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陈家老祖/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家援兵,人数众多,他们配合特卫营的悍将们,收拾陈府那些士气消沉的武师们,应该绰绰有余,

逸尘一看,地面的战斗,古家大占优势,便立刻抽身而出,身体划着一道流光,去支援古云,

若是古云一人独战陈凤秋,还不至于落败,但要想战胜陈凤秋,却是难上加难,

论修为,双方旗鼓相当不分伯仲,拼实力,也是半斤八两势均力敌,

唯独有一点,可能改变战局的原因,就是陈凤秋占据了地利的优势,

这个所谓的优势,必须要经过长时间的激烈比拼,方可显现出來,并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

而逸尘的加入,以二敌一,陈凤秋绝无还手之力,即使勉力支撑,也根本坚持不了半个时辰,

谁知,在这紧要关头,天空中的一声爆喝,却让逸尘的如意算盘落空,

一个白衣老者,伫立于虚空,身体随风飘动,纤瘦得如同一副骨架,双眼深凹,颧骨凸出,

整个脸上,沒有一丝表情,若不是大家都听到他发出的声音,很难有人相信,他是一个大活人,

“老祖,您终于现身了,”

相对于所有人的茫然,陈凤秋却喜出望外,仿佛即将溺毙的落水者,抓住了一根漂浮于海面的浮木一样,

陈凤秋惊喜而颤抖的呼喊,揭开了空中白衣老者的身份,

“嗯,你拿下古家小子,这个就交给我了,”

陈家老祖白衣飘飘,说得轻描淡写,似乎一切均在掌控之中,

只是伸出一指,在虚空中轻轻一点,显得激起漫不经心,

嗡,,

逸尘尚未靠近陈凤秋,就突然感觉到遭遇一股前所未有的威压,

仿佛一道不可逾越的屏障,挡在面前,硬生生的阻止了逸尘前进的身形,

战王强者,,

逸尘心里一凛,将身体急速回撤,

这一变故,出乎意料,差点把逸尘打了个措手不及,

原本以为,古梵天已经截住了陈家的潜在王者,整个陈府,只剩下陈凤秋的实力最强,

若是尽快拿下陈凤秋,则陈氏家族宣告瓦解,于公于私,都足以称得上成功,

逸尘甚至想着,堂堂于此最强的陈家,也不过如此,过了今天,天云城再无陈家的存在,

却不曾想,凭空杀出一位陈家老祖,而且还是战王强者,修为远在自己之上,

好在逸尘不再是初出茅庐的懵懂小子,而是经历过数次恶战,面对强于自己的对手,也不是第一次了,

遇险不惊,逸尘身体回撤的同时,意念飞转,一个大胆而又切实可行的念头,在他脑海里形成,

怀中抱月,,

一道寒光,自逸尘手中闪出,空间立刻充斥了逼人的寒气,

同时一片金光,从逸尘的身体发散而出,瞬间闪耀整个天际,

纯阳甲在身,苍木剑在手,逸尘以最强的姿态出现,他要凭借自己的手段,独战战王强者陈家老祖,

随着苍木剑的寒气,逸尘不退反进,身体拔地而起,直冲云霄,

咦~~

面对逸尘的正面攻击,陈家老祖微微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看到苍木剑和纯阳甲后,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陈家老祖闭关数十年,于近日冲关成功,成为一位战王强者,

只不过,刚刚突破修为,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巩固和调整,准备在五日后寿宴之时,正式出关,

