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谁感谢谁/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草儿的泪眼婆娑,逸尘的忿忿不平,让太岁如坐针毡,几经挣扎,终究忍不住,承认自己就是精灵王,

这一承认不打紧,立马惊呆了逸尘和草儿二人,

逸尘骂到一半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草儿更是惊得忘记了抽泣,仰着一张还挂着泪珠的小脸,呆呆地盯着太岁,

草儿上一次离开精灵世界,來到天云城,与太岁做了很多年的邻居,

一直认为太岁过于傲慢,对自己很是不屑,而且天真活泼,无忧无虑的草儿,只要一见到太岁,总感觉沒來由的惧怕,

现在想想,大概是太岁骨子里的那种,高高在上的气势,让所有精灵一族的成员,都存在一种畏惧心理,

逸尘和草儿二人,之前合计过,最好的结果是,太岁告知精灵王的大致去向,也好有目的寻找,总比大海捞针强得多,

退一步讲,即使太岁不认识精灵王,哪怕道听途说,提供一点线索,至少也多一份希望,

但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太岁居然就是精灵王,

“小鬼,你骂得好,”颇感惭愧的太岁,顿了一顿,最终选择了面对现实,

“连你这个外人,都为精灵世界担心,我身为精灵王,却差点忘记了自己的责任,逃避在外……我真的对不起精灵一族,”

自从息壤被盗走,圣物灵树失踪,精灵世界便陷入灵气不足的困境,

为了精灵世界的前途,太岁毅然决定独自寻找息壤,并发誓一定要带回息壤,让精灵世界重新兴旺起來,

然而,经历了近万年的努力,太岁不仅沒有找到息壤,反而在寻找的过程中,遭遇多次危机,修为实力也由于得不到资源的补充,而降低了不少,

理想很美,现实很糟,遭受多次打击之后,太岁深感绝望,整个人都处于崩溃的边缘,

每当想到精灵一族,眼巴巴的期盼着自己的回归,能够给精灵世界带來新的希望,

而自己却一无所获,太岁自责太过无能,甚至无法原谅自己,

极度自责过后,太岁觉得自己再也沒有资格,待在精灵王的位置上,甚至都不敢面对自己的臣民,

于是,四处游曳飘荡,就是不肯回到精灵世界,

“精灵王大人,草儿奉铁芍伯伯之命,请您速回精灵世界,平息内乱,”

草儿在听取了太岁的一番自责后,由惊愕变成了惊喜,

既然太岁说出精灵王的身份,就表明了他还是愿意为精灵世界去承担责任,尽管曾经躲避过,但至少不会置精灵一族的危机而不顾,

寻找息壤未果,修为实力降低,都不会使太岁在精灵一族失去威信,毕竟他尽力了,

“是啊,虽然前辈沒有带回息壤,但以后还有机会,如果内乱酿成灾祸,即使有了息壤,精灵世界也会元气大伤,”

逸尘也极力劝解:“还是先稳定精灵世界,其他的慢慢想办法吧,”

“沒想到你们两个小辈,如此明事理,让我这个不称职的精灵王情何以堪,”

太岁昂了昂头,似乎从颓废中解脱了一些,

自责,颓废,躲避,不代表他真的就忘记了自己的责任,相反,是因为责任心太重,过于执着,才会造成失败后走向极端,

在详细的问询了草儿之后,太岁对精灵世界发生的情况,已经有了一个非常清楚的了解,

他答应草儿,很快就回到精灵世界,并努力维护好精灵一族的和平安宁,

“大哥哥,你不是有事情求精灵王吗,”

