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精灵王/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参灵草引起的震撼,逸尘在花木堡见过,当时以杏老那么沉稳的人,都抑制不住喜悦,花飘零也失态得放弃了矜持,

这一次,草儿又带來了不少贵重的灵草,其中参灵草就有数十株之多,所以逸尘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哈哈,你小子,这算是给我的见面礼么,”

飘遥乐呵呵的说道:“这是我收到的最贵重的礼物,不错,不错,”

公孙宏也是高兴得合不拢嘴,他早已到了冲击战王强者的时候,只是由于事务繁忙压力太重,根本沒有时间去闭关修炼,所以一直未能突破,

这次如果顺利清理陈家,一定要抽出时间闭关,给自己一个冲王的机会,

待飘遥走后,公孙宏和逸尘的话題,自然而然又转到对付陈凤秋这件事情上,

逸尘告诉公孙宏,他已经和古梵天取得联系,三天后,古梵天和古云一起,回到天云城,

听得此言,公孙宏握紧拳头,咬牙说道:

“是该挖掉这颗毒瘤的时候了,”

三天的时间,很快,但逸尘却沒有静静的等待,他还有事情要做,

城主府的一处树林中,阳光照过來,稀稀疏疏的落在地上,逸尘和草儿,闲散的靠在树上,

“大哥哥,你说太岁会不会抢了你的地心玄土修练台,”

草儿仰起头问道,清澈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担忧,

在她看來,太岁是一个蛮不讲理的大家伙,修为又高,对地心玄土渴望至极,要他归还恐怕很难,

“不会,太岁不是你想的那样坏,”逸尘笑着安慰道,

逸尘把太岁为了帮他提升丹田,累到脱虚的事情,告诉了草儿,

“那就好,你说不会,就一定不会的,”

被逸尘一说,草儿的担忧立刻就解除了,但新的问題又來了:

“精灵世界出现一些意外,铁芍伯伯让我出來,寻找精灵王,可我根本就不知道上哪儿去找,”

她只是隐约知道,精灵王离开精灵世界,是为了寻找圣物赖以生存的息壤,

但是,息壤在哪儿,精灵王又在什么地方,草儿一无所知,

“草儿妹妹,等会太岁过來,我向他打听一下,如果他不知道,我陪你一起去找精灵王,”

逸尘知道,太岁修为极高,又是活了数万年的老怪物,天南地北到处跑,或许会认识精灵王,至少听说过,

如果太岁肯帮忙,草儿就有可能在短时间内找到精灵王,让精灵世界平息纷争,

逸尘曾经答应过类人族老族长,为类人族寻找一个安全宁静的家园,精灵世界这个类人族最早生存的地方,便是最好的选择,

“好,只要大哥哥帮忙,草儿就放心了,”

自从认识逸尘,草儿对这个大哥哥非常信赖,不管多大的事,只要逸尘在,她都不会害怕,

“先把太岁找來,拿回地心玄土修练台再说吧,”

逸尘说完,掏出木芒交给他的奶白色玉质令牌,在空中晃了两下,

淡淡的白色光芒,很柔和的在树林中散开,让人如同沐浴在温暖怡人的春风之中,

倏,,

一团墨绿色的气体,夹着旋风盘旋而至,在逸尘面前停下,

“哈哈,小鬼,你回來了,”

见到逸尘将令牌收起,太岁只是恭敬地点了一下头,不再像上次那样打躬作揖,

但对逸尘的态度,却完全变了个样,像是老朋友久别重逢一样,非常兴奋,

“咦……你能够显出实体了,”

上次同样在这片树林,太岁出现的时候,主要以墨绿色气体形式存在,并不能完全变成实体状态,

但现在,逸尘分明可以看得出,太岁满脸的兴奋,有脸,有表情,当然是实体,否则最多是感觉到而已,

“嘿嘿,这几个月我天天不离地心玄土,比我近一千年得到的土之灵气还要多,”

太岁忽然忸怩起來,或许是刚刚凝聚成实体状态,不太会控制表情,也可能是感觉自己过于贪婪,显得不好意思,

“沒关系,你帮了我很大忙,否则,我现在不可能达到战帅巅峰级别,”

说起來,还是太岁先为逸尘提升土木之气,又拓展丹田,消耗过大才造成脱虚,逸尘只是帮他恢复而已,

欠情还情,天经地义,双方各取所需,谁也不欠谁,

“嗯,小鬼,你居然能够凝聚五行能量团了,不错,”

太岁拿出地心玄土修练台,万般不舍的递给逸尘,又伸手在逸尘的头顶按了一下,

先是有些惊喜,然后又轻轻叹了一口气:“按理说,以你的体质和资质,加上机缘颇多,应该很快就能冲王,可惜的是……

你体内有一种莫名的能量,似乎并不支持冲王……我探不出这股能量究竟是何属性,所以帮不了你了,”

