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空间禁锢/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人,您这是……”

身边的战帅强者传令官,一时沒有明白犬养二宝的意思,赶紧追问一句,

他们沒有听说过哪位将军叫康儿,也不知道该往哪儿去找,希望犬养二宝讲得清楚点,

“不好,大家散开,”

玄道和飘然距离犬养二宝最近,都可以很清晰的看到他脸上的表情,

玄道见犬养二宝说话时,嘴角掀起一丝冷笑,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轰~~

然而,玄道的提醒还是晚了一步,一股巨大的热浪从玄天宗阵中汹涌而出,向四下扩散,

玄天宗阵营,包括与之厮杀的贾本国援军,瞬间被淹沒在一片浓烟之中,

玄道和飘然二人,由于冲在最前面,离爆炸中心较远,只是被热浪笼罩,毛发烧掉了不少,样子难看一点,

但其余玄天宗弟子,以及附近的千余人,甭管是敌是友,都被炸得东倒西歪,

未等烟尘散尽,就听见里面传出,玄天宗弟子池康的狞笑声:“义父,康儿幸不辱命……”

池康,正是贾本国人,犬养二宝的义子,进入玄天宗,目的是建立自己的势力,以便协助犬养二宝,达到称霸的企图,

怂恿宇文兄弟与逸盟争斗,暗中杀害宇文浩,嫁祸王丰,希望宇文锋与古云在快意台同归于尽,以便控制尖锋堂,甚至觊觎逸盟,

但宇文锋在快意台失踪,古云安然无恙,使得池康并沒有达到真正的目的,只是控制了部分尖锋堂弟子,

随着玄天宗百帅千将,一起來到落英王国,关键时刻引爆天雷炸,致使玄天宗长老弟子们损失了三百多位,

池康自己也沒有逃脱厄运,被炸得奄奄一息,倒在血泊之中,

“飘然,,”

逸尘虽然投入了战斗,而且杀伤力巨大,但时刻都在关注着飘然,

就在天雷炸引爆的那一刻,逸尘不再隐形,也不再厮杀,而是以最快的速度,第一时间赶到飘然身边,

飘然被热浪熏得睁不开眼睛,却听到了逸尘的叫唤,尚未反应过來,就已经被逸尘揽在怀中,

“醒醒,飘然,你醒醒,”

见飘然一脸乌黑,烟熏火燎一般,凤目紧闭,逸尘以为她遭到了极大的创伤,紧张又急切的呼唤着,

飘然却并不答话,甚至连眼睛都不肯睁开,就这么静静地躺在逸尘怀里,享受着情人的关怀,

“丫头,够了,这是战场,”

四周强敌环伺,这两位却旁若无人,玄道实在忍不住,戳穿了飘然的小把戏,

“师尊,你……”本想多享受片刻的温馨,却被玄道点破,飘然禁不住俏脸一红,对着自己的师尊,娇嗔道,

“原來你骗我,小坏蛋,”

逸尘感觉自己被戏耍,便吵闹着腾出手,去掏飘然痒痒,

但是,逸尘的手伸到一半,还沒有碰到飘然,就突然用另一只手,将飘然抱起,径直地往后面一甩,

飘然沒有防备,整个人便急速往后飞去,他赶紧使出坠地之力,将身子停住,

正待质问逸尘,飘然却猛然感觉到一股浓烈的杀气,自不远处笼罩而來,

“哈哈,本座找了你好久,你总算出來了,”

话音未落,來自西元大陆的帕隆王者,已经出现在逸尘面前,

龙脉大阵的启动,让帕隆王者明白,自己想要得到龙脉,目前只能是异想天开,

至于以后还有沒有机会,他已经信心不大,

但是,逸尘身上的苍木剑,乃是皇者之器,只要逸尘离开龙脉的范围,自己还是非常有希望得到的,

帕隆王者缠住穆梓,其实就是为了找到逸尘的下落,

数天前,武宫太郎向他寻求帮助,曾经有一个约定,帕隆王者帮助贾本国取得战争的胜利,但龙脉必须归帕隆王者所有,

而且,在必要的时候,武宫太郎还要动用大军,扫清龙脉的守护者,为帕隆王者取得龙脉保驾护航,

当得到龙脉的希望变成泡影,这个约定就已经失去意义了,

所以,武宫太郎自作聪明的提醒,招來帕隆王者的两记耳光,说起來也不算冤枉,

贾本国和落英王国的战争,对帕隆王者一点吸引力都沒有,他的目标是皇者之器,

逸尘隐身于战场,只是为了帮助穆梓,打击贾本国的侵略者,根本沒有想到帕隆王者还在寻找自己,

率性而为,却正好躲过帕隆王者,他不可能在数百万大军中,探寻到逸尘,何况他也沒有那么好的耐心,

池康引爆天雷炸,使飘然处于危险的境地,情急之下逸尘现身,于是帕隆王者不再与穆梓和杏老纠缠,

“沒想到,天罗大陆居然还有皇者之器,本座的运气不错,”

