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击败阴无法/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阴无法,你这个卑鄙小人,”

阴无法被逸尘和藤蔓缠住,恼羞成怒,正要想歪点子对付逸尘的时候,一声怒喝传來,随即两条人影腾空而起,加入战团,

公孙宏和飘遥二人,被阴无法的噬魂阵困住,又遭到噬魂令秘技的侵扰,几乎陷入绝境,

好不容易被逸尘等合力营救,稍事调整,神智逐渐清醒,虽然还不足以立刻恢复,但面对阴无法,一股油然而生的恨意直冲脑门,

随着飘遥的怒吼,二人联袂杀向阴无法,

红色剑光在公孙宏木属性元素的助力下,顿时映红了闪星楼附近的一片天空,

战气,怒气,强烈迸发而出,一时剑光大盛,恢弘无比的能量涟漪,从空中席卷而至,

“混账,”

阴无法被逸尘以及藤蔓纠缠,由于忌惮苍木剑的威力,暂时沒有占得上风,

然而,阴无法毕竟身为战王强者,并不是轻易就能制服的,一旦他回过神來,只要冷静的避开苍木剑,实施空间禁锢,局势立马就会逆转,

黑雾罩虽然被亡灵王吞食得差不多了,但阴无法依然可以通过战王强者的战意,不用黑雾,也可以将这一片小空间禁锢,

逸尘的修为尚未晋升至战王级别,不通过外力,是难以打破空间禁锢的,

如果逸尘被困,阴无法便可以重新对公孙宏二人,施展各种手段,逼迫公孙宏将自己的密探情报说出來,

这些原本都是有可能做到的,但阴无法过于惜命,又高估了自己,使得他失去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面对公孙宏和飘遥的强势出击,阴无法遭受到全方位的攻击,

逸尘身披纯阳甲,手持苍木剑,居高临下,草儿布置的花海囚王阵,自地面而上,堵住阴无法下落的位置,

而公孙宏和飘遥,则是正面强行突破,大脑多少还有点迷糊的他们,反而毫无保留,将所有的怒气化成战气,一股脑的宣泄出來,

唯一沒有受到攻击的,就是阴无法的背后,逃跑当然沒有问題,仅凭三位战帅巅峰强者,要想成功斩杀战王级别的强者,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阴无法不甘心,堂堂王者,怎么可能会输给这样几位,实力低于自己太多的对手呢,

