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许氏三杰/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亚要将陈自泰带回去,却受到了汉子的阻挡,

“还有你们,别想抢我功劳,谁也不准过來,”

汉子用手指着那些蠢蠢欲动的陈瓷阁伙计们,同时警惕的跑到瘫在地上的陈自泰旁边,

“你们都别动,等我回去请老爷定夺,”

陈亚这样说,并不是为了伙计们的安全考虑,主要是怕惹怒了汉子,连自己也脱不了身,

回去受陈凤秋的责罚,至少还有一线生机,要是留在这里,陈亚看看韩胖的死状,心里就发毛,

陈亚制止了陈瓷阁伙计们,自己也趁机溜回去报信,

“什么,泰儿生死不明,韩胖已经丧命,”

陈凤秋还沒等陈亚说完,就咆哮起來:

“管家,去,吩咐那兄弟仨,带些人过去,把少爷弄回來……还有,那小子,我要活的,”

“是,老爷,”管家领命,匆匆离去,

偌大的一个大厅,只剩下怒气冲冲的陈凤秋,和一旁抖抖索索的陈亚,

“这事沒那么简单,你,把前前后后给我讲清楚了,有半句假话,我立刻废了你,”

陈凤秋的话,让陈亚多少有点意外,

陈自泰生死不明,韩胖被杀,陈凤秋居然不亲自前去陈瓷阁,还有心思听自己解释,这也太沉得住气了吧,

好吧,陈亚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汉子打砸陈瓷阁的经过,详细的向陈凤秋汇报,

至于请韩胖吃饭那一段,则是避重就轻,尽量说得轻描淡写,

“哼,请韩胖吃饭,不就是为了讨好馆子里那个小丫头吗,这一定是你的主意,你他妈的就是一个老混蛋……”

陈凤秋听着听着,就來了气,指着陈亚的鼻子,破口大骂,唾沫星子溅了陈亚一脸,

“是,小的是老混蛋,少爷看中那个丫头,可那丫头说韩胖救过她的命,让少爷多关照,”

陈亚伸了伸手,却沒敢擦去脸上的唾沫星子,

心里却暗暗叫苦,陈凤秋怎么就知道得一清二楚,看來隐瞒是沒有必要了,

陈自泰经常去馆子里,找那个丫头,但人家总是不冷不热,逼急了,便说要听韩胖的意见,

陈亚便出主意,撺掇陈自泰请韩胖吃饭,让那丫头感觉有面子,虚荣心一满足,就有机可乘了,

谁曾想,就这么一顿饭,就吃出问題了,

难道砸陈瓷阁的汉子,跟馆子里的丫头有关,

“放屁,猪脑子……赶紧派人盯住城主府,看看公孙宏有沒有什么动静,”

自己的儿子陈自泰还躺在陈瓷阁的门外,陈凤秋不去现场,反而派人去城主府打探,莫非是急昏了头,

其实不然,

前些天,幽阴门的阴无法,曾经几次查探城主府,欲对公孙宏采取行动,

陈凤秋也启用自己聘请的战帅强者和战将九品,配合阴无法,希望能够顺利达到目的,

但是,好几天过去了,那两位战将九品和两位战帅强者,一直沒有回來复命,就连战王强者阴无法,也沒有露面,

这不合常理,公孙宏修为虽然是战帅巅峰,实力强劲,经验丰富,但在阴无法面前,根本算不上什么,

何况还有两位战帅强者陪同,即使一时不能得手,至少可以抽出一人回到陈家,以商对策,

如果进展顺利,就算阴无法不辞而别,四位护院都应该找自己领赏才对,

这让陈凤秋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那就是城主府早有准备,而且有实力超过阴无法的强者埋伏,此次行动宣告失败,

如果真是这样,万一哪一位护院被抓,不小心说漏嘴,那陈家就脱不了干系,

陈凤秋想想就后悔,尽管让四人全部蒙面,而且他们进入陈家以后,从未抛头露面,公孙宏一定不会认识,

以阴无法的实力,若是遇到麻烦,只要不恋战,随时有能力全身而退,但是,那四位护院却未必能够全部逃出,

公孙宏早就对陈家不满,多次袒护古家,一旦掌握了陈凤秋勾结幽阴门的证据,绝不会轻易放过陈家,

就在今天早上,陈凤秋还暗暗祈祷,希望那四位护院,要么顺利逃离城主府,要么干脆全部当场毙命,來个死无对证,

刚才听陈亚一说,陈凤秋更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正常情况下,偶尔有人想办法去陈瓷阁,偷一点瓷器,赚点钱花花,这都不会令人意外,

