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噬魂令/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阴无法的修为实力,击败两位战帅巅峰强者,根本用不着这样大费周章,

只要使用最强硬的战王强者攻击手段,阴无法就能轻松拿下公孙宏和飘遥,甚至重创二人也是不在话下,

丹田还是一如既往的催动着战气,将噬魂阵稳固加厚,

公孙宏和飘遥二人,眼睁睁的看着,阴无法的噬魂阵布置成功,却沒有更多的办法阻止,

这是实力上的差距,二人已经尽了全力,依然于事无补,

红色剑光还在继续冲击,但收效甚微,除了将黑雾的顶端冲击得凹凸不平,并沒有实质性的突破,

巨大的圆柱形黑幔,已经紧紧地把二人困在其中,想要摆脱已不可能,

令公孙宏稍感意外的是,阴无法的噬魂阵,并沒有急剧收缩范围,只是在外围增加了黑雾的厚度,

黑幔变成了黑桶,范围却还是很大,公孙宏二人虽然不能突破,却也沒有立即遭受重创,

就在公孙宏疑惑不解的时候,一根手指粗的黑光,在红色剑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耀眼,

黑光自黑雾中分离出來,如一条纤细的小蛇,摇摇晃晃想公孙宏二人靠近,

及至二人身前一丈处,又分开成为两根更细的光线,对着二人直刺过來,

“不好,噬魂令,”

公孙宏心中一凛,一个传说中的邪恶秘技,自他脑中浮现,

所谓噬魂令,并不是用來杀人,而是通过强行的侵入对方的魂灵,迷失对方的心智,以期达到控制对方的目的,

这是早已失传的邪恶秘技,为修武者所不齿,只存在于传说中,似乎还沒有发现有谁使用过,

噗~~

噗~~

就在黑色光线即将侵入公孙宏和飘遥头顶的时候,二人同时咬破舌尖,将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这是一种自伤行为,目的就是利用瞬间的疼痛,刺激自己的大脑,以防受到阴无法的控制,

“桀桀……晚了,还是乖乖的听从我的指示吧,”

阴无法得意地笑了,这才是他选择大费周章的原因,

虽然双方并未谋面,但阴无法对公孙宏做过多方面的了解,

公孙宏身为天云城城主,嫉恶如仇,对国王忠心耿耿,对百姓爱护有加,是天罗王国的栋梁,老百姓的保护神,

即使如阴无法般凶残狡诈,处在敌对的状态,他也从心里敬佩公孙宏,但这不是阴无法使用噬魂令的原因,

阴无法很清楚的知道,一旦与公孙宏正面交战,斩杀才是唯一的结果,

杀死公孙宏容易,可要挖出自己想要的情报,却沒有一点希望,

“公孙宏,你派了多少密探去萨特王国,幽阴门又有哪些人是你的卧底,”

阴无法依然是面无表情,只是暗暗催动着噬魂令,给公孙宏的大脑施加压力,

挖出幽阴门的卧底,这才是他此次潜入城主府的真正目的,

前几天,阴无法一下子掳走城主府三位将领,就是为了撬开他们的嘴,得到自己需要的情报,

沒想到,这三位将领,硬是宁死不屈,他们在明确自己无法逃生后,欲行自爆,想和阴无法同归于尽,

战帅强者的自爆,威力巨大,虽然不敢说和阴无法同归于尽,但至少可以重创阴无法,使他修为受损,实力大减,

阴无法当然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抢在他们自爆前,使出雷霆手段,瞬间击杀二位将领,

余下的一位,也被击成重伤,阴无法布置噬魂阵,使用噬魂令秘技,控制了这位将领的大脑,

让阴无法失望的是,尽管噬魂令秘技使用成功,这位将领也全部按照他的提醒,逐一作了回答,

但是,除了一些城主府正常的军队操练,以及普通的防守布置,这位将领对有关卧底的机密,根本就是一无所知,

费了好大的劲,杀了三个战帅强者,只得到一点毫无价值的情报,阴无法恼羞成怒,

这位将领身居要职,居然连卧底的情况一点都不知道,

公孙宏果然厉害,

通过这件事,阴无法不禁对公孙宏刮目相看,觉得这个对手不简单,

看样子,唯有亲自抓住公孙宏,用噬魂令秘技,迫使公孙宏就范,否则沒有任何机会得到情报,

虽然飘遥的出现,让阴无法白白消耗了更多的战气,但最终的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

“呃……我派了多少卧底,我算算看……”

公孙宏两眼发直,神情呆滞,喃喃自语,

奸计得逞,阴无法心花怒放,忍不住催促道:“对,哪些人,有沒有名单,”

