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杀人灭口/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几乎在逸尘惊叫的同时,地面也传出一声撕心裂肺般的惨叫,

随着大矿石的轰然落地,烟尘笼罩了矿区现场的整个地面,

逸尘第一时间赶到惨叫发出的地方,却依然晚了一步,

烟尘散尽,巨大的矿石边缘露出一张稚气未脱的脸庞,整个脸部扭曲得不成样子,而且被喷洒而出的鲜血覆盖着,

但是逸尘仍然看得出來,这张脸的主人就是浩峰,工号一六三,

“浩峰,醒醒,”从矿石堆上疾冲下來的一七七,不顾一切的用双手刨着地面的碎石,想把浩峰挖出來,

“别动,來人,把矿石撬开,”

工头也很快赶到,想必是这种事情见得多了,非常镇定的指挥着大伙,用长撬杠垫上石头,小心的将压在浩峰身上的大矿石,撬开一条小缝,

逸尘一把推开一七七,伸出双手,轻轻的把浩峰,从缝隙里抱出來,

由于内脏以及胸口,遭到矿石的倾轧,浩峰的嘴里,依然不停的往外冒着血沫,眼睛凹陷,脑袋无力的耷拉在逸尘的胳膊上,

逸尘伸手一探,除了涌出的血沫还是温热的,浩峰的整个身体,都已经逐渐冰冷僵硬下來,呼吸也几乎感觉不到了,

“你放开,”一七七发疯似地,从逸尘怀里抢过浩峰,紧紧搂住,并腾出一只手來,在浩峰那血肉模糊的身上揉捏着,

“刚才哪几个在上面,怎么回事,”工头看到这幅惨象,皱了皱眉头,转身向胖哥他们问道,

“是我,一七七,还有小肥,”胖哥见工头询问,急忙回答:“我们三哥一起,准备把周边清理干净,再把这块大矿石放下來,过两天进行第二次爆破,可谁知……”

像这种块头很大的矿石,必须经过爆破改小,才能运送出去,但放下大矿石前,应该提前通知下方,只有在地面矿工离开危险范围之后,方可进行,

不过有经验的矿工,都能够有一个预判,早早的远离危险,到稍远一点的地方干活,

浩峰來的时间不长,年纪又小,对潜在的危机估计不足,加上上面有一七七在,更是不会在意,

当时,胖哥和小肥正在清理,不知怎么的,一七七居然撬动了那块最大的矿石,一旦矿石倾斜,凭他们三个人的能力,根本无法阻止矿石的下冲动力,

意外就在一瞬间发生,胖哥等人甚至都忘记了呼喊,眼睁睁的看着巨大的矿石,沿着陡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然砸下,

这种事情,在采矿区也是偶有发生,属于意外事件,死伤者一般会得到一定数额的赔偿,但责任基本上不追究,

“浩峰死了……”一七七揉捏了一会儿,确认已经无力回天,拿开沾满血迹的手,拍打着自己的胸口,嚎啕大哭,

逸尘并不知道,浩峰与一七七是什么关系,单凭感觉,一七七处处护着浩峰,应该是有一些渊源才对,

“是你,你害死了浩峰……”

一七七哭了几下,突然用手指着逸尘,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找不到火药,就吓唬浩峰,造成他干活心不在焉,反应迟钝,才被压死的,我跟你拼了……”

他把浩峰放下,爬起來准备找逸尘拼命,却被其他工友拦住,

“好了,这种事情谁也不愿意发生,一六三运气不好,谁也怪不着,”

工头本想责骂几句,但看见一七七处在悲愤之中,也不忍心说下去,

顿了顿,工头又说道:“一六三的家属,有谁知道吗,”

将军府采矿区,有一点做得还不错,因公死去的矿工,家属可以领到一份赔偿金,尽管数额不多,却也算给死者一个交代,

“我是浩峰的师傅,收留他好几年了,从來沒有见到他的亲人,估计是个孤儿,”

一七七强忍着泪,承认自己就是浩峰的家属,

“那行,明天我向矿区汇报,一六三的薪水,还有赔偿金,由你去领,”

工头的眼里流露出一丝同情,一只手悬在空中,停了一下,终于挥了下去:“现在,都去干活,不要再耽误时间了,”

浩峰已经死了,工作还得继续,好在大家对这样的事情见怪不怪,摇摇头回转身,陆陆续续回到各自的岗位上,

“工头大人,这孩子死得可怜,我反正沒事,不如把他扛去埋了,万一有家属來找,也好带走尸骨,”

