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企/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瘦猴远道而來,见义兵团门口,围拢了许多前來参加测试的应聘者,本想找到孙铁,可以省去诸多手续,

却不料,被人家不软不硬的堵了回來,

无奈之下,大家只好先排队,逐一到门房登记,领取号码,

“义兵团果然财大气粗,这一次聘请佣兵的报酬,比其他佣兵团高出三倍……”

“这一年來,他们已经招聘了三百多人,其中有一百多位战将高手,一跃成为这一带实力最强的佣兵团之一……”

“也不知道他们招这么多人,到底要干什么,”

“不管那么多,咱们到哪儿都是给别人卖命,只求薪酬高些,养活一家老小就成……”

逸尘和一尺道长排队登记,让瘦猴他们把各人姓名报出來,然后找个地方先去休息一会,

对于旁边人的议论纷纷,逸尘并不在意,只是静静地等待着,

“听说,将军府的矿工,挖到了好大一颗如意石胆……”

“又被别人偷走了,祥将军大发雷霆……”

“要是这颗如意石胆给我拿到,八辈子都花不完,”

“切……到你手上,不到半个时辰,你小命就玩完了,”

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中,逸尘终于到了登记处,

“一共十三人,哦,战将级别有三位,战督八品两位,其余八位低于战督八品……”

帐房先生眯着眼,一边核对,一边念着,

然后拿出十三块小铁牌,交给逸尘,吩咐道:“未时开始,去练兵场测试,你们是第四批,”

逸尘与瘦猴等人会合,草草吃了点午饭,就接近未时了,

大家随着数百位应聘者,一起來到义兵团的练兵场,

前面的测试,已经进行了半个时辰,看起來并沒有什么特别,

无非是义兵团的一些战将高手,对应聘者进行基本的修为级别测试,无需激烈的打斗,也不存在所谓的淘汰赛,

只是修为太低的,当时就直接被拒绝,发给少量的金币,以示感谢,

大部分应聘者,早已知道义兵团对修为级别的要求,通过初试相对比较简单,

初试合格的应聘者,被领到练兵场旁边的小屋内,逐个进行第二轮复试,

陆陆续续的有人沮丧的出來,看样子是被淘汰了,也有的满脸欣喜,自然是通过复试了,

逸尘等人,待在偌大的练兵场上等候着,很是无聊,

这时,有两位管事的佣兵,在应聘的人群中寻找着什么,及至瘦猴跟前,又仔细的打量了一会,

轻轻的附在瘦猴的耳边,嘀咕了几句,然后若无其事的离开,

“道长,逸公子,孙队长派人过來,请我们三人一起,到后面去见他,”

瘦猴也是压低声音,说完之后,让小九带兄弟们在一旁待命,先不要进行测试,

三人远远地跟着那两位管事的,七弯八绕之后,进入一间比较隐蔽的房屋,

两位管事的,将逸尘三人带到,便不再理会,反倒一左一右的守在门口,

“三位贵客请进,”一个洪亮的声音,从屋内传來,

“孙兄,小弟前來打扰了,”瘦猴一听,知道此人就是孙铁,便客气的打了个招呼,和逸尘,一尺道长先后进到屋里,

“哈哈……瘦猴老弟,孙某不便远迎,还望不要怪罪哟,”

孙铁看起來还有些虚弱,但精神却挺好,见到瘦猴进屋,忙从椅子上起來,躬身相迎,

瘦猴将逸尘和一尺道长,都介绍给孙铁,并说明來意,

“兄弟受我连累了,想不到于鹏这般忘恩负义,好在有贵人相救,你二位救了瘦猴兄弟,也是孙铁的恩人,”

刚刚坐回椅子上的孙铁,听完瘦猴的话,又离开站起來,对着逸尘和一尺道长,深深鞠了一躬,

“好说,客气了,贫道今日前來,是想在义兵团混口饭吃,不知道孙队长能否行个方便,”

一尺道长抢在逸尘的前面,大大咧咧的说道,

那气势,不说咄咄逼人,多少还是有些傲然的意味,

“道长说笑了,你们二位都是战将高手,到哪儿都能够过得很滋润,何苦在义兵团屈就,”

孙铁面露难色,恭维之下,其实是委婉的拒绝,

这样的回答,倒出乎一尺道长的意料之外,自己修为是战将二品,逸尘即使压低修为,却也显示出战将五品的功力,

孙铁的修为不过战将三品,却已经是一队之长,竟然不愿收留,莫非是嫉贤妒能,生怕被咱们抢了饭碗,

“孙队长的意思……不愿收留我们,还是我二人不够资格,”

