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封印夔兽/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言一出,不仅夔兽一阵呆滞,就连青帝本人,也是吓了一跳,

“鹏族,”逸尘和二龙四目相对,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想当初,在落英山脉深处,修为已是战帅强者的二龙,面对一只幼年的鹏鸟,居然都沒有招架之功,

要不是亡灵王冒险释放黑雾,逸尘趁机将二龙收入日月空间,并迅速隐身潜入地下,恐怕这位未來的龙王陛下,早就成了鹏鸟的美餐了,

逸尘,二龙,外加亡灵王,能做的就是怎样逃离鹏鸟的魔爪,根本沒有能力与他对阵,

一只尚未成年的鹏鸟,都有这么大的威力,那么整个鹏族,即使和龙族同时遭受劫难,幸存者寥寥无几,他们所能集聚的能量,也是惊世骇俗的,

鹏族是龙族的天敌,除了方寸天地以外,龙族还沒有与之抗衡的手段,

二龙虽然得到方寸天地的认可,成为下一任龙王,但就目前的修为实力,尚且无法真正启动方寸天地,

处在恢复阶段的九头蛟王实力强横,却得不到方寸天地的认可,凭一己之力,就算是鼎盛时期,也斗不过鹏鸟,

“陛下,对不起,真的不能说,”

能得到青帝的谅解,夔兽应该感恩戴德才是,可他却偏偏不为所动:

“指使我的人绝对超出你们的想象,我说这些,都已经是豁出去了,求求你们,别猜了,”

夔兽的脸上,充满了惊恐,仿佛正面临着生死的抉择,又似乎隐藏着比他本人生死更重要的秘密,

任凭青帝任何软硬皆施,夔兽都是咬紧牙关,不肯再透露半点消息,只是一门心思请求尽快被封印,

逸尘对此也是一头雾水,按理说,夔兽深受各方大帝的保护,就算不领情,至少也应该说出背后的隐情,以便让天罗大陆的最高层知道,自己面临的是什么样的敌人,

鹏鸟一族,是龙族最大的敌对者,与人类却不存在恩怨纠葛,但是,回势龙脉处在落英王国境内,身为掌管生机的青帝,维护龙脉的安全责无旁贷,

只要鹏鸟违反生存法则,來到天罗大陆捣乱,青帝就有义务联合各方大帝,阻止鹏鸟实施破坏,

然而,夔兽的缄口不言,让青帝十分纠结,难以决断,

夔兽一开始就叫嚷着摧毁龙脉,但始终沒有付诸行动,二龙几番攻击,夔兽都沒有还手,说明夔兽并沒有违反法则,

说与做,毕竟不一样,事实上,夔兽对回势龙脉从未有过危害,与青牛和火儿的较量,也是战皇超级强者之间的比拼,属于生存法则所允许的范畴,

不能因为一句话,就给夔兽定罪,也不能因为夔兽不说出隐情,就必须将他封印,

“也罢,本帝如你所愿,把你封印到死亡沼泽吧,”

青帝沉思良久,终于答应了夔兽的要求,

封印,是一件极为残酷的事,不仅失去自由,还要忍受漫长的孤独,之前九头蛟王被封印于回势龙脉万年,一直在努力寻找脱逃的机会,

每到关键时刻,都被弱水压制,未能得到自由,心里充满了愤懑,

还是逸尘无意之间,帮九头蛟王解除了弱水之困,

一般情况下,强者宁愿拼个鱼死网破,哪怕身受重伤,甚至肉体被毁,仅剩魂灵脱逃,也不愿被封印,

如果处在死亡沼泽,以夔兽的实力,青帝未必能够轻易将他封印,即使在这里,夔兽竭力反抗,固然无法力敌青帝,但魂灵脱逃还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而现在,夔兽却不止一次地主动请求,实在有违常理,

唯一可能的情况就是,有人强迫他做自己根本就不愿去做的事,

这其中一定牵扯到某个强大的势力,实力恐怖到令人不敢想象,或者威胁过夔兽,迫使他不敢说出事实,

一旦夔兽说出真相,也许落英王国,甚至整个天罗大陆,都要面临毁灭的危险,

鹏鸟一族在万年前的那次大劫之后,分崩离析,成员散乱,虽然实力依然强大,却并非无敌,

如果背后的无形之手,真是鹏鸟一族,那么以夔兽的老谋深算,总会想出办法暗示给青帝,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胆战心惊畏畏缩缩,

