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心不在焉/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井口王者遭此重击,整个人就横着倒飞而出,在空中划出一道流光,于半里之外落下,

虽然不至于气绝身亡,但至少一时半会是爬不起來的,井口王者的战斗力已经失去,

贾本国损失了一位王者,士气大受影响,而且在这个时候,外围的战斗已经乱成一团,

由于熊壮指挥的江湖势力,大多是乌合之众,虽然个个勇猛无比,但战术素养贵宾不值一提,

加上贾本国的援军,数量巨大,整体实力占有相当的优势,通过长时间的战斗,慢慢将战线压缩,及至现在,基本上已经靠近了王城外的主战场,

贾本国援军呈包围之势,将熊壮等江湖势力,逼到犬养二宝的大军外围,受到了内外夹击,

好在各路勤王之师逐渐赶到,又将贾本国援军夹在中间,

整个战场,根本沒有明显的阵营分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几百万人混战在一起,

除了最外围的勤王之师,其余的各路人马,都已经毫无章法,就是一味的乱战,

什么玄天大阵,什么偃月阵,甚至逸尘的七星拱斗大阵,在这里都是无法施展,

空间被压缩得非常拥挤,根本沒有腾挪的地方,唯有肉搏才是最好选择,

嘭~~

啪~~

从战场的外围开始,不断有贾本国将士莫名其妙的倒下,却看不见是谁杀了他们,

一阵阵浓烈的战气渲泄而出,在贾本国将士的防守区域,陆续撕开一条条裂缝,一批批贾本国将士被战气击中,死伤惨重,

但是由于战场上各方势力的数量太多,被撕开的裂口很快又填补起來,更多的兵士身不由己,拥在一起,

大家都杀红了眼,根本不会去寻找战气的來源,只是被动的送死,连反击的机会都沒有,

但有一点,死去的都是贾本国大军,以及援军将士,

江湖义士们,还有落英王国的将士,却不在被攻击的范围,

穆梓见状一喜,他知道,这是逸尘以隐身的方式,参与战斗,

以逸尘战帅巅峰强者的实力,斩杀一般战帅强者都不成问題,更何况敌人根本就确认不了他的具体位置,

这就如同单方面的宰杀,逸尘无需防守,只管攻杀便是,

慢慢的,逸尘改变了方式,专门找那些战将高阶甚至战帅强者,实施斩杀,对于一般的兵士,情缘绕过去,免得消耗体力,

穆梓击溃井口王者后,见勤王之师及时赶到,局势已大为改观,便准备撤回护卫队,退回王城,

“哪里走,”

未等穆梓回头,一股滔天威压向他逼來,听声音就知道,來者正是被龙脉大阵吓跑的帕隆王者,

“帕隆王者,你为何要趟这趟浑水,”

见帕隆王者挡住退路,穆梓并不慌张,一边做好应对,一边朗声问道,

战争双方,落英王国为了守护,贾本国为了侵占,不管正义与否,至少都有理由,

可帕隆王者不属于任何一方,甚至都不是天罗大陆的人,沒有理由,也沒有必要从中插一杠子,

而且仅凭帕隆王者一人,就算本领通天,也不可能独占落英王国,成为一国之君,

如果说先前为了龙脉,谁都想据为己有,哪怕掠夺,好歹也是一个理由,

“帕隆王者,果然言而有信,只要你擒住穆梓,我们的约定仍然存在,”

虚空之中,与杏老激战的武宫太郎,忙中偷闲,得意地大叫,

武宫太郎虽然不能一时半会儿击败杏老,但多少掌握了一些优势,打得比较放松,

“堂堂西元大陆的王座,居然替贾本国卖命,哈哈……”

穆梓的话,如同针刺刀扎,让帕隆王者的脸上一阵僵硬,

还沒有來得及插嘴,就被武宫太郎和穆梓的两句话顶住,差点沒憋死,

口口声声称‘本座’,來自于高等的西元大陆,根本看不起天罗大陆这些人,却被穆梓讥笑为替贾本国卖命的打手,

这简直是一种羞辱,

“啪啪,,”

