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逸尘得手/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道寒光,一团物事,几乎同时冲向陈家老祖,

对于逸尘的行动,陈家老祖也有过戒备,只不过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他的预料,

当逸尘摇摇晃晃,朝陈家这边靠过來的时候,陈家老祖心里暗暗发笑,

这么幼稚的招数,亏你想得出來,好吧,咱老祖就來个将计就计,看你小子能不能逃得出我的手心,

在陈家老祖看來,苍木剑已经消耗太大,威力减少了大半,而逸尘战帅巅峰的实力,实施偷袭,也难以得手,更不会对自己构成威胁,

干脆,等你小子偷袭的时候,我直接拿住,施以残忍的手段折磨,不怕你不交出生肌神泥,

二人各怀鬼胎,心照不宣,都按照自己的方式进行着,

一个人,有自信挺好,但自信过了头,变成了自大,危机就会悄悄降临,

双方几乎同时出手,但陈家老祖却失去了攻击的目标,

逸尘不见了,

明明说话的时候,逸尘还在陈家老祖的面前,

怎么一眨眼,整个人就忽然消失了,

逸尘的修为达不到战王强者,不可能在瞬间撕裂空间逃走,但若以战帅巅峰的实力,就算速度再快,也躲不过陈家老祖的眼睛,

怎么回事,

与其说,陈家老祖感到好奇,倒不如说,他现在已经开始惊慌了,

双方面对面交战,生死胜负,更多取决于实力的强弱,如果实力悬殊,智谋是难以奏效的,

在战王强者的眼皮底下,实力弱的一方,要想玩花样难度太大,

先前逸尘用蚀骨毒泥暗算成功,一是陈家老祖过于托大,再者由于蚀骨毒泥被雾化,形成极细的,肉眼几乎难以察觉的毒雾,

一次失手,陈家老祖已是颜面扫地,这一次更是势在必得,

五行遁,

不愧为战王强者,陈家老祖果然见多识广,曾经听说过,有人可以利用身边的五行属性,巧妙的藏匿自身,用以逃遁,或者偷袭,

虽然沒有亲眼见过,可陈家老祖相信,逸尘使用的就是五行遁,

如果仅仅是逃遁,逸尘早就有机会溜之大吉,沒必要在陈家老祖受伤之后,还画蛇添足的谈什么条件,

偷袭,,

陈家老祖心里一凛,一种不祥的预感,从脑海里冒了出來,

对,这小子绕了那么大的一个圈子,一定是为了找机会实施偷袭,

王者之气,护体……

修武一途,自战王强者开始,可以使用战意,就是用意念支配自身战气,

初遇逸尘,陈家老祖想玩猫捉老鼠的游戏,自然无需使用意念,

被蚀骨毒泥所伤,求生的本能占据了大脑,又为了取得解药,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现在深感危机降临,终于可以尝试着用意念來保护自己了,

然而,陈家老祖这辈子,第一次使用战意,却已经來不及了,

嘭,,

噗,,

逸尘以诱敌之计,赚得陈家老祖在沒有实施攻击的时候,靠近自己的有效攻击范围,

隐形之后,立即释放五行能量团,击中陈家老祖的胸口,

刚刚凝聚的王者之气,尚未真正成型,离护体的要求还差之毫厘,就被五行能量团击溃,

紧接着,逸尘祭出苍木剑,倾尽全身之力,刺入陈家老祖的胸膛,

啊~~

失去王者之气护体,陈家老祖的肉体,无法抵御苍木剑的攻击,

三尺长的苍木剑,有一大半插进陈家老祖身体,几乎将他整个身体刺穿,

一声惨叫发出,陈家老祖瞬间觉得,苍木剑在体内,不仅撕割着肌肉和内脏,更是破坏着自己的生机,甚至连灵魂都受到了创伤,

这一下,陈家老祖意识到,插进胸口的苍木剑,绝不仅仅是王者之器那么简单,

以王者之器刺杀战王强者,肉体上的伤害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却难以重创王者的灵魂,

