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入口处/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什么,”逸尘故作惊讶,

祁连镇一带,许多人以挖矿石为生,很辛苦但收入不低,养家糊口沒有问題,有的年纪大了,还让自己的儿子接着干,

将军府管理可能比较严格,想偷懒确实不太容易,可除了炸开矿石的时候,要特别小心以外,其他的好像也沒有什么危险,

“矿石炸得满天飞,一块指甲盖大的碎片,砸到脑袋上,就要了命,每天都有矿工被炸死,那尸体血肉模糊,吓死人啦,”

文文的身子抖了抖,张眼四下看了看,确认沒有第四者之后,又附到逸尘耳边,压低声音说道:

“还有前几天,听说有人偷了矿石,将军府高层一生气,一下子杀死了几百个矿工,”

“你怎么知道,”文文说得太玄乎,跟逸尘打听到的采矿区消息完全不同,

虽然有人偷矿石,勉强说得过去,但瘦猴他们,以及孙铁都还活着,那死去的几百个矿工,又是哪些人呢,

偷矿石的,放跑偷矿石的,全逃了,将军府不可能杀那么多无辜的矿工,

这文文到底何许人也,极力诋毁将军府,危言耸听,莫非是将军府的敌人,他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逸尘的脑海里一下子出现了无数个问号,一时之间难下定论,

“小逸兄弟,我看你傻乎乎的,又不是本地人,才告诉你这些,”

文文见逸尘将信将疑,脸色逐渐阴了下來:“信不信由你,你要去送死,我也管不着,”

说完,不等逸尘回话,便扭转身气呼呼的离去,

“你小子别跑,等等我,”

羊羊也抽身准备追上文文,但走了两步,又停下來,对逸尘说了一句:“别信他的,挖矿石挺好,赚钱多,伙食也不错,”

“哎,你们……”

这二位,说走就走,一会儿就跑远了,

逸尘叹了一口气,本來想试探他们什么來路,现在看來只好算了,

不过这两人说的,似乎相互矛盾,感觉上羊羊的话比较接近实际,

很多矿工都是为了赚钱,才去采矿区,而且瘦猴和孙铁,所了解的也跟羊羊说的差不多,

既然确定要去寻找如意石胆,哪怕是龙潭虎穴,逸尘也不会望而却步,

根据孙铁的描述,逸尘很快就赶到了将军府采矿区的登记处,

报名的手续并不复杂,经过一番询问和检查,逸尘顺利拿到了一块将军府的木牌,

木牌一面刻着一个大大的‘矿’字,另一面则是登记处帮着写上去的‘小逸’,算是逸尘的名字,

“小逸,嗯,什么修为,”一位身穿官服的中年人,一边打量着逸尘,一边问道,

采矿区的入口,有专门的官兵把守,必须交出木牌,才能领取编号,

矿工的名字,在采矿区内是沒有意义的,队长们只会按照入口处发放的号码,作为计工和分配任务的唯一凭证,

“战将五品,”听说这里的矿工,修为达到战将三品以上的,有机会进入矿区的中心地带,那样的话,离如意石胆能够更进一步,

像瘦猴他们修为低的,只能在外围挖取矿石,人累不说,产量也不高,收入还不到中心地带矿工的三成,

而孙铁就是进到了中心地带,才会趁机偷盗如意石胆,按照他的说法,如意石胆遗失的地方,也应该在中心地带,

“那个……有沒有需要说明的,”中年人眨眨眼睛,朝逸尘身上看了看,

“哦,有一点,您老别嫌少,”逸尘伸手在怀里抠了半天,终于抓出几枚金币,犹豫着伸过去,

“磨叽,”中年人有点不耐烦,劈手夺过逸尘手中的金币,掂了掂,皱了皱眉头,再放进桌子旁边的一个袋子里,

这是将军府采矿区的潜规则,入口处向每个矿工索要小费,并依据数额的大小,把矿工安置到‘合适’的小组,

逸尘身上不缺钱,金币在他眼里太不值钱,随便拿一块晶石,都能换到大量的晶币,而一个晶币兑换一百金币,

不过,他也沒有多给,只是跟其他矿工差不多,不能因为出手阔绰而引起不必要的怀疑,

“二百八十五号,外围矿区三队,”中年人递过一套写有编号的一衣服,顺便用手往左面一指:“诺,就从那个大树旁边的路进去,”

“不是中心矿区吗,我可是……”

战将五品高手,有资格进入中心矿区,何况还给了不少小费,却只给逸尘分到了外围矿区,逸尘有点不明白,

“嗬,你很懂的嘛,”

中年人嘴角一翘,冷笑一声道:“你运气不好,五天前开始,所有新來的,不分修为高低,都不得分配到中心矿区,”

