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机关算尽/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人不是池康,绝对不是,

二十年的交道,让犬养二宝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声音,这是落英王国的相爷,东方昱的声音,

“你应该叫我胡幽,胡爷,”

胡幽狞笑着,东方昱的那种温文尔雅,早已不见了踪迹,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冷酷,残忍,

“胡爷,你要干什么,”

已经落在胡幽手里,挣扎是毫无用处的,犬养二宝十分后悔,如果有三位战帅强者护着,虽然不能从战场上顺利逃脱,但至少可以阻止胡幽的奸计得逞,

胡幽在囚室内,要杀龟蛋太子,被逸尘阻止,后來被穆梓击败,毁了肉身,最后魂灵脱逃,

这些犬养二宝并不是很清楚,只不过从密探口中,知道‘东方昱’失踪,估计是身份暴露引起,

胡幽的脱逃,使犬养二宝失去了里应外合的机会,而且由于东野良的部署,基本上控制了原來东方昱手下的可疑分子,

通过审讯,东野良顺藤摸瓜,斩杀了绝大多数潜伏在落英王国的贾本国密探,切断了犬养二宝与他们的联系,

然后恩威并施,逼迫那些曾经受到犬养二宝拉拢的部分势力,放弃与落英王国为敌,

虽然外围还有一些未知的,或者顽固的贾本国支持分子,但王城以内,基本上做到了坚壁清野,

犬养二宝期待的王城内乱,并沒有出现,也造成了攻城的失败,

犬养二宝一直认为,穆梓示弱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苟延残喘,

他也不相信穆梓这样一个懦弱的国王,能够治理好落英王国,

穆梓任命的三大助手,落英王国的三巨头,东木崖有勇无谋,东野良窝窝囊囊,只有东方昱老谋深算,却还是头号内奸,

这些年來,犬养二宝经过多次试探,确定穆梓表里如一,就是一位无能懦弱的国君,整个落英王国早已是一盘散沙,

于是,他掳走胡幽儿子,并许以傀儡国王之位,软硬兼施,逼迫胡幽就范,只待找到龙脉后,废去胡幽,自己取而代之,

而龟蛋太子,同样只是犬养二宝手中的一枚棋子,

贾本国孤悬海外,地贫物乏,并非理想之地,犬养二宝委身特使之位,也是早有打算,

以他的能力,就是登上贾本国国王的宝座,也不是沒有可能,但犬养二宝一直沒有篡位的想法,

他的志向更为远大,要以落英王国为基础,放眼整个天罗大陆,他要做这片大陆的统治者,

虽然他的修为不高,甚至达不到战帅强者的级别,但自认为智慧可以超越一切,

而且,一旦拥有龙脉,手里又有龟蛋太子,贾本国国王陛下不得不俯首称臣,

到时候,聚集落英王国和贾本国的大军,让自己的亲信进入龙脉修练,培养出大批修为高深的将士,

开发柔金岭,以天雷炸作为强力武器,要征服天罗大陆,并非是痴心妄想,

包括这次出征,犬养二宝极力陷害山下夜塚,就是要借国王陛下的手,排除异己,至于武宫太郎,除了修为达到战王强者之外,纯粹就是一个草包,只要给他大将军的虚衔,就乐得屁颠屁颠的,

几天以前,犬养二宝还觉得,一切都在掌控之中,自己的远大理想,就要一步一步的实现了,

谁知,一个不起眼的逸尘出现了,搅乱了犬养二宝的所有布局,

就连帕隆王者这个意外的助力,都被打得尸骨无存魂灵脱逃,

一步错步步错,犬养二宝陷进了泥潭,而且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当然他更沒有想到,是自己支开三位战帅强者,把胡幽‘请’到身边,自己钻进圈套,成为胡幽砧板上的鱼肉,

“干什么,嘿嘿,你倒会装糊涂,说吧,想怎么死,”

胡幽沒有犬养二宝那么高瞻远瞩,只不过是为了龙脉钥匙,來到落英王国,

从儿子被绑架去了贾本国开始,胡幽就被犬养二宝牵制,同样扰乱了所有计划,

魂灵脱逃以后,修为的倒退,让他不敢轻举妄动,特别是看到帕隆王者的惨败,胡幽再也不敢招惹穆梓和逸尘,

但夺子之仇必须得报,现在贾本国大军又是一片颓势,他觉得机会來了,

胡幽先是附在已经死去的池康身上,利用犬养二宝意识盲区,趁机接近,

在释放出血魂掌的精神干扰后,胡幽已经更换了新的宿主,一个战死的战帅强者躯体,

由于精神干扰的作用,周围众多将士都纷纷让路,沒有一人为难自己,使胡幽得以行动自如,

但犬养二宝身边的三位战帅强者,受到的干扰稍小,见胡幽靠近时,戒心颇大,可惜他们不认识池康,又被犬养二宝支开,

阴差阳错,胡幽轻易的抓住了犬养二宝,

“胡爷,公子在贾本国过得好好的,你不能杀我,”

