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我有办法/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公孙宏向來老成持重,不会轻易失态,特别是在小辈面前,尽可能表现出长辈的稳重,

而飘遥则不一样,他沒有公孙宏那样矜持,喜欢随着性子,不刻意端架子,

但此刻,两个人几乎沒有分别,都像看到怪物似的,围着逸尘上下打量,

仿佛要从逸尘的身上,寻找出能够改变自己大脑判断的依据,从而对逸尘重新定位,

公孙宏最后一次见到逸尘的时候,逸尘还是战将九品,连战帅强者的修为都沒有达到,

这才不到一年时间,就算遇到高人指点,也不至于一下子跨越整个战帅级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飘遥对于逸尘的了解,更多是从飘然的嘴里,把逸尘夸得跟花儿一样,

虽然在皇级墓葬,逸尘从雷霆之击中救出飘然,但在飘遥眼里,那或许就是一个意外,感激归感激,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疑惑,

飘然眼里的逸尘,自然是完美无缺的,飘遥则不同,他沒有见过也不相信,世上竟然有那样天才的存在,

当逸尘扯去蒙面,又自报姓名的时候,飘遥先是迟疑了一下,然后怀着复杂的心情,审视着逸尘,

“你小子真的是逸尘,然儿沒有骗我,好家伙,居然打败了战王强者,太厉害了,”

从公孙宏的眼里,飘遥确认了逸尘的身份,也明白了飘然的所言非虚,

当下伸出双手,猛地拍向逸尘,欣喜之中却夹杂了些许落寞:“后生可畏,我真的是老不中用了,”

飘遥是爽快人,不像公孙宏沉得住气,在皇级墓葬,和玄天宗长老玄清一起,指挥着所有踏入墓葬的修武者,破开结界,

彼时也算是众人敬仰的战帅强者,高高在上,现在却远不如一个年轻后生,

欣喜的是,自己女儿有眼光,看中的果然是罕见的天才,落寞的是,自己一把年纪,修为不弱,居然在遭遇困境时束手无策,反而要靠逸尘出手才能脱险,

还有一点藏在心里,那就是一直以來,飘然最崇拜的就是飘遥,可逸尘的出现,让飘然转移了目标,即使父女聊天的时候,飘然也是口必称逸尘如何如何,

吃醋是不分男女老少的,飘遥见自己在女儿心中的地位,已经不如逸尘,难免有股酸溜溜的味道,

不过,逸尘击败阴无法,让飘遥不得不承认,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斩旧人,

“打败阴无法,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如果单打独斗,我远远不是他的对手,”

逸尘说得很谦虚,却也是事实,

草儿,公孙宏,飘遥,加上逸尘,还有吞食黑雾的亡灵王,缺了谁,后果都难以预料,

“嗯,不居功自傲,不错,”

公孙宏微笑着赞许,端详了良久,说道:“战帅巅峰强者,修为和我们不相上下,但你身藏多种宝贝,实力已经超出我们不少了,”

“记得你第一次到天云城,修为是战督二品,上次回來是战将九品,现在更是达到战帅巅峰,才几年工夫,你就超过了绝大多数修武者,毕生都难以企及的高度,太难得了,太让人吃惊了,”

一般修武者,能够达到战将级别,就已经是非常不错了,按照实力划分,战将级别的修武者算是高手,属于中等水平,

偶尔有天赋极佳,体质优良的,中年以后,甚至老年,若得机缘巧合,冲帅成功,那就是全族的大幸,

一个家族有沒有战帅强者,决定了这个家族的地位,就像天云城古家,战帅强者古梵天失踪,直接导致了古家的衰落,尽管公孙宏暗中相助,古家由于少了一位战帅强者,在四大家族中只能忝陪末座,

当然,天罗大陆有战王强者,但不要说自己不行,就是平生能够见到一次,那都足以炫耀一辈子了,

公孙宏对逸尘的评价,相对比较中肯,

他看好逸尘还有更大的潜力可以挖掘,这一点几年前就已经确认,否则不可能将特卫营统领,这个特别重要的职位交给逸尘,

“公孙伯伯,我……”逸尘欲言又止,脸上露出尴尬,

“怎么了,贤侄,需要伯伯做什么,直说无妨,”公孙宏以为逸尘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好意思提出來,

