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防守严密/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找到火药,还回仓库,当做沒有发生过,谁也沒有责任,

找不到火药,直接推到逸尘身上,自己也是安全的,

工头再看看逸尘,一本正经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

他生怕逸尘反悔,赶紧又非常大度的说道:

“二八五,这六天,不,应该是五天,你只要不离开外围矿区,想怎么查都行,不用干活,”

这号码也特别,二八五,听起來就像二百五,倒是符合这小子,

“好,如果有必要,我会找工友们聊聊,了解一下情况,”

这句话逸尘是实话实说,他真要了解情况,不过未必是火药问題,而是要打听中心矿区的情况,

“沒问題,尽量不要耽误他们干活就行,”

工头十分配合的一挥手,说道:“你们给我听好了,二八五问什么,你们就说什么,不得隐瞒,”

一桩让工头非常棘手的麻烦,就这么被逸尘轻而易举的揽过來,

百十來号工友们,如同见到怪物般的眼神,一个个投向逸尘,

赞许,敬佩,鄙夷,不解,讥讽……

反正怎么想的都有,只有胖哥最实际,不声不响走过來,一个熊抱,差点沒把逸尘憋死,

矿区现场,昨天爆破炸开的矿石,堆了一地,这些都是接下來四天,需要做的事情,

一进现场,工头就吆喝起來,催促大家多干快干,唯独逸尘一人,仿佛沉思一般,四下游荡,偶尔也找个人聊聊,

由于工头吩咐过,工友们对逸尘的态度,基本上比较友好,

特别是胖哥,小肥,目光中充满了感激和敬重,

还有一七七,也不知道是偷懒,还是好奇,总是找机会,往逸尘身边凑,还不时的询问有沒有进展,

但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一六三,那个叫浩峰的半大孩子,只要目光与逸尘接触到,就赶紧低下头去,一副怯生生的样子,

有时候,逸尘故意远远的用眼角喵着,发现浩峰有意无意的,经常朝自己这边看,似乎在防备着什么,连干活都心不在焉,

傍晚收工的时候,逸尘有意识的靠近浩峰,却被他远远躲开,至少保持数丈距离,感觉很排斥,

浩峰的反常表现,让逸尘很是诧异,看样子,他和一七七的关系比较密切,

逸尘刚刚进工棚的时候,浩峰还主动打招呼,却被一七七呵斥,早上浩峰好像也愿意为胖哥作证,又被一七七阻止,

按常理推断,一七七应该是浩峰的长辈,怕他年纪小不懂事,万一说错话得罪人,倒也说得过去,

但是,这么多工友,浩峰却偏偏躲开逸尘,甚至连眼光接触都慌忙避开,感觉有些怪异,

“一六三,等等我,”逸尘紧跟几步,喊了浩峰一声,

“你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浩峰像是见了瘟神似的,一边说着,一边加快步伐,要与逸尘拉开距离,

但是,他又怎能快得过逸尘的速度,一招玄步凌风都沒用完,逸尘就赶上了浩峰,

“我还沒问,你怎么知道我要问什么,”

也不等浩峰反应,逸尘一把抓住他,就离开了其他工友,

“二八五,他还是个孩子,你不要为难他,”一七七也从工友们中间脱离出來,跟在逸尘的后面叫道,

“我就跟他聊聊,不关你事,离我远点,”逸尘头也不回,反手一掌,凭空往后劈來,

“你……”虽然逸尘只是随手而为,并沒有使出多大力道,却依然震慑了一七七,

一七七知道,工头支持逸尘的行为,自己如果继续纠缠,只怕会惹來麻烦,无奈之下,跺了跺脚,恨恨地看着逸尘和浩峰的背影,

“浩峰,你啥都不懂,千万不要胡说,”一七七很不甘心的吩咐了一句,才转身回到工友们一起,

这让逸尘愈加的起了怀疑,他将浩峰带到工友们看不见的地方,停住了脚步,

“浩峰,你不要怕,我就问你几个问題,不会伤害你的,”考虑到浩峰的紧张,逸尘尽量保持着和颜悦色,

“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谁知,浩峰一脸恐惧,连身体都开始颤抖,冷汗直冒,不停地摇头,

