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模棱两可(卷二终)/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无痕微微一笑,接着说道:“虽然我钟情于你,但你和飘然姐姐两情相悦,我唯有祝福你们,

不过,十年之后,你们二人如果仍然沒有成亲,要是我还喜欢你,那么,你不可以第三次拒绝我,”

“这样的约定,对我來说,是一个漫长的等待,一旦你们成亲,约定便不复存在,

可要是我等到了机会,我就要和飘然姐姐一起嫁给你,你敢不敢接受这个十年之约,”

“这个……”逸尘对这个十年之约,有些意外,

这根本就是一个不成立的约定,尽管逸尘还不满二十岁,俗语说十四娘十三爹,即使马上就成亲,也不算离谱,

要以十年为限,似乎过于牵强,按照逸尘与飘然的感情,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况且逸尘早已报备父母,飘遥也非常喜欢逸尘,心里都默认了这个女婿,

虽然逸尘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取比翼花换灵树枯枝,集齐材料修复乌蝉衣,设法得到无极剑……

但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成亲并不会妨碍完成使命,如果飘然有幸得到火儿口中的那位前辈指点,修为提升更是迅捷,到时候,夫妇二人并肩作战,反而是美事一桩,

无痕机灵之极,岂能看不出这个十年之约,乃是一句空话,为何还要坚持让逸尘接受呢,

“莫非你要从中作梗,破坏我和飘然的感情,”

逸尘实在想不出,十年之约有存在的必要,按说无痕也不是宵小之辈,不至于做出无耻下作之事,

话一说出,逸尘不禁后悔起來,他觉得无痕不可能是那种人,

“如果你俩情深意笃,又岂是我能破坏得了的,”

无痕却沒有责怪逸尘的胡思乱想,反而大大方方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我已经喜欢上你,你拒绝与否并不会改变,就算是我真的错了,至少也要给自己一个说法,”

如果仅仅是心血來潮,无痕为了好奇而喜欢逸尘,那么被两次拒绝,早就应该死心了,何必继续纠缠不清呢,

但无痕是真正的从心里爱上了逸尘,逸尘越是拒绝,她越是喜欢,

感情的事,很难用某一个标准去衡量,喜欢就是喜欢,沒有好坏对错,

穆梓曾经劝过无痕,让她放弃逸尘,普天之下,只要是无痕看得中的,任凭是王公贵族,或者富商巨贾,以落英王国公主的身份,沒有被拒绝的理由,

甚至只要亮出无痕的身份,让人家知道她还是待字闺中,恐怕整个天罗大陆的青年才俊们,排着队过來求亲,

逸尘虽好,却已名草有主,何必给自己找一个永远都沒有结果的等待,來时刻折磨自己,

别人家的东西再好,你再喜欢都沒有,因为那不属于你,这个道理无痕明白,却不愿承认,

穆梓花了很大一番口舌,才勉强与无痕达成一致,采取一个折中的办法,

,,便是无痕和逸尘提出的十年之约,

穆梓心疼女儿,又怕她一意孤行,便想以十年之约來麻痹无痕,希望她在这期间,慢慢淡忘逸尘,走出感情的困境,

依据就是,逸尘很快就要离开落英王国,以后与无痕几乎不会再有碰面的机会,或许等不到十年,无痕就已经爱上了别人,

在穆梓眼里,所谓的十年之约,无非是缓兵之计,先稳住无痕,再让她摆脱,

但无痕的想法,跟穆梓就完全是两个概念了,

一方面不希望父王为自己操心太多,而來,也为了给自己这段难以看到结果的感情,找一个说法,

喜欢逸尘,却得不到理想中的回应,原本应该两情相悦,变成了一厢情愿,尽管无痕看起來满不在乎,实际上心里也是非常难受,

特别是看到逸尘和飘然在一起,连眼神中都充满了爱意,从心底就涌出一股醋意,有时候真想跳出了,和飘然來一个公平对决,

但是无痕知道,人家两个人早就情投意合,难舍难分了,就算自己插在中间也无济于事,

思量之后,无痕不禁有些气馁,却又心有不甘,

提出十年之约,其实也是提醒逸尘,我无痕会等你十年,如果届时你们沒有成亲,我一定会从中插一杠子,

更重要的是,无痕想知道,自己对逸尘的爱意,在得不到回应的情况下,能不能坚持十年不变,

若是无痕提前走出來,则说明她的这份感情还不成熟,无疾而终是最好的解脱,

要是逸尘和飘然成亲了,无痕即使再怎么牵肠挂肚,也不会再做非分之想,

最怕的是最后一种结果,如果十年之约到期,无痕依然无法摆脱这份感情,该如何处理,

无痕心里惴惴不安,甚至并不希望逸尘答应这个十年之约,她要的只是逸尘的一个态度,

“无痕,我只能说,如果十年之后,我和飘然还沒有成亲,而你还愿意等我,我会慎重考虑……但是我真的不希望出现那样的情况,”

