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花海囚王阵/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年前,在天云城城主府,逸尘曾经见识过草儿布置的花草争春,此情此景,与那次倒有几分相似,

那时候,逸尘的修为只不过刚刚踏入战督级别,被草儿的花草争春搞得手忙脚乱,

现在,逸尘的修为远非昔日可比,而这个花海,也早已升级改良,威力大大提高,

但是,两者的本质,都是由花草的藤蔓造成缠绕攻势,辅以花叶的推波助澜,花粉的趁隙而入,

以最低等的植物,构成强大的阵法,对人类造成巨大的威胁,

而这样的阵法,也只有花草精灵草儿,才能够布置,

“嘻嘻,大哥哥,你真厉害,”

随着银铃般的声音传來,弥漫在逸尘头顶的残余网幔,顿时消失无踪,

逸尘也顺势收回了火之烈焰和水之柔善,天空中一片晴朗,空气也显得格外清新,

“咦……大哥哥,你成花脸猫了,脏死了,”

一个黄绿色的纤细身影,如一阵风般扑到逸尘怀中,

还未等逸尘张开双臂迎接,草儿却又突然停住,撅起小嘴,偷來了鄙视的目光,

“呵呵……我就知道,一定是草儿捉弄我,”

逸尘伸手,用衣袖擦去脸上的烟尘,龇牙一笑,说道:“大哥哥这么英俊的脸庞,都被你给毁了,你还嫌弃我……”

不等草儿挣扎,逸尘伸手一揽,将草儿抱在怀中,

几年时间,逸尘长大了不少,比原來魁梧,帅气,也更加成熟了,

但草儿却依然是稚气未脱的小女孩模样,岁月并沒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还是那样乖巧可爱,

逸尘被花海折腾得灰头土脸,本是一肚子气,可一见到草儿,所有的不快都已经烟消云散,

“大哥哥,你能够同时释放火之烈焰和水之柔善,好棒啊,”

草儿依偎在逸尘的怀中,一脸的幸福感,

在精灵世界,草儿是高高在上的仙子,众多精灵只敢仰望,甚至敬而畏之,

地位可以有,架子也可以有,但草儿总觉得不自在,所以常常溜出來,接触外面的世界,

自从遇到逸尘,草儿就有了一位大哥哥,不仅关怀备至,而且还让她进入地心玄土修练台,吸取丰富的营养,

在草儿的眼里,逸尘就是自己最亲近的人,这是一种简单而又纯洁的亲情,正是这种亲情,让草儿对逸尘产生了依赖的心理,

“草儿,几年不见,你的结界阵法越來越厉害了,我差点就栽进去了,”

草儿对结界阵法的理解,可以通过花海显示出來,逸尘由衷的为她高兴,

“这叫花海囚王阵,布置得当,可以困住战王初阶强者,”

被逸尘一夸,草儿有些得意,眼睛眯成一条线,脸蛋上也露出两个深深的小酒窝,

草儿得到地心玄土的营养,又在精灵世界吸取了,由圣物灵树释放的精纯灵气,修为急速提升,对结界阵法的理解和沟通,也提高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花海囚王阵,是草儿经过几年的尝试,由花草争春提升改良,逐渐演变而成,

天罗大陆,人类最高的修为就是战王强者,就目前而言,超过战王中阶的强者还沒有发现,

而花海囚王阵,困住战帅强者不成问題,按照草儿的预判,如果能够发挥最大威力,甚至可以将战王初阶强者困在其中,

也就是说,一旦草儿将花海囚王阵演练纯熟,面对整个天罗大陆的战王强者,都有一战之力,

“可是,大哥哥还不是战王强者,却照样可以摧毁花海……草儿的结界阵法,差得太多了,”

草儿稚嫩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但仅仅是一瞬间而已,很快又被喜悦所替代:

“不过,大哥哥身上的五行之气,别人一般不会有,就算是战王强者,最多只能凝聚一种五行之气,想要破阵难度非常大,”

虽然花海囚王阵被火之烈焰摧毁,但若不是逸尘身上释放出水之柔善,恐怕还沒有破阵,自己就要受到窒息之苦,

处在窒息状态,就不能继续催动火之烈焰,那么,青色藤蔓的超强再生能力,将使得大阵更加牢固,

草儿一直在旁边,指挥花海囚王阵的同时,关注着逸尘的应对情况,万一逸尘不敌,遇到危机时,她可以随时撤阵,以确保逸尘的安全,

当看到逸尘同时催动火之烈焰和水之柔善时,草儿被震撼了,以至于忘记了指挥或者撤去花海囚王阵,

如果不是逸尘的一声大喊,恐怕草儿仍然在一旁发呆,

“对了,草儿,你怎么又偷跑出來了,”