想不到你公孙宏,堂堂天云城城主,战帅巅峰强者,落入我手,照样乖乖听话,

早知道这么容易,干嘛还要等到现在,阴无法觉得自己一出手,就解决了幽阴门最闹心的事,不禁洋洋得意起來,

“嗯,好多人……”像是沉思了一会儿,公孙宏缓缓说道:“整个幽阴门,除了阴无为和阴无法,剩下的全是我的人……萨特王国,一大半是我派去的,”

“好,继续……什么,胡说,”公孙宏的话,兜头给阴无法浇了一盆冷水,

他一时反应不及,还跟着暗示提醒,待公孙宏说完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上当了,

公孙宏的大脑,根本沒有受到控制,而是装模作样,将计就计,反而将阴无法戏耍了一顿,

不对呀,即使修为达到战王强者,只要不超过我本人,一旦噬魂令发生作用,都无法逃脱被控制的命运,

阴无法有些不解,在心里暗暗嘀咕着,

“哈哈……阴无法,你太高估自己了,”公孙宏收起先前的模样,轻蔑的一笑,

“不可能,”阴无法咬牙切齿地说道,

他对自己的噬魂令秘技,有着绝对的信心,除了对方不知道的东西,其他是有啥说啥,

经过多次试验,阴无法从未失手过,今天他同样坚信会成功,

吱吱,,

又是一根黑色光线,急速侵入公孙宏的头顶,

公孙宏猛地一阵激灵,眼色有些迷离,神情稍显恍惚,但几息之后,又恢复了平静,

吱吱,,

吱吱,,

阴无法一看,知道公孙宏还沒有入彀,便不再说话,继续催动噬魂令秘技,

接二连三的黑色光线,如一条条小蛇,陆陆续续钻向公孙宏的脑袋,

公孙宏已经无力抵抗,只是被动的接受着,虽然内心在竭力抗争,但面对阴无法释放的越來越多的黑色光线,终于难以支撑了,

“好,现在可以说了……”

阴无法总算松了一口气,他几乎将自己所有的能量,以及战王强者才有的一丝战意,全部灌输到了噬魂令秘技之中,才正式搞定公孙宏,

想不到公孙宏的功力如此深厚,居然超过了刚刚踏入战王强者的程度,好险啊,

这一次,公孙宏实在沒有能力抵御噬魂令秘技的控制了,尽管心里还存有一丝理智,想要极力拒绝回答,但嘴巴却忍不住,按照阴无法的提示,准备了最佳答案,

“我……的确派了不少人到萨特王国,去搜集……幽阴门妄图挑起战争的证据……”

公孙宏的心和嘴,在进行一场看不见的搏斗,仅存的一点点理智,逐渐被侵扰,他的脑袋疼痛异常,像是被劈开一样,

只要阴无法再施加一点点压力,或者多释放一两根黑色光线,就可以彻底击溃公孙宏的防线,

盼望已久的成功,即将到來,正所谓皇天不负有心人,阴无法那骷髅的脸上,似乎洋溢起充满喜悦的微笑,

嘶~~

正当公孙宏无法抗拒噬魂令,准备将自己苦心经营多年,布置在幽阴门的密探情报,和盘托出的时候,阴无法听到了一种轻微的吞噬声,

这是吞噬黑雾的声音,

这一突如其來的变故,让阴无法大惊失色,

噬魂阵靠浓厚的黑雾罩,组成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将公孙宏困在其中,方可释放噬魂令秘技,

而现在,黑雾罩居然遭到了不明物体的吞噬,

眼看即将到手的成功,又要经受考验,阴无法实在不甘心,便竭尽自己所能,继续催动战气,对黑雾罩进行修补和补充,

嘶~~~

然而,吞噬声却越來越大,只不过几息时间,黑雾罩的厚度就已经减少了一成,

不仅如此,吞噬黑雾罩的速度,却愈发加快,

随着黑雾罩的被吞噬,公孙宏受到的压力逐渐减弱,在有一次咬破舌尖刺激之后,他的理智勉强能够控制嘴巴,将说道嘴边的话强行咽了回去,

“混蛋,”

反观阴无法,此刻却有些力不从心,虽然继续释放战气,但补充的速度并沒有吞噬來得快,

又坚持了片刻,阴无法发现,笼罩在公孙宏二人周围的黑雾罩,不仅颜色变淡了许多,而且顶部好像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空洞,

让阴无法无法理解的是,黑雾罩周围连人影都沒有看见,但黑雾的浓度数量,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降低,

他不得已放弃了战气的释放,眼睁睁看着自己花费了大量心血,才布置成功的噬魂阵,即将毁于一旦,心里不禁颓然,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