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挫败王者/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木剑释放的杀气,包含了西方大帝的一丝威压,气势上足以压倒一切,

即使灰色巨蟒罢战逃走,也不会阻止杀气的追击,凛冽的杀气追着灰色巨蟒,激射而出,

寒光闪过,杀气后发而先至,半途中赶上灰色巨蟒,竟然硬生生的产生出一声巨响,

曾经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王者之器灰色巨蟒,此刻连逃命的机会都沒有,就被苍木剑释放的杀气摧毁,

噗~~

灰色巨蟒变成一堆碎末,在虚空中飘荡,如此同时,帕隆王者胸口猛地如遭重击,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王者之器认主,可以永远为主人效力,固然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但是一旦王者之器被毁,主人也要受到反噬,正如帕隆王者现在这样,

即使不用王者之器,帕隆王者在穆梓等人的夹击围攻之下,依然有能力从容离去,

可这一口鲜血,却使他受到了神魂伤害,连修为都在瞬间稍有下降,

“黄毛老贼,”

逸尘祭起苍木剑,闪身杀向帕隆王者,

若不是二龙关键时刻出现,逸尘必然遭到重创,这一切都是帕隆王者造成,

为了觊觎苍木剑,帕隆王者不惜以一人之力,对阵诸多强者,可见其贪心到何等程度,

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帕隆王者注定要为自己的贪婪,付出惨重的代价,

噗呲~~

嘭~~

随着逸尘的加入,围攻帕隆王者的人已经达到七位,最弱的都是战帅高阶强者,

穆梓,杏老是战王强者,二龙接近王者的实力,逸尘身披纯阳甲,手持已经输入杀气的苍木剑,尽管修为仍然是战帅巅峰,但实力已经不亚于一位战王初阶强者,

而帕隆王者失去了王者之器,又遭到反噬,修为不进反退,实力大受影响,而且情急之下,情绪也开始波动起來,

两相对比,逸尘一方明显占据了绝对优势,帕隆王者则左支右绌,招招被动,

真正的强者,一定会把握机会,将优势转化为胜势,七位强者齐心协力,各自使出最强硬的手段,终于取得成效,

逸尘的苍木剑,刺进帕隆王者的左胸,飘然的赤霞剑插在他的右肩,更有穆梓和杏老,各出一掌分别击中帕隆王者的右胸和后心,

古云出剑稍慢,顺着帕隆王者的右肋堪堪划过,却也顺便斩断了三根肋骨,玄道大长老飞起一脚,正揣在他的下腹丹田之处,

龙腾天空的二龙,更是不甘示弱,伸出一爪,紧紧抓住帕隆王者的硕大头颅,

任凭帕隆王者修为再高,实力再强,也不可能反败为胜,

眼看着一丈來高的帕隆王者,巨大的身躯,在七位强者的竭力破坏之下,逐渐支离破碎,血肉纷飞,

不消一时半刻,逸尘等人就轻易的将帕隆王者的身躯瓦解,傲慢狂妄的西元大陆战王强者,终于化为齑粉,

倏~~

一阵微弱的空气震颤,大家并沒有看见什么实质性的物体,

但空中却传來一句只有咬牙切齿才能说出的话:“逸尘,好小子,本座终有一天会卷土重來,定将你碎尸万段,”

魂灵脱逃,

在场的几位都知道,进入战王强者,在遭遇重创,躯体严重受损的情况下,可以放弃肉体,实施魂灵脱逃,

魂灵脱逃,只有在找到合适的宿主,才能慢慢恢复自身的修为,而帕隆王者在魂灵脱逃前,遭到王者之器的反噬,神魂受到伤害,如果沒有特殊的机缘,他想完全恢复修为,至少也得五年以后,

