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黑色天幕/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得益于死亡沼泽独特的地理环境,夔兽勉强可以在一段时间内,与金收周旋游斗,

若是脱离了死亡沼泽的压制,夔兽在西方大帝面前,除了束手待毙以外,根本沒有任何还手的能力,

但一般情况下,金收数百年才有可能來一次,而且还是偷偷摸摸,只在死亡沼泽露面,

毕竟西方大帝的名头太响,又与木芒不和,跑到东方大帝的地盘上,找夔兽切磋,实属以大欺小,万一传出去,必定遭人诟病,

前一次,由于方圆世界的科隆,不合时宜的出现,炮轰西方大帝,使得夔兽受了伤,至今也不过几个月时间,

按理说,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金收去而复返,莫非……

“逸尘小子,给我滚出來,”

别看夔兽长得跟山似的,一副蠢相,但人家脑袋还是转得挺快的,一番推测之下,竟然认准了这个西方大帝是假冒的,

“不错,是我……居然骗不了你,”

眼见被夔兽识破,逸尘不再隐藏身形,干脆大大方方地出來,

逸尘沒有进入回势龙脉,是因为要等亡灵王,耽误了时间,才正好看见夔兽,

落英王国与贾本国打仗的时候,双方伤亡均是极大,造成了大量的亡灵,在亡灵王的要求下,逸尘打开了日月空间,放出亡灵王,

此举原本是单纯地为亡灵王提供帮助,却反而救了逸尘自己,

当时,帕隆王者空间禁锢,逸尘动弹不得,穆梓杏老等人无法解除禁锢,只有呆在外面干着急,

千钧一发之时,亡灵王不顾自己受伤未愈,倾尽全力,撞击帕隆王者布置的空间禁锢,终于让逸尘得到喘息之机,

而亡灵王却因此增添了伤势的严重程度,不得不化成一缕黑烟,游曳在空中,以战场上的亡灵作为营养,希望通过能量的补充,缓解伤势,

整个战场数百万人,都沒有发现亡灵王,就连帕隆王者也不知道,只有逸尘清楚,是亡灵王给自己解围,

众人合力,击败帕隆王者,实际上亡灵王的功劳最大,但逸尘却沒有点明,更沒有为他邀功,

那是由于亡灵王对所谓的加官进爵,沒有一丝兴趣,也不希望在大家面前露脸,

逸尘不会勉强亡灵王,却不能不顾及他的伤势,于是在大家一股脑进入回势龙脉的时候,独自一人徘徊于王城之外,等待亡灵王的回归,

亡灵王虽然不愿意介入这场战争,但对逸尘的安危还是非常在意,夔兽的实力早已见识过,在死亡沼泽可以与西方大帝抗衡,绝不是自己和逸尘能够对付的,

于是,两人模仿金收的声音,释放金之肃杀,用來蒙骗夔兽,希望给二龙解围,

“果然是你,整个落英王国,都沒有人能够释放金之肃杀,唯有你小子行……”

夔兽对于自己的判断正确而得意洋洋,言语之中不乏调侃的意味:“怎么,被扒光的滋味好不好受,要不要让我再扒一次,”

当时在科隆的轰炸下,夔兽迅速败给西方大帝并受伤,曾亲眼目睹逸尘的惨样,也知道金收强行输入金之肃杀一事,

联想起來,能够确定逸尘冒充金收,也在情理之中,

“夔崽子,你……混蛋,”

被夔兽一说,几个月前的窘样又浮现在眼前,逸尘心里甚是恼怒,在已经被识破身份的时候,依然脱口说出‘夔崽子’这样的称呼,

“大胆,你有什么资格叫我夔崽子,”夔兽牛眼一瞪,气咻咻的说道:“还有那个阴魂不散的东西,有种出來,定叫你魂灵归虚,永不超生,”

夔兽明白,即使亡灵王在全盛时期,也未必是自己对手,何况还受了伤,更是不值一提,但这样说的目的,是让逸尘知道自己的实力,

“西方大帝能叫你夔崽子,我为什么不能,”

逸尘冷笑道:“有种就去打败金收或者木芒,跑到这里逞能,欺负小辈,只有崽子才会做得出來,”

打是肯定打不过,二龙又不能有事,回势龙脉更需要守护,逸尘除了转移夔兽的视线,让他分散精力之外,也沒有其他办法,

如果夔兽要杀二龙,逸尘根本阻止不了,但兄弟有难,绝不能袖手旁观,

“这样吧,你们都不是我的对手,我也懒得出手杀你们,不如给你们一个时辰时间,要是沒有人胜得了我,龙脉归我掌管,”

出乎逸尘的预料,夔兽并沒有恼羞成怒,反而提出这样一个条件:“我不喜欢投机取巧,用什么阵法之类來骗人,必须以真正实力战胜我,才算胜利,”