阿嚏,,

一口凉气飘过,整个空间都剧烈的震颤了一下,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畏惧的气息,

逸尘和二龙,也禁不住各自打了一个寒颤,下意识的朝青帝发声的地方看去,

青帝的意念一动,便让自己一阵毛孔收缩,本能的防御之气顿时布满空间,

大帝级的人物,果然不同凡响,只不过打个喷嚏,就几乎冻结了整个空间,

好在青帝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瞬间就调整过來,以战意驱散了空气中的寒气,使逸尘和二龙的畏惧顿消,

不能再问下去了,

青帝潜意识里,已经有了判断,一个强烈的预感在他脑海中形成,却不敢说出來,就连再次问询夔兽的勇气都沒有了,

嗡~~

一股极强的玄旋风自空中掠过,夔兽先是从灰衣老者,回复到原來的模样,然后那庞大的身躯,又是急剧缩小,

一眨眼工夫,夔兽变成了一团拳头大小的圆球,在旋风的中央如陀螺般旋转不停,

“谢青帝陛下,”

夔兽的声音很轻,却沒有一丝抱怨,反而流露出一份感激,青帝出手将他封印,倒使他脱离了两难境地,

夔兽不抵抗,让青帝的封印变得简单,

旋风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夹裹着夔兽,如同一道青色闪电,在空中稍作停顿,就迅速飞往死亡沼泽的方向,

一道符咒般的金光,随着旋风一起,消失在远处的死亡沼泽,

“等本帝调查清楚之后,再來为你解除封印,到时候,希望你能够配合,”

整个封印过程,简单而迅速,也因为夔兽的顺从,变得轻而易举,

尽管付出了失去自由的代价,但夔兽终究守住了秘密,

“唉,真是难为了夔崽子,他轻松了,本帝却要开始奔波了,”

叹息声传來,显示出青帝的一丝无奈,

“青牛拜见主人,”

疲惫不堪的青牛,见青帝已经将夔兽封印,才开口说话:“青牛擅自做主,还请主人恕罪,”

“你不乖乖地待在万木之源,跑到这里干什么,”

青帝声音中微微有些责备的意味,却沒有发怒,反而随着声波传过來一缕青光,直刺向青牛,

“多谢主人,”

被青光一刺,青牛顿觉生机旺盛,立马就从盈盈一握的短剑,又变回原來的青牛,

与夔兽一战,青牛消耗太多,正常需要几个月才能完全回到最佳状态,但青帝的一缕青光,就把几个月时间缩短到一眨眼,

青牛欣喜异常,一连串地道谢,并把逸尘到万木之源寻找玄木精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哦,逸尘,一个毛头小子,不过战帅修为,居然能够收服你,”

听得青牛说完,言语之中对逸尘多有褒扬,青帝有些意外,

呲,,

逸尘突然感觉到,有两道犀利的光芒,从天际刺來,如同闪电跨越云层,蕴含着巨大的威压,直直的射向自己,

无声无息,也看不见摸不着,但却凌厉无比,仿佛针芒在背,使人感到窒息,

由于青帝的出现,让回势龙脉安然度过危机,逸尘也和二龙一样,心里充满感激,

本想说几句感谢的话,或者行以长辈之礼,却不料还來不及做任何表示,浑身就处在强势威压的笼罩之下,

这不是空间禁锢,逸尘沒有感到行动受困,只不过是全身被压制,像是承受着力达万钧的重压,任凭自己如何移动,总是无法摆脱,

嗡~~

一股战气随着逸尘的意念,从丹田内渲泄而出,透过血脉肌肉,自体内激荡出來,

逸尘心里明白,这是青帝在测试自己的修为实力,希望找出收服青牛的凭仗,否则仅以战帅强者的实力,怎么可能将战皇超级强者的青牛收为己用,

排山倒海,,

战气凝聚于手,逸尘对着感觉中的光芒,倾力轰击而出,

与帕隆王者一战之后,逸尘一直养精蓄锐,浑身战气充足,随着一拳的击出,战帅强者所拥有的战气,如同决堤的洪水,铺天盖地,滔滔不竭,

强大的能量涟漪,在逸尘的周围形成一片足以开山之势,尽情向外扩张,

如果对手是一位战王之下的强者,逸尘就可凭借这一招霹雳拳,占据一定的优势,至少可以保证自己不受伤害,

咦,

奇怪的是,逸尘发出的倾力一击,竟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连声音都沒有听到一点,

如此强悍的能量涟漪,如同泥牛入海,哑无声息,甚至都沒有发现身边的空气,有一丝波动的痕迹,

逸尘很纳闷,即使不能化解那两道隐形的威压,至少也应该來个碰撞之类的声响吧,

哪怕空气摩擦出一点火花,也能证明自己的能量已经发出过,

或者被对方的威压驳回,甚至吞噬,都不枉自己一番酝酿,

好歹也是接近战王的修为,居然一点动静都沒有,

奇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