同时他心里还有一个愿望,就是一定要得到公孙宏的密探名单,这才是他此行的最后目的,

其实,阴无法的心里,比谁都郁闷,在回势龙脉,不仅沒有得到一点好处,还被帕隆王者吆五喝六,当下人使唤,

更为可恨的,是梨儿施展梨花障干扰,又被穆梓的玲珑袖剑刺伤,不得不狼狈而逃,

幸好穆梓当时匆忙出手,沒有刺中要害,否则玲珑袖剑这样的王者之器,足以将自己重创,

饶是如此,也花了半个多月时间,才勉强恢复大部份功力,

觊觎龙脉失败,阴无法把精力转移到公孙宏的身上,今天出手势在必得,

嗡~~

一股强横至极的战气,瞬间从阴无法身上激荡而出,与飘遥的红色剑光相遇,

红透半边天的剑光,被阴无法的战气轰散,灼热的空气四下飞蹿,使得整个空间都被炽热包围,

阴无法虽然顺利击溃飘遥的剑气,但仍然被一股热浪劈头盖脸袭击过來,顿时感觉浑身发烫,口干舌燥,

唰~~

又是一道剑光直刺而至,这是逸尘的苍木剑发威,寒风凛冽,冷气逼人,

阴无法不敢正面对抗,只得侧身以战气将寒气迫开,

而苍木剑释放出的寒气,并不是一条线那么简单,待锋芒接近阴无法时,寒气逐渐扩散,

特别是经过阴无法的战气逼迫,更是加剧了寒气的扩散,激荡之后轰然炸开,

数不清的寒气因子,如同露珠般弥漫在空中,由于逸尘身在高处,这些寒气露珠好似绵绵细雨,兜头洒向阴无法,

阴无法已经被寒气侵袭了一回,那种感觉实在不妙,他根本不愿意再來一次,

于是,面对漫天撒下的寒气露珠,阴无法急忙调整身形,辗转腾挪,力图避开侵袭,

但空气中的寒气,促使气温骤降,同时寒风凛凛,几乎要将空间冻结起來,

阴无法刚刚经受了飘遥剑气的烈焰般侵袭,体内的燥热尚未完全消除,马上又遇到极寒的渗透,

极寒极热两种元素,同时在阴无法体内出现,搅得他五脏六腑怒海翻腾,

燥热之气虽然厉害,却只能让阴无法难受而已,谈不上有多大伤害,但苍木剑的寒气,一旦进入体内,就会造成身体和灵魂两大伤害,

从逸尘多次有恃无恐的攻击,阴无法知道,看起來短短三尺长的苍木剑,绝对是神兵利器,比他见过的王者之器还要厉害,

他沒有见过皇者之器,便把苍木剑认定为,王者之器中的极品,

尽管纯阳甲帮助逸尘化解了阴无法的战气,可那毕竟是防守用的,阴无法兴趣不大,

他所在意的是苍木剑,首先要保证,不能被刺中,然后再考虑能不能想办法抢过來,占为己有,

当然,这些念头只是在阴无法的脑海里闪过,因为目前更重要的,是必须避开寒气露珠,

被玲珑袖剑伤过的感觉,还沒有消除,绝不能再被苍木剑刺到,否则自己的修为会受到影响,

又想又怕,让阴无法的心旌浮动,一冷一热,使他的身体处在调节之中,

强者对战,往往容不得半点分心,即使阴无法的实力强横,修为远超对手,但一时的心旌荡漾还是露出了一丝破绽,

轰,,

趁着阴无法一边闪避寒气露珠,一边胡思乱想的时候,逸尘出手了,

一个脑袋大的圆球,自逸尘体内发出,风驰电掣的飞向阴无法,

这是逸尘凝聚的五行能量团,也是目前的杀手锏,谁也不会预料到的‘暗器’,

随着一声闷响,五行能量团正砸在阴无法的胸口,

噗~~

跟逸尘预料的一样,阴无法根本就沒有想到,战帅级别的逸尘,竟然还有如此令人意外的攻击手段,

一口逆血喷洒而出,阴无法的身体踉跄了一下,

“小子……你,”

如果阴无法全神贯注,就算五行能量团再厉害,也未必能够击中,

退一步,阴无法若是有思想准备,即使被击中,五行能量团的能量,也不足以对他造成重创,

但事实是沒有如果的,无论阴无法的实力多强,这一下被五行能量团击中胸口,都已经将他的内脏震伤,

以战帅巅峰的修为,逸尘击败了战王强者阴无法,虽然沒有战胜帕隆王者那样的酣畅淋漓,但对逸尘的信心是一个极大的提升,

战王与战帅巅峰的差距,绝不是三五倍那么简单,如果沒有特别的手段,即使十位战帅巅峰联手,也无法撼动一位战王强者,

这也是阴无法不愿逃走的原因之一,可惜的是,他遇到了逸尘,

普通战帅巅峰强者,连王者之器都沒有,即使阴无法自己,也沒有属于自己的王者之器,而逸尘居然手持皇者之器,

不仅如此,逸尘的五行血脉,纯阳甲的护体,这都是其他人不可能拥有的,

阴无法输给了战帅巅峰强者,很冤,但是,他在强敌环伺的情况下,输给逸尘,其实也不冤,

唰~~

唰唰~~

逸尘一招得手,信心大增,更是仗着纯阳甲的护体,继续仗剑攻來,

飘遥见阴无法受伤,也是精神大振,在公孙宏的配合下,又催动红色剑光,将阴无法裹在其中,

“老夫今天认栽,公孙宏,咱们后会有期……”

阴无法清楚,再战下去,自己的性命纵然不会丢在这里,但要想拿住公孙宏,恐怕也不太现实,

况且,五行能量团砸碎了自己的内脏,如果继续耗下去,以后恢复将更为困难,

权衡之下,阴无法选择了逃逸,

至此,一场威胁到公孙宏,甚至整个天云城的危机,得以化解,

“公孙宏多谢前辈,”

“俺飘遥也谢过前辈,”

终于松了一口气的公孙宏和飘遥,仰头抱拳,对着空中的逸尘拜谢,

蒙着面,又有超出常人的手段,身上还有宝贝护体,脚下有结界阵法助攻,

这样的强者,一定是一个隐世高人,蒙面或许是不想介入纷争,救人也只是一时的恻隐之心,

公孙宏自问修为不弱,在整个天罗王国,也算得上为数不多的战帅巅峰强者之一,但面前这位,实力显然高过自己,

这样的人,不可能年纪很轻,叫声前辈应该恰如其分,

“公孙伯伯,飘遥……大叔,”

公孙宏和飘遥的一声前辈,差点沒把逸尘吓得从空中直接跌落地面,

在其他地方,偶尔冒充一下前辈,或许还很得意,但在这里绝对不行,

公孙宏是自己父亲的好友,辈分高过自己,飘遥是飘然的亲爹,自己未來的老丈人,更不能占便宜,

逸尘赶紧扯去蒙面,躬身施礼:“小侄逸尘,见过二位长辈,”

“逸尘,你是逸尘侄儿,”

虽然有些日子沒见,逸尘比以前黑了一些,更加壮实了,但模样依然不会变到哪儿去,

公孙宏和飘遥确认之后,异口同声的说道:“真的是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