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黑色光线/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道淡绿色光芒,在空中划出一个圆圈,闪烁着点点星光,

周遭空气,仿佛被红荆棍的战气胁迫,形成了一股强烈的旋风,

旋风的速度极快,眨眼之间,公孙宏那两米多高的身躯,处于旋风的中心,已经被遮掩得看不清楚,

而旋风与空气的产生了尖锐刺耳的摩擦声,并释放出璀璨的火花,

嚓啷啷~~

攻向公孙宏的四位蒙面人,其中一位的兵器的长枪,

相对于剑和刀,无疑长枪的控制范围更大,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

属于长兵器的枪,此刻依然显示出了与众不同的风采,

同时攻出的四件兵器,只有长枪最先接近公孙宏,于是不可避免的与红荆棍造成的能量旋风撞在一起,

两股强烈的战气,猛烈碰撞之下,火花四溅,

公孙宏的能量旋风,只有在与长枪发生碰撞的那一瞬间,局部稍微阻滞了一下,

仅仅是震颤了一下,能量旋风就恢复了急速旋转,巨大的能量涟漪,向四下肆掠而去,

与公孙宏的能量旋风不同,长枪却在碰撞之际,被公孙宏的战气激荡得如同离弦之箭,飞出去几十张远,

噗,,

手持长枪的那位蒙面人,终于享受到了长兵器带來的极速快感,

公孙宏释放出的战气,击飞了长枪之后,速度力道并沒有减弱,依然气势汹汹的宣泄过去,

蒙面人瞬间感觉到,一股强横无比的战气,撞在自己的胸口,顿时眼冒金星逆血上涌,

这位老兄实在压制不住逆血的冲击,喉咙一阵发痒,无奈只好张开大嘴,满满的吐出一大口鲜血,

随着鲜血的吐出,蒙面人胸口的沉闷感总算减轻了一些,但整个人却再也无法支撑,眼见着软绵绵的委顿下去,

呲溜,,

使剑的那位蒙面人,速度稍慢,也被能量旋风击中,长剑脱手而出,在空中划出一道流星般的惨白光芒,呼啸着飞出,

比起长枪的尖锐声,长剑发出的声音显得美妙动听,可惜的是,长剑飞得更高更远,

至于剑落到什么地方,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持剑的那位老兄,实力比用枪的那位弱了一些,伤得更重,趴在地上,翻着白眼,感觉是一跤摔进茅坑,,离死(屎)不远了,

但这两位,均达到了战帅强者的修为,却经不起公孙宏强横能量的冲击,

余下的二位用刀的蒙面人,实力在战将九品,相对较弱,反而沒有受到伤害,

公孙宏出手一视同仁,绝不会厚此薄彼,只要他们碰到能量旋风的波及范围,就一定会遭到致命的打击,

可这二位比起另两位同伴,要聪明得多,虽然四人一起进攻,欲趁公孙宏不注意将其拿下,

不过他们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只是跟着虚张声势,不仅在动作上‘不经意’的慢了半拍,而且根本就沒有使出全力,

这也不能怪他们,战将九品凭什么与公孙宏这样战帅巅峰强者对战,即使同伴得手重创公孙宏,只要稍微泄漏一点点能量余波,就足以让他们毙命,

胜利固然重要,但生命更加可贵,还是留着性命,立功的机会以后有的是,

这二位倒是心有灵犀,见同伴攻上,他们立马停住脚步,甚至稍稍后退,与公孙宏保持一定的距离,

结果就是,战帅强者遭到重创,战将九品却安然无恙,

倒在地上的两位蒙面人,看到同伴居然不进反退,将自己送入险境,一股莫名的怒火油然而生,

有一句话叫什么來着,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而这二位用刀的队友,简直就是猪狗不如,

由于蒙着面,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但露在外面的双眼,齐齐射出一道道怨恨恶毒的光芒,如同利剑一般射向那二位战将九品,

被公孙宏打伤,是实力上的差距,沒什么可抱怨的,但被同伴算计,却是比死都难受,

“桀桀……公孙城主果然厉害,不愧为国之栋梁,佩服佩服,”

一声怪笑,从闪星楼上方的虚空中传來,声音不大却有一股穿透耳膜的渗透力,

“阁下终于忍不住了,那就现身吧,”