一尺道长不悦的心情跃然脸上,

“道长误会了,义兵团招聘的要求,修为只要在战督八品以上,就算通过初试,”

孙铁明显感觉到一尺道长的怒气,赶紧陪着笑,解释道:“我们义兵团,不仅在修为上有要求,其他方面也有一些限制,比如说,不愿服从指挥的,上有老下有小的,儿女情长的,我们一概不要,”

“像瘦猴兄弟这样的,仗义,沒有负担,修为也不错,我们极力欢迎,包括那十位兄弟,虽然大部份修为不够,但我愿意全部收下,唯独二位……”

“等等,我们都是孤家寡人,沒有负担,无牵无挂,正是你们义兵团最喜欢的人选,怎么可能不符合条件呢,”

一尺道长气咻咻的打断孙铁的话,

如果不是因为逸尘要加入义兵团,才不会三番两次去救瘦猴他们,能够进义兵团,绝对是你们的幸运,不感恩戴德也就算了,还想赶我们走,真是岂有此理,

“但是,据孙某看來,你二位若非有所企图,是绝不会要求加入义兵团的,”

孙铁微微一笑,对于一尺道长的质问,一点都不生气:“二位真的肯听孙某的调遣,”

“除了薪酬,还能有啥企图,”

一尺道长看似很无辜的反问一句,心里早骂开了,

废话,沒企图到这里來干什么,只不过不会说出來罢了,

至于调遣,在沒有达到目的之前,当然还是会听的,

“道长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我们招兵买马的告示上写得清清楚楚,”

孙铁的脸上隐隐露出一丝不快,但马上又恢复了平静:“执行任务成绩突出者,可以得到相应等级的灵草或者丹药,以这位逸公子的修为,取得突出成绩简直轻而易举,但我们的五阶灵草,却只有总部才存有几株,”

“哦,”

只是听瘦猴说过投靠义兵团,根本就沒有看到告示,这一下确实是冤枉了逸尘二人,

战将一品二品,一般只能享受四阶灵草,但战将五品以上,四阶灵草并不能起到太大的作用,若是得到五阶灵草,则能够为将來冲击战帅强者,做到最大的保障,

天罗大陆,五阶灵草相对匮乏,售价也非常昂贵,普通修武者根本沒有经济实力自行购买,

义兵团也曾遇到过,战将五品的应聘者,主动提出不要薪酬,只要一株五阶灵草,可以服务两年,

可实际上,拿到灵草后,不出几日,便不辞而别,

而义兵团的团长,当时修为只有战将四品,即使找到对方,也无法索回灵草,

经过这次教训,义兵团便明确规定,超过战将二品的,一概不收,

在孙铁看來,一尺道长和逸尘,几次三番救助瘦猴,无非就想利用瘦猴与义兵团的关系,加入义兵团,伺机取得五阶灵草,

这是一种令孙铁不齿的下三滥行径,如果不是逸尘出手医治,将瘦猴从鬼门关救回,孙铁早就下逐客令了,

“二位救了瘦猴兄弟的命,按理说孙某不应该拒绝,但这是团长定的规矩,还请担待一二,如果二位执意坚持的话,请在义兵团暂住几日,待我汇报过团长,再作打算,如何,”

孙铁尽量耐着性子解释,他也不希望得罪瘦猴的救命恩人,于是采取了一个比较缓和的方式,

“孙队长坚持原则,我们能够理解,”见一尺道长憋了一肚子气,逸尘赶紧起來打圆场:“就依孙队长所言,我们在贵处叨扰几日,等待结果,”

逸尘加入义兵团,有两个目的,首先熟悉一下萨特王国的环境,顺便打听田涛的消息,这一点以佣兵的身份比较方便,而且义兵团有一定的名气,成员來自四面八方,消息面很广,

还有一个就是针对如意石胆而來,这可是上等的宝贝,逸尘也无法不受诱-惑,

既然于鹏说孙铁偷走了如意石胆,那就必须搞清楚情况,想办法把如意石胆弄到手,

來都來了,就不急着走,多呆几天,或许就有机会了,

对于孙铁的折衷方案,瘦猴原本很尴尬,怕逸尘二人责怪孙铁不够意思,又怕孙铁擅自收留二人,被上面怪罪,

但见到双方都能够愉快的接受,他也松了一口气,

“看样子,孙铁对我们不太相信,说不定过两天找个理由,就把我们轰出去了……”

晚饭后,二人回到孙铁安排的住处,一尺道长忧心忡忡,

“房顶有人,”不等一尺道长说完,逸尘就暗中传音给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