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温特雷/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话的是这位,年龄与陈凤秋相仿,正是都城温特家族的家主,陈凤秋的妹夫温特雷,

温特雷是手陈凤秋之邀,前來参加陈家老祖寿宴,由于寿宴日子未到,这几日便在陈府逗留,

虽然是陈凤秋的妹夫,但温特雷的地位和实力,远在陈凤秋之上,所以陈凤秋将他视为上宾,

遭遇陈瓷阁被砸,许氏三杰丧命,陈凤秋一想到玄天宗插手,心生忌惮,就找温特雷商量对策,

“温特家主的意思是……”

陈凤秋自认低过温特雷一等,从不敢以妹夫相称,

“很简单,”

温特雷捋了捋稀疏的胡须,慢条斯理的说道:“玄天宗以名门正派自居,绝不会公然插手家族之争,你是当局者迷,”

“温特家主提醒的是,我多虑了,”

一语点醒梦中人,其实陈凤秋也知道,玄天宗向來标榜正义和平,以守护家园为己任,

即使宗门弟子被杀,他们也必须查清事实,分清责任,再按照正常途径处理,并将结果公布于众,

至于牵扯到家族利益之争,玄天宗最多会做到,保护自己的弟子不受伤害,却不会偏袒弟子所在的家族,

也正因为如此,玄天宗才会在人们的心中,享有极高的威望,

由于许氏三杰的死,以及古云的出现,一时乱了陈凤秋的方寸,自然而然就联想到玄天宗,

玄天宗经落英王国一战,伤了不少元气,他们自己休整都來不及,怎么会跑到天云城,做一些有损于宗门的事呢,

“那古云,应该是玄天宗千将中的一位,侥幸活得性命,自然会回到家里修养一阵,”

温特雷依然不温不火,仿佛老僧入定一般,却又对古家,甚至天云城的事情了若指掌,

“也许,他在落英王国结识了某位战帅巅峰强者,便请人家帮忙,给你们陈家制造一些麻烦,”

如果想要发起挑战,古云就应该直接找陈凤秋,或者陈家的其他重要人物,

跑到远在百十里外的陈瓷阁,胡乱砸碎一些瓷器,显然只是为了宣泄一下,他们对陈家的恨意,

同时也表明了,古云对陈家的惧怕,许氏三杰虽然厉害,但古云毕竟是有备而來,否则他根本就不敢闹事,

“那,依温特家主的意思,我们该如何应对,”

在温特雷面前,陈凤秋实在是卑谦至极,却是极好的掩饰了自己心里的某种企图,

“嗯,既然遇上了,我就帮你跑一趟,也算给老爷子一份见面礼吧,”

温特雷用眼角瞄了一下陈凤秋,那眼神,仿佛高高在上的君王,在给跪在阶下的臣子一些赏赐,

“若能得到温特家主出手相助,是我陈家的最大荣幸,我去挑几位强者跟随……”

陈凤秋的低声下气,起到了预料中的效果,心里早已乐开了花,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虽然他很赞同温特雷的分析,但万一判断失误,对陈家來说,可能会带來更大的麻烦,

老谋深算的陈凤秋,最大的希望就是温特雷自告奋勇,介入此事,

若能够如愿解决,自然千好万好,欠上一个人情,也沒什么大不了,

但是,此事如果真的牵扯到玄天宗,或者公孙宏,那么温特雷一出手,就等于表明了整个温特家族的立场,

尽管陈家依然难以置身事外,不过,有温特家族这个强有力的后盾,至少压力会减轻大半,

把温特家族栓到一条绳上,才是陈凤秋的如意算盘,

“笑话,区区十來个人,不过举手之劳而已,我一个人就行,”

陈凤秋前面那句话,故意说得很慢,就想看看温特雷的反应,

果然,温特雷粗暴的打断了陈凤秋,傲然说道:“这点小事,还要你派人的话,传出去岂不坏了我温特雷的名声,”

“温特家主教训的是,我是急昏头了,咳……”

陈凤秋差点沒笑出声來,他发现自己这个妹夫,是越來越可爱了,从來沒有排练,居然配合得如此默契,

你温特雷修为高实力强,确实不需要帮手,再说了,咱压根就沒想过派人,

对方如果是战帅强者,以温特雷的伸手,只要分分钟就可以搞定,

如果对方也是战王强者,派出的几个人根本就沒啥用处,而且万一温特雷失手,陈家还可以撇清嫌疑,

到时候,你再找我,那就是陈家在帮你们温特家族了,这种事,主动和被动,是一定要搞清楚的,

“不跟你啰嗦了,我去把古云他们抓回來,怎么处置,那我就不管了,哈哈,我走了~~”

