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穆梓出手/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轰~~

武宫太郎凝聚战气于双拳,凭空击出,一道强烈的飓风,呼啸着迎向幻影森林,

数十棵大树被击得粉碎,木屑洋洋洒洒,在空中飘荡,

倏倏,,

然而,围拢过來的树木数量,不见减少,反而是越來越多,

郁郁苍苍,仿佛是整片森林,都被杏老呼唤而來,任凭你武宫太郎实力再强,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之摧毁,

“可恶,”

武宫太郎恼怒之极,面对汹涌而來的幻影森林,又击出一拳,然后拔高身形,向上急窜,

好,

杏老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将敌方主将隔离开來,使之与军队失去联系,便于地面部队的进攻,

幻影森林如影随形,若即若离的跟着武宫太郎,偶尔伸出树枝,进行骚扰,

地面上,落英王国的八十万大军,如饿虎扑食般冲向敌阵,一阵狂砍乱杀,瞬间又消灭了数万贾本国兵士,

呼啦啦~~

王城的东南方向,急匆匆赶过來一大批人马,

“总算到了,”

犬养二宝长吁了一口气,他所期待的第一波援军,在关键时刻赶到,

这一支军队,是犬养二宝的亲信井口将军率领,属贾本国的最精锐部队之一,

人数不多,只有二十万,但实力非常强悍,

井口将军本人,不久前晋升王者,手下副将三名,均为战帅巅峰强者,

下面的队长之类,全部是战帅强者修为,即使最弱的兵士,修为也达到战将八品,

井口将军一到,被困的贾本国将士眼前一亮,士气大振,一个个使出浑身解数,极力反抗,

很快,井口将军的二十万人马,将落英王国的八十万大军夹在中间,实施内外夹击,

由于整体实力的悬殊,东木崖的八十万大军,竟然片刻之间损耗了将近一半,

“上,”

东木崖一声令下,又是一支六十万的军队,自王城开出,

呼啦啦,一下子又把井口将军的人马夹在当中,

一层夹着一层,加上魏大成的东巴寨人马,里里外外共有五层之多,

王城外的战场,一百五六十万的总兵力,缠斗在一起,

一时间,只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东木崖派出的这六十万大军,也是强劲至极,虽无战王强者压阵,却也有众多战帅强者置身其中,

加之兵力上的优势,混战之中并不处于劣势,

“逸尘,放我出去,我要吸收亡灵之气,”

战场上的惨烈拼杀,造就了无数亡灵,正是亡灵王最喜欢的大补之物,

修为越高,亡灵之气越强,对亡灵王越是有益,

逸尘意念一动,一道黑烟窜出,亡灵王游弋于战场上空,捕捉着亡灵,贪婪的吸食着亡灵之气,

战场上,目前处于胶着状态,虚空之上,杏老与武宫太郎,古梵天对阵贾本国一位王者,基本上势均力敌,

地面上,战局已经蔓延方圆数百里,玄天宗众人,周旭等佣兵团,碧连天率领的偃月阵,他们面对敌人的数量远远超出己方数倍,

尽管惨烈异常,但沒有人放弃,除非战死,即使身受重伤,也拼尽最后一丝力量,

贾本国的援军毕竟人数众多,而且实力强劲,不断地有援军突破防线,进入到王城外的主战场,

如此一來,现有的落英王国兵力,已经明显处于下风,

虽然王城内还有几十万军队,但正规军的数量不多,还要承担着守城重任,暂时不宜倾巢而出,

外围的各支勤王之军,有不少已经与贾本国大军交上了火,虽然有效牵制了更多的敌人,但对于眼前的局势,影响有限,

而井口将军这股兵力,由于王者坐镇,杀伤力巨大,唯有遏制井口本人,方能扭转颓势,

“护卫队,随我上,”

死守待攻,不如主动出击,穆梓见己方已经沒有人能够对抗井口,便唤上护卫队,亲自杀向井口王者,

护卫队只有一千人,跟正在鏖战的百万大军相比,简直就是大海中的一滴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是,护卫队个个都是战帅强者,实力强劲,忠心耿耿,在同级别的强者中,韧性更强,

