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麒麟臂/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僵持的局面,让火儿有些焦急,考虑到自己身上的伤势未愈,希望速战速决,

在火龙与风刃僵持不下的时候,火儿突然现身,大吼一声,四足发力,急速前冲,

“不好,”

失去战斗之力的青牛,见火儿不顾一切,要与夔兽拼命,情急之下,惊叫出声,

目前的青牛,和逸尘二龙一样,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旁观者,对于局势的判断非常精准,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青牛心里明白,火儿处于劣势,不完全是实力不济,

很可能是身上有伤,火儿无法使出全身修为,威力自然大打折扣,

如今冒险现身,实是缺乏理智,

青牛此刻的心情非常难受,如果火儿能够早半个时辰出现,和自己联手,战胜夔兽并不是奢望,

尽管夔兽实力更强,处于青牛和火儿之上,但要想以一敌二,却是勉为其难,

而现在,青牛已经落败,火儿也是单打独斗,应该采取保守的战术,操纵火龙与风刃搏斗,才是上策,

夔兽实力虽强,却局限于自身的木属性,无法克制火儿的火之烈焰,若是拖延下去,最好的结果是平分秋色,

火儿只要耐得住性子,打持久战,逐渐消耗对方的杀气,自己则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由于火儿有伤,怕支持不了太长时间,不得已采取了速战速决的方式,以自身庞大的身躯,扑向夔兽,

谁知这样一來,却正中夔兽的下怀,

夔兽在力量上占据优势,力保自己不受伤害,但要想击败火儿也是难上加难,

要是火儿不主动出击,坚持游斗,夔兽便无计可施,只好躲在环式能量圈之内,绝不敢轻易出击,

“來得好,”

面对急速合身扑來的火儿,正在考虑如何引蛇出洞的夔兽,大喜过望,

近距离的搏杀,更加缩小了火儿的火之烈焰威力,对夔兽形成的威胁不大,

以己之短攻彼之长,是‘年轻’的火儿情急之下失策的做法,

吼,,

夔兽的这一声大吼,震天动地,虚空也在剧烈的颤动,继而传來吱吱的破裂声,

火儿穿过火龙与风刃的能量中心,待距离夔兽不到千米的时候,忽然停住脚步,伸出前臂,在空中一转,

这是火儿的右臂,只在虚空之中划出半个圆圈,便直直的朝着千米之外的夔兽,横扫而來,

麒麟臂,

以火儿目前的体型,虽然称得上庞大,却也不过五十丈长,即使将前臂完全伸展开來,也远远够不着夔兽,

但是,在火儿的一声怒吼之后,这只看起來只有十來丈长的右臂,却冷不丁暴胀起來,

在一团红光的萦绕中,这只麒麟臂瞬间变得通红,每一个关节都在往前延伸,骨骼也在吱吱嘎嘎的脆响中,伸长变粗,

仅仅一个拳头,居然胀得跟小山似地,直径超过了五丈,而右臂的长度,则由原本的十來丈,一下子变成了足有三百丈长,

拳头和右臂上,赫然出现了道道条纹,红黑相间,凸出于皮肤表面,像是一棵参天大树,被粗壮结实的荆藤缠绕,又如同根根筋脉暴起,穿过肌肉和皮肤,直接缠绕在右臂之上,

条纹的前端,交织在一起,将火儿的整个拳头紧紧包裹,红黑分明的粗大条纹,凝聚之后,组成了一个狰狞恐怖的图案,

经过这一番变化,火儿的巨大身躯,反而显得非常瘦小,另外一条前臂,以及后腿,却远远不及右拳上的一根指头粗细,

五十丈长的身体,支撑着三百丈长的麒麟臂,在逸尘和二龙眼里,简直就是滑稽可笑,

然而,看似猴子抱大树一般的火儿,却非常轻松的抡起了这只麒麟臂,以横扫千军之势,轰向夔兽,

空气中忽然刮起一阵热风,温度也急剧升高,麒麟臂上清晰可见的是热浪滚滚,似乎还冒着丝丝热气,

轰,,

千米的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火儿的麒麟臂如气贯长虹,说到就到了,

只听一声巨响,麒麟臂结结实实打在夔兽的身上,一层烟雾腾起,整个空间被弥漫的看不出眼前的东西,

逸尘和二龙,赶紧暂且闭上双眼,以防被剧烈碰撞激起的能量涟漪波及,

哇呀呀,,

麒麟臂由酝酿到发出,及至打中夔兽,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速度之快大大超出了夔兽的预料,