看到一七七抹了抹眼泪,看了浩峰一眼,跟着矿工们一起走了,逸尘心中不忍,便和工头商量,

“行,你去吧,”工头有些意外,却也沒有阻止,很爽快的答应了,

在他看來,逸尘主动揽事,或许有什么目的,否则就不会释放威压警告自己,但是,一个小小的矿工,即使修为再高一点,也折腾不出什么花样,

最坏的打算,就是逸尘痛痛快快玩上五天,如果承担强抢火药的罪名,被将军府处治,

当然,要是运气好,真能找回火药,那就是逸尘天天不干活,工头也是不会责怪的,

逸尘背起浩峰,经过一七七身边的时候,感觉到背后传來一丝冷笑,

离矿区五里外的一个小山坡,杂草丛生,

逸尘把浩峰放下來,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掰开浩峰的嘴,轻轻倒入一些丹药,

“青牛,他还有救么,”逸尘叫醒了在日月空间睡大觉的青牛,

虽然逸尘的疗伤圣手,已经练得小有成就,但面对五脏六腑均被碾压得支离破碎的浩峰,仍然束手无策,

“基本上沒救了,”青牛伸了个懒腰,看了看浩峰,摇摇头,

“基本上是什么意思,”逸尘对青牛的回答很不满意,

以青牛的实力,能不能救,应该一眼就看得出來,沒必要含糊其辞,

“很简单,你也看到了,他的躯体根本不足以维持生命,救活是不可能的,”

青牛感觉到逸尘的语气不对,便懒洋洋的解释:“不过,可怜的孩子,真是死不瞑目,应该有话要说,我可以让他暂时恢复一些生机,”

从日月空间除了,青牛一挥手,一个小型结界凭空落下,将三人罩在中间,

结界虽小,却是青牛布置,即使战王强者路过此地,也无法察觉,

片刻之后,青牛停止了运功,对逸尘说道:“他最多只有一盏茶时间的生命,你有什么要问的,抓紧吧,”

也就是青牛出手,换着其他人,便是让浩峰恢复一次呼吸,都是万万不可能的,

“浩峰,醒醒,”深知时间紧迫,逸尘不敢怠慢,轻轻的呼唤着,

“哇~”一口浓血喷出,浩峰那苍白的脸上,似乎有了一些生机,

“我师傅杀人灭口,”浩峰也许意识到,自己无法长时间支撑,便不再犹豫,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向逸尘和盘托出,

贤翔,浩峰的师傅,也就是那个一七七,还有一位亦萧,贤翔的师傅,浩峰的太师傅,这三个人于几个月前,一起來到将军府采矿区,

亦萧的修为达到了战将六品,被分配到中心矿区,其余二人则修为较低,只能待在外围矿区,

这三人原本是一伙窃贼,专干一些不法勾当,

浩峰被贤翔收留后,虽以师徒相称,却并无师徒之实,无非就是在需要的时候,承担望风的角色,

由于浩峰面相稚嫩,看上去又比较老实,一般不会引起别人怀疑,一有风吹草动,便及时通知贤翔和亦萧,往往能够满载而归,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

尽管师徒三代配合默契,从未在行窃之势被抓现行,但销赃时却出了差错,

有一次无意之中,将赃物贱卖给失主,遭到举报,被官府追缉,

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不得已加入采矿石的行列,至少暂时可以避开官府的盘查,待风声过后,再离开矿区,重操旧业,

做矿工只是权宜之计,混上一段时间就行,但前些天如意石胆的出现,让亦萧临时改变了主意,

价值连城的如意石胆,居然就在亦萧所在的矿区出现,而且他还亲眼见到了,

贼看到宝贝,怎么会不惦记呢,

然而,贤翔和浩峰二人,无法进入中心矿区,不能协助配合,让亦萧功亏一篑,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好不容易引开了守卫官差,亦萧还沒得手,却被躲在暗处的孙铁抢了先,

就在亦萧懊恼的时候,又听到传言,说如意石胆还在将军府采矿区,虽然不知道具体位置,但可以肯定,孙铁并沒有带走如意石胆,

紧接着,中心矿区的守卫数量,成倍的增加,每到夜间几乎是不间断的巡逻,而且灯火通明,守备森严,

种种迹象表明,将军府至今也沒有找到如意石胆,巡逻固然是防止盗贼,实际上他们自己同样是在寻找如意石胆的下落,

只要将军府沒有拿到如意石胆,亦萧觉得自己就有机会,或许这辈子最大的一笔财富,就在自己的眼前,

这样的机会,绝不能放弃,于是他趁着收工后的空隙,找到贤翔和浩峰,并向他们布置任务:

,,盗取火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