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破阵/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黑雾的逐渐稀薄,公孙宏二人的压力越來越小,虽然暂时还沒有办法实施反击,但神智已经慢慢开始恢复,

“什么人,鬼鬼祟祟……有种就出來,”

阴无法尽管实力强横,即使消耗了大半的能量,可战王强者的修为并沒有损失太多,

他越是看不见人影,心里越是发毛,以他的修为实力,哪怕出现一位战王强者,就算遇到对方强过自己,一战之力还是有的,

连敌人的面都见不着,黑雾又被吞噬,阴无法有力无处用,只有虚张声势的胡乱叫喊,在稳定自己情绪的同时,希望引出对方,

“出來就出來,难道怕你不成,”

还别说,阴无法的叫唤真的起了效果,也不知道对方是被他激出來的,还是原本就要出现,

就在黑雾稀薄得能够看得出外面空间的时候,一声大喝从不远处传來,

听见声音,阴无法心情立刻就定了下來,天云城的城主府,至今尚未发现,有战王强者的存在,即使对方是战帅巅峰强者,正常情况下,也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

以公孙宏和飘遥联手,加上五行相生,都照样被控制,再來一位又有何妨,

嚯,,

阴无法信心满满的期待着敌人的出现,却等來了一道寒光,

这道寒光,自黑雾罩的外面,夹杂着一股冰彻入骨的寒风,挟裹着威势巨大的战气,劈开还沒有完全散去的黑雾,以闪电般的速度,直扑阴无法,

破~~

人影依然沒有出现,但阴无法现在非常淡定,

仅仅以一道战气的能量,就想对他构成威胁,简直太过幼稚,

阴无法冷哼一声,五根枯枝似的手指,并拢在一起,随即单掌迎着那道寒光,就是一掌劈去,

魂飞魄散,,

阴无法的手掌上,一束乌黑的气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聚成形,强烈的能量涟漪,如同黑龙出海,呼啸着直奔那道寒光,

两股战气,在公孙宏的头顶上方如期相遇,沒有产生预期中的剧烈碰撞,甚至连轻微的响声都沒有听到,

但是,公孙宏和飘遥二人,明显感觉到,空气仿佛被冻结,并向下渗透着寒气,

寒气之中,隐约还有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戾气,让人不寒而栗,

远途奔袭的寒气,还是被阴无法的魂飞魄散击溃,但黑雾的颜色却变得几乎透明,

“啊~~”

阴无法一招占得便宜,还沒來得及得意,就发现了令他颇为意外的事情,

透过越來越淡的黑雾,清晰的看见,原本除了树木,根本就沒有杂草的闪星楼附近,此刻是一片生机勃勃,

一根根青翠欲滴的藤蔓,一张张蒲扇大小的花叶,摇曳着飘忽着,像是得到什么指引,竟争先恐后的向阴无法的方向延伸,

这些藤蔓和花叶,绕过困扰公孙宏的黑雾罩,如同一队队士兵,潮水般涌向阴无法,

秋雨梧桐,,

与此同时,又是一道寒光闪过,这次的寒光不像前一次那样远距离攻击,而是从黑雾罩的上方直劈而下,

寒光闪过之后,一个身上金光灿灿,手执三尺來长,通体如墨的黑剑,蒙着脸只露出两只眼睛,身材健硕的人,居高临下,踏空而來,

哼,

阴无法身形一纵,拔地而起,依然是单掌向前,直接迎了过去,

一方面,他经过刚才的一招试探,已经感觉到对手修为不到战王级别,心里更加有了底气,从气势上他也要超越对手,

二來,看到潮水般汹涌而至的藤蔓花叶,尽管一时还摸不清來路,但小心为妙,离得远点省得纠缠,

地面的藤蔓花叶,已经延伸到了阴无法的身边,见他腾空而起,藤蔓也迅速往空中蔓延攀升,

倏~~

空中的二人已经战在一起,两人使用的都是先前的招数,结果发生了一些变化,

阴无法战王强者的战气,有一部分透过寒气,攻击到蒙面人的身上,

只见蒙面人身体稍微晃了晃,同时金光一闪,黑色光束顿时消失无踪,

寒气中夹杂的战气,似乎被魂飞魄散破解,但阴无法却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两股战气的激烈交织,使得空中闪电连连,激荡起的能量涟漪四下流窜,偶尔有一星半点的寒气碎粒,散落到阴无法的身上,