离开玄天宗的时候,逸尘曾经去过精灵世界,由于担心西行险恶,不愿让草儿涉险,便沒有带她出來,

“才不是呢,铁芍伯伯让我出來的,”

像是受了委屈,草儿耷拉着脸,说道:“我先到城主府,想看看大哥哥在不在,却发现那里打得热火朝天,就跑到这里來玩,”

“我早就看到你过來了,正好想试试花海囚王阵的威力,所以,嘻嘻……”

想到逸尘灰头土脸,狼狈的样子,草儿又忍不住笑了起來,

草儿判断花海囚王阵有囚王的威力,却从來沒有实战检验过,这次拿逸尘开张,得到了很好的尝试效果,

虽然逸尘最终有机会破去此阵,但考虑到一般战王初阶强者,未必有逸尘那些手段,所以对自己的结界阵法还是颇感满意的,

“你是说,城主府在打战……谁跟谁,”

草儿无意中的一句话,立刻让逸尘紧张起來,

城主公孙宏的修为达到战帅强者,手上又有大量的守城将士,就算是一支军队,想打进城主府也绝非易事,

“嗯……有一批蒙着脸的黑衣人,在练兵场旁边……和公孙城主他们打起來了,”

逸尘的紧张反应,吓了草儿一跳,从逸尘焦急的表情看出他的担心,便收起嘻笑的神情,怯怯的说道,

“快走,我们过去看看,”

城主府有危险,必须支援,逸尘沒有放下草儿,就这么抱着,一提气,整个人化着一道流光,直飞天云城,

“咳咳咳……那个~~”

天云城的守卫,忽然感觉一个人影从眼前掠过,刚开口说话,却发现自己什么也沒看见,眼前根本就沒有人,

“你小子咋的了,你看到什么了,大呼小叫的,”

另外一个守卫,见同伴自言自语,有些莫名其妙,

“刚才,好像有个影子,从这里飞过去了……”

先前的守卫,一边说一边比划着,可比划來比划去,他自己也怀疑起自己了,

“哈哈,你个大笨蛋,就在几息之前,我也觉得眼前一闪,可那明明是天空老鹰飞过,留下的影子……”

另一个守卫,讥笑着,抬头往天空看了看,

“嘿嘿,还是老兄的眼尖……”

逸尘情急之下的瞬间爆发,虽然不至于像战王强者那样撕裂空间,但足以晃花守卫的眼,

就在两个守卫一问一答的时候,逸尘早已掠过城楼,脚下并不停顿,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城主府,

“阁下到底何方神圣,光天化日之下,蒙住口鼻,莫非是公孙宏的熟人,”

天云城,城主府,闪星楼旁,

四位蒙着面部的黑衣人,分四个方向围住一人,

中间这位,身高两米,体态微胖,方面大耳,身披一袭绿袍,脸上微微显出一丝病态般的菜色,

他正是说话的那位,天云城的城主公孙宏,

“嘿嘿,公孙城主名满天下,人人敬仰,我等无名小卒,丑陋至极,又是冒昧前來拜会,自然不敢污了城主的眼睛,”

其中一位蒙面人,拿腔捏调,文绉绉的说道,

“哼,公孙宏交友从不分高低贵贱,无论达官贵人,还是贩夫走卒,只要心胸坦荡,我皆以礼相待,”

公孙宏冷哼一声,道:“唯有鸡鸣狗盗宵小之辈,心生歹念,才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素闻公孙宏文武全才,果然口齿伶俐处变不惊,我等深感佩服,”

蒙面人似是被公孙宏的气势镇住,阴阳怪气的说道:“真是失敬失敬……”

看似示弱,却不曾想蒙面人话未说完,突然欺身而上,挺剑便刺,

其余三位蒙面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各自亮出兵刃,一起攻向公孙宏,

“卑鄙之徒,”

这些蒙面人确实配得上卑鄙二字,先前还是恭恭敬敬,拽文装蒜,一旦出手,却是狠辣之至,

一剑,一枪,两刀,分四个方向,挟裹着凌厉的战气,快若闪电,组成立体攻势,

棍扫千军,,

面对四位蒙面人密不透风的强势攻击,公孙宏怒骂一声,不躲不避,

手一扬,一根长达一丈有余的红荆棍赫然出现,公孙宏手执红荆棍,围绕着身体,抡圆了向周围扫去,

红荆棍虽然只有手腕粗细,抡起來似乎稍显轻巧,但实际上却是凝聚了浓郁的战气,

生长在落英山脉深处的红荆条,木质坚硬,长势缓慢,

公孙宏手中的红荆棍,已有百年树龄,其坚硬程度甚至超过钢铁,却又具有一定的柔韧度,

红荆棍正好与公孙宏的木属性功法相匹配,用起來得心应手,

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