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要你的命/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家老祖见逸尘神情有些恍惚,便欺身攻入,自以为得手,

不料,接近逸尘身边的时候,猛然有一阵淡淡的雾气,在微风的鼓动下,一股脑飘向自己,

陈家老祖暗叫不好,赶紧撤回右掌,却已然不及,

尽管躲过了绝大部分雾气,但右掌上还是被少量的雾气袭到,

淡淡地,略微有一点点黄色,稀疏的点缀着,看不出太多的异样,

刺啦啦~~~

一股钻心的疼痛,从手掌传出,便是以陈家老祖战王强者的修为,也难以承受,

他龇牙咧嘴,看向自己的右掌……

啊,,

陈家老祖赫然发现,自己的右掌,如同被手艺极高的厨子,用锋利的小刀,剜开皮肉,沿着一个个骨节,将皮肉与骨头分开,

同时,还伴着刺啦啦的声音,冒出袅袅青烟,外加一种刺鼻难闻的异味,

这是什么玩意儿,

以陈家老祖差不多一百五十岁的年纪,却沒有见过这样的事情,

一般的毒物,即使侵入体内,凭借战王强者的修为,绝大多数时候,能够将体内的毒逼出体外,

就算再强的毒,至少可以用战气阻止毒液的扩散,不至于伤及太多的地方,

但右掌上的毒液,似乎不同与往常,陈家老祖的手掌上,只不过飘洒到些许雾气,若是集中起來,充其量也不到半滴,

就是这么一点点,看起來都不存在的毒液,陈家老祖使出浑身解数,却无法将之逼出,

不仅如此,就连阻止毒液的扩散,似乎都非常困难,

“哈哈,沒见过吧,这是蚀骨毒泥,”

蚀骨毒泥,是逸尘在落英山脉,经类人族老族长的提醒,跟踪鼋癞到一个山洞里面发现的,

它能够瞬间摧毁皮毛肌肉,甚至骨骼,凡是正常的生命体,都能腐蚀,

即使战王强者,也沒有办法将毒性逼出,更不能让伤口痊愈,

好在陈家老祖修为高深,才勉强阻止了蚀骨毒泥的进一步侵入,

“蚀骨毒泥……江湖传说的最具毒性,且无解药的蚀骨毒泥,”

陈家老祖沒见过,不代表沒听说过,蚀骨毒泥让江湖人谈‘泥’色变,他自然也略知一二,

沒想到,自己老都老了,居然有幸见识到蚀骨毒泥,而且还以身试‘泥’,

是该庆幸呢,还是痛恨呢,

“你……卑鄙无耻,”

陈家老祖咬牙切齿的骂道,

他已经沒有心思,去追问逸尘是怎么弄到蚀骨毒泥了,目前最要紧的,是让自己的伤害减到最小,

唰唰唰,,

逸尘当然知道陈家老祖的想法,又是把无极前三式,翻來覆去的施展出來,

逼得陈家老祖穷于应付,根本腾不出时间,來处理右掌上的蚀骨毒泥,

“卑鄙,跟你学的,只不过你沒有得逞,我却得手了,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爽快,”

逸尘这话说得一点都沒有谦虚,他确实是受到了陈家老祖的启发,

刚才故意露出破绽,让陈家老祖近距离攻击,就是为了将蚀骨毒泥凝聚成雾状,撒到他的手上,

如果陈家老祖事前预防,以战王强者的战气,远距离震开蚀骨毒泥,就不会上当中枪,

但陈家老祖做梦也不会想到,逸尘有如此‘歹毒’的心肠,

不过,对苍木剑和纯阳甲的觊觎,使他忽视了潜在的危险,主动配合逸尘的使诈,

贪心不足,祸害自身,

陈家老祖被逸尘紧攻几招,不得不打起精神应对,右掌上的疼痛,分散了他的精力,也给逸尘减轻了压力,

按照双方的实力,陈家老祖有很多机会,可以占据上风,甚至能够直接威胁到逸尘的安全,

“好,很好……我现在就杀了你,”

恼羞成怒的陈家老祖,再也沒有心思和逸尘斗嘴了,

必须趁着蚀骨毒泥的毒性,还沒有完全散发,先结果了逸尘,才有时间处理伤势,

即使不能将之逼出,至少也要阻止其蔓延,

一阵铺天盖地,激荡而出的能量,迅速在空中肆虐,传递出一股浓浓杀意,

欻~~

逸尘祭起苍木剑,催动战气,使其寒光暴涨,以凌冽的肃杀寒气,去应对陈家老祖,

哇~~

逸尘突然感觉到一阵胸闷,陈家老祖的战气,经过了纯阳甲的阻截,依然有一部分撞击到他的胸口,

由于一直不停的使用无极前三式,苍木剑的威能受到了一定的削弱,已经不如先前那般凌厉了,

陈家老祖的修为,毕竟达到战王强者级别,一旦让他冷静下來,恣意释放战气,对于逸尘來说,将是一件非常难以接受的事情,

“慢着,”逸尘将一口逆血强忍着咽了回去,喊道:“你不能杀我,”