皇者之器,,

陈家老祖大骇,苍木剑竟然是皇者之器,比自己预判的远远高出无数倍,

他万万沒想到,一个小小的战帅巅峰强者,居然拥有整个天罗大陆都不曾见到的皇者之器,

而自己,却因为被刺中胸口,才真正见识了皇者之器的威力,

护体的王者之气,已经被五行能量团打散,苍木剑不仅凝聚了逸尘的战气,还带有剑痴苍木的威压,

在这种情况下,陈家老祖的防御,起不到任何作用,挣扎也是徒劳无功,

同时,他的右掌,在失去了阻碍的力量之后,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被侵蚀,

原本还残存的指骨,已经消失了大半,而腕部的皮肉正逐步被剥离,接着是腕骨……

他现在连壮士断腕都做不到,唯有眼睁睁的看着右掌的毁灭,这种痛苦,让他睚眦欲裂,

陈家老祖的肉体,存在了一百五十年之久,却在这一刻,被逸尘强行破坏,

照此下去,要不了一时半会儿,陈家老祖就要和自己的躯体告别,

试图挣扎,毫无效果,无奈之下,陈家老祖考虑是否要放弃肉体,

如果施展魂灵脱逃之术,伺机寻找宿主,虽然可以保证自己一息尚存,却要降低修为,重新修练,

将闭关数十年所取得的收获,毁于一旦,陈家老祖心有不甘,

但是,若是继续坚持,蚀骨毒泥之毒无法解除,而且苍木剑还在不停的吞噬他的生机,以及伤及灵魂,更是让他难以接受,

无奈之下,陈家老祖准备放弃肉体,先行逃走,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冰天雪地,,

然而,陈家老祖还沒有來得及施展魂灵脱逃,就被一股凭空而來的强烈威能压制,

空气中一阵氤氲,一片白皑皑的冰雪,形成一个封闭的空间,将陈家老祖紧紧地困在其中,

苍木剑却欢呼一声,自动撤出了陈家老祖的身体,回到逸尘手中,

如果不犹豫,陈家老祖有时间,也有能力魂灵脱逃,逸尘根本沒有办法阻止,

但是,不甘心丢失得來不易的战王强者修为,心存侥幸,患得患失,使得陈家老祖失去了最佳的脱逃机会,

因为,同样身为战王强者的古梵天,已经赶到了陈府,

古梵天与温特雷之战,被公孙宏搅了局,在公孙宏的连哄带骗下,温特雷心不甘情不愿的去了城主府,

布置计划的时候,公孙宏就准备了第二套方案,防止万一判断有误,才会启动这个方案,

通过公孙宏,以城主的官方身份出面,并将阴无法掳走天云城将领的事件,作为幌子,把局势搅乱,

若是进展不利,则抛出疑犯之说,谁要阻碍古梵天办案,谁就是天云城的敌人,

整体效果还算不错,震慑住温特雷,解放了古梵天,去策应逸尘古云等人,

对于公孙宏的用意,古梵天心领神会,待温特雷离去,便直接施展战王强者的绝技,,撕裂空间,瞬间必达,

虽然古云与陈凤秋之战,古云不占优势,而古梵天最大的仇人也是陈凤秋,但古梵天知道,目前最要紧的是拿下陈家老祖,

一旦让陈家老祖魂灵脱逃,谁也不清楚他会找什么样的宿主,更不知道他在什么时候找古家的麻烦,

这就相当于给古家埋下了一颗,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隐患,防不胜防,

所以,古梵天见陈家老祖正要实施魂灵脱逃,就赶紧出手,将他禁锢起來,

陈家老祖也是战王强者,古梵天的空间禁锢,原本对他起不了太大作用,

可现在,陈家老祖已经被逸尘折腾得精疲力竭,连王者之气都无法施展,怎么可能摆脱空间禁锢呢,

“古梵天,有种你放我出來,咱们单打独斗,胜负各安天命,”

陈家老祖跟古梵天,几乎打了一辈子交道,古梵天的失踪,他有所耳闻,但一直沒有太在意,

他认为,古梵天也可能像自己一样,躲到某个地方,闭关修炼,以期修为上的提升,

现在古梵天出现了,陈家老祖并不感觉奇怪,只是见对方出手便是战王强者的修为,心里吃了一惊,

被禁锢在冰天雪地里的陈家老祖,希望古梵天为了面子,放出自己,进行一场决斗,

其实明眼人都知道,伤势惨重的陈家老祖,已经不具备与古梵天一战之力了,

但是,只要古梵天解除禁锢,陈家老祖便可以立即实施魂灵脱逃之术,

“哈哈,陈家老鬼,你当我傻啊,放你出來,做梦吧,”

古梵天当然不可能上当,这个时候,铲除陈家比面子重要得多,

他才不会为了一点虚荣,而让陈家老祖获得一线生机,

“你们陈家,压制了古家几十年,勾结外敌,加害于我,该是偿还的时候了,”

古梵天催动战气,将冰天雪地形成的小空间,逐渐缩小,

厚实牢固的冰层,压缩成一个四方的,比人稍高的棱柱形,透明晶亮,

被困在中间的陈家老祖,浑身动弹不了,只是惊恐的张着嘴,瞪着双眼,似乎在咒骂的同时,要将古梵天的容貌刻进脑子里,

古梵天不为所动,冷眼看着一辈子都处心积虑,与古家作对的陈家老祖,朗声说道:

“多行不义必自毙,陈家老鬼,去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