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尝试激活/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赐火性体质已是难得,兼具凤族血脉更是世间罕有,”

二人悄悄退出飘然修练的石屋,火儿难以掩饰自己的惊讶,说道:

“飘然姑娘如果能够好好把握,在修练一途将有极高的成就,主人的目光果然厉害,不过……”

“不过什么,”

听得火儿说,飘然体质极佳,为世间罕见,逸尘也是十分高兴,

一直以來,飘然都想着陪逸尘闯荡历练,却苦于修为实力太弱,生怕遇到危急时刻,反而拖累逸尘,便只能忍受着聚少离多的相思,

少年情侣,情真意切,自然希望朝夕相处,即使遇到困难,也应该是一起面对,

以飘然现在的修为,在落英王国已是难遇敌手,甚至具有独自闯荡的能力,但放到萨特王国,却还差了点,

并不是说,萨特王国的修武者个个都是实力强横,若以修为论,战王强者毕竟极少,即使战帅高阶强者,也不是很多,

然而,地处西方的萨特王国,冶炼锻造技术非常发达,在兵器的打造上处于天罗大陆之首,

趁手的兵器,是修武者最好的助手,对战时如果应用得当,将会极大提升实力,

落英王国,甚至天罗王国,大多修武者使用的是普通兵器,尽管很趁手,却显不出太大的威力,想要购买达到一定层次的趁手兵器,不仅需要花去大量的晶币,而且还要防备着,或许有一天,就有人來抢夺,

物以稀为贵,何况上等兵器确实具有助己一臂之力的优点,偶尔出现,立刻成为大家争夺的焦点,

所以很多修武者情愿选择一些比较霸气的战技,希望在气势上压过别人,也不愿意花费精力去寻找上等兵器,

而萨特王国的修武者,达到战帅强者的,几乎都拥有与自己修为同等,甚至略有超出的兵器,同阶作战,兵器优者胜机自然更大,

如果飘然真的如火儿所说的那样,逸尘期待的并肩作战,将很快到來,

逸尘的思绪转得飞快,但又被火儿的一句‘不过’给带了回來,

“飘然姑娘的体质血脉,我不会看错,但还沒有被真正激活,现在处于最危险的时刻,”

火儿不无担忧的说道,

飘然修为达到战帅强者,不代表就已经激活了天赐火性体质,相反,她正处于能否激活的边缘,

由于回势龙脉灵气充足,使飘然原本处在隐性状态的天赐火性体质,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激化,却又沒有达到真正激活的程度,

一旦顺利激活,前景一片光明,如果激活失败,则终身失去提升修为的资格,甚至失去修为变成废人,

要是干脆让天赐火性体质一直沉睡下去,无非就是按照常人一样修练,进展缓慢,却不至于出现什么危险,

如果火儿沒有受伤,以麒麟的火性体质,帮她激活沒有任何问題,可火儿在长途跋涉之后,又与夔兽进行了一场巅峰对决,而且最终输了,

不仅加重了伤势,更是消耗了巨大的能量,跟正常时候相比,现有可用的火属性能量,不足原來一成,

“要怎么做,才帮得了飘然,我可以试试,”

逸尘想起自己曾经在花木堡,与杏老花飘零一起,激活无痕的天赐木性体质,虽然惊险至极,但总算大功告成,

上一次既然能够成功,这一次为什么不可以试试呢,

“不行,”火儿断然否决了逸尘的提议:

“你体内的火属性元素,大部份还是我在寒潭中输给你的,这些管你自己用用还是够的,飘然姑娘的修为与你相差不大,所需要的火属性元素数量极大,根本不是你身上那点就能激活的,”

“我不能看着飘然失去机会,最多我把所有的火属性元素全部给她,我自己不要了,”

逸尘准备豁出去了,就算不够,也不能袖手旁观,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人,面临终身不能提升修为的危险,

“那也不行,绝对不行,”

平时火儿是很乖的,从來不会顶撞逸尘,但今天好像性情变了,连续出言反驳,而且态度异常坚决,

“你身为应劫之人,肩负使命,绝不能无辜涉险,”

“那又怎样,如果我连飘然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应劫,使命,笑话,”

飘然面临危机,自己都不能出手相助,火儿居然还拿应劫之人來压他,这让逸尘很是恼怒,

难道先看着飘然变成废人,然后再去完成什么使命,拯救世界,

对于逸尘來说,在感情上,飘然就是整个世界,

“主人误会了,火儿不是那个意思,”见逸尘发怒,火儿连忙一个劲的解释,

“你对飘然姑娘的那份心,火儿能够理解,你愿意尽自己的所有力量,去救助她,但是,你有沒有想过,万一在紧要关头,你的火属性元素不够,或者说能量不足,会造成什么后果,”