帕隆王者并不急于动手,只是笑嘻嘻的看着逸尘,

“休想,你就是杀了我,也得不到苍木剑,”

面对战王中阶的强者,逸尘几乎沒有一战之力,但是即便战死,也不可能让他夺走苍木剑,

当时在皇级墓葬,苍木赠剑之时,就已经让苍木剑认逸尘为主,并传授了无极前三式,

在逸尘修为突飞猛进,达到战帅巅峰的时候,已经可以将苍木剑的威力,发挥出五成以上,甚至达到六成,

若是披上纯阳甲,倾力催动苍木剑,逸尘可以力敌一名,不使用王者之器的战王初阶强者,

这已经是极限了,一般而言,战王初阶强者的实力,远远胜过战帅巅峰,两者之间的差距如同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仅以修为实力根本无法弥补,

而且帕隆王者修为已经达到战王中阶,仅凭逸尘一人,显然不够,

不仅不能力敌,甚至连逃命的机会都沒有,

一旦交手,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逸尘必败无疑,严格地说是必死无疑,

除非穆梓杏老等战王强者赶到,帮助逸尘一起,联手对付帕隆王者,或许有一些机会,

既然逃不掉,那就拼吧,

逸尘心一横,暗运五行之气,准备來个鱼死网破,

却发现,自己全身上下,居然全部动弹不得,连抬一下胳膊都做不到,

“不要做垂死挣扎,沒有用的,空间已经被本座禁锢了,”

帕隆王者得意的环顾四周,傲然大笑:

“看看,这方圆十里,你们谁能动,哈哈,即使天罗大陆的最强者,也不过战王初阶,根本冲不破本座的空间禁锢,”

事实果真如此,穆梓和杏老,见帕隆王者脱力战圈,知道不好,跟着就追将过來,

但在十里之外,二人不得不停止追赶,因为前面的空间如同铜墙铁壁,任凭二人如何施展战王强者的实力,终究无法冲破战王中阶的空间禁锢,

十里之内的空间,原本拼命厮杀的各路将士们,同样在一瞬间被禁锢,

有的一剑即将要刺中敌人的胸口,仅仅差了不到一寸,却怎么也刺不进去,对方想躲自然也躲不掉,

还有的,一掌拍下,马上就要把对方的脑袋轰成碎末,却眨眼之间,手掌停在对方的头顶,上下不得,连战气也消失无踪,

即使是被击中的,身体明明倒飞出去,也被迫停在空中,上不沾天下不着地,硬生生的横在那里,死不死活不活的僵着,

这方圆十里的空间内,只有一个人能动,那就是帕隆王者,他是这一片空间的主宰,可以轻易的斩杀这里毫无反抗之力的任何人,

不过,他不会斩杀逸尘,至少目前不会,逸尘的死活跟他无关,他要的是王者之器苍木剑,

比较麻烦的是,看起來,逸尘身上沒有苍木剑,只能是藏在随身的储物空间,

而皇者之器具有一定的灵性,不可能被普通的储物空间所容纳,除非级别达到天材地宝的特殊储物空间,才能够将它收入其中,

想到这,帕隆王者更加得意,这小子不仅拥有皇者之器,居然还身藏特殊的储物空间,

都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胡说,

今天本座就要同时获得两样宝物,而且不用付出任何代价,

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逸尘自己交出宝物,这样就沒有损失,

要是宝物沒有认主,一切都好办,谁拿到就属于谁,

但宝物一旦认主,其他人拿去也很难磨合,如果是主人不要了,送给其他人,宝物一般就不会抗拒,

逸尘是不可能轻易的,将宝物双手奉送出去,这一点毫无疑问,

要是杀了逸尘,万一宝物已经认主,很可能会随着主人一起消失,那么自己什么也得不到,

唯一的办法,就是折磨逸尘,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为求活命,只得忍痛割爱,献上宝物,

帕隆王者主意已定,只见他不慌不忙,伸出一只大手,缓缓地朝逸尘抓來,

他看得出來,逸尘是不肯轻易就范的,如果操之过急,反而激起逸尘的必死之心,反而一无所获,

帕隆王者要先从气势上威慑住逸尘,让逸尘心生恐惧,打消幻想,

“你,,”

逸尘也从帕隆王者的动作中,猜到了对方的心思,想要抗拒,却无法行动,

眼睁睁的看着,空中伸过來一只大手,离自己越來越近,

危机已然降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