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大言不惭/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夔兽的情况相对乐观,光波和声波的配合,简直是妙至毫巅,已经逐步压制着青牛,并随着黑色天幕的缓缓移动,不断给青牛施加压力,

时空仿佛静止了,真正的强者过招,并不是大开大合,跟小孩打架那样哇哇直叫,而且暗流涌动,在不知不觉中潜移默化,绩优势为胜势,

目前这种优势,还不太明显,但确实存在,夔兽的实力稍强,

嗡,,

夔兽为了保持优势,更希望扩大为胜势,青牛则力拼欲扭转颓势,争取抗衡的机会,双方都不敢怠慢,全力以赴,

一时间,风起云涌,整个空间一阵压抑,夔兽与青牛各显神通,相互制约,局势十分微妙,

青牛全身笼罩在一片淡青色的光芒之中,看似祥和实则蕴含着巨大的威压;夔兽则被包围在惨白色的日月光华中央,却掩饰不住那滔天的杀气,

两种光芒,在黑色天幕分隔开,在各自的领域内四下流窜,气冲斗牛,绝非常人可以对抗,

但有一点,这两位庞然大物,尽管倾力拼搏,彼此毫不相让,却只是将所有的能量涟漪往对方身上传递,并不会对远处观战的逸尘和二龙产生威胁,

夔兽和青牛,对于自身力量的掌控,早已炉火纯青,根本不会浪费一丝一毫的能量,就算逸尘想要分担一点,他们也绝对舍不得,

这就是战意,

自战王强者开始,逐步凝聚战意,可以用意念控制战气,任凭战气杀气如何充盈,均可随意释放,按照预想的目标全力出击,不会有一丁点偏差,更不会无辜泄露,

夔兽和青牛的战斗,是逸尘迄今为止,所能亲眼目睹的最高层次的超级强者之战,

而且无需担心自身安危,只要不去骚扰,逸尘和二龙就不存在任何危险,大可用心观战,并暗自揣摩和领悟一些玄奥的法则,远比自己独自修炼來得实在,

虽然不能在修为上得到实质性的提升,却非常实际的增加了逸尘和二龙在境界上的升华,

逸尘和二龙,在夔兽与青牛的战斗中,贪婪地汲取自己所需的营养,自然是获益匪浅,

吱吱嘎嘎~~

二人均不遗余力,催动着自身威压,想要尽快制约对方,

不知不觉间,大地龟裂,夔兽的独蹄插入地面,足足有十几丈深,

而青牛虽然有四只脚,分担着全身的重量,但由于实力稍弱,四只牛蹄更是陷入地下,连腹部都已经贴到地面,

显然,青牛的处境更为艰难,

青牛乃天地间极少数存在的活宝,以生机旺盛著称,救死扶伤的本领为天下一绝,无人能敌,可修为实力却屈居夔兽之下,

哞~~

在夔兽不断的施压下,青牛初显颓势,两位战皇级别的超级强者同时发力,大地难以承受这份重压,裂缝渐渐多了起來,

青牛的肚皮紧贴着地面,失去四腿支撑,功力难以尽数发挥,鸣叫声也慢慢减弱,虽然不至于立刻落败,却已经是勉力应对,险象环生,

吼~~

夔兽见时机成熟,大吼一声,催动无尽威压,如洪水猛兽般,一股脑的砸向青牛,

同时放出日月光华,刺得青牛几乎睁不开眼,一身青色光芒也无从释放,仅仅是围绕着自己,作为防护之用,

轰,,

连天接地的黑色天幕,终于在夔兽强有力的攻击中轰然倒塌,凌冽的杀气,在夔兽的战意驱使下,化成磅礴的能量涟漪,铺天盖地的扑向青牛,

青牛上一次败北后,经历了千年修练,修为突飞猛进,大有冲击战皇巅峰之势,展望天下,估计强过自己的屈指可数,却仍然不敌夔兽,

尽管生机旺盛,青牛不会有生命之虞,但落败已是难免,

夔兽掌控了局面,以强大的意念,融入战气,制造出波涛汹涌的杀气,牢牢的压制了青牛,使他的青色光芒失去攻击力,

青牛勉力支撑,却已经沒有还手之力,唯有释放源源不断的木之精华,以保证自己的生机不受伤害,

至此,夔兽与青牛的这场战皇超级强者之战,即将落下帷幕,

沉闷的空间,总算逐步恢复正常,天空中,也开始有了微风飘荡,压抑的感觉慢慢消除,天地之间重回清明状态,

“一千多年了,你仍然是我的手下败将,还有半个时辰,如果沒有强援出现,恐怕你们阻止不了我抢夺龙脉了,”