两记清脆的声音,却是帕隆王者闪身欺到武宫太郎面前,赏了他两个大大的嘴巴子,

穆梓的挖苦属于正常,帕隆王者确实有些理亏,但武宫太郎不该这个时候说这样沒有水准的话,

就算咱们有约定,那也是背后交易,你居然大庭广众之下,嚷嚷着,岂不是太让本座难堪,

噗~~

武宫太郎做梦也不会想到,原本的好意提醒,却招來两记耳光,

这两记耳光,打得非常结实,只打得武宫太郎眼冒金星,喉咙一甜,一口浓血喷出,还附带了好几颗大牙,

贾本国大将军,王亲国戚,堂堂战王强者,被人连扇耳光,这等奇耻大辱,居然发生在武宫太郎的身上,

武宫太郎恨恨的将血吐出,却不敢还手,甚至都沒有半句怨言,

不仅如此,帕隆王者打完之后,又返回战场拦住穆梓,武宫太郎却在惊恐之际,失去了原來的优势,被杏老一阵猛攻,搞得是手忙脚乱,

杏老一旦占得便宜,绝不会轻易拱手相让,幻影森林在他的催动下,紧紧地围住武宫太郎,

数量众多的树枝,脱离树身飞出,如同一支支利箭,全方位无死角的攻向武宫太郎,

虽然说,这些物件并不会对武宫太郎造成太大的伤害,但杏老如影随形,趁他慌乱之际,屡屡强势出击,

武宫太郎独自面对一片森林,外加一位王者,很快就是左支右绌,险象环生,

仅仅一句话,就遭來如此恶果,武宫太郎后悔莫及,却又无可奈何,

噗呲,,

一个疏忽,酿成大错,杏老一剑刺进武宫太郎的肩胛,手腕一翻,带着法则奥义的战气,顺着剑尖,大肆破坏着武宫太郎的身体,

唰,,

武宫太郎不能任由杏老将自己斩杀,唯有丢车保帅,身形一变急速逃离,只留下一条鲜血淋漓的手臂,兀自从空中落下,

杏老见武宫太郎坠落的方向,正是战场中心,即使追过去,也未必能够得手,反而陷入混战之中,便放弃追赶,

于是将身体化作一道绿色光芒,随着帕隆王者,急速赶到穆梓身边,

地面的战斗也进行得如火如荼,玄道率领的玄天宗长老弟子们,逐渐靠近了犬养二宝的指挥车,

只要抓住犬养二宝,贾本国的指挥中心就陷入瘫痪,落英王国的胜利唾手可得,

一位手持宝剑的红衣少女,在战场上非常显眼,正是玄天宗的飘然,

一招招玄阶上品的赤霞剑法,在她的施展下威风八面,斩敌无数,

受益于回势龙脉,飘然的修为攀升至战帅强者,虽是初次出战,但并不手软,一招一式凌厉之极,面对贾本国将士,是所向披靡,

玄道等人,亦是不甘落后,刀劈剑刺,掌拍拳轰,所经之处,血肉纷飞,

同样,一叶堂等与犬养二宝联盟的江湖势力,也纷纷靠近主战场,

坐在指挥车中的犬养二宝,面对混乱的局势,只有通过身边几位战帅高阶的强者,传达作战指令,

他现在忽然开始怀念起山下夜塚了,只要是山下将军指挥的,胜率百分之百,沒有意外失手,

即使土拔岛一役,遭遇了很多意料之外的凶险,但最终依然取胜,

虽然山下夜塚的脾气臭了点,不怎么瞧得起犬养二宝,但毕竟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实用性还是很强的,

反观武宫太郎,个人修为倒是高高在上,对于打战,特别是作为军中统帅,却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关键时刻,犬养二宝还是决定启用山下夜塚,遂向铃川发出命令,

令山下夜塚放弃围困东巴寨,火速率兵驰援王城,

直到这个时候,铃川才告知犬养二宝,说山下将军数日前离开驿馆,至今未归,

山下夜塚寻找蓝光,是在端木睿的点拨下决定的,除了铃川,其余的将士们根本就不知道,

接到围困东巴寨的命令,铃川并沒有真正执行,他同样怀疑犬养二宝的动机,只是象征性地派出一股军队,在东巴寨附近转悠,

但铃川毕竟是军人,开赴前线责无旁贷,于是在汇报后立即率军从驿馆出发,赶往王城,

而东巴寨在解除了所谓的围困之后,也同样派出一支人马,悄悄地开往主战场,

虚空中,帕隆王者一人对阵杏老和穆梓,实力上仍占优势,但跟其他战斗不同的是,帕隆王者好像心不在焉,一边与穆梓二人周旋,一边目光游离,四下打量,

只有在穆梓想要脱离战圈,退回王城时,帕隆王者才会及时发动强烈攻势,一旦穆梓接招,他又开始若即若离,

就连穆梓也感觉到不对劲,若是生死相搏,帕隆王者在优势的情况下,怎么不是乘胜追击,反而放慢节奏,给大家缓缓气,

这样的打法,很让穆梓憋屈,走又走不掉,打又打不了,鉴于帕隆王者的实力太强,已经达到战王中阶,穆梓二人只能生闷气,却发泄不出來,

“康儿,动手,”

眼看玄天宗的长老们,虽处在一片混乱不堪的近战境地,却是不慌不忙,有针对性的逐渐靠近指挥车,

犬养二宝心里一凛,沉声喝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