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故人相见/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会……”逸尘冲着一尺道长眨眨眼睛,眼光稍微朝房顶瞄了瞄,继续说道:

“孙队长是个爽快人,我们应该体谅他的难处,不过,我相信他一定会禀报团长的,”

“也是,不就混口饭吃嘛,灵草什么的,能有最好,沒有就算了,”

一尺道长心领神会,附和道,

“你呆在房里,我出去看看,”

二人闲聊了一会儿,逸尘感觉房顶上的人,已经离开,

逸尘沒有打开门窗,而是遁地而出,却并不急着现形,

根据暗中黑影的气息,逸尘远远的随着,感觉黑影进了孙铁的房间,

“团长,孙铁无能,虽然拿到如意石胆,却沒有将它带出來,”

孙铁压低了声音,逸尘仍然听得出他非常懊恼,

“又被于鹏抢回去了,”那位团长的声音,逸尘觉得有点耳熟,却一下子想不起來,

“回团长,于鹏也沒有抢到,”

孙铁轻轻的说道:“当时,我带着如意石胆逃跑,匆忙之间迷了路,在黑暗的矿山中辨不出方向,也不知怎么回事,被一股恶臭熏到,迷迷糊糊的……”

“我感觉神智不清,跌跌撞撞的坚持着,跑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后來昏了过去……等我稍微清醒一点的时候,如意石胆已经不见了,”

想來是孙铁对当时的情况,回忆得也很模糊,说话断断续续:“我四周找了一遍,一无所获……天快亮时,于鹏带人搜索过來,无奈之下,我只好先逃到瘦猴的工棚,”

“可惜了,不过,只要还沒有落到将军府,我们还有机会,”

团长一边安慰,一边思索着什么,

沉吟片刻,又问道:“对了,新來的那两位战将高手,什么來路,”

“他们屡次救助瘦猴,说是要加入义兵团,但属下认为,恐怕另有目的,所以先拒绝,再向您汇报,由您决定他们的去留,”

孙铁将白天和逸尘二人接触的情况,仔细地复述了一遍,

“虽然我们急需修为高实力强的帮手,但之前急功近利上过当,还是谨慎一些好,”

团长接着说道:“刚才我想去打探一下,却很快就被发现,听说话的声音,倒有点像……”

啪~~

一颗石子弹到石柱上,在寂静的夜里,显得特别响,也打断了团长的话,

逸尘在墙边偷听孙铁他们谈话,并努力的回忆团长那似曾相识的声音,

原來是他,

刚刚把义兵团团长,和某个人联系在一起的时候,逸尘却发现一个黑影,悄然靠近孙铁的房顶,

黑影的速度极快,逸尘一下子判断不出对方的來路,便捡起一块石子,弹向石柱,

欻,,

黑影稍纵即逝,几乎沒有发出声响,就已经迅速消失在漫漫的黑夜之中,

“什么人,”团长和孙铁也在第一时间打开门,冲了出來,

“袁守义,果然是你,”

借着灯光,逸尘终于确认了义兵团团长的身份,

便从墙边现身,迅速走到房间门口,

“你是何人,胆敢对我们团长直呼其名,”

孙铁一时搞不清状况,对着逸尘呵斥道,

“不得无礼,逸团长……真的是你,”

虽然分别一年有余,逸尘的容貌也有了一些变化,但袁守义还是一眼就出來了,

“进屋说,”逸尘将袁守义和孙铁叫进屋内,

“袁守义拜见逸团长,”待逸尘坐定,袁守义拉着孙铁,直接跪在地上,行跪拜之礼,

袁守义在百里森林的时候,被唐狼的八兽阵困住,幸得逸尘相救,心里一直都惦记着这份大恩,

但孙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虽然跪在地上,嘴里却嘀咕着:“怎么又出來一位团长,”

“放肆,”袁守义一个耳光就扇了过去,也不顾孙铁脸上火辣辣的痛,仍然破口大骂:

“你小子瞎了眼,这是我们总团,三英佣兵团的逸尘逸团长,”

“啊~~”孙铁揉着脸,心里别提多委屈了,

三英佣兵团有三位团长,一般人难以见到,特别是逸尘逸团长,尽管大名鼎鼎,却几乎沒有人认识,

既然不认识,何來瞎了眼,

不过,委屈归委屈,更多的却是担心,下午拒绝了逸尘加入义兵团,万一追究起來,就算自己沒错,但人家是总团团长,修为又比自己高出很多,要折腾也沒办法,

“起來吧,不用搞得那么一本正经,孙铁从來沒有见过我,不知者不罪,”逸尘伸出手,虚扶一下,让二人坐着说话,

“刚才……”袁守义被外面石柱上发出的声音,吓了一大跳,

“哦,沒事,是我不小心,把石子踢到了石柱上,”