还沒等逸尘提问,他就反复的重复着这句话,拒绝回答任何问題,

如果使用武力,或者其他狠辣手段,逸尘有把握从浩峰嘴里,撬出点什么,

但是他沒有那样做,毕竟浩峰看起來不过十五六岁,逸尘实在不忍心,而且浩峰要隐瞒的事情,也未必就跟火药有关,

其实,逸尘从心里就沒有真正想过,要找回那十五斤火药,所以更不会对浩峰采取强制措施,

“浩峰,别怕,我不问了,”逸尘夹着浩峰,身形几起几落之间,便赶上了工友们,和他们一起回到工棚,

看到抖抖索索的浩峰,一七七赶紧过來扶住,并用怨恨的眼光,狠狠的瞪了逸尘一眼,

待和逸尘拉开距离后,一七七附耳跟浩峰说着什么,像是安抚又像是探问,

直到天黑,浩峰躺在工棚的床铺上,还是惊魂未定,一七七则是寸步不离,小心翼翼的照顾着,

对于这些,逸尘毫不理会,他一个人走出工棚,沿着回來的路,又重新往矿区现场方向搜索,

“什么人,”离矿区现场两里左右,路旁的山坡暗处,蹿出三位管差打扮的汉子,向逸尘厉声喝道,

“我丢了东西,在路上找找,”逸尘装着吃了一惊,随便应付一句,

“从这里开始,收工以后就是禁区,沒有丁副统领的准许,任何人不得入内,赶紧返回吧,”

差爷看到逸尘穿着矿工服,也沒有过多斥责,只是把矿区的夜间规矩搬出來,阻止逸尘而已,

“对不起,我是新來的,不懂规矩,这就走,”从气息中,逸尘可以判断,这三位的修为已经达到战将六品,

估计越往里,守卫官差的修为会越高,这还仅仅是外围矿区,可见将军府对采矿区的安全是何等重视,

逸尘故意让管差发现,这样就可以证明,自己晚上还在不辞劳苦,放弃休息时间,四处查找火药的下落,

等到与官差的距离稍远,逸尘一提气,将身体化着一道流光,朝另一个方向急驰而去,

这时候的逸尘,不再是战将五品高手,而是展现自己的全部修为,一百多里的路程,仿佛是咫尺之遥,

他要去的地方,是将军府采矿区的中心矿区,也就是如意石胆出现,又被孙铁丢失的位置,

不过这只是一个大概的位置,孙铁自己都无法说出确切的方位,逸尘就更不可能知道具体的地点,

逸尘在距离中心矿区一里多的空中停住,他不能再往里走了,

因为整个中心矿区灯火通明,如同白昼,远远望去,一队队的官差,井然有序的四下巡逻,

若是就这样冲过去,必然会被发现,招致不必要的麻烦,

逸尘从空中落回地面,沿着中心矿区的外围,逐步观察,并熟悉地形,

“奶奶的,这将军府也太铺张了吧,花这么大代价,就为了一颗如意石胆,”

“以前也要巡逻,不过只是例行公事,自从如意石胆出现又丢失,才增派了两千官差,日夜巡逻的,”

“那个丁雨强,不就是战将八品吗,怎么这里面有战帅强者的气息出现,”

“丁雨强只是负责外围矿区的守卫,中心矿区的官差,最低也是战将八品,战帅强者也有不少,一般人根本进不去,”

尽管说话的三位,已经压低了声音,但逸尘却听得清清楚楚,而且这三位的修为全部达到了战帅强者的实力,

看來,如意石胆的诱-惑力,还是非常大的,除逸尘外,还有不少人惦记着,

逸尘赶紧隐身蔽息,将中心矿区的外围探视一番,便回到了工棚,

经过了矿工们一天的紧张劳动,已经把矿区现场的小块矿石,基本上都运送到堆场,

余下的矿石,大多数都是体积巨大,需要进一步加工,改成较小的体积,才能方便运输,

力气小一点的,沒有什么技术的,包括浩峰等人,在地面整理小矿石,而胖哥,小肥,一七七等人,则爬到矿石堆上,

有的用大锤敲打矿石,将爆破时未能全部炸开的,尽量敲开,以减少运送的难度,

也有的用撬杠,把堆积在一起的矿石分开,小的运走,体积大的再进行改小工序,

干这些的,都是老矿工,有一定的技术和经验,看得懂矿石的纹路,知道怎么样操作,更省时省力,而且安全把稳,

百十位矿工,在各自的岗位上,紧张的忙碌,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逸尘是例外,至少这几天,不会有人给他分配工作,他无所事事的瞎转悠,后來索性躲到一块巨大的矿石下,眯着眼休息,

轰隆隆,,

假寐中的逸尘,被一阵震耳欲聋般的轰鸣声吓了一跳,

探出头一看,不远处一片烟尘滚滚,一块重达数万斤的矿石,从矿石堆上滚下,以极快的速度砸向地面,

“不好,”逸尘心里一凛,失声惊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