草儿终于完成了铁芍伯伯交代的任务,心里十分开心,一抬头,看到逸尘欲言又止的样子,便出言提醒,

“我……”逸尘沒有忘记类人族的困境,但了解到精灵世界的现状,觉得难以开口,

圣物灵树,逸尘见过,其实不过是几寸高的一棵小树苗,尽管能够释放出大量的精纯灵气,可毕竟僧多粥少,难以满足需要,

虫族和花草族,和平相处多年,现在纠缠不清,无非是争夺为人老实的归属,

如果灵气充足,大家都能够享受到灵气的滋润,谁愿意撕破脸皮大打出手,实在是大家心里都有一个阴影,

精灵王离开精灵世界万年之久,至今杳无音信,息壤下落无人知晓,这棵小树苗生长缓慢,提供的灵气数量有限,精灵一族的繁衍却越來越旺,

这些令人沮丧的消息,使得精灵一族人心惶惶,生怕有一天灵气枯竭,整个精灵世界将面临毁灭的境地,

于是,这棵圣物灵树就承载了大家的希望,它的归属权更是彼此争夺的焦点,

如果再加上数万类人族,对灵气的要求又提高了许多,势必给灵气匮乏的精灵世界雪上加霜,

所以逸尘在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出來,

“小鬼,有什么事情就说出來,不要吞吞吐吐,”太岁也感觉到逸尘有点不正常,

通过地心玄土修练台,以及刚才的大骂,太岁已经把逸尘当成了朋友,而且,他帮助逸尘提升土木之气的时候,就赫然发现,逸尘的体质,甚至丹田,都不同寻常,

仅仅不到一年时间,逸尘的修为就跨越整个战帅级别,这样的现实,更是让太岁惊讶,

在太岁眼里,逸尘是一个万年难遇的修练奇才,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跟这样的人做朋友,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情,太岁甚至在想,若不是木芒的令牌,自己或许永远都不会在意,那将错过一个与逸尘结交的机会,

趁着逸尘羽翼未丰,先搞好关系,说不定以后还能够得到他的帮助呢,

在太岁的逼问下,逸尘讲出了类人族面临的生存危机,

“类人族,居然能够从那场大劫中幸存下來,果然是命大,”

出乎意料,太岁知道类人族的消息后,不仅沒有怪逸尘多事,反而乐呵呵的说道:

“他们原本就是精灵世界的一份子,回到自己的家园理所当然,不存在是否收留的问題,”

“那前辈的意思,是同意类人族进入精灵世界,太好了,谢谢前辈,”

虽然类人族出自于精灵世界,但被迫离开了万年之久,早已被大多数精灵一族遗忘了,

在精灵世界发生危机的时候,太岁拒绝类人族也是人之常情,

“小鬼,你准备怎么谢我,”太岁反问道,

“这……”逸尘挠了挠头,有些尴尬,

以太岁的实力,都做不到的事,自己又怎能帮得上忙呢,

这太岁也真是的,顺口的一句客气话,被你那么一追问,反而显得特别虚伪,

“哼,草儿那丫头,给了你不少参灵草,那也是我精灵世界的东西,你又拿什么还呢,”

太岁见逸尘抓耳挠腮,又追问了一句,

“我……”

仿佛是偷东西被人家逮住一样,逸尘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收留类人族,说到底是自己在帮老族长,严格说起來,要报答应该找类人族才对,

可参灵草不一样,那是草儿送给自己的,虽然已经送了不少出去,但那的的确确是精灵世界特有的宝贝,

常人得到一株参灵草,已是感激涕零,连杏老那样沉稳的人,见到之后都难以淡定,足见其珍贵程度,

天罗大陆王者稀少,与天材地宝的极度缺乏,有很大的关系,

参灵草属六阶灵草,可以在修武者冲王的重要时刻,起到关键作用,

如果拿到拍卖行,一株参灵草将会引起整个王国的轰动,价值更是不可估量,

这么贵重的天材地宝,草儿一出手,就是数十株,按价值算,逸尘的财富早已超越了一个王国的国王陛下,说他是整个天罗大陆最富有的人,都不过分,

感谢是应该的,可自己又拿什么感谢呢,这是个问題……

“精灵王大人,那些参灵草……是草儿送给大哥哥的,您要怪就怪我吧,”

看到逸尘的窘相,草儿很是不忍,便主动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

“哈哈……看你们两个的傻样,”

几句话一咋呼,把逸尘说得一愣一愣的,太岁实在憋不住,大笑起來,

“我又沒有追究谁的责任,你们干嘛一个个蔫头耷脑的……说实话,我应该感谢你才对,”

“你的地心玄土,让我恢复了千年功力,虽然我帮你提升了土木之气,但说起來,我还是占了便宜,而类人族的出现,使精灵世界有了一个缓解危机的机会,”

类人族的生命力极其旺盛,只要不是人为的杀戮,他们能够在条件恶劣的环境下生存繁衍,

而精灵一族,正面临着灵气缺乏的恶劣环境,需要类人族的帮助,学习他们的生存经验,有助于度过目前的危机,

精灵世界收留类人族,给他们提供一个沒有杀戮的家园,类人族则可以帮精灵一族,战胜恶劣的环境,

这是一个互惠互利,共存共赢的局面,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经过太岁的解释,逸尘恍然大悟,

看似霸道的太岁,其实倒是一个比较实在的家伙,相处起來也很容易,逸尘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來,

“但是,还有一件事,我要请你帮忙,”太岁犹豫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