夔兽顺利获胜,自是趾高气扬,面对青牛更是不屑一顾,

他确实有狂妄的资格,从古至今,唯有这一只夔兽能够幸存,并不是侥幸,而是实力使然,

世间一共才出现过三只夔兽,其中两只早已被斩杀,而且世人还在寻找最后一只夔兽,欲杀之而后快,

夔兽的皮,可以蒙在战鼓之上,若以夔兽的骨骼做成鼓槌,擂响战鼓,则声势浩大,响声震天,

再强悍的敌人,也会被鼓声震慑,未战先怯,失去斗志,

拥有夔兽皮骨的一方,往往能够战无不胜,所向披靡,最终取得战争的胜利,

有夺取天下野心的强者,无一例外都想得到夔兽皮骨,以求事半功倍,得胜回朝,坐拥天下,

自从夔兽诞生那一刻起,就一直受到死亡的威胁,面对世人的虎视眈眈,天地间唯一的夔兽,时刻都要保持警惕,勤加修练,

除了善于隐藏自己,还要有足够的实力,去应对随时可能遭遇的危机,

死亡沼泽不仅压制修武者的修为实力,而且处处陷阱,是夔兽理想中的栖身之所,

即便实力如同金收这样强大的西方大帝,也必须花上漫长的时间,和巨大的消耗,才能击败夔兽,但未必能够轻易将夔兽斩杀,

其他人,就算消息灵通,掌握了夔兽的行踪,也绝不敢夸口说,有把握在死亡沼泽战胜夔兽,

若是一味用强,弄不好反而让夔兽利用地利优势,一举获得胜利,这也是夔兽的依仗之一,

但这一次,夔兽一反常态,居然离开死亡沼泽,來到回势龙脉所在,为了一个对自己毫无用处的龙脉,轻易涉险,

回势龙脉,除了对龙族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还可以通过精纯充足的灵气,给修武者在修练过程中,得到莫大的益处,

逸尘,穆梓,杏老,古梵天等等,都已经在回势龙脉中得到了恩泽,修为快速精进,实力大增,

至于古云,飘然,无痕这些,原本修为较低的,更是受益良多,短短数日,足以超越大多数人一辈子,

然而,龙脉对于修为达到战皇级别的超级强者來说,不再具有诱惑力,也不能提供任何帮助,

夔兽即使控制了回势龙脉,虽然是沉重打击了龙族一脉,却对自己毫无裨益,

所以,青牛讥笑夔兽,完全是有根据的,做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事,好像聪明人是不会干的,

“你难道跟龙族有仇,”

青牛虽然落败,但还是忍不住质问夔兽,

“沒有仇,可我必须要控制龙脉,”

夔兽瞪大眼睛,看着青牛,只是强调自己的目标,并沒有解释这样做的原因,

“夔崽子,既然你跟龙族无冤无仇,何必要抢夺龙脉呢,”

得知龙脉对于战皇超级强者无用,逸尘也找不出夔兽此举的理由,

与龙族沒有恩怨,得到龙脉,又沒有用处,你夔崽子是傻还是痴,非得做这种招人鄙视的勾当呢,

之前,无论是武宫太郎,还是帕隆王者,甚至骷髅老者,处心积虑想要占有回势龙脉,虽然为人不齿,却理由充足,

他们都是为了从龙脉中,得到自己从其它地方得不到的好处,不仅提升修为,甚至还有可能称霸一方,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个道理谁都明白,尽管不是每个人都赞同,却也是无可指责,

逸尘对于夔兽,也不是很了解,看他跟西方大帝激战数天,绝不是脑袋进水的样子,应该具有很高的智慧,

傻人做傻事,大家见得多了,不用思考就能够理解,傻嘛,干啥都属于正常,

但聪明人做傻事,往往就不容易想得通了,如果沒有目的,就更令人匪夷所思了,

这夔兽,难道是在死亡沼泽待的时间太长,脑子里都被淤泥塞住了,不能辨别是非,

“逸尘小子,我知道,东西两位大帝都对你青睐有加,但是你还是沒有资格管我的事,”

夔兽根本不愿解释,反倒呵斥逸尘,警告他不要多管闲事:“再啰嗦,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逸尘能够收服青牛,又同时得到东西两方大帝的欣赏,使得夔兽心存忌惮,

万一伤了逸尘,引起两方大帝的不满,随便哪一位出手,都可以让自己生不如死,这样的麻烦,能避则避,

不愿招惹逸尘,却又必须得到龙脉,夔兽也曾有过一丝纠结,

但经过几番思量下來,夔兽还是坚持着自己的意见,为了控制龙脉,他傲然说道:“沒有人能够阻止我……”

谁知,夔兽的话还沒有说完,就有一个声音如炸雷般响起:

“大言不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