强一击,与天雷炸一起,化作漫天尘烟,

然而,这批敢死队终究沒有完成任务,他们遭遇了一股,由战帅强者组成的贾本国特种护卫,

虽然只有几百人,但个个修为高深,实力强劲,如同铜墙铁壁,挡在天雷炸之前,

对于汹涌而至的敢死队,他们似乎沒有太多纠缠,只是将大家的所有内力能量,集聚在一起,形成一种吞噬天地的战气,

战气一旦泄出,滚滚洪流滔天,山河尽皆变色,原本赤日炎炎的天空,弥漫着浓浓战气,

两万人的敢死队,穿插奔袭十几里,才消耗了不到五千,余下的一万五千多人,居然连最后的半里地都无法越过,

眼看着一只只存放天雷炸的箱子,几乎触手可及,却怎么也达到不了,

这支敢死队全部阵亡,对得起敢死的称号,但是他们沒有完成任务,也不可能完成任务了,

天雷炸依旧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弧线,带着毁灭的气息,拖着长长的尾巴,呼啸着进入王城,

轰隆隆,,

滚滚的浓烟,翻腾的气浪,纷飞的沙石,隐隐的毒气……

巨大的死亡阴影,笼罩着整个王城,

百姓们虽然大多数提前撤离,但如此大面积的轰炸,使得王城之内,几乎沒有安全之地,

即使是王宫内院,戒备森严,却依然抗拒不了铺天盖地的热浪侵袭,

在强烈的能量涟漪不断肆掠下,王宫内院摇摇欲坠,

王公大臣们多年沒有经历惊心动魄的场面,一时之间心慌意乱,惴惴不安,

必须尽快排除天雷炸的侵扰,否则时间一长,局面不可收拾,

“准备出发,”

眼见前两批敢死队,尽皆陨落于敌人阵内,邬成仁更是心急如焚,

虽然不忍心众多部下,在战争中舍身成仁,却也沒有更好的办法,

咬咬牙一狠心,终于大手一挥,就要派出第三批敢死队,

唰~~

突然一道惊天白光闪过,将炎炎烈日映衬得黯然无光,

白光从王城的城墙某处发出,穿过十数里的宽阔地带,直刺向贾本国百万大军的腹地,

守城将士们,被这突如其來的异象惊呆了,邬成仁举在空中的大手,也迟迟沒有落下,

早已做好准备的敢死队勇士们,只待邬将军的最后一挥,即可冲出王城,赶赴战场,

邬成仁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但他依然将手停在空中,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微笑,

城墙已经被炸开了好几道口子,王城的安危正经受着前所未有的考验,作为最前沿的守卫部队,压力异常沉重,

而邬成仁却露出了微笑,尽管只是一点点,也足以让其他将士受到感染,

大家顺着邬成仁的眼光,远远看去,一股浓烟从贾本国大军的腹地,也就是天雷炸的密集之处袅袅升起,

先是乌黑的浓烟,待升到一定高度的时候,有逐渐变得灰白,如同一朵巨大无比的蘑菇,升腾而起,

轰隆隆,,

轰隆隆,,

当蘑菇云的根部颜色开始变红的时候,一阵阵天崩地裂般的爆炸声,传到守城将士们的耳中,

固若金汤的王城城墙,竟然隐隐的晃动了几下,众将士的耳朵,也只听见轰鸣声在回旋,

“成功了,我成功了,”

当轰鸣声退去,接下來一些零零星星的爆炸声,已经比较轻微了,

直到这时,逸尘欣喜的呼叫声,才让众将士恍然大悟,

“正冠镜,正冠镜真的是宝物,居然破了天雷炸,”

守城将士们欢呼雀跃,似乎落英王国已经取得了整个战争的胜利,

朝堂大殿门口的正冠镜,一丈多高,重达百万斤,

自从花园亭阁着火之后,被盖上了帷幔,一直默默地立在那里,除了上朝时,百官们照一照,整理一下衣冠,平时并沒有谁去在意,

今天一早,邬成仁就接到东木崖将军的命令,着数百名战将五品以上的将士,不辞劳苦,将正冠镜抬到城墙之上,交由逸尘处理,

战争即将打响,却让守城将士去搬动这么一个笨重的东西,当时包括邬成仁在内,都觉得莫名其妙,

可是,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