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聚客楼/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言罢,古梵天伸出蒲扇般的大手,心念一动,一掌拍向冰天雪地,

啪~~

一声巨响,整个冰封的空间,瞬间爆裂,

在古梵天王者之气的催动下,连同陈家老祖,以及冰天雪地,全部被轰成粉末,

陈家老祖,闭关数十年,好不容易突破修为,升王成功,

尽管陈凤秋严密封锁消息,但还是以寿宴的名义,将温特雷请來,附近的宾客,与陈府有些瓜葛的,也派人送去了请柬,

本想过几天,风风光光办一场寿宴,届时高调宣布,陈家老祖成为王者,

下一步的目标,就是吞并天云城其余三大家族,甚至牵制城主府公孙宏,与都成的温特家族正式结盟,

希望如此美好,却在这一刻化成泡影,

陈家老祖,还沒有接受子孙后代的膜拜,连王者的感觉,都沒有享受到,就被古梵天一掌轰得神形俱灭,尸骨无存,

可怜陈家老祖,还沒有接受子孙后代的膜拜,连王者的感觉,都沒有享受到,就被古梵天一掌轰得神形俱灭,尸骨无存,

这也是整个天罗大陆,死得最快的王者,刚刚破关而出,不到两个时辰,就死于非命,

“老祖,,”

陈凤秋眼见自己的老祖,遭遇不测,不禁悲从中來,失声大叫,

若以修为实力,陈凤秋应该略高于古云,两人战成平手,主要是由于心态的不同,

古云明知逸尘面对战王强者,取胜难度相当大,但是,他对逸尘极有信心,而且,只有自己拼尽全力,不败于陈凤秋,才不会让逸尘分心,

事实上,古云确实是倾尽全身之力,拼死一战,以弱者的实力,取得了均势的局面,

而陈凤秋则想着,老祖冲王成功,强势出关,斩杀逸尘,自然不在话下,

只要老祖顺利取胜,则古家将彻底被铲除,陈家称霸天云城,指日可待,

心思游离,注意力难免分散,加上古云放手一搏,陈凤秋原本应该有的优势,便荡然无存,

特别是古梵天的出现,让陈凤秋大惊失色,惊恐莫名,

自己花费了大量的心机,又耗费了巨大的财力,才请得幽阴门长老相助,在落英山脉将古梵天击成重伤,

原以为,即使古梵天侥幸留得性命,也会变成疯癫废人,

谁曾想,古梵天不仅沒死,而且还晋升王者,在老祖被逸尘偷袭得手之后,落井下石,送老祖归西,

如此看來,温特雷已经不敌古梵天,早已逃走,连报信都來不及,

强者过招,稍一分心,就会酿成大祸,

噗呲,,

噗,,

陈家老祖的死,让陈凤秋心绪大乱,甚至忘记了自己正在与古云做生死拼搏,

待他感觉心口一凉的同时,赫然发现,两柄剑已经深深插进自己的胸膛,

古云和逸尘,几乎同时,将充满仇恨的战气,输入剑中,狠狠地刺中陈凤秋,

陈凤秋绝望的瞪大双眼,看着自己胸口飞溅而出的鲜血,浑身剧烈的颤抖着,慢慢的萎靡下去,

“你到底是谁,”

倒地之前,陈凤秋努力的挣扎了一下,对着易容过的逸尘问道,

“好,我告诉你,让你死得明白,”

逸尘抽出苍木剑,低下身去,附在陈凤秋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我是逸长春的儿子,黑鹰是我杀的,刘安,贝塔,也是我杀的,陈自泰,许氏三杰,还是我杀的……”

“你……”

逸尘的话,如刀般的剜在陈凤秋的心上,怀疑,赞叹,恐惧,不可思议,不甘……

陈凤秋张着嘴,想说点什么,终究沒有说出來,

随着陈家老祖和陈凤秋的相继死去,陈府的战帅强者,也基本上被特卫营的悍将们,以及古家的援兵,围剿得所剩无几,

余下的聘用武师,见势不妙,拔腿便逃,逸尘等人也懒得追赶,

至此,天云城的陈家宣告瓦解,

接下來,便是城主府的军队入驻,在查到了一些陈凤秋与幽阴门交往的物证后,公孙宏发出公告,

陈凤秋勾结幽阴门,掳走并残杀天罗王国官员,图谋不轨,已被正法,

陈家幸存者,在确认与此事无关后,予以释放,

陈家所有财产封存,各大商铺,属于侵占别人的,全部归还原主,其余登记造册,归官府管理,

并将此事上奏朝廷,请陛下最后定夺,

温特雷在得知陈府的情况后,心里一阵发虚,又庆幸沒有被牵连,找个理由告别公孙宏,灰溜溜的返回都城,

数日后,祁连镇,

临近午饭时分,聚客楼满门宾客,

二楼,十几张饭桌,都坐有客人,小二忙着端茶倒水,送菜递酒,一片繁忙景象,

“我说,你们几个想好了沒有,”

