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杀入陈府/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沒有证据确定,二十多年前,温特雷参与了陈凤秋算计自己的计划,但是,幽阴门通过温特家族,才与陈凤秋勾搭在一起,这一点毫无疑问,

而古梵天输就输在幽阴门的邪门秘法,在他心里,温特雷也是罪魁祸首之一,

今天,古梵天能够遇到温特雷,是好是坏暂时还下不了定论,但实属意外,

在城主府,大家商量的办法,其中一部分,就是逸尘去陈瓷阁挑事,古云和十來位特卫营干将,从旁协助策应,

根据陈凤秋派出人员实力的强弱,调整应对措施,

如果沒有战王强者出现,古梵天便一直在暗中窥视陈家的动静,

古梵天隐藏在陈家附近,见温特雷嘟嘟哝哝,又显现出战王强者的气息,自然不能放他过去,

“來吧,这次你不会再有机会了,”

温特雷心里非常恼火,这陈凤秋果然不靠谱,花了那么大的代价,却沒有除掉古梵天,反而让他冲王成功,

不过也好,要是自己亲手击败古梵天,将会洗刷以前多次失利的耻辱,

吼吼,,

王者催动战气,瞬间即可完成,

温特雷意念一动,一股强横的战气,由体内渲泄而出,

天空中弥漫着灰黄色的蒙蒙细雾,竟将太阳射出的炽热光芒,遮得严严实实,

细雾从虚幻变成实质性,只消耗了几息的时间,一头由灰黄色细雾组成的,长达十米的巨狮,在飓风中逐渐成形,

这是一头狂暴凶猛,嗜杀成性的巨狮,头顶隐约闪现出王者的光环,一阵低吼过后,双爪一交错,大眼圆瞪,咆哮着扑向前去,

寒风入骨,,

一股浓郁的白气,自古梵天身体蒸腾而出,

冷气夹杂着片片白雪,迅速向四周蔓延,

凌冽的寒风,将空气凝聚成丝丝冰霜,鼓动着皑皑白雪,不仅把古梵天裹在其中,而且形成一道冰雕玉琢般的白色陡壁,

周遭一片肃杀,朔风呼啸,白雪飘飘,如同隆冬季节,让人直打哆嗦,

轰~~

温特雷释放出的灰黄色巨狮,径直撞上古梵天的战气陡壁,

一阵猛烈的撞击过后,陡壁颤动着,被溅起无数如同冰渣似的点点碎粒,划破天空,发出刺耳的叫声,

剧烈的震动,使得这堵厚实的冰雪组成的战气墙,微微出现一些难以察觉的裂纹,

而那头咆哮着的巨狮,也因为被战气墙所阻,消耗了大量的战气,散发出灰黄色的细雾,

巨狮收回前爪,退后数步,隐约发出一声呜咽声,整个身体的颜色似乎也稍显黯淡,

双方虽然还处在试探阶段,未敢倾力一击,但战王强者的过招,绝非寻常百姓的缠斗,

点到即止,一触即分,

而古梵天和温特雷,各自心里已经十分了然,

两人均为战王强者,实力比较接近,谁也不敢说有必胜的把握,

试探之后,彼此更加慎重,一招一式,中规中矩,先求自身无恙,再寻破敌之机,

温特雷曾经在陈凤秋那里夸下海口,一定要将肇事之人生擒活捉,交由陈家处置,

谁曾想,半路上杀出一个古梵天,‘死’了二十多年的人,却以战王强者的身份强势回归,

这样的意外,对温特雷多少产生了一些干扰,特别是心理上的冲击,

反观古梵天,二十多年的疯癫生涯,各种苦涩唯有自知,究其原因,与温特雷脱不了干系,

一种强烈的仇恨,激发了他心中的怒火,更是极大的刺激了潜能的发挥,

更重要的是,温特雷是为人办事,不可能做到全力以赴,古梵天则是为了重振古家雄风,必须一战成功,

心态,心理上的差异,将原本实力稍强的温特雷,和古梵天拉到了同一个层次,至少双方目前势均力敌,

狮王出山,,

冰雪封路,,

温特雷的巨狮,张牙舞爪,如同出山后的森林之王,王者之气激荡四方,

古梵天的冰墙,厚实沉稳,仿佛数九天的寒冰之窖,吞噬之威震慑八面,

一阳一阴,一刚一柔,一攻一守,一白一黄,战气胶着,撕扯纠缠,

激战中,能量涟漪纵横肆虐,空间被冲击得支离破碎,

战王强者的战斗,绝非一招两式就能分出胜负,双方不停的催动战气,只打得昏天黑地,如月无光,

“王者之战,天云城居然一下子出现两位王者,奇观……”

“这都是何方神圣,怎么跑到天云城掐起來了,”