本來,火儿的现身就是一种冒险,将自己的整个身躯,都暴露在夔兽的眼皮底下,

在夔兽眼里,只要火儿靠近自己的攻击范围,就一定能够迅速占据优势,甚至将火儿拿下,

他甚至开始收回能量风刃,解除环式能量圈,准备与火儿來一个短兵相接,

当火儿在千米之外停住的时候,夔兽心中一凛,以为火儿已经察觉到危险,想要亡羊补牢,重新调整战斗方案,

夔兽暗暗有些惋惜,火儿再前进一点,哪怕是再跨出两三步,就已经进入伏击圈,

眼见到手的胜利,就要从面前溜走,夔兽有些焦急,

为了麻痹火儿,诱使他再靠近点,夔兽便尽量表现出漫不经心的样子,微微扭转头,看着另外的方向,

那边,青牛正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慢慢吞吞地走到逸尘身边,脸上还带着一丝歉意的苦笑,

哼,再过一千年,你仍然是我的手下败将,

青牛的窘样,让夔兽心里充满了自豪感,想到火儿马上就要步青牛的后尘,他更是得意至极,

却不曾想到,火儿停下脚步,并不是因为察觉到危险,而是要施展麒麟臂,

火儿看似鲁莽,心里却也盘算着,自己的修为实力,其实不如夔兽,如果靠得太近,只怕來不及酝酿麒麟臂,就会被对方擒住,

于是就预留了一千米的距离,正好是麒麟臂能够达到的最佳距离,

正常情况下,火儿的麒麟臂不会轻易打中夔兽,即使麒麟臂的速度再快,只要夔兽应对得当,总有办法化解,

可现在就偏偏不正常,夔兽的心里正得意着,根本沒有想到火儿能够在千米之外发动攻击,

稍微一个疏忽,夔兽就被麒麟臂劈头盖脸,打了个严严实实,一点都沒有浪费,

别看在二龙面前,夔兽是铜头铁臂刀枪不入,但在同为战皇级别的火儿面前,只不过是皮躁肉厚罢了,

力达万钧的麒麟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防备不足的夔兽,只打得头晕脑胀眼冒金星,

噔噔噔~~

尽管夔兽的独蹄,早已深入地下十数丈,却仍然不能稳住自己的身形,

硕大的身躯,如同一座山似的,凭空飞起,夔兽插在地下的独蹄,來不及拔出,便在地上划出一道深深的沟槽,

落英王国从此拥有了,一条长达数万米深愈三十米的人工大运河,为以后老百姓的出行和运输,带來了很大的便利,

噗嗵嗵,,

夔兽庞大的身躯颓然倒下,又将地面生生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

麒麟臂的力量,足以摧毁任何一座大山,好在地下潮湿,夔兽的独蹄并沒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饶是如此,夔兽坚硬如铁的独蹄,还是被磨得鲜血淋漓,跟原來相比,足足小了一圈,

仅仅一个大意,就使夔兽吃了大苦头,更难以忍受的是,一向心高气傲的夔兽,觉得自己高大威猛的形象,在这一瞬间被毁,

刚刚闭上眼睛的逸尘,感觉到大地一阵颤抖,禁不住睁开双眼,却发现夔兽的惨状,

“哈哈……”

看着四仰八叉,全身陷入地下的夔兽,逸尘和二龙忍不住大笑起來,

呜嗷,,

擎天一蹄,

一声怪叫,狼狈不堪的夔兽,恼羞成怒,直挺挺的将自己的身体,从坑里腾空飞起,

天地间猛地闪过一道白光,不远处的一座山峰,在白光的照耀之下,轰然倒塌,碎石烟尘四下急窜,激荡起阵阵雷声,

夔兽吃亏吃在沒有防备,并不是实力不济,一旦发威,依然势不可挡,

笼罩在日月光华之中的夔兽,悬浮于虚空,未经任何调整,便伸出那只独蹄,

原本鲜血淋漓的独蹄,早已恢复原状,沒有一丝伤痕,却变得更长了,

被麒麟臂一击,夔兽与火儿的距离,由千米增加到数万米之多,看似遥不可及,难以展开攻势,

但夔兽毫不在乎,只是轻飘飘的伸出独蹄,就朝火儿踹了过來,身子却岿然不动,

数万米的距离,这只独蹄瞬间即达,沒有一点停留,甚至不需要酝酿,独蹄凭空伸出來数万米之长,

独蹄长度扩大了几百倍,却沒有变细,还是原來那样的粗壮有力,

啪,,

直径超过十米的独蹄,如同一个巨大的图章,端端正正盖在火儿的脑袋上,

火儿的麒麟臂,一击即中,由于威力太大,将夔兽轰出了几万米远,再想趁势而上,却是鞭长莫及,

欲稍作调整,进行第二轮攻击,火儿将身体腾空,准备往前移动,然后施展麒麟臂,给夔兽以重重一击,

火儿还沒有完全调整好,就赫然发现,空中飞來一根擎天柱般的物事,如流星赶月,速度奇快,

“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