几个时辰前,温特雷走后,陈凤秋便火急火燎赶到祠堂,用传信玉向老祖汇报,并恳请老祖提前出关,以便主持大局,

陈凤秋老奸巨猾,预感这次的陈瓷阁事件,绝不是温特雷所说的,发泄出气那样简单,

虽然表面上看起來,古云出现并不能对陈家,构成实质性的威胁,但是陈凤秋总感觉到,这背后一定有图谋,

他抛出温特雷,一是可以阻挡一阵,看看对方实力到底如何,二來,是为了迷惑对方,误以为温特雷才是陈家的唯一依仗,

所以,陈凤秋需要请出陈家老祖,以防有人打着古家的旗号,攻打陈家,

但陈家老祖并沒有答应现身,陈凤秋无奈之下,只好亲自出手,敌住古云,

而陈家老祖,也有自己的算盘,首先他的修为需要巩固完善,暂时不宜大动干戈,

另外,有温特雷这样的战王强者出手,对方实力再强,也不可能还留有攻打陈家的能力,

一般的战帅强者,就算进得了陈家,也根本沒有活着出去的机会,有这份情坐镇,应该不成问題,

可事情的发展,渐渐超出了陈家老祖的设想,

陈凤秋不仅沒有拿下古云,反而即将遭到逸尘的打击,

不得已,陈家老祖只得现身,

逸尘的修为,陈家老祖看得清清楚楚,战帅巅峰强者,还沒有突破至战王,

这让陈家老祖非常笃定,既然出來了,就拿这小子开刀,杀一儆百,以震声威,

当然,闭关闷了几十年,好不容易出來了,总得消遣消遣吧,

刚才的手指轻轻一点,就是准备好好戏弄逸尘,玩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王者之器,

闪着寒光的苍木剑,让陈家老祖的眼睛一亮,

把皇者之器错认为王者之器,不能全怪他,人家活了差不多一百五十岁,硬是沒见过这类神兵利器,

在他的认知里,能有一件王者之器在手,配上自己战王强者的身份,接受族人以及天云城百姓的膜拜,已经此生无憾了,

“不肖子孙,”

陈家老祖恨恨的自语道,

一个战帅强者,居然随手就拿出王者之器,太奢侈了,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闭关这些年,世道变化也太快了吧,王者之器满天飞了,

可陈凤秋这混蛋,怎么就不能给老祖我献上一件呢,哼,待会儿再找你算账,

一指惊神,,

陈家老祖食指一伸,一道暴戾的能量,从指尖爆射而出,

一根干枯如树枝的手指,随着战气的输入,竟然瞬间变成大腿粗细,

暴戾的能量,化着一条摇曳着尾巴的乌黑色长蝎,张着大钳,气势汹汹,

这不是陈家老祖的最强手段,猫捉老鼠,不会一下子咬死,而是抓抓放放,放放抓抓,

在他眼里,区区一个战帅强者,即使手持王者之器,也远远不是真正战王强者的对手,

看在你身上两件宝贝的份上,老祖陪你练练手,等玩过瘾了,再杀人夺宝不迟,

轰~~

乌黑色长蝎,摇头摆尾,迎着苍木剑的寒光,直冲过去,

天空中划出一道亮光,耀眼夺目,如同黑暗中的闪电,紧接着是一声巨大的雷声,

苍木剑的寒光依然闪耀,只是寒气稍有减弱,逸尘的手臂一阵发麻,险些把持不住,

但他早有心理准备,趁势将苍木剑稍稍收回,然后右手手腕一翻,苍木剑横着就划出一道弧线,

满地风雷,,

反观陈家老祖的那条乌黑色长蝎,伸出的两只大钳,在一声轰鸣中,剧烈的颤抖着,其中一只张开的大钳,赫然断裂,

战王气息,

一个托大,让陈家老祖的游戏差点玩砸了,

虽然未尽全力,他觉得对付逸尘足够了,却沒想到对方的气息居然一下子达到了王者的程度,

两相对比,反倒是陈家老祖吃了一点小亏,

而逸尘在纯阳甲和苍木剑的帮助下,强行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了无限接近战王强者的层次,

一招得手,逸尘信心大增,紧接着第二招第三招,一股脑儿使出,

他明白,陈家老祖毕竟是战王强者,一旦让他回过神,实力仍然在自己之上,

秋雨梧桐,,

逸尘毫不吝啬自己的战气,以极快的速度,把已经掌握的无极前三式,一一演练出來,

一番暴风骤雨般的攻势,令人眼花缭乱,虽不至于伤到陈家老祖,但至少在第一轮交锋中,取得了非常难得的均势,

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也让陈家老祖憋了一肚子气,

几十年沒有与人交手,一出关就遇到逸尘这样的对手,还吃了一个哑巴亏,别提有多郁闷了,

但陈家老祖身为战王强者,并不会被逸尘这几下强攻所吓倒,

当下凝神静气,沉着应战,与逸尘在虚空之中,纠缠在一起,

天云城的另一处,古梵天和温特雷,两位战王强者,也是激战正酣,

“请问,阁下可是都城的温特家主温特雷,”

远远地,一个询问的声音传至二人耳膜,

温特雷并不答话,只是微微拿眼瞄了一下,

只见两里之外的地面上,列着一对身着天云城官兵服装的将士,

“温特家主不远万里,來到天云城,我们公孙城主命我们前來,请你到城主府作客,”

见温特雷不接茬,为首的将领又高声喊叫,

“不去,”

温特雷与古梵天打得正來劲,根本就不愿搭理这些人,

可人家说得客气,又是天云城的主人,温特雷只好回了一句,

“我们这些当差的,奉命行事,请温特家主体谅一下……”

下面的将士,仍然不依不饶的喊着,好像是温特雷不去,自己交不了差一样,

温特雷不是傻瓜,他知道这些人是故意來搅局的,

如此高一声低一声的喊着,无疑为了让自己分心,这样的呱噪,实在令人讨厌,

于是,温特雷恼怒的呵斥道:

“滚,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