这样的战斗,无疑会成为整个天云城的关注焦点,

就算活了七八十岁的年纪,也从來沒有亲眼目睹过,两位战王强者的巅峰之战,

光天化日之下,战王强者决战的现场直播,几乎吸引了所有天云城的修武者,

一时间,大街小巷挤满了人,个个仰头侧目,兴致勃勃的观看着,议论着,

“逸尘,咱们……”

“古兄,走,”

陈瓷阁虽然离古梵天和温特雷交战的对方,稍微远了一点,但王者之战造成的动静太大,逸尘和古云又是战帅巅峰强者,自然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只要古梵天动手,便是逸尘和古云出击的时候,

逸尘惹事,古云配合,一为试探陈家的虚实,二是引出强者,

像许氏三杰这样的战帅强者,从陈家到陈瓷阁,一路畅行无阻,是因为大家根本就沒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特别是古梵天,在落英王国,见识过逸尘的实力,一般战王强者之下,均无法对逸尘构成威胁,

古云同样是战帅巅峰强者,加上那十來个从特卫营挑出來的强者,实力非常强劲,

只要陈凤秋不出动战王强者,古梵天便任由他们大摇大摆经过,让逸尘和古云去收拾即可,

根据公孙宏的判断,陈家近期特别嚣张,应该有王者坐镇,只是不会轻易现身,

如果贸然闯入陈家,人生地不熟,极有可能落入对方的陷阱,不仅难以成功铲除陈家,反而将自己送入困境之中,

比较可行的方案就是,将陈家可能隐藏的战王强者引出來,只要离开了陈府,对方就失去了地理优势,

古梵天在中立的地界与战王强者交手,沒有后顾之忧,自然是信心十足,

同时,一旦陈家的战王强者出动,逸尘和古云他们,便可趁虚而入,直接杀进陈家,

如果陈家缺少战王强者,即使倾巢而出,也难与逸尘等人抗衡,铲除陈家就有了可能,

所有,当古梵天和温特雷的战斗打响后,逸尘便迅速率众,从陈瓷阁抄近路直奔陈家,

“城主大人,打起來了,”

公孙宏在天云城巡查,搞得是大张旗鼓,也是为了蒙蔽陈凤秋,

如果陈凤秋怀疑是公孙宏出手,绝不会轻易出动陈家最强者,而是保存实力,守住陈府,然后请求都城的温特家族支援,

乌龟缩进壳里,若沒有非常手段,是沒有办法下口的,

而公孙宏的这一行动,打消了陈凤秋的怀疑,才会有温特雷的出手,

王者之战一开始,就有人向公孙宏禀报,

尽管距离稍远,但公孙宏也是战帅巅峰强者,眼力超强,短短几息时间,他就感觉到不对劲,

“通知刘副将,实施第二套方案,”

“是,”

……

天云城陈府,一丈多高的围墙,把陈府与外界几乎隔绝,

围墙内,有固定的站岗武师,即使围墙外,每天也不定时的有人巡逻,

大门口,更是由战将中阶以上高手守卫,一般外來人员,不得到允许,是很难进得了陈府的,

但今天,也就是半个时辰前,陈府大门口临时增加了守卫人员,而且一下子來了四位战帅强者,

这是破天荒头一遭,陈凤秋派出战帅强者看门,显然预感到有大事发生,

被分配过來的四位强者,心里不太痛快,觉得自己被埋沒了,堂堂战帅强者,受不到重用也就算了,竟然还要做看门的勾当,

忿忿不平,自然情绪低落,还在嘟嘟囔囔着,却有人发现,一行人风风火火的径直向陈府大门口冲來,

“什么人,大……”

走在最前面的那位,大声呵斥道,

平时沒事,等老子看门了,嘿,还真有人來捣蛋,

也好,一肚子气沒处发泄,就你们了,

战帅强者发怒,后果很严重,

“噗,,”

这位战帅强者别说出手,甚至连大胆的‘胆’字,还沒说出口,就看见一道剑光闪过,

同时,剑入人体的声音传來,他感觉胸口一热,一股鲜血就涌了出來,

还别说,这家伙的一肚子气,憋了半个时辰,终于可以发泄了,

随着鲜血的喷出,这位战帅强者的肚子也渐渐瘪了,估计该发泄的差不多发泄完了,整个人萎顿了下去,

直到生命结束,这位战帅强者才知道,原來看门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这不,一辈子,第一次看门,就沒有完成任务,

这一剑,是古云刺的,对付敌人,无须客气,一剑穿心即可,

嘭,,

啊~~

另三位战帅强者,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还沒反应过來,就见眼前人影一晃,脑袋上重重的挨了一下,

逸尘等人,均是强势出击,眨眼之间,便将四位战帅强者搞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