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搅局/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温特雷的脾气,这已经是最客气的了,

堂堂温特家族,那可是天子脚下,都城的大家族,

这里要不是天云城,他早就抽空给这帮混蛋來一下子,让他们彻底闭嘴,

但这里毕竟是公孙宏的地盘,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温特雷这才出言呵斥,

否则,要是这么大喊大叫的,温特雷很难集中精力,去对付古梵天的,

“温特家主,你是要对公孙城主不客气,还是对整个天云城不客气呢,”

“到底是都城大家族,根本瞧不起咱们公孙城主……”

“连整个天云城,人家都不放在眼里……”

谁知,温特雷随口的一声呵斥,却遭來了将士们的非议,

咱们公孙城主,知道你温特雷來了,专门派人过來请,你看多够意思,

虽然温特家族势力强大,但终究是一个家族,温特雷是家主,却不是朝廷官员,更不是钦差大臣,

正所谓民不跟官斗,真要与公孙宏,或者天云城结梁子,你温特雷未必有好日子过,

“胡说,谁瞧不起公孙宏了,”

果然,将士们的一顶顶大帽子,让温特雷感到了压力,

一句话的事,咋就上纲上线,牵扯到整个天云城了,

“既然这样,请温特家主移驾城主府,让小的们给你赔罪,公孙城主为你接风洗尘,”

见温特雷终于说了软话,将士们心里一乐,却强忍住笑,继续施加压力,

当公孙宏发现,与古梵天交手的是温特雷时,暗呼上当,

前些天,陈府附近,曾经显露出王者诞生的迹象,尽管极其隐蔽,公孙宏还是感觉到了,

他怀疑,陈家可能有人冲击战王成功,但绝不会有两位战王强者,

战帅强者数目不详,至少十位以上,而战帅巅峰强者,却只有陈凤秋一人,

自己这边,逸尘古云均是战帅巅峰强者,其中逸尘的实力接近战王强者,古梵天是实打实的战王强者,

王者对王者,战帅巅峰对战帅巅峰,加上特卫营训练有素,对付陈府战帅强者,尽管人数少了点,可古家还可以派出增援,

这种战斗,真正决定胜利的,是双方最高实力的对比,如果古梵天和对方王者僵持不下,古云又与陈凤秋纠缠,

则逸尘这个处于机动状态的战帅巅峰强者,可以根据战局的发展,进行灵活的应变策略,

所以制定了引蛇出洞的计划,古梵天半路截击,逸尘古云趁虚而入,直捣陈家老巢,

这原本是一个比较周密的计划,却因为温特雷的出现,将逸尘等人送入险境,

公孙宏对陈家的实力估计,并沒有将温特雷算在内,

如果沒有温特雷,即使陈家战帅强者数字再增加一些,最多给己方的取胜带來一些困难,却不能左右战局,

千算万算,公孙宏也不会算到温特雷头上,人家最近十來年,几乎就沒有踏入过陈府大门,

谁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温特雷却因为赴宴來到陈府,还主动插手介入此事,

如此一來,攻入陈府的逸尘,必然会遭遇战王强者的阻截,以及沉重打击,

正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一个缺陷极有可能造成功亏一篑,损兵折将,

无奈之下,公孙宏启动了沒有把握的第二套方案,想办法解放古梵天,去支援逸尘他们,

“你们回去告诉公孙城主,我晚一点再去城主府拜访……”

温特雷一边与古梵天对阵,一边还要应付城主府,实在是太难为他了,

稍一分心,就被古梵天连着强攻,占据了有利的位置,局面上也取得了一些优势,

虽然公孙宏修为不高,温特雷也不太放在眼里,但天云城城主的身份,却能够威胁到温特雷,

吼~~~

温特雷催动战气,将灰黄色巨狮的威势调整到最大,想要重新夺回主动权,

任凭城主府的将士们如何出言不逊,他强忍着坚决不还嘴,

然而,随着一个声音的出现,温特雷却再也沒有机会抢回主动权了,

“天云城城主公孙宏,前來拜会温特家主,”

将士们的骚扰,显然还不够分量,还是公孙宏亲自出马吧,

“公孙城主……温特雷失礼了,”

公孙宏的话,温特雷自然不能当耳边风,就算心里再怎么讨厌,表面上还得应付,

“呵呵,温特家主战王强者的修为,都城大家族的领袖,应该端坐架子,我们小小的天云城,请不动大驾也是正常啊,”

公孙宏平时话不多,这一下却非常啰嗦:“只不过,公孙宏身为天云城城主,职责所在,有些话即使得罪了温特家主,我也不得不说,”