穆梓父女俩,各有各的算盘,却让逸尘很是为难,

照逸尘现在的想法,应该直接回绝,可又怕无痕难以接受,伤害一个真心喜欢自己,而且是无辜的人,也是逸尘所不愿意看到的,

答应吧,违背了自己的初衷,又给了无痕一丝希望,

无奈之下,逸尘选择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他有足够的信心,在不长的时间内,让无痕打消对自己的想法,这也许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逸尘自以为是的想当然,造成了沒有当机立断,也给以后带來了隐患……

不过以后的事还沒有发生,逸尘也沒有想太多,他已经在考虑,回到天云城之后,与公孙宏商量西方之行,

告别了穆梓无痕,告别了落英王国,逸尘便赶往天云城,

途经逸石村,逸尘与父母弟弟妹妹相聚,在家中小住几日,又匆忙上路,

咦~~

微风吹來,一阵花香扑鼻,呈现在逸尘眼前的,是一片花的海洋,

花团锦簇,藤蔓缠绕,置身于花丛之中,竟然找不到路,

这是天云城外的小树林,逸尘并不陌生,第一次到天云城,就在这里经历了一场大战,

当时黑鹰抢夺逸家釉料,并在小树林与霍宁等人激战,虽有田涛林雷相助,怎奈黑鹰强盗团实力更强,

关键时刻,幸得逸尘赶到,合力斩杀黑鹰等十人,取得一次大胜,

小树林靠近官道,平时行人虽然不多,可也不至于一个人都沒有,而现在不仅看不到路,就连大片的小树也找不到了,

逸尘有些诧异,大白天的,自己不可能迷路,不对,这里根本就沒有如此大面积的花海,

天云城不是都城,不需要接待国王陛下,怎么可能在大路旁弄许多花草呢,

难道公孙宏心血來潮,搞这么大的一个花园,吃饱了沒事干,跑过來伺花弄草,

唰~~

坐在逸尘苦思冥想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右腿一紧,一根腕粗的青色滕蔓,如同蟒蛇一般,死死地缠了过來,

逸尘右腿一顿,一股战气瞬间渲泄而出,便将青色藤蔓震得粉碎,

自从得到青帝的生机之力,逸尘几乎不需要酝酿,就能够随时释放战气,

战帅巅峰的战气,威力十分巨大,虽是仓促之间,却可以轻松震碎腕粗的藤蔓,

窸窸窣窣,,

在逸尘震碎那根藤蔓的同时,又有无数条粗壮结实,长达数丈的青色藤蔓,从四面八方向他围攻而來,

随着青色藤蔓的移动,一张张蒲扇大小的叶片,掀起一阵狂风,如同一只只巨大的手掌,齐齐扑向逸尘,

花香顺着狂风,夹杂着点点闪着星光的花粉,弥漫在空中,飞向逸尘的口鼻,

“不好,”

偶尔闻点花香,令人心旷神怡,倒是一种极其愉悦的享受,

但花香铺天盖地而來,散发出浓烈的刺鼻味道,却是令他难以接受,

地面的青色藤蔓,中间的巨大花叶,空中的浓烈花香,分上中下三路,几乎同时袭击逸尘,

啪啪啪,,

反应过來的逸尘,将浓郁的战气,通过全身释放出來,刚刚逼近的青色藤蔓,一时间纷纷爆裂,在空中形成一道烟雾,

聚拢而至的花叶,也被逸尘的战气击碎,狂风稍微减弱了一些,

空中的花香,随着风力的减弱,而清淡了许多,细微的飘來一点,吸进鼻子里,居然引來一阵强烈的刺激,逸尘忍不住咳嗽起來,

花粉有毒,

以逸尘的修为,击碎这些藤蔓和花叶,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但要拒绝无孔不入的花粉,却要费上一番手脚,

花粉几乎看不见摸不着,只要你呼吸,就有可能中毒,比藤蔓难对付多了,

蔽息~~

只有屏住呼吸,才能有效的避免有毒花粉的侵袭,

好在逸尘吃过避息兽的内丹,短时间的蔽息并不会妨碍战气的释放,

唰唰唰~~~

啪啪啪~~~

越來越多的青色藤蔓加入了战斗,此起彼伏的花叶,也是气势汹汹,为花粉的传播提供了良好的条件,

而逸尘浑身释放出的浓郁战气,更如摧枯拉朽一般,不断地粉碎着各路进攻,

火之烈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