微风飘过,温特雷已经飞身离去,踪迹全无,

“战王强者,速度就是不一样,”

陈凤秋暗暗赞叹,羡慕的同时,嘴角流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堂堂温特家主温特雷,一大把年纪了,还有这么强的好胜心,只消三言两语,就让他乖乖的冲到前面,

陈家虽然是天云城第一大家族,却沒有从外面请來一位战王强者,为自己卖命,

一來是战王强者太少,请不到,也请不起;而來也怕请來的战王强者,要是对陈家有什么企图,那就不可收拾了,

温特雷的表现,多少还是让陈凤秋有点意外,他相信温特雷的实力,但心里却还是迸迸乱跳,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古云那边大闹陈瓷阁,陈家损失的不仅仅是一笔巨额的财富,更多的是一种悄然而至的威胁,

陈凤秋见温特雷已经离开,便不再逗留,身形一闪,直往陈家祠堂的后院蹿去,

“胆小鬼,”

陈凤秋的惴惴不安,早被温特雷看在眼里,他刚才离开,只不过躲在暗处,想看看陈凤秋有何动作,

在温特雷眼里,一个落魄家族的小辈,除了砸砸店铺,捣捣蛋,其他也干不了啥,

亏得陈凤秋还是一家之主,算得上天云城的大人物,却是这般如临大敌,畏首畏尾,唉,有这样的大舅子,也真够窝囊,

得,待我擒得古家小子,再來指点指点大舅子吧,

唰~~

温特雷嘀嘀咕咕,并沒有使用战王强者的撕裂空间瞬间必达,而是整个身体化成一股飓风,赶往陈瓷阁,

然而,刚刚行至一半的温特雷,突然感觉一股寒气迎面而來,定睛一看,原來是一道白色的幕墙挡在自己面前,

咝咝……

幕墙仿佛由千年的寒冰组成,厚实而光洁,凌冽的寒气,在阳光的照射下,向外扩散,发出撕裂的声响,

战王强者,,

温特雷心里一凛,连忙收住身形,

“温特雷,我等你多时了,”

随着声如洪钟般的吼声,一个魁梧高大的身影,宛若从天而降,

“古梵天……你沒死,”

温特雷一看,原來是老相识,老对手,天云城古家的前任家主古梵天,

温特雷在迎娶陈凤秋妹妹之前,就经常出入天云城,与古梵天有过多次交锋,

彼时,双方都处于战帅强者级别,谁也不服谁,交锋的结果,还是古梵天占据微弱优势,

温特雷一向心高气傲,目中无人,屡次被古梵天压制,自然忿忿不平,

而陈凤秋则利用这个机会,撺掇温特雷引荐幽阴门的强者,经过一段时间的策划,他们设计了铲除古梵天的方案,

于是,当古梵天为了寻找龙脉,独自流连于落英山脉的时候,陈凤秋出现了,

半年前的胜利,使得古梵天对陈凤秋不屑一顾,

大家原本就为了家族利益,经常产生摩擦,而陈凤秋的阴险狡诈,更是让古梵天瞧不起,

但这一次,陈凤秋却带來了幽阴门的强者,以二对一,对古梵天痛下杀手,

古梵天竭尽全力,拼死一搏,仍然无法逆转被动的局面,

古梵天准备伺机逃脱,却被幽阴门强者使用邪门秘法,在陈凤秋的纠缠下,成功的干扰了古梵天的神智,

尽管古梵天受伤之后,于神智不清的状态中,反而斗志更加旺盛,终于逃到落英山脉深处,

陈凤秋数次搜寻未果,心里判定古梵天已经伤重不治,便得意而归,并告知温特雷结果,

虽然古家不断派人四下寻找,但在陈凤秋和温特雷眼里,古梵天早已不在人世了,

后來,古家不得不重新推选家主,算是默认古梵天陨落,

至此以后,几乎沒有人再提起古梵天,温特雷更是将古梵天从自己的记忆中抹去,

可现在,冷不丁古梵天从天而降,就站在自己面前,温特雷的第一反应当然是大吃一惊了,

“哈哈……你沒死,我怎么能死呢,”

古梵天哈哈一笑,居高临下的斜视着温特雷,似乎不急着动手,

“大闹陈瓷阁,斩杀战帅强者,原來是你干的,”

温特雷冷笑一声,出言讽刺:“堂堂战王强者,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你不觉得丢人吗,”

按照二十多年前,古梵天的性格,明刀明枪的干,绝不含糊,却不会背后耍手段,

“对付下三滥的人,用下三滥的手段,不是很般配吗,”

古梵天不甘示弱,反唇相讥:“当初在落英山脉,陈凤秋勾结幽阴门,使用邪门秘法,应该少不了你一份,”

“这笔老账,该算一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