按理说,堂堂战王强者,根本不会在乎这一点点零散的寒气,然而阴无法分明感觉到,一股彻骨冰凉的寒意,瞬间渗入骨髓,

好强的寒气,

阴无法不仅身体上打颤,心里也在打鼓,

明明只是战帅巅峰的修为,怎么能够释放出如此强烈的战气,其中甚至蕴含了王者之气,居然穿透了阴无法的肌肤,

这一结果,大出阴无法的预料,无奈之下,他只好暗运战意,将体内那一丝寒气强行逼出,

及至再交手时,阴无法更加谨慎,尽量避开寒气的锋芒,以免在此上当,

蒙面人发现阴无法的战气一时伤不了自己,愈发的毫无顾忌,祭起黑剑,一招猛似一招,倾力进攻,

而阴无法心存顾虑,畏首畏尾,不敢放手一搏,以至于暂时双方呈胶着状态,并沒有阴无法想象中的轻而易举,

以阴无法的实力,完全有能力几招之内击溃对方,但是他知道,如果不顾一切地置对方于死地,那么自己就一定会再一次被寒气侵袭,

斩杀对方,对自己未必有多大好处,而这股寒气却能让阴无法受到修为上,以及灵魂上的伤害,

两害相权取其轻,阴无法的惜命,给自己的威力打了一个不小的折扣,

唰唰~~

胶着的时间不算太长,却足以让藤蔓攀升上來了,

无数手腕粗细的藤蔓,如同章鱼的触须,迅速而精准的对着阴无法的双脚缠去,一旦碰上便紧紧绕住,绝不放松,

原本阴无法是看不上这些藤蔓的,避开只不过是不想分心,但现在随着藤蔓的纠缠不清,他不仅分心,不要分出一部分精力应付藤蔓,

一股股战气宣泄而出,一根根藤蔓爆开,变成粉尘,然而,极速生长的藤蔓又是围住阴无法的腿脚,

趁着阴无法分身的空隙,蒙面人增强了攻势,剑气越來越盛,寒光越來越逼人,

不仅如此,阴无法还隐约闻到空气中飘來的淡淡花香,刚开始会觉得心旷神怡,慢慢的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花香进入身体以后,刺激神经末梢,增加兴奋度,这让阴无法警觉起來,

花香有毒,而且是麻痹中枢神经系统的精神毒素,

不过这些毒性,对于阴无法來说,几乎沒有伤害,但他也不敢太大意,多少分出一点精力,将花毒驱除,

蒙面人的剑,藤蔓的缠绕,花毒的毒素,使得阴无法同时面对三个不同的敌人,不同方式的进攻,

蒙面人便是逸尘,藤蔓自然是草儿布置的花海囚王阵,只是还有一个沒有露脸的亡灵王,

逸尘和草儿紧赶慢赶,终于在公孙宏无力支撑的时候,來到城主府,

阴无法布置的噬魂阵,由厚厚的一层黑雾包裹,逸尘无法破解,

但躲在日月空间内养伤的亡灵王,却嗅到了一丝味道,忽然间兴奋起來,

“逸尘,让我出去,那黑雾对我有用,”

在亡灵王的要求下,逸尘打开了日月空间,放出亡灵王,

原本死气沉沉的亡灵王,一见到黑雾,顿时精神抖擞,‘呲溜’一声,便钻入黑雾罩,贪婪的吸取黑雾,

亡灵王屡次受伤,又得不到足够的亡灵之气补充,恢复得很慢,

现在好不容易遇到接近亡灵之气的大补之物,自是欣喜若狂,

他甚至希望,阴无法能够不断释放黑雾,这样自己才可以源源不断的吸收,这种吞食的方式,连一点危险都沒有,

逸尘破解不了的噬魂阵,在亡灵王的大肆吞食下,很快就出现了一个大洞,

噬魂阵一破,逸尘便身着纯阳甲,手持苍木剑,以无极前三式中的秋雨梧桐,杀向阴无法,

蒙面的目的,是不希望阴无法认出自己,当日在回势龙脉,与帕隆王者交手时,用过苍木剑,好在阴无法并沒有看见,

逸尘知道,即使和草儿合力,能够救出公孙宏和飘遥,就已经心满意足了,要想斩杀阴无法,根本不现实,

纯阳甲发出的金光护体,有效的化解了阴无法的战气,而皇者之器苍木剑,释放出的寒气,是阴无法心存忌惮,不敢全力进攻,

草儿仓促之间布置的花海囚王阵,还不足以困住战王强者的阴无法,但至少可以进行骚扰,为逸尘减轻压力,

如此配合,倒也恰好够得上与阴无法一战,甚至短时间内,取得了战局的均势,

阴无法心里很不爽,他倒不是担心自己有生命危险,主要是从公孙宏嘴里刚刚要套出情报,却又被逸尘破坏,得而复失的感觉实在令他沮丧,

只需要一点点时间,自己就大功告成,偏偏让逸尘搅了局,

阴无法对逸尘恨之入骨,若不是估计苍木剑的威势,他早就痛下杀手了,

然而事实上,至少在今天,阴无法已经沒有机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