以穆梓等人的修为,并不能阻止帕隆王者的魂灵脱逃,但这丝毫不影响大家的兴奋,

只不过战争还在继续,而且王城危急,大家根本沒有一点停顿,反身就参与到战斗中去,

噼里啪啦~~~

这七位,个顶个的强者,面对贾本国大军,甚至都不需要防守,只管将各自的战气尽情宣泄,便可以斩杀成片的敌人,

守城的将士们,见国王陛下亲临战场,身先士卒,更是士气大振,一个个奋勇争先,杀敌守城,

反观贾本国大军,在七位强者的一番斩杀后,心生绝望,自己这边除了被古梵天打得节节败退的王者,其余沒有一人能够与这七位抗衡,

但是,他们绝不会束手就擒,对于贾本国陛下的忠心,唯有用死才能证明,

贾本国的将士们,绝望之余,反倒以必死之心应战,气势上并不弱于落英王国,

然而,一个很小的问題,很快就削弱了贾本国将士的实力,

战局延续了胶着状态,贾本国的将士们,并沒有看到犬养二宝吹嘘的速胜,特别是天雷炸的基地被毁,不仅葬送了数十万将士的性命,更是摧毁了他们储存的淡水,

贾本国的居民,从小在海边长大,由于类人族的某些特性,使得他们对体内的盐分非常敏感,每天都要用淡水洗澡,有条件的一天洗两三次,否则就会浑身发痒,难以忍受,

这次出征,却不需要准备淡水,因为落英王国境内,处处都有淡水,而且资源十分丰富,

就在放置天雷炸的附近,就有一个天然的湖泊,虽然面积不大,但管这些将士们轮流洗澡还是绰绰有余的,

然而,逸尘利用正冠镜,引爆了天雷炸,巨大的爆炸力,将地面轰出一个超过湖泊数倍的大坑,

湖泊里的水,都流进了大坑,而大坑里也渗进了很多地下水,不多时大坑就储藏了小半的淡水,

这些淡水清澈见底,诱惑力极大,可贾本国将士们却沒有一个人下去洗澡,

因为他们不敢,被天雷炸污染过的水,毒性极强,一旦侵入体内,永远不会排出,哪怕是一点点,也足以引起大脑神经的紊乱,

好端端的淡水,被自己的天雷炸给污染了,更何况大坑里还有无数自己同胞的尸体,

不得已,将士们只好硬抗着,希望快点取得战争的胜利,到王城内找个地方,痛痛快快的洗个澡,好好放松放松,

刚才穆梓他们被帕隆王者缠住,贾本国的将士们似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所以攻城的时候特别來劲,

可帕隆王者居然输了,落英王国的士气上來了,一时半会儿想攻进王城,根本就不现实,

噗通,,

战斗中,一位贾本国小队长,不小心掉进了护城河,

他沒有受伤,按理说应该立即爬上來,继续战斗,这才是贾本国的好儿郎,

然而,他却慢腾腾的在水里转悠,面对漂浮的尸体,沒有一丝厌恶,反倒惬意的游來游去,

看到这一幕,贾本国的将士们突然感觉,自己身上到处都痒得受不了,

四周到处都有敌人,连抓痒的时间都沒有,这样的日子太难过了,

痒痒这玩意儿挺怪,只要你想到,就一定会出现,而且禁不住要去抓挠,

不痒不抓,不抓不痒,痒痒抓抓,抓抓痒痒,越痒越抓,越抓越痒,直到浑身不得劲,

战场上生死攸关,步步危机,将士们一边杀敌一边自保,生命安全随时受到威胁,根本沒心思顾及痒痒与否,

虽然贾本国将士们,已经两三天沒洗澡,身上早已被盐分蜇得红肿起來,但全身心的投入战斗,倒也沒有感觉到什么,

可护城河里的那位,游荡于浮尸之间,对于扑鼻而來的血腥味毫不在意,战场上的厮杀也与他无关,一门心思地享受着泡在水里的舒坦,

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摆在众将士面前,潜藏在大家体内的那种莫名的躁动,如同开闸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这句话简直就得真理,这一刻又得到了验证,

噗通~~

噗通~~

贾本国的将士们,边战边退,一旦挨近护城河,就接二连三的丢盔卸甲,忙不迭的跳进河里,

有急性子的,來不及脱去铠甲,直接就跳入水中,导致了头重脚轻,勉强拨弄几下,便慢慢沉了下去,

不过几息时间,护城河岸边就堆满了刀枪剑戟,还有大批的贾本国将士,正努力地往这边靠近,

水面上,已经人满为患,密密麻麻的人头,穿梭于浮尸的空隙处,有的干脆用手推着浮尸,漂在水面,尽情的戏水,

城墙上的落英王国将士们,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傻傻的看着护城河内一片喧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也难怪,双方激战正酣,胜负还是未定之数,贾本国的将士们怎么就提前庆祝了,

爷爷的,也太不把咱们这些守军当回事了吧,

放箭,,

守城将士发怒,后果非常严重,

一时间万箭齐发,如同飞蝗般射向河面,

这样的射击方式,命中率奇高,靶子几乎不会动,加上水面上人头攒动,拥挤不堪,即使射术极差的弓箭手,也都收获了满满的信心,原來咱的射术也是杠杠的,

只要射中湖面范围之内,就沒有一支箭放空,巨大的成就感,使得落英王国的弓箭手们心花怒放,以更积极的态度,进行下一轮的射击,

嗖嗖~

嗖嗖嗖~~

这样干,带劲,过瘾,真他妈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