“温特家主进入天云城,不仅沒有报备,而且在城主巡查之时,与人拼斗,莫非是温特家族对天云城有所企图,”

进城报备,例行公事,并无太多讲究,不过,越是有身份的人,却越是愿意报备,一來显得自己光明磊落,再则也是跟官方知会一声,希望在生意上受到照顾,

但温特雷从來不报备,甚至不惊动守城将士,说來就來,所以公孙宏压根就不知道,

终于巡查之时与人打斗,更是无稽之谈,无非是找个理由,给温特雷施加压力罢了,

“公孙城主言重了,温特雷只不过遇到几十年未见的老友,相互切磋印证一下,跟天云城沒有关系,”

温特雷知道,公孙宏无事找事,摆明了是要帮古梵天,但自己答应了陈凤秋,要将肇事者带回去,

何况古梵天回來了,陈凤秋一定不知道,只要继续纠缠下去,迟早被陈家发现,若是陈家老祖出手,则两人合力,古梵天插翅难逃,

至于公孙宏,沒有特别的理由,是不能随意阻止两人争斗的,

“本來是沒关系,可是前几天,有战王强者潜入城主府,掳走好几位将军,我已经派人向陛下奏请,全城搜捕疑犯,”

温特雷的敷衍了事,早在公孙宏的意料之中,他似乎不着急,慢悠悠的说道:

“到目前为止,整个天云城,只发现了两位战王强者,那就是你们二位,也就是说,疑犯很有可能在你们中间……”

“什么……疑犯,”

这哪儿跟哪儿呀,温特雷沒想到自己怎么就变成疑犯了,赶紧手一摆:“古梵天,你等等,”

“公孙城主,你不要危言耸听,如果真有什么疑犯,那也不是我……说不定,古梵天才是,”

“放屁,温特雷,你少恶人先告状,”

古梵天见公孙宏出來,知道事情有变,便暂时休战,却骂起了温特雷,

“哼,我堂堂温特家族的家主,吃饱了沒事干,掳走城主府的将军,你当我是白痴啊,反倒是你,这几十年音讯皆无,谁知道你有什么企图,”

温特雷不甘示弱,阴无法的事,他听陈凤秋说过,现在看來,估计事情败露,公孙宏真的追查疑犯也有可能,

怪不得公孙宏搞什么大巡查,原來目的是阴无法,也好,干脆把水搅浑,拖古梵天下水,这种事都是无凭无证,越乱越好,

公孙宏感觉到温特雷的用心,也不反驳,只是微微一笑,说道:

“我也希望温特家主不是疑犯,但是,你缠住古老前辈不放,实在让人怀疑啊……”

“我缠住他不放,”温特雷心里想,明明是我一出來,古梵天就挡住去路,再说了,就算缠住古梵天,跟疑犯又有什么关系呢,

“公孙城主,你为什么不怀疑古梵天,难道他沒有嫌疑么,”

“哦,忘了告诉你,古老前辈是我专程请來,协助城主府追查疑犯的,当然沒有嫌疑,”

公孙宏依然不急不躁,慢条斯理,

“是啊,温特雷,我可以怀疑你,你却不能怀疑我,懂吗,”

古梵天仰起头,斜看了温特雷一眼,顺着公孙宏的话说下去,

虽然之前沒有排练,但古梵天和公孙宏的配合,还是比较默契的,

两人跟唱双簧似的,你一句我一句,把温特雷唬得一愣一愣的,

倒不是怕公孙宏对自己怎么样,关键是人家代表官府说话,忍着也就算了,可古梵天啥时候变成办案的了,

“还有,古老前辈前段日子,参与了落英王国与贾本国的战争,接到我的求助,他老人家才匆匆赶过來,”

像是知道温特雷的疑问,公孙宏解释道:“这一点,落英王国的穆梓陛下,可以作证,温特家主要不要验证一下呢,”

“不必了,”温特雷哼了一声,说道,

前段时间的大战,温特雷确实听说,有战王强者帮助落英王国,打败了犬养二宝率领的贾本国军队,

这种事,他相信公孙宏不会瞎说,但他还是不甘心:“即便如此,也不能把我当成疑犯啊,”

“如果你不妨碍古老前辈查案,并配合调查,很快就可以弄清楚的,”

公孙宏的胖脸上,笑容堆了起來,

救人如救火,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把温特雷稳住,让古梵天脱身就行,

否则,逸尘古云在陈府,危机重重,甚至有生命危险,

“我要是不配合呢,”温特雷冷冷地问了一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