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因果报应/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來两天,逸尘依然不需要干活,只是装模作样的东查查西看看,搞出一副用心查案的样子,

贤翔却在干活之余,常常偷偷地对逸尘瞄上几眼,显得有点心不在焉,

这一切逸尘看在眼里,并沒有加以理会,

又到了火药爆破的日子,也是逸尘和工头约定的最后一天,

这次老周不敢再偷懒了,亲自扛着一百多斤的火药,随着大家一起來到矿区现场,

负责爆破的,是胖哥,小肥和贤翔三人,各自领了三十多斤火药,去每一个事先凿好的炮眼,进行灌药,埋线,然后用火折子点燃,准备引爆,

爆破工作比较危险,一旦爆炸,会有无数的大小碎石,四下乱飞,碰到矿工身上,非死即伤,

所以在爆破前,其他矿工必须进入掩体,防止被飞石击中造成伤亡,

而爆破工,则预算好自己的逃离时间,留下足够长的引线,确保自身安全,

轰,,

轰,,

如期的爆炸声,此起彼伏的响起,躲在掩体内的工头,同时默记着爆炸声的次数,

“三十、三十一……”

今天一共三十五个炮眼,只要响起三十五声爆炸,大家就可以从掩体内出來,继续清理运送的工作,

然而,三十一声之后,陷入了长长的等待,另外四个炮眼却一直沒有声响传出,

这种事,在采矿区时有发生,有的是因为引线接触不好,或者点火的时候,不小心将引线拔了一些出來,火药不经过预热,无法爆炸,

也有的时候,点燃引线之后,突然下雨,将火熄灭,自然不可能爆炸,

按照行话,这些属于哑炮,要经过比较长时间的等待,才可以确定,

最危险的一种,就是由于引线潮湿,火却沒有熄灭,但是燃烧的速度缓慢,比正常爆炸的时间长了好几倍,

如果掩体内的矿工等不及,或者跑出去查看,往往在半路上遭遇爆炸,那可就生死难料了,

工头在掩体内,焦急的等待着,希望快一点听到爆炸声,否则会耽误工作的进度,

一盏茶时间,沒有动静,半个时辰过去了,还是沒有声响……

“他妈的,又是哑炮,一下子竟然四个,白等了这么长时间,”

工头骂骂咧咧的探出头,催促着身旁的矿工们:“沒事了,出去干活,”

以往的经验,超过半个时辰不炸的,一定是哑炮,需由爆破工检查整理火药,重新装上引线,进行第二次引爆,

工头也不愿意出现意外事故,还故意多等了一会儿,在确认无虞后,才开始吆喝大家出來,

逸尘也和矿工们一起,躲在掩体之内,不过他沒事,早点晚点无所谓,便懒洋洋的看着大家,陆陆续续走出掩体,

“危险,”

一种莫名的危机,让逸尘警觉起來,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急蹿至众人前面,

伸出双掌,对着工头和众矿工,急速的拍出,

呼~~

一股劲风,夹杂着强势无比的威压,瞬间将猝不及防众人,击得踉踉跄跄跌跌撞撞,

噗通、噗通,,

虽然逸尘只使出了战将五品的战气,但由于下手突然,这些人根本抵抗不住,一个个连滚带爬的跌回掩体之内,

“干什么……”工头走在最前面,受到的冲击力最大,尽管他是战将四品高手,却是毫无防备,不仅被逸尘这一掌打趴在地,而且还是面部朝下,

可怜了他的鼻子,怎敌得过满是碎石的地面,眨眼之间血流满面,变成了红人,

恼羞成怒的工头,顺口就想骂人,却还沒骂出口,就被堵在了嘴里,

轰隆隆,,

随着震天的轰鸣声,无数颗石块在空中呼啸着,仿佛是贴着众人的耳边,飞驰而过,

碎石砸在掩体外的矿石上,激起点点火花,有的落到地面,竟将满地碎石砸出一个半尺深的凹坑,

“我的妈呀,”骂人的话,从工头的嘴里又变成了一声惊呼,

整个掩体内,百十号人,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在暗自庆幸的同时,把充满感激的眼光,投向逸尘,

逸尘虽然不清楚哑炮一说,也不知道多长时间的等待算合理,但是在工头率领大家走出掩体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危机的临近,

毕竟他的精神力超强,甚至接近或者达到了战王强者的程度,而工头的修为不过战将四品,矿工们更是不如,

“二八五……兄弟,”死里逃生的工头,一激动,不顾自己满身血污,硬是强行把逸尘抱住,连称呼也从号码变成了兄弟,

“呃……放开,放开,”