虽然胡幽修为退步,已经不再是战帅巅峰强者,但对付战将级别的犬养二宝还是绰绰有余,

犬养二宝唯有虚与委蛇,方有一线生机:“不如胡爷带我出去,待日回到贾本国,我奏请陛下放了贵公子,如何,”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堂堂贾本国特使,威风八面,机智过人,此刻也只好陪着笑脸,低声下气的央求胡幽,

“哼,你还敢回到贾本国,做梦吧,就算你敢回,胡爷我也不敢去,”

胡幽一声冷笑,脸上的肌肉抖了两下,血糊糊的更是狰狞可怕:“算了,儿子算我白养了,不救也罢,但是你必须死,”

“别……”

犬养二宝的话还沒有说完,胡幽便张开那只鲜血淋漓的大手,手上已经沒有皮肉,只剩下被鲜血染红的五根骨头,深深的插进了犬养二宝的胸膛,

随着胡幽的捣腾,只见犬养二宝的胸口,鲜血迸溅,接着心肝脾肺,一股脑的流出,有的被撕扯成碎片,有的被拽成几段,

“哈哈哈哈……”

胡幽在狂笑声中扬长而去,只留下一个外壳的犬养二宝,躺在地上做垂死挣扎,

正所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犬养二宝身处岛国,坐井观天,自诩为聪明绝顶智慧过人,数十年來,苦心经营着自己的春秋大梦,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到头來,却被胡幽挖肝剖胆,死无全尸,

杀啊~~~

冲啊~~~

犬养二宝一死,整个贾本国大军,变成了无头苍蝇,根本组织不了像样的攻势,

落英王国大军,在东木崖将军的指挥下,如同摧枯拉朽,很快就将贾本国大军歼灭,

唯独还沒有赶到战场的,由铃川率队的山下夜塚部队,见犬养二宝以死,贾本国全军覆沒,便掉头离去,

这些人沒有回到贾本国,而是躲进落英山脉深处,隐姓埋名深居简出,

“胜利了,我们胜利了,”

“国王陛下万岁,”

“东木崖将军威武,”

胜利來得有些突然,但结果令人欢欣鼓舞,

接下來的事情比较容易处理,一叶堂的殷氏兄弟以及重要骨干成员,一律斩杀,其余弟子遣散,江湖上从此沒有一叶堂这个名号,

西木府,黄泥村,山涧落,枯木帮,墨衣社……

这些为贾本国犬养二宝效力的各种势力,事先经东野良派出使者联络,劝解无效,此刻全部遭到清洗,

而东巴寨,花木堡,玄天宗,天旭佣兵团,碧连天的偃月阵,各路江湖义士等,只要为守卫王城出力的,无一例外都受到了嘉奖和表彰,

东巴寨提升为落英王国一等附属势力,所有上贡全免,巴豹被封为一等侯,魏大成升为将军,端木睿则接替东方昱,成为新一任的落英王国相爷,

花木堡提升为护国第一堡,杏老,花飘零封侯;天旭佣兵团团长周旭,碧连天等升为将军,

玄天宗并非落英王国臣民,被穆梓亲自授予“护国第一宗”的称号,

其余众人,尽皆论功行赏,加官进爵,

而古梵天,二龙,逸尘等,沒有接受封赏,但穆梓单方面宣布,逸尘为落英王国国师,不接受任何人领导,包括穆梓本人,

此举让逸尘哭笑不得,这样的封赏,也只有穆梓才能说得出來,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出现国王陛下不能领导的人,否则一旦出现意外,将会造成灭国的命运,

但既然是穆梓单方面宣布,加上熊壮的极力怂恿,逸尘也只好听之任之了,

二龙则以新任龙王的身份,向众人发出邀请,为感谢大家拼死守护龙脉,请各位功臣进回势龙脉修练,时间为半个月,

这一举措立马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和坚决拥护,相对于落英王国的封赏,进入龙脉修练的奖赏更为诱人,

虽然不能拥有龙脉,但若是能够享受龙脉中的浓郁灵气,给自己修为带來实质性的提升,是每一个修武者梦寐以求的事情,

半个月,远远超过在外面修练五年的效果,或许就能突破困扰自己多年的瓶颈,达到更高的境界,

一片感谢声中,二龙将回势龙脉打开一个口子,待众人入内后,一边等逸尘过來,一边慢慢的将口子封闭,

却听见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

“小子,别封了,从现在开始,龙脉由我接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