逸尘从那个人影來去迅疾的速度,判断出对方至少是战帅强者,

而自己弄出的动静,让对方知道,义兵团的防备并不松懈,而且也有强者把守,

这样的警告,足以引起重视,对方走了以后,一般是不会马上回來的,

但这些又不方便说出來,免得使袁守义和孙铁心惊胆战,疑虑重重,

“倒是你,啥时候做了义兵团团长,跑到这里招兵买马了,”

三英佣兵团,原本是田涛和林雷创建,袁守义只是一个小队长,

在百里森林,逸尘交给袁守义许多丹药和灵草,吩咐他上缴到林雷那里,

可现在袁守义却成了义兵团团长,承诺以灵草作为奖励,以便招到有实力的成员,

这事不可能与林雷他们无关,但具体怎么回事,逸尘不清楚,

“我就是奉林团长之命,來石锦镇发展的,”

见逸尘疑惑,袁守义便将事情的來龙去脉,大概梳理了一遍,

去年,袁守义与逸尘分别后,很快赶回都城三英佣兵团的总部,将情况向林雷作了汇报,

林雷得知逸尘的打算,非常高兴,在极短的时间内,安排好都城的事宜,并把能卖的东西全部变卖,

只留下一小部分,给留守都城的佣兵团成员,作为应急之用,其余的全部带在身边,

修为稍高的佣兵,基本都跟随林雷一起,踏入萨特王国,

林雷原以为,只要找到田涛,打听到田青的下落,便可以想办法救人,

却不曾想,萨特王国比想象的要大得多,而且还有些排外,事情进展很不顺利,

一个多月下來,几乎沒有接受任何悬赏任务,所有的佣兵都出去打探消息,却依然找不到田涛,至于田青的情况,更是一无所知,

不仅如此,三英佣兵团的活动范围,往往难以渗透到他们驻扎的西苍镇以外,

其他佣兵团,更是排挤外來的同行,尽管三英佣兵团并沒有接任务,但同行是冤家这句话,在这里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有时候,林雷派出去的佣兵,遭到其他佣兵的袭击,甚至有过伤亡,

出师不利,陷入僵局,让林雷和袁守义等人非常焦急,

经过多方面的考察,林雷和大家商量之后,做出了一个决定,

招兵买马,

以个小队为基础单位,分别到西苍镇周边地区,建立自己的地盘,吸收有实力的佣兵加入,

只有壮大队伍,扩大势力范围,才能够在其他义兵团,以及地方势力面前,拥有说话和办事的主动权,

还有,应聘的佣兵,來自不同的地方,也可以拓展打探的范围,搜集更多有用的信息,

为了增加吸引力,林雷不仅提高薪酬和待遇,还把逸尘送的灵草丹药,拿出一部分,作为奖品,在每一次任务完成之后,发给贡献最大的佣兵,

与此同时,林雷还想办法接一些难度较高的悬赏任务,以便获得更多的收入,保证招兵买马的正常运行,

“林团长让我带一个小队,到石锦镇扎根发展,为了进展顺利,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这个小队就改名义兵团,”

袁守义像小孩子背书一样,一五一十的说给逸尘听,

高价招收佣兵,是各佣兵团常用的手段,但义兵团一下子把薪酬提高到正常的三倍,让诸多同行侧目而视,

有人骂袁守义的神经病,这样的薪酬一旦实施,佣兵是赚钱了,而且赚得很多,而义兵团根本沒有利润空间了,

佣兵团,一般靠接任务赚钱,但实际上,只有剥削佣兵才能赚得多,

如果把所有的利润,全部分给佣兵,那么义兵团的运转,将会出现问題,这样的操作方式,属于急功近利的行为,临时用一用还差不多,不可能长久的,

尽管其他佣兵团,感觉受到一定的威胁,但对袁守义的做法却不以为然,甚至嗤之以鼻,

“哈哈,他们沒有想到,只要把我给你的那些晶石卖了,就足以维持几年,”

对于林雷和袁守义的做法,逸尘觉得挺好,而且也是目前唯一可行的,

“不过,林团长暂时沒有卖晶石的打算,”

袁守义却否定了逸尘的说法:“林团长希望我们自己,能够想办法解决资金问題,等找到田团长,营救田青的时候,才会把晶石卖出,”

“我让孙铁混到采矿队,其实是有目的的,不仅为了赚取那一点酬劳,而且还另有打算……”

“哦……什么打算,”逸尘饶有兴致地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