砸了陈瓷阁,固然使陈家蒙受巨大损失,可自己冒那么大风险,一个子儿也得不到,还要与整个陈家为敌,

估计沒有哪个傻子,会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弄不好把命都搭进去,

如果是城主府公孙宏插手,就另当别论了,

连阴无法都占不到便宜,那陈家又有多大的机会,可以对抗呢,

所以,陈凤秋担心陈自泰的死活,更担心整个陈家的安危,

时间不长,便有人回來复命,说公孙宏在天云城巡查城防,陪同的有好几位战帅强者,都是城主府的重要人物,

“那就好,那就好,”

公孙宏身边的几位主要干将,连天云城的老百姓都知道,

每隔一段时间,公孙宏都会亲率左膀右臂们,去城门等处巡查,不仅是检查工作,更多的是,让大家时刻牢记自身的职责,警钟长鸣,

为了防止官僚主义,以及流于形式,公孙宏巡查的具体时间并不固定,基本上都只是稍微提前一点时间通知,

通常,这样的巡查,会连续两天时间,只要沒有特别事件发生,公孙宏就不会提前终止,

这样看來,陈瓷阁发生的事,或许不是公孙宏安排的,

按照陈亚的汇报,那汉子能够轻易避开韩胖的攻击,而且一枪扎穿韩胖,说明他的修为应该达到了战帅强者的级别,

而天云城经常出现的一些战帅强者,多数看见陈凤秋都会恭恭敬敬客客气气,断然不敢对陈瓷阁下手,

“來人,我要去陈瓷阁,”

经过一番分析,陈凤秋确定,汉子砸毁陈瓷阁,只是一件独立的意外的事件,跟城主府公孙宏决无瓜葛,

这样一想,不禁心里暗骂自己,疑神疑鬼草木皆兵,白白耽误了半个多时辰的时间,万一陈自泰因为延误救治,而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可就……

陈瓷阁,

看热闹的人群,基本散去,只留下十來个人,还在远远地看着,

砸聚宝瓶的汉子,依旧待在原地静静地等着,陈瓷阁的伙计们,也站在门口,与汉子形成对峙,

阳光熏得地上发烫,陈自泰躺在地上,毫无声息,

喧闹过后,陈瓷阁附近的街道,陷入一片死寂,

“谁吃了豹子胆,敢砸了陈瓷阁……”

一阵粗暴的叫骂声,打破了短暂的平静,

一行数十人,拥簇着三位虎背熊腰的大汉,正从那十來个看热闹的身边经过,

说话的,是三位大汉中的一位,却沒有人能够分得出,到底是哪一位,

这三位大汉,身材体型模样,如出一辙,连走路的姿势都一模一样的,

“等等,”眼看着这帮人过來,汉子手一挥,说道:“你们可是陈家派來的,”

“是又咋样,怕了,”

瓮声瓮气的声音,还是让人分不清是谁说的,

但汉子并不在乎这些,只是用眼打量了一下,然后摊开手掌,道:“谢礼呢,”

“谢礼,有,來了……”

话音未落,三位大汉同时身形一变,脱离了数十位随从,如风一般从空中飞掠而來,

许氏三杰,,

陈瓷阁的伙计们,有人认出了这三位大汉的身份,

这哥仨,原本是天罗山脉的独行大盗,遭官府追捕围剿,被陈凤秋笼络,为陈家效力,

由于每一次作案,哥仨都是同來同往,形影不离,也沒有其他同伴,

很多被打劫的客商,都以为三条人影无非是故弄玄虚,实际上应该是一人所为,故称独行大盗,

哥仨的修为,全部达到战帅强者级别,非常了得,而且遇敌时,绝不单打独斗,都是三人一齐上阵,

三兄弟同气连枝,配合默契,即使遇到战帅高阶强者,也丝毫不惧,

这不,砸聚宝瓶的汉子,还想索要谢礼,却发现这哥仨已经到了跟前,

呼~~

三只手掌同时伸出,一起催动战气,形成了一股强烈的能量涟漪,风卷残云般的向汉子袭來,

许氏三杰一起发难,威力绝不是三位战帅强者叠加那么简单,而是把原本战帅中阶的实力,硬生生地提高到了战帅巅峰的程度,

排山倒海,,

汉子见许氏三杰來势汹汹,便不再装傻充愣,当下身形一纵,腾空而起,同时催动战气,迎着对方扑面而來的威压,就是一拳轰出,

排山倒海,乃是玄阶上品战技霹雳拳的一招,气势磅礴,凶猛强悍,

轰~~

两股战帅巅峰级别的强烈战气,在空中正面接触,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强烈的能量涟漪,在急速碰撞中,产生剧烈摩擦,激起火星四溅,

能量涟漪四下肆掠,将陈瓷阁门外的一片地面,炸得的尘烟四起,沙石飞空,

势均力敌,

交战双方,都有些意外,同时,也激起了双方的斗志,

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