一股血腥气直冲逸尘脑门,他一边喊着,一边用手拨开工头,好在矿工们不敢与工头争宠,都沒有过來骚扰,

否则,哪怕逸尘修为再高,也逃不了被众人围攻的下场,

“兄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丁大人答应了,”工头使劲的擤了一下鼻子,把里面的碎石粉尘,和着鼻血一起淌出來,

这个时候,他也不觉得满脸的疼痛,咧着嘴乐呵呵的跟逸尘‘汇报’,

“真的,那谢谢你了,”逸尘总算弄开了工头的手,赶紧后退两步,与他保持一定距离,

众人又等了一段时间,终于小心翼翼的走出掩体,投入到清理的工作当中,

还有三个哑炮,原本是要逐个扒开检查,但炮眼上面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矿石,一时之间难以清除,

加上工头惊魂未定,又耽误了太多时间,便决定暂时全部在地面干活,待明天再去检查炮眼,

担惊受怕的一天总算沒有再出纰漏,草草吃完晚饭,大多数矿工们都选择了,去工棚休息,

唯独只有贤翔,又向工头告假,说是大难不死,全靠浩峰保佑,必须亲自去坟头拜谢,

然而,这次贤翔并沒有去浩峰的坟头祭奠,而是离开众人的视线以后,一路快跑,直接去了外围矿区的工地现场,

四下张望,确信附近沒人,贤翔弯下腰,在一块巨大矿石的缝隙里,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个布袋,

“师傅,,”

拿着布袋往回走了一段路后,贤翔用手掩着嘴,轻轻的呼喊着,

“轻点,”一个人影闪现在贤翔的面前,眼里直愣愣的盯着他手中的布袋,

“师傅,今天这里差不多有二十斤火药,加上上次的,应该超过三十斤了,”

贤翔一见來人,正是自己的师傅亦萧,赶紧将手中布袋递过去,

“嗯,怎么弄到手的,”

亦萧满意的点点头,微笑着问道,

布置任务一共不到十天,贤翔居然这么快就弄到了火药,而且比预算的还多出五六斤,

“嘿嘿,我负责十三个炮眼,有三个是空的,一点火药沒放,其他的每个扣下一斤火药,”

原來那三个沒炸的炮,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哑炮,而是贤翔故意为之,沒有火药其实就是死炮,永远都不会爆炸,

“难道沒有检查,”亦萧同样是爆破工,只不过中心矿区管得更紧,他沒有机会,也沒有胆量去打火药的主意,

但是,采矿区的规矩基本一样,哑炮必须检查,然后重新引爆,即使贤翔克扣的火药能够蒙混过关,那三个空炮眼,只要打开一看就会露馅,沒有理由逃脱检查的,

“这个简单……”见亦萧不解,贤翔很是得意,眉飞色舞的解释缘由,

为了躲避检查,他把那三个空炮眼的引线,加上另外一根,全部接到一起,而且在每个接头处,都吐上一口吐沫,让引线里的火药潮湿,延误引线燃烧的速度,却又不至于将火熄灭,

如此一來,最后一炮爆炸的时间大大延长,以至于差点炸死众多矿工,连工头也沒有心思让人检查了,

不得不说,身为师傅的亦萧,也被贤翔的聪明才智所折服,心里自愧不如,

环顾四周,亦萧沒有发现浩峰,便顺口问了一句:“浩峰那小子呢,”

“死了,”贤翔不以为然的说道,

“死了,怎么回事,”亦萧预感到事情沒有那么简单,追问道,

“这小子,差点坏了大事,”

贤翔便将逸尘插手此事,又背后询问浩峰,以及他利用工作之便,故意放下巨石,砸死浩峰的事,大致说了一遍,

“你确定沒有露馅,”

“绝对沒有,”

“那就好,你和我一起,把上次埋葬山上的火药取出來,”

贤翔的肯定口气,似乎让亦萧放下心來,

师徒二人,悄悄來到山坡附近,贤翔望风,亦萧动手刨开碎石,将自己亲手埋下的十五斤火药挖出來,

“贤翔,你过來,把坑填上,以免被人怀疑,”拿到火药,亦萧叫了一声,

贤翔闻言,觉得师傅说得在理,这么大的一个坑,老远就能看见,确实容易惹人注意,便弯下腰,准备刨土填坑,

忽然,一阵疾风,直袭贤翔后脑,他还來不及做任何反应,脑袋就遭受猛烈一击,整个人如同一截木桩,噗通一声栽进坑中,

就在贤翔懵懵懂懂的时候,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从亦萧的嘴里传出:

“嘿嘿,你就留在这里陪浩峰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