“什么后果,”

逸尘光顾着去帮助飘然,只想着竭尽全力,即使不能成功,至少也不会有副作用,

却沒有想过,因为自己的帮助,而让飘然的处境更加危险,

被火儿一提醒,他吓了一跳,立马明白过來,

有些事,能帮多少是多少,也有的时候,帮不好反而坑了别人,那叫好心办坏事,

“后果就是,飘然姑娘轻则成为废人,永远沒有再次激活的机会,重则直接陨落,”

火儿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心事重重的说道:“我也是为难,才一时不敢大意的,”

“激活飘然姑娘的天赐火性体质,需要的火属性元素,我有,应该勉强够用,但我沒有办法坚持到最后,只有我俩一起努力,才会确保成功,”

逸尘情急之下,冤枉了火儿,火儿犹豫的原因,不是怕耗尽自己,飘然是逸尘最心爱的人,火儿自当倾尽全力,即使对自己造成巨大伤害,也在所不惜,

他担心的是,最后的紧要关头,万一自己由于消耗过大,支撑不住,使得飘然不能持续得到火属性元素,那将功亏一篑,后果不堪设想,

权衡之下,火儿决定让逸尘协助自己,帮助飘然激活天赐火性体质,

逸尘觉得自己过于鲁莽,还错怪了火儿的一片忠心,不过他聪明过人,很快就理解了火儿的激活计划,

时间紧急,容不得太多客套,逸尘和火儿已经准备就绪,

回到飘然修练的石屋,关好石门,火儿显出本体,一个通体火红的麒麟,出现在飘然身后,

轰,,

熊熊的火光燃起,石屋内的温度急剧上升,火儿全身散发出炙人的火焰,将飘然包裹其中,

石屋内精纯的灵气,为火焰提供了很好的助燃,并提升火焰的质量,越來越旺的火焰中,渐渐映射出一道道惨白色的光芒,

惨白色光芒的温度极高,将周遭的空气烤得嘶嘶作响,并隐隐生出一丝丝烟雾,

吱吱~~

光芒凝聚到飘然头顶,盘旋之后,化成一缕缕耀眼的白色光线,先是萦绕着飘然,然后又缓缓进入她的身体,

飘然的身体,在惨白色的光芒笼罩之下,显示出波浪一样的条纹状,仿佛不停地扭动着,

但是看出飘然有任何的痛苦,甚至她根本就沒有感觉到这些,依然停留在忘我的修练之中,

逸尘则按照火儿的计划,暂时闲在一旁,根据事情发展的进度,再做应对,

咦,

尽管逸尘看起來无所事事,也沒有一点消耗,但是他心里非常紧张,双目圆睁,专心致志的观察着飘然的反应,

令他奇怪的是,飘然那一身薄如蝉翼,飘飘袅袅的红色衣裳,在熊熊烈焰的炽热炙烤下,沒有一丝一毫的破损,甚至连颜色依旧鲜红,

前些天,同样在回势龙脉,无痕就被九头蛟王的烈焰,烧尽了衣物,使她与自己赤诚相见,

而飘然此刻却似乎沒有受到一点影响,一副恬然自得,进入老僧入定的状态,

火势越來越猛,光芒更显惨白,进入飘然体内的光线,也越來越多,

火儿不停地摇头摆尾,聚集全身的火属性元素,用來激活飘然的天赐火性体质,

飘然的身体有了一点变化,跟刚才的端坐相比,已经稍微舒展了一些,好像在尽情享受这份烈焰的炙烤,

渐渐的,随着惨白色光芒的侵入,飘然的身体更加舒展,手脚开始活动开了,但双眼还是闭着,

火儿告诉过逸尘,这是飘然接受火属性元素的正常反应,在激活的过程中,飘然必须是无意识的,任凭火儿如何催动火属性元素,她都是被动的无条件的接受,

只有这样,火儿的火属性元素,才能最大限度的进入飘然体内,催醒飘然体内沉睡了十几年的火性体质,从而达到最佳效果,

对于飘然的正常反应,逸尘大感宽慰,一颗悬了好久的心终于放下了一点,

火儿虽然身受重伤,但身体内含有的火属性元素,还是天底下最精纯的,也是成功激活的最大希望,

倏~~

逸尘眼前忽然一亮,熊熊烈焰中的飘然,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