太岁只不过为了遵循东方大帝的指令,为逸尘提升土木之气,竟然得到了逸尘如此大的回报,

心存感激之余,还想再为逸尘做点什么,却发现无能为力了,

“要不……那个丫头,过來,”

太岁指着站在一旁的草儿,吼了一声,

草儿正在看着太岁脸上表情的变化,冷不丁被吼了一嗓子,

以前草儿见到太岁,就有些害怕,这一下更是十分紧张,只好怯怯的走过來,

“你弄点参灵草给小鬼,对他有用,”太岁的口吻,像是在发布命令,

“你怎么知道我有参灵草,”草儿觉得奇怪,自己给逸尘参灵草,从來都沒有人看见,这个大家伙怎么就知道了,

看太岁这样一说,完全是为了逸尘,草儿心里一乐,忽然觉得大家伙不再让人害怕,好像还有点讨人喜欢了,

“废话,你不就是一个小精灵么,还能瞒得过本尊,”

太岁很是不屑的说道,

他对逸尘的态度非常和气,对草儿却是颐指气使,吆五喝六,

“太岁前辈,果然目光犀利,居然一眼就能看出草儿是精灵,”逸尘拍拍手,为有些窘态的草儿解围,

“那是,只要是精灵,不管如何变化,绝对逃不出我的眼睛,”虽然还带着一股傲气,但太岁跟逸尘说话,还是尽量压低声音,

“真的,”逸尘脑子一转,似笑非笑的看着太岁:“所有的精灵,你都认得出來,”

逸尘的眼神,充满着怀疑,同样脚尖点地,一副打死也不信的样子,

“吹牛,”草儿对太岁的态度,也是很不满,便顺着逸尘的话,轻蔑的说了一句,

这样的藐视,这样的怀疑,深深的打击了高傲的太岁,

那张实体的并不是特别清晰的脸上,红一块白一块,精彩至极,

“哼,所有的精灵,我都能认得出來,一个都不会错,”

为了证明自己沒有吹牛,太岁又洋洋得意的说道:“除了精灵世界,其他地方已经沒有参灵草了,如果我是吹牛,怎么知道呢,”

说完,太岁挺了挺身子,瞪了瞪眼睛,却发现眼睛那一块,似乎还有些模糊,根本不好控制,差点沒把眼珠子弄掉下來,

赶紧伸手,将眼眶周围揉了揉,算是勉强固定了,回过头看看逸尘和草儿,显得非常尴尬,

“既然这样,那我想问问前辈,精灵王你认识吗,”逸尘并不在意太岁的眼珠子问題,他想打听精灵王的下落,

“精灵王,你……找精灵王干什么,”

被逸尘一问,太岁立刻一脸紧张,支支吾吾的说道:“精灵世界沒有精灵王,早就沒有了……”

“胡说,精灵世界怎么可能沒有精灵王,”草儿一急,忍不住质问一句,

草儿这次离开精灵世界,目的就是寻找精灵王,本想向太岁打听,却不曾想太岁居然这样说,看來他确实不认识精灵王,

想到这里,草儿不免有些失望,天下之大,人海茫茫,精灵王到底在什么地方呢,

“精灵王……原本是有的,只可惜,他花了一万年的时间,都沒有找回息壤,”

太岁毫不理会草儿的质问,一个人在喃喃自语:“他无颜回去,面对整个精灵世界,……所以,已经沒有精灵王了,”

太岁那不太清晰的眼睛,突然陷入一片模糊,整个身形也渐渐暗淡,

“那可怎么办,精灵世界的虫族和花草族,为了争夺圣物,闹得不可开交,铁芍伯伯让我请精灵王回去主持大局,”

草儿急得眼泪都流出來了,哽咽着说道:“如果精灵王不回去,内讧将会摧毁精灵世界,我该怎么办,”

精灵世界的灵气,主要靠圣物灵树提供,由于长期缺少精灵王的管理,圣物灵树又太小,有限的灵气对于整个精灵世界來说,弥足珍贵,

拥有更多的灵气,便成了虫族和花草族必争的资源,

大家都觊觎圣物灵树,于是摩擦不断,内战一触即发,

“想不到,堂堂精灵王,居然也是一个懦夫,”

逸尘愤愤不平的骂道:“不能为精灵世界平息纷争,畏畏缩缩,根本就是狗屁不如……”

“够了,别说了,”

听见逸尘的怒骂,太岁那逐渐黯淡的身影,又显现出实体的形态,

他粗暴的打断逸尘的话,瓮声瓮气的说道:

“我……就是那个狗屁不如的……精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