他们随着穆梓,首先为了陛下的安全,然后目标就是井口,

若能够集中力量,攻其一点,将井口控制住,落英王国的劣势就可以得到扭转,

至于战场上其他的情况,跟护卫队无关,他们是国王陛下的护卫,不是普通的士兵,更不是用來打仗的,

以穆梓的实力,胜过井口沒有问題,但他是国王陛下,怎能轻易涉险,即使不召唤,护卫队也不可能袖手旁观,

欻欻歘,,

迅疾的破空声,随着一道流光闪过,

护卫队除了留出二百人贴身保护穆梓,其余的八百人,竟然变成一个整体,化着一片凌厉的战气,如同巨斧劈开天地,

风刃挟着横扫万军的强势威压,闪着光芒,从王城飞出,旋转着飞行,速度快如闪电,在空中留下一条巨大的惨白色尾巴,

轰~~

井口不愧为战王强者,虽在激战时刻,对周围形势的判断却分毫不差,

他知道,这股能量寻找的方向就是自己,而且八百位战帅强者聚集在一起,所组成的攻击力,绝不亚于一名战王强者,

但是,井口沒有退缩,甚至沒有过多的犹豫,便毅然决然的腾空而起,迎着护卫队的來势,就是一招轰出,

四海翻腾,,

井口王者祭出一根混铜棒,将战气凝聚,灌输到双臂之中,怒吼一声,腕粗的混铜棒在接收了凌冽战气后,突然急剧胀大,

不过眨眼工夫,混铜棒已有腰粗,三丈多长,紫光闪闪,在井口手中一抖动,更是光芒四射,杀气凌人,

仿佛手执擎天棒,插入大海搅动,寒光凛冽,恰似大海翻腾激起的怒潮,

王者出手,惊天动地,就连那根混铜棒,也接近王者之器,在井口身边已经几十年,虽然不如王者之器认主那般融为一体,但进经他输入战气之后,威势却是骇然至极,

一边是八百位战帅强者形成的整体攻势,一边是真正战王强者的倾力一击,

尽管双方相隔百丈之遥,但两股由战气组成的能量涟漪,一路肆掠,将王城外的大片地面,震得裂缝四起,碎石变成齑粉,

风刃与混铜棒释放的战气,轰然碰撞,附近的将士们顿觉五雷轰顶,天地震颤,强烈的飓风在半空中呼呼咆哮,四下横扫肆掠,

哗~~

感觉一阵细雨洒过,落入将士们的脖子里,居然呲呲发出燃烧的声音,偶尔还漂出一丝丝皮肉烤焦的味道,

天上沒有下雨,落下的是井口的那根混铜棒,

八百护卫队的整体战气,击中混铜棒,暴戾的能量,瞬间就将混铜棒挤压得粉碎,速度之快,使得碎末散落的时候,依然保留着炽热的高温,

而这种强烈的能量涟漪,击碎混铜棒之后,并沒有立即停住,而是继续攻向井口王者,

护卫队聚众人之力,一招便占得优势,不能说井口王者太弱,他已经是倾力一搏,毫无保留,

他希望通过自己王者的力量,至少能够击溃这些战帅强者,以便在气势上压倒对方,

然而,护卫队的想法很简单,既然陛下亲自出马,咱们拦不住,那就抢先重创对手,给陛下减少一些麻烦,

往往最简单的也是最有效的,就在井口王者见自己的混铜棒被毁,恼羞成怒的时候,风刃已然近身,

破,,

井口王者一掌劈出,准备击溃风刃,毕竟风刃是长途跋涉,中间又被混铜棒阻隔过,到井口王者身边的时候,威力已不足三成,

嘭~~

井口王者刚刚发力,尚未击溃风刃,却被突如其來的一拳,轰在胸口,

这一拳打得结结实实,而且是王者的一击,只见井口王者的前胸,生生凹陷进去,骨骼的断裂声清晰可闻,

不仅如此,拳头在击中井口王者后,并沒有撤离,而是继续擂出,

这一拳是穆梓打出的,护卫队抢先发难,早在穆梓的意料之中,

若是平时,为了面子,或者礼节,穆梓一定会喝止他们,

但是这里是战场,对手的來犯之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将不得江湖规矩,

何况穆梓还是落英王国国王,绝不能出现意外,不是惜命,而是为了稳定军心,

所以穆梓任由护卫队开路,自己随后而至,趁着井口王者全力应对风刃的时候,一击即中,

“卑鄙,”

井口王者沒有想到,堂堂落英王国的国王陛下,居然实施偷袭,仓促之间,想要反击,却已是力不从心,

“哈哈,你不卑鄙,又怎会跑到我的地盘撒野,”

一击得手的穆梓,心里畅快至极,继续催动着凌厉的战气,在对方胸口予以重创,

这一拳,沒有太多精妙之处,首先是势大力沉,其次揉进了些许的法则奥义,打中的又是对方要害部位,自然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晋升战王,开始领悟法则之力,战术奥义,运用得当,不仅可以摧毁对方的肉体,甚至能够伤及神魂,

“啊,,”

一声惨叫,从井口王者的口中发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