面对突如其來的怪笑声,公孙宏似乎并不意外,

就在刚才与四位蒙面人交手之前,公孙宏就已经感觉到,不远处有一股充满凌厉杀气的气息,注视着自己,

而且自从这四位蒙面人进入城主府,到自己出面交涉,至少也有一炷香时间,平时戒备森严的城主府,竟然沒有一个守卫,或者将领,参与进來,

城主府虽然不是军事基地,但一贯纪律严明,随时都是按照军队的要求执行,明哨暗哨,险情报警,应急措施,样样齐全,

即使这四位蒙面人修为实力高强,但毕竟沒有达到战王强者那样撕裂空间的程度,根本做不到來无影去无踪,

从城主府外进入到闪星楼,有好几里地的距离,不可能一蹴而就,在这期间,只要有一位哨兵看到,就算來不及盘查,也应该立即报警,

但事实上,还是公孙宏第一个发现情况,到现在为止,依然沒有一个城主府的人出來,

这绝不是守卫们偷懒,或者惧怕对方,而是根本就沒有一个守卫,发现有人潜入城主府,

按理说,战帅强者可能潜入的速度较为迅捷,哨兵难以发现,但对方明明有两位战将九品,想要不惊动哨兵,不太现实,

就算哨兵一时疏忽,公孙宏与蒙面人讲话的时候,故意说得很大声,总该提醒各处哨兵了吧,

闪星楼附近,不超过三百米的地方,一定藏有城主府的暗哨,还有附近列队巡逻的守卫,

光天化日,在城主府数十万守卫的眼皮底下,四位蒙面人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居然沒有遭到一句盘查,显然有悖常理,

公孙宏久历江湖,又身为天云城城主,岂是等闲之辈,

他已经察觉到,对方还有一位隐在暗处的强者,一定是他施展了某种手段,蒙蔽了守卫的眼睛,或者是将蒙面人与公孙宏所处的地方进行了隔离,

若果真如此,那么对方幕后那位强者,要么修为达到战王强者,要么身藏某种秘技,

公孙宏知道,自己的真正对手不是这四位蒙面人,而是隐在身后的那位强者,

所以,他一出手便是倾力一击,直接废了两位战帅强者,余下的二位战将九品,不足为虑,

唯有快速取胜,才会给自己保留更多的实力,去面对真正的对手,

“呵呵,那要看你有沒有实力,逼我现身,”

话音刚落,虚空之中忽然射出一道指头粗细的黑色光线,

嘡啷啷~~

公孙宏深知对方实力强劲,早已做好准备,双手紧握红荆棍,严阵以待,

随着黑色光线如同闪电般袭來,公孙宏还來不及做出应对,就感觉到一股磅礴之力迎面而來,

红荆棍仿佛受到某种力量侵扰,双手拿捏不住,脱手而出,

巨大的力量,将红荆棍击飞,在空中如离弦之箭,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呼啸着飞向远处,

“好手段,”

公孙宏以战帅巅峰强者的实力,提前做好了准备,仍然被对方的一股黑色光线击败,

看來对方这一击,只不过是为了显示一下实力,并沒有对公孙宏本人造成伤害,

公孙宏心里一凛,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对方连面都沒有露出來,就给自己來了个下马威,可见其实力之强,

如果这一击不是针对红荆棍,而是直接轰向自己,那么就算能够应付,受伤却是难以避免,

“阁下与城主府有何冤仇,为何斩杀我三名部下,”

红荆棍被击飞,公孙宏却沒有乱了阵脚,仍是傲然挺立,厉声责问,

“临危不惧,有大将风度,”虚空中的那位,忍不住夸赞起來,

“不错,你手下的三位战帅强者,都是我一人所杀……无冤无仇,只是他们不够配合,知道的东西太少,留着也沒什么用处,顺手就杀了,”

三位战帅强者,都是城主府的将领,公孙宏的多年兄弟,在军中担任重要职务,

几天之前同时失踪,沒有一点线索,公孙宏下令四下寻找,都是无功而返,

隔了两天,三位将领的尸体出现在天云城的城门口,至于是何人所为,何时将尸体送來,所有守卫一概不知,

一时间,军中议论纷纷,弄得人心惶惶,公孙宏立刻命令各将领,全面封锁消息,

一边派人调查,一边布置紧急安全措施,严令战将八品以上的将领,全部留在营中,暂时不得外出,以防不测,

这也间接造成了,整个城主府,今天都沒有人能够发现蒙面人的潜入,

“你想要知道什么,”

面对凶手,公孙宏虽是咬牙切齿,但还保持着一贯的镇定,

对方既然能够轻易斩杀三位战帅强者,却不会击杀普通士兵,就说明他有针对性的要达到某种目的,

只有弄清楚,他到底需要什么,公孙宏才能从容应对,

“哈哈,爽快,”对方似乎很是得意,干笑两声,说道:

“我要的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