“那,我的……”外围矿区的矿工,只要给两枚金币就行了,逸尘却给了八枚,而这家伙不能安排,也不早说,反倒心安理得的收下,

“我什么,快走,后面还有人呢,來,下一个,”

中年人怕逸尘说出來,被后面人听到,谁都不会多给小费,那就要少掉一大笔钱,

赶紧马上板起面孔,一边呵斥,一边把逸尘往外推,

逸尘走了一段路,想想心里不爽,自己从來都是算计别人,刚才却被人摆了一道,多付了六枚金币,很是窝火,

于是掉头返回,隐身潜入入口处,

“老贱头,好了沒有,”

一个工头模样的人,远远的对着入口处喊道,

“好了好了,”中年人听到呼叫,急忙跑到门口,乐滋滋的向工头汇报:

“今天一共一百六十五人报到,我应该交三百三十枚金币,我这就拿给您,”

一般新來的矿工,如果不知道行情,有时会被索要更多的金币,老贱头只要按照人头,每一位上缴两枚即可,

他已经把上缴的那部分,放到了另外一个袋子里,而余下的估计不低于四百枚,

这几天的收获,比往常好了很多,主要是所有人都去外围矿区,他不用上缴给中心矿区的工头,但他在收钱的时候,却故意隐瞒不说,

“我的金币呢……”老贱头嚎了一嗓子,哭丧着脸,在桌子周围翻來覆去地寻找着,

“怎么了,”工头等了一会儿,还沒见老贱头出來,有点不高兴,便走到屋前询问,

“金币不见了,我明明放在桌子上的,一转身的工夫,就沒了……”

老贱头依然低着头,撅起屁股,又钻到桌子底下,四下摸索,

“老贱头,你也不是第一次跟老子打马虎眼了,哼,你行啊,”

工头却不吃老贱头这一套,鼻子里冷哼一声,说话的声音也提高了不少,

“您老明鉴,我这次真的沒有说谎,不信……哎呦,”

被工头一呵斥,老贱头心里一慌,连忙从桌子底下爬出來,谁知一个沒注意,后脑勺磕在桌子上,疼得哇哇直叫,

“少來这一套,”工头像是看透了老贱头,口气愈加不客气:“睁大你的狗眼瞧瞧,这里除了我俩,还有其他人吗,”

“是只有我俩,可我肯定不会自己偷自己的,再说我哪敢啊,”

老贱头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嘟囔着,显得十分委屈,

上一次由于收到的金币不多,老贱头想私吞不上缴,谎称钱袋子丢了,被工头暴揍一顿,然后乖乖拿出來,还被罚了二百金币,

想起來老贱头都还后怕,借给他胆子,也不敢再骗工头了,

“你他妈的放屁,你不会偷自己的,合着是我偷的,”

这里只有两个人,不是老贱头,那自然就是工头了,根本不会出现第三者,

工头虽然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可也不算太笨,老贱头这句话的意思,他还是听得懂的,

这也太冤枉了,

嘭,,

工头大怒,提起一脚,对着老贱头的屁股就踹了过去,

可怜老贱头,刚刚从桌子底下爬起來,这一下又进去了,

后脑勺的疙瘩,还沒有消掉,现在轮到额头肿起一大块,连鼻子也撞破了,

“老子让你冤枉,让你冤枉……”

工头还不解恨,赶过來两步,又是连续踹了几脚,

“饶命,饶……噗……”

老贱头窝在桌底,连转身都困难,怎么可能躲得开工头的大脚,

情急之下,大喊饶命,却不料张嘴的时候,正遇上一脚踹來,一下沒收住,舌头咬了半边,

一大口鲜血喷出,老贱头嘴里动了动,还好,舌头沒断,不会变成哑巴,

“你说,到底是不是老子偷的,”

几脚下去,老贱头浑身是血,整个人也抖抖索索,工头一看,再來几下,估计这家伙就玩完了,

虽然余怒未消,但工头还是收住了脚,厉声问道,

“喔……呜……”不会变成哑巴,不代表说话就一定利索,

老贱头的舌头肿得很大,堵在嘴里,含含糊糊的哼着,

忍着痛再次爬出來,也顾不得擦去血迹,用手比划着,又一个劲的低头鞠躬,

“认错就好,今天就饶了你,明天记住,三百三再加上两百,一共五百三十枚金币,”

工头还算开明,也明白了老贱头的意思,但罚款是必须的,而且是不能还价的:

“少一枚,就找个地方,你把自己埋了,省得我动手,”

待工头气咻咻地离去,老贱头总算抬起了头,

“嘿嘿……”冷不丁传來阴恻恻的冷笑,老贱头两眼一翻,昏倒在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