靠墙角的一桌,围满了十几个人,有坐着的,还有站着的,说话的是一位三十來岁,面黄肌瘦的汉子,

“瘦猴哥,你说人家真的会收下我们,”

一位蹲在凳子上的青年,一边咽下一口酒,一边问道:“义兵团的招兵买马告示,我可是看过的,虽然俸禄丰厚,待遇良好,但是低于战督九品的,一律不收,”

“义兵团接的单子,一般都是大买卖,自然要求高一些,像我们这样的,恐怕很难……”

“就是,除了瘦猴哥是战将高手,咱们这帮兄弟,一大半都达不到要求,”

“你们就放心吧,有我瘦猴的饭吃,大家就不会饿着,”

瘦猴从一仰头,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顺手在盘中抓了一把花生米,嚼了几口,

然后站起來,环顾四周,压低着声音,说道:“义兵团的孙队长,欠我一个人情,原本我沒想着要他还,但现在咱们兄弟落难了,只好去投奔他了,

要是义兵团收留我们,那是千好万好,万一孙队长为难,咱们绝不能用人情來逼迫,你们都记住了,”

“瘦猴哥,要不这样,你和其他几位修为够级别的兄弟,加入义兵团,剩下我们实力不济的,随便找个地方安身就行,”

“不行,小九,我们是兄弟,必须共同进退,跟修为高低沒有关系,”

瘦猴瞪了小九一眼,提高了声音:“大家快点,吃完赶路……”

“想得美,你们已经无路可走了,”瘦猴话音刚落,就听见一声大吼,

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正率着一批人,从楼梯上來,

木质的楼梯,传來吱吱嘎嘎的声响,这一行人,个个手里拿着家伙,凶神恶煞般的涌了上來,

食客们一看不妙,不管吃饱了,还是刚刚坐下來准备吃饭的,都赶紧悄悄起身离开,

只剩下临窗的一桌,还有两位,似乎沒有意识到危险,依然低着头,自顾自的吃喝,

“于鹏,你來得好快,不愧是我的好兄弟,”

瘦猴一看,对方人数与己方差不多,但修为却高了不少,便冲着那位络腮胡子一抱拳,脸上带着嘲讽,

“瘦猴哥,兄弟在将军府当差,军令难违,得罪了,”

于鹏一边和瘦猴打招呼,一边对着自己身边一挥手:“上,”

一行人呼啦啦的祭出各自兵器,向瘦猴等人围拢过去,

“慢,”瘦猴大叫一声,用手拨开挡在身前的小九等人,上前两步,

对着于鹏说道:“于鹏,既然你军令难违,那我就成全你,但是我这帮兄弟们,与此事无关,只要你放过他们,我跟你去见祥将军,”

“晚了,”于鹏冷笑着道:“凡是和将军作对的人,必须死,你放跑了将军的犯人,自然难逃制裁,至于这些人,更不能给将军留下后患,一个都不能放,”

“于鹏,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瘦猴唰的一下,抽出一把大刀,挡在兄弟们的前面,

“你救过我,我却不能放你走,嘿嘿,我一直想着怎么报答,很难受的……”

噗,,

不等瘦猴出手,于鹏的剑,就已经插入了他的胸膛,

“你……卑鄙,”

瘦猴沒有想到,自己冒着生命危险,身负重伤才救下的于鹏,竟然毫无预兆的对自己下毒手,

“瘦猴哥,只有你死了,我才不用考虑报恩的事,千万别怪我,”

于鹏抽回剑,看着颓然倒下的瘦猴,一脸狞笑,

“瘦猴哥……跟他们拼了,”

小九等人,见到如此场面,悲愤至极,睚眦欲裂,

也顾不得对手的实力强劲,一起亮家伙,做鱼死网破之拼,

身为战将高手的瘦猴,已经倒在血泊之中,生死未明,余下的兄弟,沒有一个修为达到战将级别,

而于鹏这边,至少有三位战将高手,最差的也是战督八品的修为,

即使小九他们义愤填膺,不顾生死,但实力明显不济,根本沒有能力与对方抗衡,

实力才是取胜的保证,于鹏敢于对瘦猴出手,也是仗着修为上的优势,

不到几息时间,于鹏等人就已经砍翻了对方五六位,虽不至于死,却失去了战斗力,自己这边才有一位受了点轻伤,

这样的战斗,完全是一面倒的局势,任其发展下去,瘦猴这批兄弟,连一盏茶的时间都坚持不了,

然而,接下來局势的发展,却让人大跌眼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