“哼,想求饶,”陈家老祖冷笑一声,讥讽道:

“你帮着古家,杀入陈府,罪该万死,还好意思求饶,”

陈家老祖感觉,凭自己王者的实力,加上逸尘已经是强弩之末,取胜应当沒有问題,

“我有解药……”

逸尘整个身体,似乎摇摇欲坠,说话也很是费力,

“解药,”

陈家老祖一怔,手上动作稍稍减缓:“胡说,蚀骨毒泥沒有解药,”

话虽如此,陈家老祖心里还是抱有一线希望,如果真的有解药,先拿到手,再杀逸尘不迟,

“我沒有骗你,”

逸尘感觉到陈家老祖有些动心,便放慢语速,缓缓说道:

“你应该也听说过,还有一种叫做生肌神泥的东西……”

“生肌神泥,跟蚀骨毒泥相生相克的生肌神泥……”

陈家老祖一阵激动,紧紧地盯着逸尘的脸,厉声说道:“难道你也有,”

蚀骨毒泥,和生肌神泥,都是传说中的宝贝,一个杀人,一个救命,

而这两样东西,却又存在于同一地点,相互克制,又相互依存,

就像人们常说的那样,如果被毒蛇咬伤,七步之内必有解药,

如果沒有解药,自己或许能够活命,但右掌乃至整个右臂,都很有可能废掉,

肢体再植,只有战王高阶强者,通过特殊办法,才能做到,而且成功率极低,

而陈家老祖自己,恐怕这辈子,也难以达到那个层次,特别是右臂废了之后,修为境界提升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虽然不认识逸尘,而且也处于敌对状态,但他从逸尘的说话,还有神态中,判定逸尘还很年轻,

既然拥有蚀骨毒泥,就说明这小子际遇颇多,运气很好,在得到蚀骨毒泥的同时,也许无意间就发现了生肌神泥呢,

年轻人在遇到生死危机的时候,求生的yuwang极其强烈,为了活命,送出解药也不是沒有可能,

“当然,否则我怎么敢动用蚀骨毒泥,万一自己碰上,岂不是沒救了,”

逸尘说的也算是实话,他身上确实藏有生肌神泥,

类人族老族长曾经告诉过逸尘,万一不小心碰到蚀骨毒泥,必须马上用生肌神泥涂抹伤口,才会真正痊愈,且不留伤疤,

这也是刚才,逸尘敢于冒险使用蚀骨毒泥的原因,

“你需要什么条件,才肯给我生肌神泥,”

陈家老祖试探着问道,

他知道,即使逸尘真的有生肌神泥,也不会轻易拿出來,在沒有看见实物的情况下,强抢是不可能的,

如果逸尘提出条件,不妨先答应下來,等解药到手,哼……

这小子年纪轻轻,就是战帅巅峰强者,身上还有无数宝贝,绝非常人,必须趁早将他扼杀,否则假以时日,后果不堪设想,

“条件吗,让我想想,”

逸尘见陈家老祖基本上停止了攻击,便装模作样的想了想,说道:“嗯,我看到陈凤秋讨厌,你能不能把他……杀了,”

“不行,他是我陈家子孙,你换个条件,我可以给很多晶币,或者陈府收藏的各种宝贝……”

陈家老祖回答得很直接,也很干脆,

提出这样的条件,让他更加确认,逸尘已经是在为自己找退路了,

知道战帅巅峰是斗不过战王强者的,即使逃跑也无济于事,

先故意提一个无法答应的条件,然后再讨价还价,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活命,

“晶币,我不缺,各种宝贝……也不会比我身上的更好,”

逸尘皱起眉头,挖苦心思,仿佛在盘算着什么,

“那你需要什么,尽管说出來,”

陈家老祖一边运功,阻止蚀骨毒泥的扩散,一边催促着逸尘,

右掌的疼痛,已经让陈家老祖有些按捺不住了,

拖得时间越长,右臂能够保住的可能性就越小,

如果不是有解药,陈家老祖准备在斩杀逸尘后,实在不行的话,只好壮士断腕,舍臂保命了,

当然,要是得到生肌神泥,那什么问題都解决了,

陈家老祖也是进行了一番利弊权衡之后,才暂时放弃斩杀逸尘,并耐着性子与他周旋,

“我需要什么呢,我需要……”

逸尘喃喃自语道,

像是很投入的思考着,竟然不顾危险,不知不觉的将身体靠近了陈家老祖:“我想到了,”

“要什么,”陈家老祖也禁不住将身体凑了过去,

逸尘对着陈家老祖,冷不丁的吼了一声:“要你的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