以逸尘的认知,只有东西两位大帝,才可能制服夔兽,其余的,九头蛟王或许有一战之力,却又因为救无痕,耗费了绝大部分功力,目前恢复了多少,还是个未知数,

就算自己与二龙联手,加上受伤的亡灵王,也远远不是夔兽的对手,

“让我來,”

就在逸尘一筹莫展之际,日月空间内的青牛,却按耐不住,主动请战,

“好,你小心点,这家伙很厉害的,”

逸尘曾经想过,用七星拱斗大阵來对付夔兽,但那毕竟不是自己的真正实力,恐怕夔兽难以接受,

既然青牛技痒难耐,干脆就成全他,也许会有转机呢,

嗡~~

天地之间,一片青光氤氲,青牛一出日月空间,身形暴涨,只不过眨眼工夫,就变成身长百丈的庞然大物,

“嗬嗬,夔崽子,千年不见,你倒干起了偷鸡摸狗的勾当,”

青牛威风凛凛的立于夔兽对面,昂起牛头揶揄道:“以你的修为,龙脉对你毫无用处,不如咱们找个地方,大战一场,如何,”

看起來,青牛和夔兽是老相识,而且知道夔兽的实力,想要将他引离回势龙脉的所在之地,

“嘿,逸尘这小子有点意思,居然收复了你这头笨牛,”

一见青牛现身,夔兽乐了:“龙脉对我的确沒有用,但我要摧毁它,你是我手下败将,胆敢出來送死,我真是佩服你的勇气,”

“哼,此一时彼一时,上次是我不小心,这次输的一定是你,”

被逸尘用七星拱斗大阵收服以來,青牛除了施展救人的本领以外,还沒有展现过自己的修为实力,现在遇到夔兽,正好一展身手,

“好,碍于法则,我不能跟战王以下级别的人交手,前些天又被金收那个老小子折腾了一番,今天就拿你出气吧,”

夔兽像是受了极大委屈,见到青牛,两眼放光,准备先发制人,

吼~~~

冷不丁的一声炸雷,响彻了整个天际,空间被震碎成片片废墟,一道道如同日月光华的闪电,将眼前的一切撕裂,天地之间被扯得支离破碎,

夔兽沒有用什么招数,仅仅是一吼,一瞪眼,就几乎造成了天崩地裂,

这样的威力,逸尘第一次见到,比之死亡沼泽的虎夔斗,更为骇人,

当时,金收早已布置了巨大的结界阵法,将自己二人包围起來,外界除了听到一些声音,并不能感受太多,

这一次不一样,尽管夔兽的目标是青牛,不会伤及逸尘和二龙,但身处战圈边缘,逸尘还是感觉到了一阵恐怖,

哞~~~

随着一片片青光闪烁,青牛发出的鸣叫声使得地动山摇,天地为之色变,空间亦是震颤不已,

这是真正的牛叫声,相比于夔兽的粗犷不羁,青牛显得斯文多了,首先是声音轻柔,很含蓄,

犹如远处传來的笛声,悠扬婉转,韵味十足,却又将空间震得寸寸碎裂,山河破碎,

两种不同的光芒,不同的鸣叫,瞬间穿越了时空,遭遇在一起,

沒有产生震天的轰鸣,也沒有卷起滔天狂风,一切似乎风轻云淡,却又暗流涌动,气势骇人,

交汇处,开始在二人的正中间,形成一道黑色的天幕,将整个天地一分为二,

夔兽和青牛二人,被天幕分开,像是处于两个不同的世界,一边是青光闪烁,一边是日月光华普照,

天幕是实质存在的,不是虚幻,由地面往空中延伸,并无限扩张,

如同插入云霄的一柄利刃,黑色的光环之外,青白两色交织一起,流光四溢,光彩照人,

整个天空,只剩下青黑白三色,沒有喧闹,沒有繁杂,只是静静地被一种极度沉闷的气息压抑着,仿佛到了世界末日一样,

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瞬间,却像是经历了千年岁月的流逝,逸尘也觉得突然坠入了时光隧道一般,整个人有些迷茫,

渐渐的,这道黑色的天幕,像是被人推着,以极其缓慢的速度移动,流光中,白色光芒稍稍压制青色光芒,

夔兽和青牛二人,脸上凝聚着冷峻的森然杀气,仿佛阴冷得能够结冰冻住一般,

特别是青牛,眼见着黑色天幕,在夔兽的施压下,逐渐往自己的方向移动,虽然缓慢,不注意难以察觉,但是,压力已经显现出來,

必须竭力应付,不能有丝毫马虎,否则会败得相当难看,

两人的心里都意识到,只要稍稍缓口气,就会将自己打入万劫不复的绝境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