咕咕~~

逸尘倒想再憋一会儿,肚子却不争气的叫了起來,

在天云城外的花海囚王阵里,逸尘就饥肠辘辘了,后來因为挂念公孙宏的安危,带着草儿一路感到城主府,

与阴无法对阵的时候,不敢有丝毫分心,便将暂时饥饿忘记了,

公孙宏的最后那句话,说了什么,逸尘根本不在意,唯独一个‘吃’字,他听进去了,而且整个身体都起了反应,

好在偌大的城主府,能填饱逸尘肚子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饭后,公孙宏告诉逸尘,袭击自己的四个蒙面人,一死一伤,还有两个趁着大家围攻阴无法的时候,逃到城主府的大门口,被守卫抓了回來,

经审讯,蒙面人交代了他们的身份,乃是天云城陈家,花重金聘请的护院,好吃好喝供着,平时不露脸,

这一次跟着阴无法來到城主府,家着人吩咐过,四人一起袭击公孙宏,胜负无所谓,安全有保障,

这两位战将九品高手,來陈家时间不长,从未见过陈凤秋,只是吃吃喝喝,拿着俸禄,心里有些疑惑,

加上公孙宏威名在外,又是天云城老百姓心目中的保护神,战帅巅峰强者的实力,

二人虽然领命前來,却不敢与公孙宏为敌,便在偷袭的时候,耍了个小心眼,沒有参与进攻,这才留得性命,

至于阴无法是何方神圣,他们更不知情,

“幽阴门是通过都城温特家族牵线,把陈家作为在天云城的落足点,”

公孙宏说道:“这一点我早就知道,也暗中派人监视,但阴无法是战王强者,避开监视轻而易举,”

“公孙伯伯,有沒有想过怎么处理陈家,”

既然知道陈家勾结幽阴门,为什么不采取措施呢,逸尘有些不解,

“虽然我知道陈家勾结幽阴门,但一直沒有拿到可以公开的证据,这一次,蒙面人连陈凤秋的面都沒有见到,指认是不可能的,”

多年以前,公孙宏就已经怀疑陈家,也采取了一些措施,但收效甚微,

而陈凤秋老奸巨猾,关键时候总是不留痕迹,只是在排挤古家这件事情上,倒是明目张胆,有几次甚至对公孙宏的暗示,不予理睬,

几大家族之间,明争暗斗,在任何地方都属于正常,只要不发生危及到社会安全秩序,官府一般不宜插手,

就算公孙宏有心袒护古家,也只能通过暗示,或者鼓励另外两大家族,进行一定的牵制,让陈凤秋不敢过于放肆,

如果公孙宏以天云城城主的身份,公然派兵镇压陈家,陈家灭亡自是不在话下,但后果却是不堪设想,

由于陈凤秋处事圆滑,表面上从不与官府作对,甚至把从古家抢來的店铺,抽出部分收入,‘捐献’给天云城,助一些受到病灾的百姓渡过难关,

在老百姓眼里,这些财物姓古,或者姓陈,并不重要,反正不是自己的,

二十多年前,古梵天接济过灾民,被百姓尊重,后來古家衰落,陈凤秋偶尔接济穷人,也博得一些名声,

一旦公孙宏拿陈凤秋开刀,老百姓不明真相,说不定会同情陈凤秋,

而都城的温特家族,也会趁机大做文章,甚至鼓动老百姓质疑公孙宏,

那样一來,公孙宏城主的位置,势必受到威胁,

“如果是太平盛世,我这个城主不做也罢,但幽阴门对天罗王国虎视眈眈,我必须为天云城的安全着想,”

公孙宏忧心忡忡的说道:“我要是离开城主之位,之前所派出的暗探,以及各方面的布置,将会失去意义,”

“所以,在沒有拿到陈凤秋勾结幽阴门的确切证据之前,绝不能以天云城官方的名义,对陈家采取任何措施,否则,不仅毫无成效,而且还会打草惊蛇,”

陈凤秋与都城温特家族,一定也会防备公孙宏,一切行动自然是小心翼翼,让公孙宏找不出出手的理由,

双方暗中较量,彼此心知肚明,相对而言,反而是公孙宏的处境更难,

“公孙伯伯,陈家对于天云城,终究是一大威胁,只要他们存在,幽阴门就有根据地,随时对城主府实施牵制,甚至天云城的一举一动,都会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跟公孙宏不一样,逸尘的想法比较直接,沒有那么多顾虑,

说起來,陈凤秋也是自己的敌人,逸家车队曾经被刘安和陈凤秋算计,好在当时有田涛和林雷帮忙,才化险为夷,

而且威逼逸长春的贝塔,是西泽帝国派來,隐藏在陈家的所谓护院,

如果能够消灭陈家,不仅给公孙宏解除威胁,也可以为自己报仇,

公孙宏顾虑太多,左右为难,一时陷入僵局,但逸尘却开始兴奋起來,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对策:

“公孙伯伯,我有办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